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笑傲官途(书号:135

笑傲官途 第558章 唇枪舌战

作者:水浒
    笑傲官途无弹窗

    宋云飞也是体制内的精英,自然看出了会议的风头有点不对。【风云】

    孙浩楠的枪口,好像已经对准了自己!

    宋云飞好像根本没有听懂孙浩楠的意思,轻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以非常严肃的语调,向常委们详细介绍了林岩案子的全过程。

    简明扼要介绍了案件之后,宋云飞正色说道:“事实证明,林岩向警方的陈述是完全符合事实的,没有任何隐瞒和捏造。

    这个案件的性质已经非常明确,齐童认为林岩坏了他的好事,心怀不满,蓄意进行报复,准备对林岩硫酸泼面毁容。

    林岩在不知道齐童手里拿着硫酸的情况下,为了自保,将塑料瓶踢飞,是一种完全的自卫行为,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齐家在案件没有侦破之前,当天晚上已经组织亲友对林岩进行追杀,严重威胁了公民的生命安全。

    今天一早,齐家又组织大批人手,围堵政府机关,企图给警方施加压力,让警方歪曲事实,对林岩采取强制措施。

    齐童受伤非常严重,可以说惨不忍睹。

    对于齐家的这种行为,案件没有定性之前,我们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可以法外施恩,不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但是,现在的问题,经过警方的全力侦破,这个案件已经真相大白,没有了任何疑点。

    事实证明,齐童是这个案件的凶手,林岩是正当防卫。

    齐家拒不接受警方的定性,继续围堵政府机关,属于无理取闹,严重干扰了政府机关的正常办公,并且造成了恶劣的影响,性质非常严重……”

    宋云飞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之后,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孙浩楠,发现孙浩楠的脸色非常难看。

    在此之前,孙浩楠不分青红皂白,开场就把责任推在警方身上,让宋云飞非常不满。

    宋云飞自然清楚,孙浩楠之所以要这样做,一方面齐克军是孙浩楠的心腹,孙浩楠自然不会看着自己的心腹吃亏。

    另一个方面,在最近的工作中,宋云飞没有盲目服从孙浩楠的指挥,而是保持了自己的原则,没有让济州公检法成为大开发的打手。

    而且,林岩这段时间的表现,极力维护拆迁户的利益,与孙浩楠的原则向左,让孙浩楠对林岩同样非常不满。

    对于孙浩楠的打压,宋云飞有底气,自然不屑一顾。

    齐克军身为西城区区长,加上有市委书记给他在背后撑腰,自然非常牛气。

    不过,现在案情已经真相大白,孙浩楠如果想颠倒黑白,非要与林岩过不去,他们这个阵线的这点能量,简直是鸡蛋碰石头。

    孙浩楠只是知道林岩与林建国有关系,却不知道林岩是林家的红三代,更是林家红三代中唯一的男丁!

    如果孙浩楠与林岩过不去,就是自断前程。

    案件发生之后,宋云飞已经向省委副书记林建国做了汇报。

    林建国没有多说,只是要求宋云飞抓紧破案,一切以事实说话,以法律原则办事,不许放过一个坏人,更不要冤枉一个好人。

    如果证明林岩违法犯罪,同样要一视同仁,不能有任何的偏袒。

    作为体制内的精英,宋云飞自然明白领导的言外之意。

    领导看似没有说什么,其实已经说的很清楚。

    听到宋云飞介绍完案情之后,常委们低声议论起来。

    按照宋云飞介绍的情况,齐克军的儿子就是一个劣迹斑斑的花花公子,为了得到人家女孩子,什么卑劣的手段手使得出来。

    齐童现在受到这样的惩罚,完全是咎由自取。

    同时,常委们也非常震惊,林岩的身手有点恐怖!

    齐童组织了四名杀手对这个家伙进行伏击,竟然没有伤到人家半根毫毛,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宋云飞已经对孙浩楠进行了反击,现在就看看市委。

    孙浩楠寒着脸,不动声色地说道:“云飞同志,齐家的亲友现在不仅封堵了公安局的大门,现在更是到了市委市府门前来静坐请愿。

    作为政法战线负责同志,你准备怎么办,怎么应对这样的**?

    云飞同志,我在这里郑重地提醒你,当前的大环境下,维稳是第一要务,一旦出了差错,后果非常严重!

    不要说你,我这个市委书记也无法负责!”

    听到孙浩楠这么一说,宋云飞不屑地一撇嘴。

    维稳?到了这里,你堂堂市委书记知道维稳的重要性了!

