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东方苍白传(书号:159

东方苍白传 04. 助手少年与八云的真实

作者:月落之季
    04.助手少年与八云的真实

    往往真相比想象的要来得无趣,叫人提不起劲,所以人才会分不清哪边是现实,哪边是梦。(全文字无广告)

    ————————————by黑月

    击退了一波红雾,获得了大量经验,少年觉得自己就差一道金光闪过,等级立刻升个七八级,接下来带着巫女少女连破三路,把幕后黑手给直接大破,之后只要等着收cg就好了。

    但现实哪有这么传神,那可远远比想象要来得更加曲折,或许哪天你发现父亲让你娶刚丧夫的嫂子,几个月后诞下的却是隔壁王叔叔的孩子什么的,只能感叹贵圈略乱。

    戴了pad咳咳,其实并没有戴,恰恰相反的是那位银色短发的女子隐藏着惊人的战斗力,话说这到底是在和谁解释什么啊。

    为了赴约,只好和自称巫女侦探这个古怪的巫女少女先行告别,即便少年对红雾引发的异变后续充满好奇,但嘴巴上说着讨厌这样麻烦事,身体却老实的向着远离小镇的深山里走去。

    沿着溪流向上游走,在深山中不知道走了多久,夜晚让这幽静的深林显得阴森,叫人不禁打冷颤,没多久一道雪白的围墙出现在眼前,又沿着围墙走了许久才走到那扇金色的大门。

    “太大啦!!!!”

    少年大声的高呼,进入深山大概半个小时,而沿着白色围墙走到大门花了近一个小时,都快把脚给走断了,两个膝盖直到现在还在颤抖。

    不过似乎预料到少年的到访,沉重的金色大门缓缓的敞开,两排靓丽的女侍整齐的鞠了一个45度的躬。

    来自八云之家的大排场,让原本在大城市里也只能算是个一般市民的少年压力很大,排场太大他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就连流露出的笑容都有些僵硬在脸上。

    接着一位身穿执事服的少女——橙,带领少年抵达了这个八云之家全权执行者的房间。

    在少年进入房间后,执事少女就轻点脑袋退出房间,少年的注意力也从那个执事少女的身上转移到了一身轻薄纱衣横卧的慵懒女子的臀上

    臀部曲线真美,啊呸,在说什么啊自己。

    完成了一次自我吐槽,虽然少年的吐槽能力上来说得分并不高,不过这不是关键

    也不是这个异常故事的重点。

    作为邂逅一位迷糊大小姐展开的恋爱喜剧的一般故事,却到处充斥着违和感,就像眼前这个摇曳着九条尾巴的女子,这个八云之家现在的主事【八云蓝】。

    “【异常】吗?”

    “或许是【荒诞】,又或者是【怪谈】,我说得对吗?九尾的八云蓝。”

    比起一群女侍的排场,反而这样在日常的故事里突然出现的异常故事的角色让少年蠢蠢欲动。

    对方是看得见,且充斥着未知的异常生物,没有比这个更叫人雀跃不已了。

    嘴巴上喜欢挂着讨厌麻烦,奉行着不惹麻烦主义的少年,却对这样的神秘故事深深着迷,甚至是执着,渴望着卷入被卷入这样的充满荒诞意味的故事里。

    九条生动摇曳着的金色大尾,不断强调着其非人的事实。

    “少年”妩媚的声音几乎让任何男性都不由前倾自己的身体,即便这位想要保持镇定的少年也不例外。

    “看起来不太可靠的保护者呢。”

    “不太可靠还真不好意思啊,明明上了年纪还穿着这么花俏的【八云】大人。”少年不由讽刺了起来,同时掩盖自己的糗态。

    “嚯——胆子还挺大的,也难怪,毕竟没有点胆量也不可能诱拐八云家的下任当主,不是吗?”

    摇晃着毛茸茸的九条长尾的女子露出了冷笑,用冰冷的声音反问少年。

    “那当然,撑死胆大的,不过继续这样无意义的话题真的好吗?【八云】大人。”

    深夜的幻想乡显得寂静,却有些虫鸣鸟叫的点缀,可随着少年这句话落下,万籁俱寂没有了一丝声响,空气也像灌了铅变得沉重无比,扼住了少年的呼吸。

    在空中留下残影的九条大尾巴眨眼睛从四周对准了少年,只要少年再多说一句,下一刻就会被这些伸长的大尾巴就会将他的身体撕成碎片。

    少年感受到了这样的杀气,整个身体都动弹不得。

    刚才脸上还挂着冰冷笑容的九尾女性已经将那个假笑给收了起来,一脸阴沉的说:“知道太多可不好哦,少年。”

    “”

    “不太可靠的保护者,叫你来也只是让你好好约束住那个翘家的【那东西】”

    “把下任当主用【那东西】来称呼真的好吗?”

    “因为就是【那东西】啊,【那东西】也只是成为八云紫大人的容器,在那之前没有任何意义。”

    “容器吗??”少年重复念着这个原本恋爱喜剧发展故事里不应该出现的奇异词汇。

    “告诉你也没关系——”九尾女性嘴角轻佻的弯起。“告诉你也无所谓,不太可靠的保护者,知道【真相】的你只需要好好成为【那东西】的项圈。”

    “那么请好好告诉我吧。”在这样沉闷的气氛,少年忽视了身边摇晃着尾巴,对妖怪女子口中的【真相】十分在意。

    “呵呵,少年,你有那个觉悟吗?”

