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笑傲官途(书号:135

笑傲官途 第363章 怨念颇深

作者:水浒
    “啊……我说!”在林岩松手的一刹那,胡强被吓破了胆,杀猪般惨叫一声。

    胡强原以为林岩只是吓唬吓唬他,没有想到林岩真的松了手。

    看到林岩的举动,两位反恐高手同样大吃一惊!从悬崖上面掉下去,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这就是故意杀人啊。

    按照华夏法律,即便是罪该死刑的犯人,只有国家执法机关可以执行死刑,其他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剥夺他人生命。

    两位反恐高手都是执法者,自然非常清楚,林岩的这个行动,就是故意杀人,这下麻烦大了。

    然而,让两位反恐高手诧异的事情还在后面。

    林岩自然不会故意杀人,只不过是要吓唬一下胡强,看看这个家伙的胆子到底有多肥。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林岩抓着胡强的脚脖子,并没有直接撒手,而是手上一用力,向上猛地一提。

    这样一来,林岩撒手之后,胡强的身子并没有立即往下掉,而是短暂地在空中悬停了一下。

    听到胡强的惨叫,林岩鄙夷地一笑。你小子不是很有种嘛,原来也怕死啊!

    电光火石之间,就在胡强身体开始往下掉的一瞬间,林岩伸手又抓住了胡强的脚脖子,把这个家伙扔到了悬崖边上。

    两位反恐高手顿时面面相觑,这个小伙子竟然有这样的逆天功夫!如果手上没有千斤的力气,没有超人的胆量,哪一个敢玩这种高难度动作。

    两位高手对自己的本事很自负,这会服气了,他们两个绝对是望尘不及啊。

    宋云飞让两位反恐高手给林岩当助手,他们嘴上不说,心里非常不服气。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林岩仅仅露了一手,就让两位反恐精英心服口服。

    胡强被林岩扔到悬崖边上,早已吓得面无血色,半天没有缓过气来。

    林岩扫了一眼胡强,轻轻皱了皱眉头,一股尿骚味弥漫在空气中。这个家伙被吓尿了。

    “小子,别装死,说说吧,谁让你干的……”林岩用脚踢了一下胡强,轻描淡写地说道。

    同时,林岩给两位反恐精英打了一个手势,让他们打开专用录音机,准备记录口供。

    胡强已经被吓破了胆,再也没有一点顽抗的底气。

    这个小混混当然清楚,自己已经在阎王爷门口转了一圈,如果再不老实,随时可以去报道。

    胡强惊魂未定,结结巴巴交代了幕后黑手。

    “胡金生?”听到胡强把胡金生给咬了出来,林岩微微点头,没有显出太多的诧异。

    其实,林岩与胡金生一接触,凭着自己高深的相术,就感觉这个家伙不地道。

    不过,林岩同时也看的出来,胡金生别看是个笑面虎,心里素质却非常强悍,不是那么好对付,如果直接拿这个家伙下手,未必能够有大的收获。

    吃柿子先捡软的捏,林岩决定拿这个小混混下手。

    “胡金生为什么要诬陷宋大小姐?”林岩不动声色地问道。

    胡强咽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气喘嘘嘘地说道:“老大说,嘉怡公司过来投资旅游项目,与他的金矿相冲突。

    只要嘉怡进来,金矿就保不住了,断了财路……”

    听到胡强的交代,林岩微微点头,这个原因似乎也说的过去。

    胡庄一带小金矿污染严重,只要超级影视基地一上马,肯定要关停这些污染源。

    不过,林岩自然清楚,胡金生有作案的动机,却没有作案的本领。

    胡小二的死非常蹊跷,心肺内脏被震碎了,却还可以活一段时间,非常符合阴尸掌的特征。

    林岩绝对不相信,狼山乡的一个混混头子,有这种逆天功夫。

    “胡金生用的什么手法,让胡小二死的不早不晚,恰巧被宋大小姐踢了一脚之后……”林岩又逼问了一句。

    胡强连忙摆手,哀求道:“朋友,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胡小二被谁杀死的。

    老大只是安排我们利用胡小二的死,在这个事情上大作文章,往嘉怡身上泼脏水,至于其他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啊。”

    林岩扫了一眼胡强,这个家伙已经供出了幕后黑手,这个才是最关键的,没有必要,也没有胆子再继续隐瞒抵赖。

    而且,林岩也感觉,胡小二的死非常蹊跷,胡强不过是一个小马仔,也未必了解其中的秘密。

    事不宜迟,没有必要再给胡强继续啰嗦,只要抓住了胡金生,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林岩给两位反恐精英打了一个手势,两人心领神会,伸手将胡强又打昏过去,抗死狗一般弄了下去。

