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笑傲官途(书号:135

笑傲官途 第371章 寻求突破

作者:水浒
    按照多年养成的习惯,林岩在太阳升起之前就爬了起来,开始打坐练功。

    修习了半个时辰的《周天决》,又练了一会鬼谷神拳。

    经过多年的勤学苦练,林岩的《周天决》已经进入第二境界,现在可以说已经鲜有对手。

    不过,林岩自己也意识到,从大学毕业至今,已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自己的功夫长进非常非常缓慢。

    林岩心里有数,自己的功夫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期,如果不能寻求突破,很难金姐第三境界。

    《周天决》一共三个境界,千百年来,修习这个功法的鬼谷弟子喝止千万,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最终只能达到第一境界。

    林岩从五岁练功,用了十五年的时间,在二十岁的时候,《童子功》修炼出关,成功进阶《周天决》第二境界。

    在二十岁之前进阶第二境界,按照师傅庆阳子的说法,已经资质卓绝,凤毛麟角。

    然而,要登峰造极,晋升《周天决》第三境界,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即便像林岩这样的条件,同样是可遇不可求,只能看自己的缘分了。

    林岩很清楚,凭着自己现在的基础,即便不能继续进阶,只要勤于修习,对手已经不多。

    然而,林岩同样非常清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只有进阶第三境界,才能修习更高深的功法,笑傲江湖。

    不过,按照师傅青阳子的教导,林岩如果在二十四岁之前不能进阶,周身的经脉就完全闭锁,只能止步与第二境界了。

    三年的时间,林岩感到了时间的紧迫,必须尽快寻求突破。

    练功完毕,按照与冉静的约定,林岩离开白云宾馆,去冉静家里吃早餐。

    早餐非常丰盛,又七八个品种,牛奶、煎蛋、牛肉包子、瘦肉粥,都是林岩最喜欢的东西,不仅美味好吃,更是富含蛋白质,非常符合小道士身体的需要。

    看着冉静端庄俊美的容颜,林岩感到非常幸福,还是静姐知道疼人,贫道的确需要补充蛋白质啊。

    冉中华笑道:“小林,今天是星期六,不用回去上班了吧。”

    林岩摆摆手,苦笑道:“冉伯伯,我和静姐都得回去,要陪着我干妈去银山寺烧香还愿……

    冉伯伯,你说资本家是不是都迷信啊,烧香拜佛有用吗?

    我和静姐都是党员,让我们两个陪着,显然不合适。没有办法,谁让人家是财神奶奶。”

    乔云芳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每到一个地方,肯定要去当地的寺庙烧香。

    乔云芳与林岩失散二十年,现在又奇迹般地母子相聚。乔云芳认为是佛祖仙灵,好人有好报,更坚定了自己信佛向善的信念。

    冉静俏笑道:“林岩,你是道家弟子,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显得很不公正啊。”

    冉中华摇摇头,诚挚地说道:“小林啊,宗教信仰和封建迷信是两码事。即便是封建迷信,也不能一竿子打死。

    按照我的观点,凡是迷信的人都善良。最起码这个人内心是向善的,心中有所畏惧。

    如果一个人天不怕地不怕,这个世界上没有让他的畏惧的事情,这样的人最好还是离得远一点。

    秦军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哎不说了,这个混蛋现在还是遭到了报应,也是老天有眼啊!”

    林岩微微点头,不无感慨地说道“冉伯伯,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华夏近年来民风浮躁,社会上充满一种戾气,与民众的信仰缺失,有很大的关系……”

    有了这个共同话题,马上就要结束的早餐时间,又延长了十分钟。

    吃过早饭,林岩驾驶着路虎车,带着冉静返回济州。

    “静姐,你去过银山寺吗?”林岩好奇地问道。

    林岩去过银山森林公园游玩,却没有听说过银山寺这名字,看来不过是深山里的一个小寺院。

    林岩到济州不过半年的时间,不知道情有可原,冉静是老济州人,应该有所了解。

    冉静也摇摇头,轻声说道:“银山以前属于济州管辖,在二十年前就划给了蓝岛。

    银山公园我也是只去过一趟,还是那次你陪我去的……

    这个银山寺,我曾经听爸爸说过,以前是一个很有名气的寺院,规模很大,在银山上还有一个高高的观音菩萨,据说有几十米高,俯瞰整个济州,造化众生。

    只是,后来由于战火混乱,银山寺被毁坏,成了废墟。在那场后来的大运动当中,银山寺更遭到了魂灭性的打击,现在恐怕已经非常小了,外地的游客都不知道……”

    听到冉静介绍的情况,林岩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妈妈去银山寺,应该不仅仅是烧香还愿……”