    “我现在能反悔吗?”面对卷入非日常的邀请,并没有犹豫的少年,露出了笑容。“就请【八云】大人把我能知道的告诉我吧。”

    “虽然不太可靠,但是这点程度的觉悟还是有的嘛——”

    她的话语里不带一丝讽刺与轻蔑,只是那对眼里的世界,打从一开始就藐视着人类。

    正是因为八云蓝——她是处于这弱肉强食金字塔顶点的生物——妖怪。

    “既然有所觉悟,我也很好奇你能做到什么地步。”

    红润的嘴唇含了一口烟枪,吐出烟圈,笑说。

    “或许你会觉得幻想乡是一个很普通很平凡的小镇,但是这里打从一开始就是妖怪的小镇,不管是你现在学校里同桌的女同学,还是教授你知识的女教师,都是妖怪哦。”

    “为什么要强调女性。”他忍不住吐槽。

    “为什么你会在意那个地方?”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好吧,当我没问,您继续——”

    “妖怪是存在的,少年,你知道妖怪是怎么诞生的吗?”

    “妖怪怎么诞生吗?难道不是妖怪它——妈生的?”用某个和尚的台词就是人是人他/她母生的,妖怪是妖他/她母生的。

    然后被瞪了。

    “正确又不正确,妖怪诞生于畏惧,恐惧的前方的答案,就是妖怪,妖怪是由想象的彼端诞生下的存在,那么,什么会拥有恐惧的感情?是什么的想象将妖怪给生下来?”

    九尾女性伸了一个懒腰,笑问。

    少年沉吟了一会回答道。“是人类。”

    “正确,那么,由人类诞生的我们到底是什么呢?”她妩媚一笑。

    “【人类】吗?”下意识回答的少年,忽然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反应倒是很快嘛,少年,是哦,我们是【人类】,持有异常的力量,诞生方式或许有些不同的【人类】”

    “哈?怎么可能!!”他无法认同这样的答案,初见幽灵现真身,始知其为枯芒草,这样的答案怎么可能让追求着异样刺激的少年认同。

    “妖怪源于过去的【无知的人类】对恐惧事物的想象,而我们只不过是一群拥有【力量】的人类。”

    “这说不通!如果你们是【人类】,被你叫做【那东西】的梅莉又是怎么回事!”

    涌出的信息量实在太大,即使是少年也有些不淡定。

    “嘛,对【人类】的定义似乎有些狭窄呢,少年,那么继续这个话题你恐怕也不可能接受呢——那么就将话题转到你最在意的【那东西】身上吧。”

    九尾女性摇了摇头,似乎对少年的反应有些失望。

    “我们是【人类】,拥有的力量即是我们被称之为妖怪的原因,你觉得我是从什么时候被称之为【八云蓝】的?”

    在少年还未从【妖怪是人类】这个事实中清醒,九尾女性抛出了一个更大的问题。

    “我被称作【八云蓝】是一千年前,我从一介普通的少女变成了【妖怪】,少年,你认为我与其他人的差异在哪里?”

    为什么我是妖怪?而其他人不是?

    面对这样的问题,少年的脑子一片空白。

    “是遗传啊,妖怪的力量源于血,超越人类的妖怪之力是隐性的因子,那么,少年,你还能认为我们不是【人类】吗?”

    “这怎么可能?”

    “会鸟雀的【妖怪】源于因子深处铭刻着鸟雀的因子,花的【妖怪】源于因子深处铭刻着花的因子我们这些妖怪只是触及了因子深处的力量罢了。”

    “这就是妖怪的真面目吗?”

    “啊,说白了,妖怪就是一些拥有特异能力的人类而已,其隐性因子的根源即是我们的正体罢了。”

    “也就是说梅莉也是了?”少年慢慢冷静了下来。

    “啊,【那东西】的根源,是一种操纵境界,隐藏于间隙中的大妖怪【八云紫】,同时也是这个幻想乡的创造者。”

    “操纵境界?隐藏于间隙中的大妖怪?”

    “是的、和【紫大人】比起来,【那东西】的存在价值也就是这些,【紫大人】对这幻想乡的重要性你无法理解,但没关系,你只需要好好做好【那东西】的项圈就可以了,反正你们离不开这里。”

    九尾女性的一言一行充满着自信,那并非是威胁之言,而是无情事实的宣告。

    “那么,少年,你会协助的吧。”

    脸上挂上怪异而僵硬的少年表现谦卑道。“啊,我明白了,我会好好成为束缚住梅莉的项圈的。”

    “那么可以退下了。”慵懒的九尾妖怪的声音渐渐弱下去。

    少年也在之后被那位身穿执事服的少女【橙】送出了八云之家,回去的路上,越走越快的少年,脸上带着无比怪异而僵硬的笑容。

    (不妙!非常不妙!总得来说就是不妙!!简直糟透了!!啊啊啊啊,早知道就不来了。)

    少年不断在内心嚎叫,他想要了解梅莉,但没想到对方会那么配合的把自己想要知道的都告诉给了自己。

    可正是因为这样才更糟糕。

    全是妖怪的小镇?幻想乡的创造者是八云紫?这对于少年来说并没有那么大的冲刺。

    倒不如说,在九尾女性面前表现的那么不堪本身,也是因为随着话题继续,少年涌出了更多不详的预感。

    对方可以这样毫不顾忌的将一切告知的真正原因,不是b级片里反派经常会挂在嘴边的【作为送下黄泉(冥土)的礼物】的二流台词,那就是因为她本身确信了一个事实,一个自己根本无法改变现状的事实。

    自己只能成为梅莉的【项圈】,除此之外自己什么也办不到。

    (糟透了简直糟糕透了)

    心中暗骂那个活了一千年的老妖婆,脸上还得保持那僵硬不已的怪笑

    然而心也在雀跃,这个小镇比想象中的要来的有趣,这样的非日常才是他渴望的日常,虽然惹上相当糟糕的麻烦。

    “八云紫,梅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