    回到狼山乡卫生院之后,林岩悄悄观察了一阵子,没有发现胡金生的踪影。

    如果胡金生在这里,林岩肯定要顺手牵羊,把这个家伙给逮回去。

    林岩没有在狼山乡停留,驾驶汽车马上返回祥城,向宋云飞报告,准备组织警力抓捕胡金生。

    “小林,真是好样的!”宋云飞紧紧握住林岩的手,欣喜地说道。

    宋云飞知道林岩的本事,却没有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仅仅三个小时的时间,就把这个非常棘手的案子给解决了。

    有了胡强的口供,证明是有人故意诬陷宋大小姐,警方就没有了任何顾忌,可以放手逮人了。

    宋云飞马上给刘长胜打电话,通报了事件进展情况。

    听到林岩已经取得了关键突破,刘长胜更是欣喜不已,马上与宋云飞一起,火速赶到了祥城县公安局,调兵遣将抓捕刘金生。

    抓捕工作有祥城县公安局长魏少东负责。

    狡兔三窟。按照狼山乡派出所提供的情报,胡金生在胡庄村和祥城县有多处房产,在县里包养着两个二奶。

    这个家伙到底在什么地方过夜,没有事先的跟踪侦查,现在谁也不好说。

    按照宋云飞的指令,留守在狼山乡的特警暂时按兵不动,避免打草惊蛇。

    同时,祥城县警方兵分六路,前往胡金生可能藏身的地方进行抓捕。

    林岩已经打开了突破口,抓人就是祥城警方的事情了。

    在林岩的陪同下,乔云芳到了祥城县公安局,去接宋紫尘。

    胡金生虽然还没有归案,不过,这个案子的轮廓已经出来了,足以证明宋大小姐是清白的。

    让宋大小姐一直呆在警局里,对于济州官方来说,绝对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事情。

    在祥城警方抓捕胡金生的同时,宋云飞与孙浩楠沟通了一下,当即决定马上释放宋紫尘。

    乔云芳赶到警局的时候,宋云飞和刘长胜已经等候在那里。

    宋云飞不无愧疚地说道:“乔总裁,实在对不起,由于我们的工作失误,让宋小姐受委屈了。

    多亏了林岩神勇,迅速找到了突破口,证明是有人蓄谋陷害宋小姐。警方正在全力抓捕罪犯,案件很快就可以水落石出。

    我和刘书记过来,一则向乔总裁道歉,二来把宋小姐接走。

    还请乔总裁给宋小姐解释解释,我们把宋小姐请进来,其实,是麻痹犯罪分子……”

    听到宋云飞说的很动听,林岩轻轻撇了撇嘴。

    乔云芳诧异地看看林岩,惊喜地说道:“这个案子是林岩破的?”

    去接乔云芳的时候,林岩并没有显摆表功,只是说警方已经发现了关键证据,证明宋紫尘是清白的,可以把她接回来了。

    乔云芳知道儿子才华出众,没有想到,林岩还有这样的本事。

    宋云飞肯定地点点头,赞许地说道:“林岩表现非常出色,在这个方面很有一套,我们一定要对他嘉奖。”

    两位反恐精英回来之后,已经向宋云飞汇报了当时的情况。

    听到林岩的独特审讯手法,宋云飞也感到有点后怕,如果林岩万一失手,真的摔死了那个小混混,后果不堪设想啊,这个屁股很难擦。

    乔云芳抓住林岩的手,激动地说道:“林岩,我替紫宸先谢谢你……”

    林岩淡然一笑,笑而不语。

    不大一会,两位女警陪着宋紫尘走进了会客室。

    从警方拘捕宋紫尘,到现在不过十二个小时的时间,仅仅是录了一下口供,没有任何为难动作。

    不过,宋紫尘一出现,林岩心里还是一紧。

    仅仅半天的时间,宋大小姐明显憔悴了许多。

    乔云芳上前一步,轻轻把宋紫尘拥进怀里,爱怜地说道:“紫尘,让你受委屈了……”

    宋紫尘摇摇头,俏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低声说道:“说不上什么委屈,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他们挺友好的。姑姑,谢谢你,这么快就让我出来了……”

    宋紫尘当然清楚,自己惹上的是人命案子,那个傻子的亲属非常气愤,一定要给傻子讨个说法。

    济州官方虽然有意偏袒,不过,现在的华夏已经不同往昔,官方也投鼠忌器。

    即便嘉怡财大气粗,如果拿不到关键证据,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也不是那么容易。

    乔云芳笑道:“紫尘,这个案子能够这么快了结,林岩立了大功啊……”

    听到是林岩帮了自己,宋紫尘只是扭头冷冷地扫了一眼林岩,抿着樱唇没有说话。

    林岩自然能够看的出来,宋大小姐对自己怨念不小。

    林岩轻轻一咧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贫道为了救你,忙的脚不沾地。早知道这样,应该让这个丫头在里面多呆上两天,好好体验一下生活。“啊……我说!”在林岩松手的一刹那,胡强被吓破了胆,杀猪般惨叫一声。