    半个小时之后,林岩驾驶路虎到了祥城宾馆。

    林岩让冉静先去妈妈的房间,自己去给刘长胜打个招呼。

    “小林,请坐,请坐。”刘长胜满面含笑,把林岩让进了房间里。

    看到刘长胜心情不错,与昨天简直判若两人,心里自然明白怎么回事。

    堂堂县委书记,被一个混混抓住了把柄,提出苛刻条件,绝对不会好受。

    林岩微微一笑,说道:“刘书记,你昨天交给我的任务,我不用再去干了。

    根据朋友反应,不知道什么原因,秦军昨天晚上去洗头房嫖娼,突发马上风,昏迷不醒,被警察和洗头房的老板送进了医院里。

    我找了一个在医院工作的朋友打听了一下,这个家伙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不过,专家断言,秦军的情况很严重,要落下严重的后遗症,丧失语言功能,不能自己行走,只能瘫痪在床上度过残生。

    秦军都这个样了,已经失去了再找你麻烦的能力,我自然不用再去会会他了……”

    刘长胜难以掩饰脸上的兴奋,高兴地说道:“好,真是太好了,这个小子一贯作恶多端,这就是报应啊……”

    其实,昨天晚上的时候,冉红就给刘长胜通了电话,说了秦军突然发病的事情。

    冉红没有去医院,自然不知道具体情况。

    刘长胜最担心的,就是秦军遇到了神医,被抢救过来,下面照样还是麻烦事。

    被这个混混给盯上,让刘长胜寝食难安。满足这个家伙的要求难,不满足他的要求更麻烦。

    林岩也没有去医院,不过,秦军的突然中风,是小道士一手造成的,自然能够准确无误的预测这个家伙将来的发展情况。

    听到林岩证实了秦军的病情,刘长胜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小林,谢谢你,辛苦了!”刘长胜激动地说道。

    林岩摆摆手,淡然笑道:“刘书记,我一点都不辛苦,这不是我的功劳,只能说刘书记的运气好……”

    如果单纯是刘长胜的问题,林岩不会轻易使用这样的手段。

    但是,这个混混扬言要报复冉红的家人,威胁到了冉静的安全,林岩只好给他下点猛药了。

    在小道士的眼里,这些小混混的命还不如一支蚂蚁。最起码蚂蚁不会危害社会,多干掉一个这样的小混混,就是除害,积攒功德。

    小道士身怀绝技,绝对能够让秦军死的神不知鬼不觉,警察更是不会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只能按照脑血管破裂定案。

    不过,林岩考虑到自己先前曾经与秦军有过接触,如果这个家伙突然死掉了,自己肯定有些麻烦。

    林岩在下手的时候,稍微做了一点变通,没有让秦军丧命,而是让这个家伙从此成为一个废物。

    一个刚刚从监狱里出来的混混,在嫖娼的时候得了马上风,没有任何生命危险,警察才懒得去管这样的闲事。

    林岩的那些秘技都是保密的,绝对不会轻易世人。即便是自己的红颜知己,冉静也只是知道林岩功夫过人,对于林岩的三十六秘技,照样一无所知。

    凭着刘长胜的想象力,虽然感觉这个事情非常蹊跷,但是,也不会想到林岩在秦军身上做了手脚。

    然而,刘长胜更加深了一个印象,林岩就是他的福星。

    自己把事情委托给林岩去办理,这个小道士一出手,那个家伙就得了怪病,从此再也没有能力找麻烦,一了百了,这不是福星是什么?

    银山山森林公园距离祥城有一百多公里,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乔云芳这次到银山,就是烧香还愿,等于是旅游散心,没有什么急事,司机也不着急,一路上开的非常平稳。

    汽车一路行驶,乔云芳与冉静聊得非常投机。

    乔云芳看看路边上不时出现的塔吊,一个挨一个楼盘,微微点头,说道:“夏的房地产现在是如火如荼啊。有不少专家都说,华夏的房地产现在已经出现了泡沫,这个泡沫很快就破,房地产很快就要崩盘。

    嘉怡也有这个方面的考虑,准备进入华夏房地产业。

    但是,嘉怡的不少投资专家都说已经错过了最后的机会,现在进入已经有点晚了。

    我昨天晚上在网络上看到,有两个经济学家在网上论战,其中一个叫马刀,一个叫牛奔。

    这两个人的观点完全向左,马刀说最迟今年年底,房地产市场就要出现拐点。

    牛奔却坚持房价会一路上扬,明年房价要翻一番,买房要趁早,不要被无知的经济学家给忽悠了。

    两个人很有意思,一看谁也说服不了谁,干脆开始打赌。两个人说了,哪一个输了,干脆来个裸奔……”

    听到乔云芳说起这个事情,林岩哈哈笑道:“干妈,不用问了,肯定是那个牛刀到时候裸奔……”

