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屠夫(书号:182

网游之屠夫 210 调整方向(大结局)

作者:泡菜胡萝卜
    (无弹窗全文阅读)

    一切都安排妥当,庞天啸这才回到陈欣羽的房间里,本来还想安慰陈欣羽几句,但显然陈欣羽已经睡得沉沉的,所以庞天啸只好自行睡去。

    距离早上五点,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不过这与庞天啸没有太大的关系,毕竟从新安市东郊到福临市彼岸网吧,大概还有一两个小时的车程。

    就在庞天啸刚刚睡去的时候,彼岸网吧楼下的喧嚣吵醒了庞天啸,以练武人的灵敏听觉,庞天啸错愕地听到了自己父母的声音。

    想起临睡前的安排,庞天啸吓出一声冷汗,看了一眼时间,快到早上七点了,不用说,楼下的喧嚣一定是因为自己的父母和陈大爷还有逍遥学生的到来。

    本来古语是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问题是现在陈欣羽还保持昨晚气鼓鼓睡前的状态,仅仅是用一条毛毯遮住了胸部罢了。

    就连庞天啸本身,也仅仅只是穿了一条沙滩裤罢了。

    以最快的速度,庞天啸喊醒了陈欣羽,又用最快的语速向陈欣羽表达了自己的父母以及陈大爷已经到了的信息。

    还好,陈欣羽并庞天啸还要紧张,同时身体纤细并不是完全没有没有任何优势,起码动作要轻盈很多倍。

    庞天啸才刚刚将T恤套在自己肥硕的身躯上面,陈欣羽已经胸衣、内裤外加长裙全部都穿戴完毕,人更是坐到了梳妆台前开始化起淡妆来。

    看到庞天啸终于将自己的衣服穿戴起来,于是陈欣羽一边化妆一边开口说道:“我晕,死胖子……哥,抓紧时间把房间收拾一下,彼岸网吧虽然地方比较大,但是自家人用的地方就这么一个房间,上次真不该偷懒,早知道就该把314313和312三个房间打通,重新装修一下。”

    庞天啸一边飞奔着去收拾起房间来一边说道:“我勒个去,小妹,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刚才就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估计很快就上楼来了吧。”

    一直忙活了十几分钟,终于将房间收拾干净,陈欣羽的妆也终于化完,于是理了理庞天啸的T恤边,陈欣羽和庞天啸决定下楼去迎接两边的家长。

    门打开的一瞬间,庞天啸顿时就愣住了。

    原来除了陈大爷坐在一张从一楼搬上来的沙发之外,自己的父母和逍遥学生都是站在门口,陈欣羽也是错愕地看着发生在眼前的一切

    逍遥学生举了举手中的早餐,说道:“大偶像,庞叔和庞婶说小妹现在有孕在身,需要休息好了。

    所以不肯让我喊门,就叫哥们我从一楼搬了个椅子上来让陈大爷坐,毕竟陈大爷上了年纪。”

    听到逍遥学生这么解释,庞天啸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发酸可是眼角的余光瞥见陈大爷的脸sè漆黑,庞天啸自然不可能放纵自己的感情。

    好在陈欣羽也发现了不对劲,一边让大家进屋一边走到陈大爷的身边,摇了摇陈大爷的胳膊,撒娇地说道:“爷爷,你不喜欢你的孙女婿么?黑着脸干啥呢,死…胖哥都有些怕你了。

    我跟胖哥是zìyóu恋爱的,以前在新安市的时候就有了,只是那时啥都没有确定,又觉得自己年轻了些,所以才没有告诉您老人家嘛,还不是怕您老人家担心!”

    陈大爷并没有因为陈欣羽的撒娇而略微变得心情稍微好转一些只是心存芥蒂地看了一眼庞天啸,压低声音,凑到陈欣羽耳根边上问道:“丫头,小胖没有欺负你?”

    陈欣羽顿时羞红了脸,翻了一个白眼给陈大爷,说道:“我晕爷爷,你说什么呢?胖哥可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坏,他对我可好了。”

    “他陈大爷,别在外面了啊,抓紧时间进来啊,孩子们还都没有吃早餐呢!”庞妈一进屋就喊道。

    陈欣羽于是扶着陈大爷,走进了房间。

    庞天啸无事献殷勤地接过逍遥学生手中的一份炒米粉,递给陈欣羽。

    庞妈却眼疾手快地拦住了,提出一个保温饭盒塞到陈欣羽手中,嗔怒道:“小胖,路边买的早餐,你和你同事还有你老爸吃,丫头刚怀上孩子,一个人得吃两个人的营养,妈今天一大早就让你爸将家里的老母鸡杀了,给丫头煨了鸡汤。”

    显然陈欣羽从来就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很是难为情地接过庞妈递过来的鸡汤,庞妈着急的样子,似乎是恨不得亲自喂陈欣羽的鸡汤。

    庞天啸眼眶有些发酸地说道:“妈,您昨晚又一宿没睡!”

