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笑傲官途(书号:135

笑傲官途 第304章 :做回好人

作者:水浒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林岩正在大红旗里面一边闭目养神,一边欣赏音乐,手机响了起来。

    林岩拿过手机一看,果然是刘思成的号码。

    电话接通,里面传来刘思成的声音,充满了愤怒。

    “林助理,你在哪里?你赶快过来吧,这边出大事了!这个姓卢的真不是东西,竟然要强暴李倩……你再不来,我就把这个畜生送到派出所去了!”

    刘思成的声音很大,显然是故作声势,有意说给卢科长听的。

    林岩嘴上说着让刘思成千万不要冲动,自己马上就过去,在大红旗里又闭目养神五分钟,林岩才推开大门走进了小院,随手又把大门从里面给销上了。

    林岩来到客厅里,一看刘思成正怒气冲冲地坐在沙发上,依然装作醉醺醺的样子,只是不见了卢科长的踪影。

    看到林岩进来,刘思成从沙发上站起来,用手往里间一指,气愤地说道:“林助理,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把一个禽兽领进了我兄弟家里……”

    林岩往里间一看,李倩身上盖着被子,趴在床上小声地抽泣。刘思成的妻子坐在床边,正劝解着李倩,让她千万想开,不要做傻事寻短见。

    卢科长则是赤身露体,腰部仅仅横着裹了一条裤子,算是遮住了羞处,正跪在床下,不停地给刘思成夫妇求饶。

    发现林岩来了,卢科长好像看到了大救星一般,连忙说道:“林助理,你快给他们说说,让他们饶了我吧,他们有什么条件我全答应……”

    林岩皱着眉头,故作不解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刚出去这么一会,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刘思成的妻子安慰李倩,让她不要哭,给林助理说清楚,林助理一定会给她做主。

    李倩一边抽泣,一边给林岩说了刚才发生的情况。

    林岩和刘思成走后,李倩好心好意给这个卢科长倒酒添菜,这个禽兽也表现的非常关心,对李倩嘘寒问暖。

    卢科长许诺给李倩在济州城里找个工作,让李倩去公路工程公司当收费员。

    有这样的好事,李倩自然非常感激,说不知道怎么感谢卢科长。

    卢科长一看李倩很感兴趣,竟然兽性大发,把李倩推倒在沙发上,声称只要李倩满足他的要求,这件事马上就可以办成。

    这个禽兽不顾李倩的反抗,竟然准备霸王硬上弓,把李倩抱到了里间的床上,把李倩给剥了一个精光。

    卢科长刚把自己脱得赤条条,正准备对李倩施暴,没有想到刘思成夫妻突然进来了。有了刘思成夫妻的解救,李倩才逃过了卢科长的魔掌。

    给林岩说了事情经过,李倩又悲痛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喃喃自语,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哪里还有颜面活下去,你们谁都不要拦着,让我死了也比丢人现眼强啊……

    李倩这么哭着,刘思成的妻子在一边劝解,也是摸着眼泪,显得非常同情。

    看到这个场景,林岩轻轻一咧嘴。不错,这些业余演员都很有天赋,表演的非常到位。

    林岩搓了两下手掌,显得非常为难地说道:“卢科长,你怎么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是不是喝多了?”

    卢科长自然明白林岩的意思,这是给他开脱,连忙求救道:“林助理,我喝多了,真是喝多了,一时被蒙了眼,才做出糊涂事来。

    再说了,我与李倩之间,也不是什么强暴,李倩半推半就的。林助理,你一定要帮帮我……”

    林岩已经有言在先,李倩是良家妇女,不是暗娼土鸡。如果卢科长想尝尝鲜,就要拿出勾引女人的手段,做到你情我愿。如果霸王硬上弓,后果会很麻烦。

    等到林岩他们走后,卢科长对李倩百般勾引挑逗,让这个独守空房的少妇变得心猿意马。

    卢科长乘机提出来,要给李倩在济州找个清闲的工作。李倩非常感激,含情脉脉地询问卢科长需要什么报酬。

    卢科长一看时机成熟,一把将李倩抱在怀里,声称自己别的什么都不需要,只要李倩陪陪他就可以。

    被卢科长抱在怀里,李倩只是无力地挣扎着。这个情场老手自然清楚,这就是女人的半推半就。

    卢科长高兴的心花怒放,不顾李倩的求饶挣扎,将李倩抱到了里间的大床上。

    刚刚脱的精光,正准备成就好事,刘思成却醉醺醺地闯进来了,后面跟着他的老婆。

    一看来了人,李倩顿时高声求救,声称卢科长要强暴他。

    刘思成大怒,抓住卢科长就是几个耳光,打的卢科长眼冒金星。刘思成的妻子更是拿着一根小树枝,在卢科长的光身子上一顿乱抽!

