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笑傲官途(书号:135

笑傲官途 第426章 韬光养晦

作者:水浒
    笑傲官途无弹窗

    听到宋修文出语惊人,竟然扬言让自己去竞选新加坡总理,林岩感激地一笑,摆手道:“舅公,谢谢你的厚爱。【风云】新加坡总理,那就是国家领导人,我可没有这么大的野心。”

    林岩嘴上这么说,其实,对于新加坡的总理,林岩真的没有什么兴趣。

    一个弹丸小国,不如华夏一个地级市的面积,总理的职位,不过相当于华夏的市长,有什么意思?

    宋修文郑重地说道:“林岩,舅公不是说笑话,而是在给你说正事。

    年轻人一定要有野心,野心就是志向,就是行动目标。

    新加坡的总理宝座也没有什么神秘,不是遥不可及的位子,更不是他们李家自己的玩物。

    在外人看来,嘉豪集团的规模比我们嘉怡大多了,是新加坡第一大财团。

    其实,嘉豪的真正实力怎么样,我宋修文最清楚,云芳也非常清楚。他们不过是铺了一个大大的烂摊子,根本没有什么收益,反而是一个巨大包袱。

    李家只是为了自己的面子,给外界制造一个欣欣向荣的表象,在苦苦支撑。

    用不了三年,嘉豪集团就会露出真面目,到时候有他们难受的。

    目前来说,嘉豪的真正实力和发展潜力,绝对不如我们嘉怡!

    我也很有信心,不用三年的时间,我们嘉怡就可以全面超越嘉豪,成为新加坡第一财团。

    我早就劝说云芳参政,准备将来竞选新加坡总理。

    只是非常可惜,云芳对政治没有多少兴趣。

    凭着我们嘉怡现在的实力,如果我宋修文年轻十岁,我就要高调竞选下一届政府总理……

    现在终于来机会了,我们嘉怡后继有人,林岩又对官场政治有兴趣,完全可以去竞选总理啊!”

    听到爷爷大力支持林岩竞选新加坡总理,宋紫尘非常高兴,意味深长地说道:“林岩哥哥,爷爷这么支持你,你就留下吧。

    等到你竞选总理的时候,我给你当竞选总管,到全国给你拉票……”

    林岩淡然一笑,谦逊地说道:“谢谢紫尘的大力支持。不过,新加坡虽然是袖珍小国,要成为总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恐怕要让你失望的。”

    宋大小姐不服气地说道:“新加坡的总理宝座,这些年一直有李家把持着,他们凭什么?还不是凭着嘉豪集团的实力。

    爷爷说了,风水轮流转,我们嘉怡马上就要全面超越他们,自然有资格竞选总理的。”

    宋紫尘发现乔云芳只是静静地听,一直没有发言,鼓动道:“姑姑,你给林岩哥哥鼓鼓劲,我相信林岩哥哥一定能够成为新加坡总理。”

    乔云芳微微一笑,说道:“紫尘,林岩还不是新加坡的国民,现在就让我打包票,有点早吧。

    我曾经给林岩谈过,是在华夏体制内发展,还是来嘉怡,林岩还没有考虑好。

    我们现在没有必要急着定论,还是让林岩自己来选择吧。”

    林岩诚挚地说道:“谢谢妈妈,过一段时间,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

    乔云芳意味深长地说道:“无论在哪里,我相信你一定都能够有所成就。”

    乔云芳当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成为新加坡总理。

    而且,乔云芳对林岩也非常自信,凭着儿子的才华,绝对能够胜任这个职位。

    不过,乔云芳当然清楚,新加坡是美国的盟友,要成为新加坡总理,光靠经理实力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得到美国老大的支持。

    嘉怡集团近几年实力突飞猛进,嘉豪集团已经感觉到了危机,他们不仅担心嘉怡全面超越,成为新加坡第一大财团,他们更担心嘉怡推出代言人,在政坛上有所作为,与李家争夺话语权。