    胡强原以为林岩只是吓唬吓唬他,没有想到林岩真的松了手。

    看到林岩的举动,两位反恐高手同样大吃一惊!从悬崖上面掉下去,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这就是故意杀人啊。

    按照华夏法律,即便是罪该死刑的犯人,只有国家执法机关可以执行死刑,其他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剥夺他人生命。

    两位反恐高手都是执法者,自然非常清楚,林岩的这个行动,就是故意杀人,这下麻烦大了。

    然而,让两位反恐高手诧异的事情还在后面。

    林岩自然不会故意杀人,只不过是要吓唬一下胡强,看看这个家伙的胆子到底有多肥。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林岩抓着胡强的脚脖子,并没有直接撒手,而是手上一用力,向上猛地一提。

    这样一来,林岩撒手之后,胡强的身子并没有立即往下掉,而是短暂地在空中悬停了一下。

    听到胡强的惨叫,林岩鄙夷地一笑。你小子不是很有种嘛,原来也怕死啊!

    电光火石之间,就在胡强身体开始往下掉的一瞬间,林岩伸手又抓住了胡强的脚脖子,把这个家伙扔到了悬崖边上。

    两位反恐高手顿时面面相觑,这个小伙子竟然有这样的逆天功夫!如果手上没有千斤的力气,没有超人的胆量,哪一个敢玩这种高难度动作。

    两位高手对自己的本事很自负,这会服气了,他们两个绝对是望尘不及啊。

    宋云飞让两位反恐高手给林岩当助手,他们嘴上不说,心里非常不服气。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林岩仅仅露了一手,就让两位反恐精英心服口服。

    胡强被林岩扔到悬崖边上,早已吓得面无血色,半天没有缓过气来。

    林岩扫了一眼胡强,轻轻皱了皱眉头,一股尿骚味弥漫在空气中。这个家伙被吓尿了。

    “小子,别装死,说说吧,谁让你干的……”林岩用脚踢了一下胡强,轻描淡写地说道。

    同时,林岩给两位反恐精英打了一个手势,让他们打开专用录音机,准备记录口供。

    胡强已经被吓破了胆,再也没有一点顽抗的底气。

    这个小混混当然清楚,自己已经在阎王爷门口转了一圈,如果再不老实,随时可以去报道。

    胡强惊魂未定,结结巴巴交代了幕后黑手。

    “胡金生?”听到胡强把胡金生给咬了出来,林岩微微点头,没有显出太多的诧异。

    其实,林岩与胡金生一接触,凭着自己高深的相术,就感觉这个家伙不地道。

    不过,林岩同时也看的出来,胡金生别看是个笑面虎,心里素质却非常强悍,不是那么好对付,如果直接拿这个家伙下手,未必能够有大的收获。

    吃柿子先捡软的捏,林岩决定拿这个小混混下手。

    “胡金生为什么要诬陷宋大小姐?”林岩不动声色地问道。

    胡强咽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气喘嘘嘘地说道:“老大说,嘉怡公司过来投资旅游项目,与他的金矿相冲突。

    只要嘉怡进来,金矿就保不住了,断了财路……”

    听到胡强的交代,林岩微微点头,这个原因似乎也说的过去。

    胡庄一带小金矿污染严重,只要超级影视基地一上马,肯定要关停这些污染源。

    不过,林岩自然清楚,胡金生有作案的动机,却没有作案的本领。

    胡小二的死非常蹊跷,心肺内脏被震碎了,却还可以活一段时间,非常符合阴尸掌的特征。

    林岩绝对不相信,狼山乡的一个混混头子,有这种逆天功夫。

    “胡金生用的什么手法,让胡小二死的不早不晚,恰巧被宋大小姐踢了一脚之后……”林岩又逼问了一句。

    胡强连忙摆手,哀求道:“朋友,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胡小二被谁杀死的。

    老大只是安排我们利用胡小二的死,在这个事情上大作文章,往嘉怡身上泼脏水,至于其他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啊。”

    林岩扫了一眼胡强,这个家伙已经供出了幕后黑手,这个才是最关键的,没有必要,也没有胆子再继续隐瞒抵赖。

    而且,林岩也感觉,胡小二的死非常蹊跷,胡强不过是一个小马仔,也未必了解其中的秘密。

    事不宜迟,没有必要再给胡强继续啰嗦,只要抓住了胡金生,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林岩给两位反恐精英打了一个手势,两人心领神会,伸手将胡强又打昏过去,抗死狗一般弄了下去。