    一听卢科长说半推半就,李倩一边哭着,一边痛骂卢科长放屁,自己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够反抗他的强暴!

    林岩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非常严肃地说道:“你看这事弄得,原本很好的一件事,怎么成了这个结局!

    我也学过法律,强暴和半推半就,这是性质完全不同的行为。强暴妇女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至少要判五年有期徒刑;半推半就属于男女双方通奸,是道德生活作风问题。

    卢科长是交通局的堂堂科级干部,是优秀党员,我相信卢科长不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既然这样,也不必在这里打嘴官司,干脆还是公了,让警察来评判,到底是强暴妇女,还是……”

    一看林岩真的要报警,卢科长上前一把抱住林岩的大腿,哀求道:“林助理,千万不要报警啊。这样的事情一旦传扬出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我求求你帮哥哥一把,给他们好好说说,还是私了吧。他们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卢科长自然清楚,这件事情一旦张扬出去,无论是强暴妇女还是勾引妇女半推半就,自己的名声都毁了!

    人在江湖,处处存在竞争。卢科长的这个位子,油水十足,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

    不要说弄个强奸罪,即便在考察项目的时候勾引良家妇女,这也足够卢科长喝一壶的,最起码这个官位是保不住了。

    没有了这个位子,卢科长在交通局屁都不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林岩显得很为难地说道:“卢科长,我也想让你们私了。只是,这个需要你们双方同意才行啊!

    还有,我也是堂堂国家干部,在这件事上给你们和稀泥,严重违反了纪律……这样不太好吧。”

    卢科长一看林岩推脱,恨不得给林岩磕头,哀求道:“林助理,你一定要帮帮我,我不会忘了你的大恩大德……”

    林岩轻轻叹了口气,显得很无奈地说道:“谁让我热心肠呢,违法纪律就违法纪律吧,我做一回好人。”

    刘思成在外面火上浇油,醉醺醺地喝道:“私了?妄想!这他妈太欺负人了,一定要让这个禽兽坐牢……”

    林岩冲着刘思成摆摆手,郑重地说道:“刘书记,你喝醉了,不要冲动,有话好商量。”

    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卢科长,林岩摇头说道:“卢科长,你这个样子太不体面了,还是先穿上衣服吧……”

    卢科长刚想动,刘思成的妻子徐艳梅怒道:“林助理,不能让他穿衣服。他穿上衣服,现场就没有了,他不认账怎么办。这个事没有说好之前,绝对不能让他穿衣服……”

    听到徐艳梅这么一说,林岩轻轻一咧嘴。当初给她们说台词的时候,自然不会考虑的太周全,也没有想到会拿住卢科长这个狼狈样子,最起码慌慌张张之间,要穿个内裤吧!

    这么看来,不仅刘思成有表演天赋,徐艳梅临场发挥也不错。

    林岩只好无奈地表示,这个很容易,我可以替你们拍个照片做证据,这样不就成了嘛!

    拿出手机,林岩噼里啪啦,一连拍了七八张,弄得卢科长也有点疑惑了,不知道林岩这么做,究竟是帮他还是害他。

    取证完毕,林岩走出单间,连拉带拽把刘思成弄到了配房里。不大一会,徐艳梅陪着李倩也走了过来。

    十分钟之后,林岩一脸严肃,又返回到了正房里。

    一看林岩回来了,卢科长连忙急不可耐地问道:“林助理,说好了吗?”

    林岩摇头苦笑道:“我嘴皮子快磨破了,连哄带吓,他们总算同意私了。不过,他们的条件有点苛刻,不知道卢科长能不能接受。”

    “他们要多少钱?”卢科长连忙问道。

    林岩伸出一个手指头,说道:“十万元补偿费,这个是给李倩的。我们是朋友,什么都好说。刘思成两口子那里,你多少还要给点封口费吧!”

    卢科长没有一点犹豫,非常干脆地答应了下来。卢科长的这个位子油水十足,仅仅狼山乡的这一个项目,就拿到了八万元的贿赂。十万元能够摆平这个事情,可以说是毛毛雨。

    拿过皮包,卢科长把林岩给的银行卡掏出来,又把里面的一叠现金全部拿了出来,数了数有一万两千多元。

    “林助理,这个卡里有八万元,这里还有一万两千元现金……

    两千元作为刘思成两口子的封口费,这九万先给李倩,剩下的一万元,请林助理先给我垫上,我回去之后马上还给老弟,绝对不会赖账。”

    扫了一眼那张银行卡,林岩不屑地一笑。什么八万元银行卡,那个不过是林岩糊弄卢科长的道具而已,现在果然又完璧归赵,回到了林岩的手里。

    卢科长指指林岩的手机,尴尬地说道:“林老弟,你把那个照片给删了吧……”

    林岩很有风度地一笑,淡然说道:“卢科长,你放心,等到项目一下来,我保证把这边给你处理的干干净净。”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林岩正在大红旗里面一边闭目养神,一边欣赏音乐,手机响了起来。

    林岩拿过手机一看,果然是刘思成的号码。

    电话接通,里面传来刘思成的声音,充满了愤怒。

    “林助理,你在哪里?你赶快过来吧,这边出大事了!这个姓卢的真不是东西,竟然要强暴李倩……你再不来,我就把这个畜生送到派出所去了!”