    乔云芳已经敏锐地注意到,嘉豪集团正利用各方面的力量,开始对嘉怡进行打压,防备对手做大做强。

    不过,让李家稍微放心的是,虽然嘉怡集团的事业蒸蒸日上,然而,宋家却后继乏人,没有对他们构成威胁的人物。

    宋修文现在已经是年届七十的老人,可以忽略不计,唯一的后人宋紫尘还是一个黄毛丫头,短期内更没有什么威胁。

    现在唯一让李家忌惮的,就是嘉怡集团的总裁乔云芳。

    乔云芳一直非常低调,热心公益事业,在民众当中的口碑很好。

    李家当然清楚,新加坡出现一位女总理,或许正是民众所希望的。

    乔云芳心里有数,凭着嘉怡现在的实力,凭着自己在民众当中的威望,如果有意参政,绝对有资格与李家搏一搏总理的位子。

    不过,乔云芳对政治实在没有兴趣,只想着把自己的事业做大做强,这也让李家稍微感觉到了安全。

    至少,在新加坡国内,除了嘉怡集团,还没有第二个财团具有与嘉豪抗衡的实力。

    乔云芳当然清楚,如果林岩移民新加坡,高调参与政治,自己与林岩的**关系,是无法保密的,林岩必将成为李家最大的对手,让他们感到总理宝座岌岌可危。

    政治是最龌龊的,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打压对手,政客们不惜抛出最卑劣的手段。

    乔云芳隐隐感觉,宋紫尘爸爸妈妈当年被撕票,或许其中就有极大的政治因素。

    宋家当年刚刚在新加坡站稳脚跟,为了争夺更大的话语权,宋修文就急不可待让儿子宋英久参政,去竞选狮城市长位子。

    宋英久登记参选不到一个星期,就遭到了绑架。

    在宋家完全答应绑匪赎金要求,并且保证不报警的情况下,绑匪仍然将宋英久夫妇撕票,这其中的玄机很让人深思。

    乔云芳心里有数,嘉怡的经济实力已经与嘉豪不相上下,在发展潜力上更是远远超过他们。

    然而,在国际关系和各层面势力的平衡方面,李家把持新加坡政坛多年,已经集聚了深厚的人脉,宋家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宋修文对政治很有兴趣,更清楚在政坛上获得话语权的重要性。

    但是,在自身实力不够的情况下,匆忙登台,最终只能是黯然收场。宋英久夫妇的被害,或许就是最好的解释。

    乔云芳精明过人,自然不想让儿子过早抛头露面,成为李家的靶子。

    即便有意与他们抗衡,也要集聚实力,韬光养晦,选择一个合适的机会,一鼓作气,将他们彻底击败!听到宋修文出语惊人,竟然扬言让自己去竞选新加坡总理,林岩感激地一笑,摆手道:“舅公,谢谢你的厚爱。新加坡总理,那就是国家领导人,我可没有这么大的野心。”

    林岩嘴上这么说,其实,对于新加坡的总理,林岩真的没有什么兴趣。

    一个弹丸小国,不如华夏一个地级市的面积,总理的职位,不过相当于华夏的市长,有什么意思?

    宋修文郑重地说道:“林岩,舅公不是说笑话,而是在给你说正事。

    年轻人一定要有野心,野心就是志向,就是行动目标。

    新加坡的总理宝座也没有什么神秘,不是遥不可及的位子,更不是他们李家自己的玩物。

    在外人看来,嘉豪集团的规模比我们嘉怡大多了,是新加坡第一大财团。

    其实,嘉豪的真正实力怎么样,我宋修文最清楚,云芳也非常清楚。他们不过是铺了一个大大的烂摊子,根本没有什么收益,反而是一个巨大包袱。

    李家只是为了自己的面子,给外界制造一个欣欣向荣的表象,在苦苦支撑。

    用不了三年,嘉豪集团就会露出真面目,到时候有他们难受的。

    目前来说,嘉豪的真正实力和发展潜力,绝对不如我们嘉怡!

    我也很有信心,不用三年的时间,我们嘉怡就可以全面超越嘉豪,成为新加坡第一财团。

    我早就劝说云芳参政,准备将来竞选新加坡总理。

    只是非常可惜,云芳对政治没有多少兴趣。

    凭着我们嘉怡现在的实力,如果我宋修文年轻十岁,我就要高调竞选下一届政府总理……

    现在终于来机会了,我们嘉怡后继有人,林岩又对官场政治有兴趣,完全可以去竞选总理啊!”