    乔云芳微笑道:“林岩,你怎么说的这么肯定。”

    按照多年养成的习惯,林岩在太阳升起之前就爬了起来,开始打坐练功。

    修习了半个时辰的《周天决》,又练了一会鬼谷神拳。

    经过多年的勤学苦练,林岩的《周天决》已经进入第二境界,现在可以说已经鲜有对手。

    不过,林岩自己也意识到,从大学毕业至今,已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自己的功夫长进非常非常缓慢。

    林岩心里有数,自己的功夫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期,如果不能寻求突破,很难金姐第三境界。

    《周天决》一共三个境界,千百年来,修习这个功法的鬼谷弟子喝止千万,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最终只能达到第一境界。

    林岩从五岁练功,用了十五年的时间,在二十岁的时候,《童子功》修炼出关,成功进阶《周天决》第二境界。

    在二十岁之前进阶第二境界,按照师傅庆阳子的说法,已经资质卓绝,凤毛麟角。

    然而,要登峰造极,晋升《周天决》第三境界,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即便像林岩这样的条件,同样是可遇不可求,只能看自己的缘分了。

    林岩很清楚,凭着自己现在的基础,即便不能继续进阶,只要勤于修习,对手已经不多。

    然而,林岩同样非常清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只有进阶第三境界,才能修习更高深的功法,笑傲江湖。

    不过,按照师傅青阳子的教导,林岩如果在二十四岁之前不能进阶,周身的经脉就完全闭锁,只能止步与第二境界了。

    三年的时间,林岩感到了时间的紧迫,必须尽快寻求突破。

    练功完毕,按照与冉静的约定,林岩离开白云宾馆,去冉静家里吃早餐。

    早餐非常丰盛,又七八个品种,牛奶、煎蛋、牛肉包子、瘦肉粥,都是林岩最喜欢的东西,不仅美味好吃,更是富含蛋白质,非常符合小道士身体的需要。

    看着冉静端庄俊美的容颜,林岩感到非常幸福,还是静姐知道疼人,贫道的确需要补充蛋白质啊。

    冉中华笑道:“小林,今天是星期六,不用回去上班了吧。”

    林岩摆摆手,苦笑道:“冉伯伯,我和静姐都得回去,要陪着我干妈去银山寺烧香还愿……

    冉伯伯,你说资本家是不是都迷信啊,烧香拜佛有用吗?

    我和静姐都是党员,让我们两个陪着,显然不合适。没有办法,谁让人家是财神奶奶。”

    乔云芳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每到一个地方,肯定要去当地的寺庙烧香。

    乔云芳与林岩失散二十年,现在又奇迹般地母子相聚。乔云芳认为是佛祖仙灵,好人有好报,更坚定了自己信佛向善的信念。

    冉静俏笑道:“林岩,你是道家弟子,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显得很不公正啊。”

    冉中华摇摇头,诚挚地说道:“小林啊,宗教信仰和封建迷信是两码事。即便是封建迷信,也不能一竿子打死。

    按照我的观点,凡是迷信的人都善良。最起码这个人内心是向善的,心中有所畏惧。

    如果一个人天不怕地不怕,这个世界上没有让他的畏惧的事情,这样的人最好还是离得远一点。

    秦军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哎不说了,这个混蛋现在还是遭到了报应,也是老天有眼啊!”

    林岩微微点头,不无感慨地说道“冉伯伯,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华夏近年来民风浮躁,社会上充满一种戾气,与民众的信仰缺失,有很大的关系……”

    有了这个共同话题,马上就要结束的早餐时间,又延长了十分钟。

    吃过早饭,林岩驾驶着路虎车,带着冉静返回济州。

    “静姐,你去过银山寺吗?”林岩好奇地问道。

    林岩去过银山森林公园游玩,却没有听说过银山寺这名字,看来不过是深山里的一个小寺院。

    林岩到济州不过半年的时间,不知道情有可原,冉静是老济州人,应该有所了解。

    冉静也摇摇头,轻声说道:“银山以前属于济州管辖,在二十年前就划给了蓝岛。

    银山公园我也是只去过一趟,还是那次你陪我去的……

    这个银山寺,我曾经听爸爸说过,以前是一个很有名气的寺院,规模很大,在银山上还有一个高高的观音菩萨,据说有几十米高,俯瞰整个济州,造化众生。

    只是,后来由于战火混乱,银山寺被毁坏,成了废墟。在那场后来的大运动当中,银山寺更遭到了魂灭性的打击,现在恐怕已经非常小了,外地的游客都不知道……”

    听到冉静介绍的情况,林岩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妈妈去银山寺,应该不仅仅是烧香还愿……”