    回到狼山乡卫生院之后,林岩悄悄观察了一阵子,没有发现胡金生的踪影。

    如果胡金生在这里,林岩肯定要顺手牵羊,把这个家伙给逮回去。

    林岩没有在狼山乡停留,驾驶汽车马上返回祥城,向宋云飞报告,准备组织警力抓捕胡金生。

    “小林,真是好样的!”宋云飞紧紧握住林岩的手,欣喜地说道。

    宋云飞知道林岩的本事,却没有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仅仅三个小时的时间,就把这个非常棘手的案子给解决了。

    有了胡强的口供,证明是有人故意诬陷宋大小姐,警方就没有了任何顾忌,可以放手逮人了。

    宋云飞马上给刘长胜打电话,通报了事件进展情况。

    听到林岩已经取得了关键突破,刘长胜更是欣喜不已,马上与宋云飞一起,火速赶到了祥城县公安局,调兵遣将抓捕刘金生。

    抓捕工作有祥城县公安局长魏少东负责。

    狡兔三窟。按照狼山乡派出所提供的情报,胡金生在胡庄村和祥城县有多处房产,在县里包养着两个二奶。

    这个家伙到底在什么地方过夜,没有事先的跟踪侦查,现在谁也不好说。

    按照宋云飞的指令,留守在狼山乡的特警暂时按兵不动,避免打草惊蛇。

    同时,祥城县警方兵分六路,前往胡金生可能藏身的地方进行抓捕。

    林岩已经打开了突破口,抓人就是祥城警方的事情了。

    在林岩的陪同下,乔云芳到了祥城县公安局,去接宋紫尘。

    胡金生虽然还没有归案,不过,这个案子的轮廓已经出来了,足以证明宋大小姐是清白的。

    让宋大小姐一直呆在警局里,对于济州官方来说,绝对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事情。

    在祥城警方抓捕胡金生的同时,宋云飞与孙浩楠沟通了一下,当即决定马上释放宋紫尘。

    乔云芳赶到警局的时候,宋云飞和刘长胜已经等候在那里。

    宋云飞不无愧疚地说道:“乔总裁,实在对不起,由于我们的工作失误,让宋小姐受委屈了。

    多亏了林岩神勇,迅速找到了突破口,证明是有人蓄谋陷害宋小姐。警方正在全力抓捕罪犯,案件很快就可以水落石出。

    我和刘书记过来,一则向乔总裁道歉,二来把宋小姐接走。

    还请乔总裁给宋小姐解释解释,我们把宋小姐请进来,其实,是麻痹犯罪分子……”

    听到宋云飞说的很动听,林岩轻轻撇了撇嘴。

    乔云芳诧异地看看林岩,惊喜地说道:“这个案子是林岩破的?”

    去接乔云芳的时候,林岩并没有显摆表功,只是说警方已经发现了关键证据,证明宋紫尘是清白的,可以把她接回来了。

    乔云芳知道儿子才华出众,没有想到,林岩还有这样的本事。

    宋云飞肯定地点点头,赞许地说道:“林岩表现非常出色,在这个方面很有一套,我们一定要对他嘉奖。”

    两位反恐精英回来之后,已经向宋云飞汇报了当时的情况。

    听到林岩的独特审讯手法,宋云飞也感到有点后怕,如果林岩万一失手,真的摔死了那个小混混,后果不堪设想啊,这个屁股很难擦。

    乔云芳抓住林岩的手,激动地说道:“林岩,我替紫宸先谢谢你……”

    林岩淡然一笑,笑而不语。

    不大一会,两位女警陪着宋紫尘走进了会客室。

    从警方拘捕宋紫尘,到现在不过十二个小时的时间,仅仅是录了一下口供,没有任何为难动作。

    不过,宋紫尘一出现,林岩心里还是一紧。

    仅仅半天的时间,宋大小姐明显憔悴了许多。

    乔云芳上前一步,轻轻把宋紫尘拥进怀里,爱怜地说道:“紫尘,让你受委屈了……”

    宋紫尘摇摇头,俏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低声说道:“说不上什么委屈,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他们挺友好的。姑姑,谢谢你,这么快就让我出来了……”

    宋紫尘当然清楚,自己惹上的是人命案子,那个傻子的亲属非常气愤,一定要给傻子讨个说法。

    济州官方虽然有意偏袒,不过,现在的华夏已经不同往昔,官方也投鼠忌器。

    即便嘉怡财大气粗,如果拿不到关键证据,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也不是那么容易。

    乔云芳笑道:“紫尘,这个案子能够这么快了结,林岩立了大功啊……”

    听到是林岩帮了自己,宋紫尘只是扭头冷冷地扫了一眼林岩,抿着樱唇没有说话。

    林岩自然能够看的出来,宋大小姐对自己怨念不小。

    林岩轻轻一咧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贫道为了救你,忙的脚不沾地。早知道这样,应该让这个丫头在里面多呆上两天,好好体验一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