    刘思成的声音很大,显然是故作声势,有意说给卢科长听的。

    林岩嘴上说着让刘思成千万不要冲动,自己马上就过去,在大红旗里又闭目养神五分钟,林岩才推开大门走进了小院,随手又把大门从里面给销上了。

    林岩来到客厅里,一看刘思成正怒气冲冲地坐在沙发上,依然装作醉醺醺的样子,只是不见了卢科长的踪影。

    看到林岩进来,刘思成从沙发上站起来,用手往里间一指,气愤地说道:“林助理,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把一个禽兽领进了我兄弟家里……”

    林岩往里间一看,李倩身上盖着被子,趴在床上小声地抽泣。刘思成的妻子坐在床边,正劝解着李倩,让她千万想开,不要做傻事寻短见。

    卢科长则是赤身露体,腰部仅仅横着裹了一条裤子,算是遮住了羞处,正跪在床下,不停地给刘思成夫妇求饶。

    发现林岩来了,卢科长好像看到了大救星一般,连忙说道:“林助理,你快给他们说说,让他们饶了我吧,他们有什么条件我全答应……”

    林岩皱着眉头,故作不解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刚出去这么一会,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刘思成的妻子安慰李倩,让她不要哭,给林助理说清楚,林助理一定会给她做主。

    李倩一边抽泣,一边给林岩说了刚才发生的情况。

    林岩和刘思成走后,李倩好心好意给这个卢科长倒酒添菜,这个禽兽也表现的非常关心,对李倩嘘寒问暖。

    卢科长许诺给李倩在济州城里找个工作,让李倩去公路工程公司当收费员。

    有这样的好事,李倩自然非常感激,说不知道怎么感谢卢科长。

    卢科长一看李倩很感兴趣,竟然兽性大发,把李倩推倒在沙发上,声称只要李倩满足他的要求,这件事马上就可以办成。

    这个禽兽不顾李倩的反抗,竟然准备霸王硬上弓,把李倩抱到了里间的床上,把李倩给剥了一个精光。

    卢科长刚把自己脱得赤条条,正准备对李倩施暴,没有想到刘思成夫妻突然进来了。有了刘思成夫妻的解救,李倩才逃过了卢科长的魔掌。

    给林岩说了事情经过,李倩又悲痛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喃喃自语,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哪里还有颜面活下去,你们谁都不要拦着,让我死了也比丢人现眼强啊……

    李倩这么哭着,刘思成的妻子在一边劝解,也是摸着眼泪,显得非常同情。

    看到这个场景,林岩轻轻一咧嘴。不错,这些业余演员都很有天赋,表演的非常到位。

    林岩搓了两下手掌,显得非常为难地说道:“卢科长,你怎么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是不是喝多了?”

    卢科长自然明白林岩的意思,这是给他开脱,连忙求救道:“林助理,我喝多了,真是喝多了,一时被蒙了眼,才做出糊涂事来。

    再说了,我与李倩之间,也不是什么强暴,李倩半推半就的。林助理,你一定要帮帮我……”

    林岩已经有言在先,李倩是良家妇女,不是暗娼土鸡。如果卢科长想尝尝鲜,就要拿出勾引女人的手段,做到你情我愿。如果霸王硬上弓,后果会很麻烦。

    等到林岩他们走后,卢科长对李倩百般勾引挑逗,让这个独守空房的少妇变得心猿意马。

    卢科长乘机提出来,要给李倩在济州找个清闲的工作。李倩非常感激,含情脉脉地询问卢科长需要什么报酬。

    卢科长一看时机成熟,一把将李倩抱在怀里,声称自己别的什么都不需要,只要李倩陪陪他就可以。

    被卢科长抱在怀里,李倩只是无力地挣扎着。这个情场老手自然清楚,这就是女人的半推半就。

    卢科长高兴的心花怒放,不顾李倩的求饶挣扎,将李倩抱到了里间的大床上。

    刚刚脱的精光,正准备成就好事,刘思成却醉醺醺地闯进来了,后面跟着他的老婆。

    一看来了人,李倩顿时高声求救,声称卢科长要强暴他。

    刘思成大怒,抓住卢科长就是几个耳光,打的卢科长眼冒金星。刘思成的妻子更是拿着一根小树枝,在卢科长的光身子上一顿乱抽!