    半个小时之后,林岩驾驶路虎到了祥城宾馆。

    林岩让冉静先去妈妈的房间,自己去给刘长胜打个招呼。

    “小林,请坐,请坐。”刘长胜满面含笑,把林岩让进了房间里。

    看到刘长胜心情不错,与昨天简直判若两人,心里自然明白怎么回事。

    堂堂县委书记,被一个混混抓住了把柄,提出苛刻条件,绝对不会好受。

    林岩微微一笑,说道:“刘书记,你昨天交给我的任务,我不用再去干了。

    根据朋友反应,不知道什么原因,秦军昨天晚上去洗头房嫖娼,突发马上风,昏迷不醒,被警察和洗头房的老板送进了医院里。

    我找了一个在医院工作的朋友打听了一下,这个家伙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不过,专家断言,秦军的情况很严重,要落下严重的后遗症,丧失语言功能,不能自己行走,只能瘫痪在床上度过残生。

    秦军都这个样了,已经失去了再找你麻烦的能力,我自然不用再去会会他了……”

    刘长胜难以掩饰脸上的兴奋,高兴地说道:“好,真是太好了,这个小子一贯作恶多端,这就是报应啊……”

    其实,昨天晚上的时候,冉红就给刘长胜通了电话,说了秦军突然发病的事情。

    冉红没有去医院,自然不知道具体情况。

    刘长胜最担心的,就是秦军遇到了神医,被抢救过来,下面照样还是麻烦事。

    被这个混混给盯上,让刘长胜寝食难安。满足这个家伙的要求难,不满足他的要求更麻烦。

    林岩也没有去医院,不过,秦军的突然中风,是小道士一手造成的,自然能够准确无误的预测这个家伙将来的发展情况。

    听到林岩证实了秦军的病情,刘长胜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小林,谢谢你,辛苦了!”刘长胜激动地说道。

    林岩摆摆手,淡然笑道:“刘书记,我一点都不辛苦,这不是我的功劳,只能说刘书记的运气好……”

    如果单纯是刘长胜的问题,林岩不会轻易使用这样的手段。

    但是,这个混混扬言要报复冉红的家人,威胁到了冉静的安全,林岩只好给他下点猛药了。

    在小道士的眼里,这些小混混的命还不如一支蚂蚁。最起码蚂蚁不会危害社会,多干掉一个这样的小混混,就是除害,积攒功德。

    小道士身怀绝技,绝对能够让秦军死的神不知鬼不觉,警察更是不会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只能按照脑血管破裂定案。

    不过,林岩考虑到自己先前曾经与秦军有过接触,如果这个家伙突然死掉了,自己肯定有些麻烦。

    林岩在下手的时候,稍微做了一点变通,没有让秦军丧命,而是让这个家伙从此成为一个废物。

    一个刚刚从监狱里出来的混混,在嫖娼的时候得了马上风,没有任何生命危险,警察才懒得去管这样的闲事。

    林岩的那些秘技都是保密的,绝对不会轻易世人。即便是自己的红颜知己,冉静也只是知道林岩功夫过人,对于林岩的三十六秘技,照样一无所知。

    凭着刘长胜的想象力,虽然感觉这个事情非常蹊跷,但是,也不会想到林岩在秦军身上做了手脚。

    然而,刘长胜更加深了一个印象,林岩就是他的福星。

    自己把事情委托给林岩去办理,这个小道士一出手,那个家伙就得了怪病,从此再也没有能力找麻烦,一了百了,这不是福星是什么?

    银山山森林公园距离祥城有一百多公里,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乔云芳这次到银山,就是烧香还愿,等于是旅游散心,没有什么急事,司机也不着急,一路上开的非常平稳。

    汽车一路行驶,乔云芳与冉静聊得非常投机。

    乔云芳看看路边上不时出现的塔吊,一个挨一个楼盘,微微点头,说道:“夏的房地产现在是如火如荼啊。有不少专家都说,华夏的房地产现在已经出现了泡沫,这个泡沫很快就破,房地产很快就要崩盘。

    嘉怡也有这个方面的考虑,准备进入华夏房地产业。

    但是,嘉怡的不少投资专家都说已经错过了最后的机会,现在进入已经有点晚了。

    我昨天晚上在网络上看到,有两个经济学家在网上论战,其中一个叫马刀,一个叫牛奔。

    这两个人的观点完全向左,马刀说最迟今年年底,房地产市场就要出现拐点。

    牛奔却坚持房价会一路上扬,明年房价要翻一番,买房要趁早,不要被无知的经济学家给忽悠了。

    两个人很有意思,一看谁也说服不了谁,干脆开始打赌。两个人说了,哪一个输了,干脆来个裸奔……”

    听到乔云芳说起这个事情,林岩哈哈笑道:“干妈,不用问了,肯定是那个牛刀到时候裸奔……”

    乔云芳微笑道:“林岩,你怎么说的这么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