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笑傲官途(书号:135

笑傲官途 第621章 自由之身

作者:水浒
    笑傲官途无弹窗

    结束战斗,林岩扫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六位特种兵,冲着他们一抱拳,郑重地说道:“不好意思,承让了!”

    林岩与这些特种兵之间无冤无仇,自然明白他们也是奉命行事,在交手的时候,并没有对他们下死手。【风云】

    几位特种兵只是暂时不能动弹,最多就是肌肉拉伤,没有伤筋动骨。

    休息几天之后,特种兵们很快就可以复原。

    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当着特战大队几百名官兵面,六名顶尖高手围攻人家一个,尚且被完胜,让特种兵们顿时颜面无存,一个个沮丧地耷拉下头来。

    祝欣冉看到爸爸拂袖而去,自然明白爸爸这是打对手的脸。

    阳城军区政委田光向来与祝大伟理念不合,两人之间的矛盾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甚至经常在会议上拍桌子。

    田光经常到上边去告状,更通过小动作打压祝大伟的声誉,争夺更多的话语权。

    陈兵与祝欣冉的婚姻破裂之后,一看修复无望,陈兵恼羞成怒。

    大恩如仇,陈兵自己的出轨,竟然连带着对祝大伟也恼恨起来。

    一将功成万骨枯。

    陈兵感觉,祝大伟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建立在他父亲牺牲的基础上。

    祝家父女无论如何感恩戴德,都不过分,应该把他陈兵当成最大的恩人。

    不过,陈兵自然清楚,单凭自己一个小少校的能量,绝对掀不起任何浪花。

    离开了祝大伟的提携,陈兵对自己的前途也没有什么信心。

    为了找到一个靠山,陈兵投靠了祝大伟的对手。

    陈兵特殊的身份,让田光非常感兴趣。

    利用这个微妙的关系,只要稍加炒作,就可以给祝大伟戴上一顶无情无义的大帽子。

    林岩完胜六名特种兵,让祝大伟的对手再一次算盘落空。

    “林岩,祝贺你,你真是太棒了!”

    祝欣冉莲步轻挪,俏目含情,凝视着林岩,动情地说道。

    林岩淡然一笑,说道:“静姐,我早就说过,贫道不是吃素的。

    这些特种兵的基本素质很好,只要勤奋训练,将来还是大有可为的。”

    祝欣冉莞尔一笑道:“林岩,你有点骄傲哦……”

    在特战大队几百名官兵的注视礼送下,祝欣冉陪着林岩离开了训练场,驾车返回了阳城军区司令部一号家属院。

    “小林,好样的,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祝大伟亲自给林岩泡了一杯好茶,激动地说道。

    林岩一人完胜六名特种兵精英,等于狠狠地打量对手一记耳光,让祝大伟感到非常满意。

    有了这个活生生的现实,军方某些人只好闭上臭嘴,不好继续指手画脚。

    林岩谦逊地说道:“祝伯伯,你和欣冉姐亲自前往给我加油助威,我肯定要超水平发挥。

    只是,我这么高调,让你们军方颜面无存,以后这个梁子肯定结大了。”

    祝大伟轻轻摆摆手,意味深长地说道:“小林,这件事情不能代表军方,只是某些人企图浑水摸鱼。

    只要我祝大伟在阳城军区主政一天,绝对不允许他们胡作非为!”

    提到阳城军方某些人的行径,祝大伟越说越激动。

    阳城军区的防区在南部沿海,与港岛毗邻,战略位置非常重要。

    漫长的海岸线,加上与港岛只有一河只隔,让岭南成了走私的天堂。

    根据有关部门的秘密调查,从岭南地区走私的汽车和电器产品,站到了整个华夏走私量的百分之八十。

    每年都有大批高档汽车,通过岭南海域走私入关,价值高达上百亿元。

    天文数字的走私,肥了走私分子的腰包,让国家税收大量流失。

    这种大规模的走私,如果没有强有背景的保护伞,根本无法进行。

    军方的某些人,利润熏心,与地方上的**分子互相勾结,为走私提供保护伞,从中得到丰厚的回报。

    祝大伟上任阳城军区司令之后,重拳整治军纪,严肃处理了一批为走私充当保护伞的军官,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

    当然,鹰派将军的铁拳,断了很多人的财路。

    断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

    阳城军方既得利益者对祝大伟恨之入骨,想方设法要把祝大伟挤走。

    只是非常可惜,祝大伟战功卓著,在军方很有威信,更是受到军方二号领导杨冠明的赏识,不是那么好排挤的。

    正常的体制内竞争不能奏效,对手开始从祝大伟的家庭方面下手,企图给祝大伟制造负面新闻,拉低祝大伟的个人形象,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祝大伟与林岩聊了一会,听到林岩已经被任命为济州高新区招商局代理局长,年纪轻轻就成了科级干部,祝大伟禁不住频频点头。

    这么一个优秀的小伙子,无论在地方还在军方,肯定前途无量。

    谈了一会事业方面的情况,林岩找了一个合适的岔口,诚挚地说道:“祝伯伯,有件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给你提个建议?”

    听到林岩说的非常郑重,祝大伟心平气和地说道:“小林,我虽然脾气不好,不过,还是非常欢迎给我提建议的。

    小林,你与欣冉是朋友,不要有什么顾虑,有话尽管说。

    只要合情合理,我一定虚心接受。”

    林岩郑重地说道:“祝伯伯,欣冉姐与陈兵的事情,虽然是你的家事,我还是想说说我的看法。

    根据我的了解,陈兵的品行实在太坏了!

    陈兵与欣冉姐的婚姻已经破裂,没有任何继续存在的必要,欣冉姐提出离婚,这是欣冉姐的正当权益。

    然而,陈兵却叫嚣,要依靠国家保护军婚的特殊规定,死拖着欣冉姐不放,要耗尽欣冉姐的青春!

    祝伯伯,你是阳城军区司令,又是欣冉姐的父亲,在这件事上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祝伯伯,我已经听欣冉姐介绍过,你与陈兵的父亲有着特别的情谊,感觉自己亏欠陈兵。

    但是,情谊是情谊,不应该与欣冉姐的幸福**在一起。

    到了这个地步,祝伯伯应该当断则断,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马上让欣冉姐与陈兵离婚……”

    听到林岩的提及自己的婚姻,祝欣冉感到有点诧异,没有想到林岩竟然向父亲提出这样的建议。

    祝欣冉当然清楚,林岩这是完全为她着想。

    林岩接受陈兵的挑战,答应与陈兵进行决斗,目的就是为了让陈兵放弃对祝欣冉的纠缠。

    不过,祝欣冉当然清楚,父亲在这个事情上非常顽固,容不得别人指手画脚。

    祝欣冉有点担心,父亲说不定会非常生气。

    然而,祝欣冉看到父亲神情复杂地扫了一眼自己,轻轻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小林,谢谢你。我已经知道应该怎么做……”

    祝大伟军务繁忙,陪着林岩喝了一会茶,让祝欣冉陪着林岩,自己前往司令部处理公务。

    “林岩,谢谢你……”

    祝欣冉含情默默地说道!

    **自然清楚,有了林岩将陈兵打残,加上父亲的首肯,自己或许很快就可以彻底挣破婚姻的牢笼,获得自由之身。

    林岩淡然笑道:“欣冉姐,你与陈兵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现在已经是自由之身了,大胆追求自己的幸福吧!”

    祝欣冉含情脉脉地瞟了一眼林岩,默默地点点头,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