    一听卢科长说半推半就,李倩一边哭着,一边痛骂卢科长放屁,自己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够反抗他的强暴!

    林岩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非常严肃地说道:“你看这事弄得,原本很好的一件事,怎么成了这个结局!

    我也学过法律,强暴和半推半就,这是性质完全不同的行为。强暴妇女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至少要判五年有期徒刑;半推半就属于男女双方通奸,是道德生活作风问题。

    卢科长是交通局的堂堂科级干部,是优秀党员,我相信卢科长不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既然这样,也不必在这里打嘴官司,干脆还是公了,让警察来评判,到底是强暴妇女,还是……”

    一看林岩真的要报警,卢科长上前一把抱住林岩的大腿,哀求道:“林助理,千万不要报警啊。这样的事情一旦传扬出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我求求你帮哥哥一把,给他们好好说说,还是私了吧。他们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卢科长自然清楚,这件事情一旦张扬出去,无论是强暴妇女还是勾引妇女半推半就,自己的名声都毁了!

    人在江湖,处处存在竞争。卢科长的这个位子,油水十足,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

    不要说弄个强奸罪,即便在考察项目的时候勾引良家妇女,这也足够卢科长喝一壶的,最起码这个官位是保不住了。

    没有了这个位子,卢科长在交通局屁都不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林岩显得很为难地说道:“卢科长,我也想让你们私了。只是,这个需要你们双方同意才行啊!

    还有,我也是堂堂国家干部,在这件事上给你们和稀泥,严重违反了纪律……这样不太好吧。”

    卢科长一看林岩推脱,恨不得给林岩磕头,哀求道:“林助理,你一定要帮帮我,我不会忘了你的大恩大德……”

    林岩轻轻叹了口气,显得很无奈地说道:“谁让我热心肠呢,违法纪律就违法纪律吧,我做一回好人。”

    刘思成在外面火上浇油,醉醺醺地喝道:“私了?妄想!这他妈太欺负人了,一定要让这个禽兽坐牢……”

    林岩冲着刘思成摆摆手,郑重地说道:“刘书记,你喝醉了,不要冲动,有话好商量。”

    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卢科长,林岩摇头说道:“卢科长,你这个样子太不体面了,还是先穿上衣服吧……”

    卢科长刚想动,刘思成的妻子徐艳梅怒道:“林助理,不能让他穿衣服。他穿上衣服,现场就没有了,他不认账怎么办。这个事没有说好之前,绝对不能让他穿衣服……”

    听到徐艳梅这么一说,林岩轻轻一咧嘴。当初给她们说台词的时候,自然不会考虑的太周全,也没有想到会拿住卢科长这个狼狈样子,最起码慌慌张张之间,要穿个内裤吧!

    这么看来,不仅刘思成有表演天赋,徐艳梅临场发挥也不错。

    林岩只好无奈地表示,这个很容易,我可以替你们拍个照片做证据,这样不就成了嘛!

    拿出手机,林岩噼里啪啦,一连拍了七八张,弄得卢科长也有点疑惑了,不知道林岩这么做,究竟是帮他还是害他。

    取证完毕,林岩走出单间,连拉带拽把刘思成弄到了配房里。不大一会,徐艳梅陪着李倩也走了过来。

    十分钟之后,林岩一脸严肃,又返回到了正房里。

    一看林岩回来了,卢科长连忙急不可耐地问道:“林助理,说好了吗?”

    林岩摇头苦笑道:“我嘴皮子快磨破了,连哄带吓,他们总算同意私了。不过,他们的条件有点苛刻,不知道卢科长能不能接受。”

    “他们要多少钱?”卢科长连忙问道。

    林岩伸出一个手指头,说道:“十万元补偿费,这个是给李倩的。我们是朋友,什么都好说。刘思成两口子那里,你多少还要给点封口费吧!”

    卢科长没有一点犹豫,非常干脆地答应了下来。卢科长的这个位子油水十足,仅仅狼山乡的这一个项目,就拿到了八万元的贿赂。十万元能够摆平这个事情,可以说是毛毛雨。

    拿过皮包,卢科长把林岩给的银行卡掏出来,又把里面的一叠现金全部拿了出来,数了数有一万两千多元。

    “林助理,这个卡里有八万元,这里还有一万两千元现金……

    两千元作为刘思成两口子的封口费,这九万先给李倩,剩下的一万元,请林助理先给我垫上,我回去之后马上还给老弟,绝对不会赖账。”

    扫了一眼那张银行卡,林岩不屑地一笑。什么八万元银行卡,那个不过是林岩糊弄卢科长的道具而已,现在果然又完璧归赵,回到了林岩的手里。

    卢科长指指林岩的手机,尴尬地说道:“林老弟,你把那个照片给删了吧……”

    林岩很有风度地一笑,淡然说道:“卢科长,你放心,等到项目一下来,我保证把这边给你处理的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