    在大开发中,拆迁公司严重侵犯市民的合法权益,造成群众大量上防,你是怎么应对的。

    宋云飞语气坚定地说道:“现在情况已经非常明确,齐家是无理取闹,企图借着这样的**,**迫警方不顾事实,对林岩采取措施。

    不错,维稳是我们的一件大事,只有安定和谐了,才有可能谈及发展。

    但是,维稳不能没有原则,必须要以法律为准绳。

    事实在那里摆着,在这个案子当中,林岩同志没有任何责任,我们怎么答复齐家的要求?

    难道让我们警方颠倒黑白,将林岩同志刑拘,以至于向检方请求批捕吗?

    齐克军同志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应该对国家法律非常熟悉,更应该带头守法,而不是纵容亲友围堵政府机关,进行违法犯罪。

    我们警方的观点非常明确,齐家亲友的这种行为,严重违法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

    我们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可以给齐家亲友一个最终期限。

    如果在这个期限之内,他们自动解散,不再继续从事违法活动,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不再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但是,如果齐家执迷不悟,继续我行我素,甚至做出更出格的行为,我们警方就要依照有关法律,对这些人采取断然措施!”

    宋云飞全然不看孙浩楠的脸色,话语铿锵有力,大气凛然!

    常委们顿时面面相觑,大家非常清楚,宋云飞这是与是孙浩楠真刀实枪地干上了。

    宋云飞的一番宣战,让孙浩楠顿时阴沉下来!

    孙浩楠原本想借着市委常委会,给宋云飞施压,给他找点麻烦,让他向自己屈服,从而在大开发中配合工作。

    没有想到,宋云飞不仅没有让示弱屈服,反而没有把市委书记放在眼里!在市委常委会上,公然与市委书记唱反调。

    孙浩楠阴沉着脸沉默了一下,给常务副市长郑宽新使了一个眼色。

    宋云飞刚才的行动已经清清楚楚地表示,不仅没有接受市委书记的定性,而且对市委书记针尖对麦芒,这是**裸地藐视领导权威!

    孙浩楠毕竟是济州最高领导,在这样的常委会上,市委书记直接与政法委书记唇枪舌战,显然不合适,那样就让领导太丢身份了。

    让心腹干将拍马出阵迎战,自然是上上之策。

    郑宽新一看市委书记给他使了一个眼色,顿时心领神会。

    重重地咳了一下,吸引过来大家的注意力。

    “刚才,云飞同志很详细地介绍了案情,让大家对这个案子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我不是专业人员,对于这个案子没有特别的建议,只是发表一下个人的一点看法。

    齐克军的儿子目前伤的很重,警方根本没有从他那里得到有价值的口供。

    警方目前掌握的情况,都是林岩的一面之词。

    林岩作为当事人,所作所为自然要为自己的利益考虑。

    所以,我认为,林岩的片面证词,你们警方只能作为参考,而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在这样的情况下,林岩和齐童究竟谁是真正的凶手,现在还真的很难确定啊!

    云飞同志,我也在这里提醒你一句。

    今年以来,在全国范围内,在你们警方那边,冤假错案层出不穷啊。

    这个问题,也让你们警方的声誉很受影响。

    我的意思,你们警方不能这么轻易给这个案子定性,而是要充分进行侦查,看看其中是不是有利益关联,是不是有个别警察徇私枉法。

    这也是齐家封堵你们公安局大门的主要原因……”

    “啪”宋云飞重重地一拍桌子!

    宋云飞与孙浩楠毕竟都与林建国有关系,而且,孙浩楠是济州的最高领导,宋云飞处于种种考虑,虽然对孙浩楠的行为很不满,却没有撕开脸皮。

    然而,郑宽新只是普通的市委常委,在济州体制内的官声非常糟糕,宋云飞对此人一向不感冒。

    一看郑宽新披挂上阵,对警方的工作指手画脚,宋云飞自然不会给他留什么面子。

    “郑市长,你什么意思?你如果认为我宋云飞有违法行为,完全可以向纪委举报,用不着在这里指桑骂槐的……”

    宋云飞拍案而起,指着郑宽新怒喝道!

    郑宽新后面有孙浩楠撑腰,自然不会轻易被吓住,两人当即都拍了桌子,开始唇枪舌战。

    “啪……”又是一声拍桌子的声音!

    郑宽新正与宋云飞争吵的难解难分,严军重重地一拍桌子,威严地说道:“像什么话!这里是常委会,不是吵架的地方。

    我说一下自己的意见。对于这个案子,我完全尊重云飞同志的意见,对警方表示完全信任。

    这起**,纯属无理取闹,已经严重影响了政府机关的正常工作,必须坚决取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