    听到爷爷大力支持林岩竞选新加坡总理,宋紫尘非常高兴,意味深长地说道:“林岩哥哥,爷爷这么支持你,你就留下吧。

    等到你竞选总理的时候,我给你当竞选总管,到全国给你拉票……”

    林岩淡然一笑,谦逊地说道:“谢谢紫尘的大力支持。不过,新加坡虽然是袖珍小国,要成为总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恐怕要让你失望的。”

    宋大小姐不服气地说道:“新加坡的总理宝座,这些年一直有李家把持着,他们凭什么?还不是凭着嘉豪集团的实力。

    爷爷说了,风水轮流转,我们嘉怡马上就要全面超越他们,自然有资格竞选总理的。”

    宋紫尘发现乔云芳只是静静地听,一直没有发言,鼓动道:“姑姑,你给林岩哥哥鼓鼓劲,我相信林岩哥哥一定能够成为新加坡总理。”

    乔云芳微微一笑,说道:“紫尘,林岩还不是新加坡的国民,现在就让我打包票,有点早吧。

    我曾经给林岩谈过,是在华夏体制内发展,还是来嘉怡,林岩还没有考虑好。

    我们现在没有必要急着定论,还是让林岩自己来选择吧。”

    林岩诚挚地说道:“谢谢妈妈,过一段时间,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

    乔云芳意味深长地说道:“无论在哪里,我相信你一定都能够有所成就。”

    乔云芳当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成为新加坡总理。

    而且,乔云芳对林岩也非常自信,凭着儿子的才华,绝对能够胜任这个职位。

    不过,乔云芳当然清楚,新加坡是美国的盟友,要成为新加坡总理,光靠经理实力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得到美国老大的支持。

    嘉怡集团近几年实力突飞猛进,嘉豪集团已经感觉到了危机,他们不仅担心嘉怡全面超越,成为新加坡第一大财团,他们更担心嘉怡推出代言人,在政坛上有所作为,与李家争夺话语权。

    乔云芳已经敏锐地注意到,嘉豪集团正利用各方面的力量,开始对嘉怡进行打压,防备对手做大做强。

    不过,让李家稍微放心的是,虽然嘉怡集团的事业蒸蒸日上,然而,宋家却后继乏人,没有对他们构成威胁的人物。

    宋修文现在已经是年届七十的老人,可以忽略不计,唯一的后人宋紫尘还是一个黄毛丫头,短期内更没有什么威胁。

    现在唯一让李家忌惮的,就是嘉怡集团的总裁乔云芳。

    乔云芳一直非常低调,热心公益事业,在民众当中的口碑很好。

    李家当然清楚,新加坡出现一位女总理,或许正是民众所希望的。

    乔云芳心里有数,凭着嘉怡现在的实力,凭着自己在民众当中的威望,如果有意参政,绝对有资格与李家搏一搏总理的位子。

    不过,乔云芳对政治实在没有兴趣,只想着把自己的事业做大做强,这也让李家稍微感觉到了安全。

    至少,在新加坡国内,除了嘉怡集团,还没有第二个财团具有与嘉豪抗衡的实力。

    乔云芳当然清楚,如果林岩移民新加坡,高调参与政治,自己与林岩的**关系,是无法保密的,林岩必将成为李家最大的对手,让他们感到总理宝座岌岌可危。

    政治是最龌龊的,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打压对手,政客们不惜抛出最卑劣的手段。

    乔云芳隐隐感觉,宋紫尘爸爸妈妈当年被撕票,或许其中就有极大的政治因素。

    宋家当年刚刚在新加坡站稳脚跟,为了争夺更大的话语权,宋修文就急不可待让儿子宋英久参政,去竞选狮城市长位子。

    宋英久登记参选不到一个星期,就遭到了绑架。

    在宋家完全答应绑匪赎金要求,并且保证不报警的情况下,绑匪仍然将宋英久夫妇撕票,这其中的玄机很让人深思。

    乔云芳心里有数,嘉怡的经济实力已经与嘉豪不相上下,在发展潜力上更是远远超过他们。

    然而,在国际关系和各层面势力的平衡方面,李家把持新加坡政坛多年,已经集聚了深厚的人脉,宋家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宋修文对政治很有兴趣,更清楚在政坛上获得话语权的重要性。

    但是,在自身实力不够的情况下,匆忙登台,最终只能是黯然收场。宋英久夫妇的被害,或许就是最好的解释。

    乔云芳精明过人,自然不想让儿子过早抛头露面,成为李家的靶子。

    即便有意与他们抗衡,也要集聚实力,韬光养晦,选择一个合适的机会,一鼓作气,将他们彻底击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