    庞妈翻了一个白眼,说道:“啥叫一宿没睡,就是起得稍微早一点罢了。

    几个人一起吃完早餐,陈大爷咳嗽了一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吸引到他身上,庞天啸更是伴随着陈大爷的这一声咳嗽,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庞爸和庞妈也正襟危坐,毕竟陈大爷目前代表着女方的家长,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事情,家长的意见是非常重要的,虽然现在已经是新时代了。

    陈大爷很满意自己整出来的气氛,再次咳嗽一声说道:“嗯,小胖啊,你跟我家丫头在一起呢,老头子也非常开心,毕竟你小子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本质不怎么坏,是吧?

    再说了,我们乡里乡亲,又是街坊邻居,如今有你和丫头的事情,那就是更加亲上加亲了,对吧?”

    陈大爷如此和颜悦sè地问道,庞天啸、庞爸和庞妈唯有不断地点头表示认可,至于庞天啸,则是心越来越沉,谁知道陈大爷先把关系拉到这么近,随后会给出什么样的过分的要求呢。

    果然陈大爷说道:“但是,小胖现在根本就没有立业,老头子我不放心啊,我家丫头生了宝宝,到时她们娘两没得吃的怎么办嘛……”

    庞妈立即说道:“他陈大爷,这怎么可能嘛,就算我跟孩他爸不吃不喝,也不能委屈媳妇和下一代啊……”

    陈大爷立即打断道:“小胖妈,这可就是你不对了你跟小胖爸能陪孩子们一辈子么?小胖都是要做爸爸的人了,难道还不能自立么

    庞天啸立即拍着胸脯说道:“我……我保证:从今天开始,除了每个月按时向老板交月业绩任务量之外,另外每天至少额外赚一千枚金币……”

    陈大爷看了一眼逍遥学生这个他新收的徒弟问道:“小吴,一千枚金币是多少钱?”

    逍遥学生有些腼腆地说道:“师傅,一千枚金币大概相当于现实世界里的七八百块钱。”

    陈大爷点点头,说道:“嗯,一个月两万一到两万四的样子,也差不多了。”

    就在庞天啸以为自己终于过关的时候,陈大爷再次说道:“嗯rì常生活,既然小胖有这儿一个决心,那么老头子我也就放心了,只是……”

    庞妈也松了一口气,这会又被陈大爷的“只是”给提了上来,略微有些慌张地问道:“他陈大爷,还只是什么啊?”

    陈大爷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周围说道:“这彼岸网吧,是我家丫头的物业,虽然都绑一起过rì子了但是始终都是商业物业,对吧?

    两个人住在这里,方便了工作,倒是无可厚非,但是问题是将来我家丫头生了宝宝,总不能还住在这里吧?小胖爸、小胖妈,你们觉得呢?”

    庞爸和庞妈彼此为难地互相看了一眼,最终还是庞妈开口说道:“他陈大爷,您是有见识的人,所说的都是在理的。

    您看这样成不?我和小胖他爸给小胖和丫头在东郊买个两房一厅的商品房我跟他爸付首付,孩子们自己月供,东郊不是距离咱们新安还近些么……”

    陈大爷眼珠子一翻,说道:“小胖妈,亏你也好意思说出口,在郊区了还买什么商品房嘛,丢人都丢到老家新安去了,而且郊区的商品房,买啥都不方便。

    要我说,既然决定在东郊买,那就干脆买一个带宅基地的房子,自己盖或者现成的房子都可以,关键是有小院子,重点时蔬或者是养点小鸡什么的也方便,是不?”

    庞爸和庞妈脸上显出了为难的表情,在郊区买个商品房,两房一厅,首付的话,庞爸和庞妈东借点西借点,也是可以承受得起的。

    但是独门独院带宅基地的房子,就算是在远郊,也不是庞爸和庞妈负担得起的,而且这种房子,基本上是没有办法按揭的,基本上都要一次xìng付清,这对于庞天啸这样的家庭而言,是不可能承受得起的。

    庞天啸更是火冒三丈,这陈大爷似乎真的是过分了一点,然后就在庞天啸想要暴起发飙的时候,陈欣羽却悄悄拉住了庞天啸的衣角。

    以陈大爷这样的人jīng,所有人的反应自然都在他的察觉之中了,所以陈大爷继续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小胖爸、小胖妈,你们都不说话,表示老头子我说的有那么一点点道理,那么我们就这么定下来好了。”

    庞爸和庞妈脸上立即变成死灰一片,庞天啸再次准备挺身而出,可惜却再次被陈欣羽拦住。

    陈大爷似乎到现在才满足,说道:“嗯,当然了,我家丫头出嫁,虽然带了彼岸网吧这么大一处商业物业,但是这毕竟是她自己的,老头子我不为自家丫头准备点嫁妆,似乎也过意不去。

    这样吧,小胖爸、小胖妈,这带宅基地的房子的首付,老头子我来出,你们男方家里负责装修就好了。

    别问怎么会有首付这个概念,老头子我自有办法,别忘了西门家那丫头开的公司是干啥的。

    不过丑话可说在前面,老头子我只申请五年的按揭,每月的按揭可都得由你们家小胖来负责,不准因为这个欺负我家丫头。”

    这一时三刻,庞天啸的心情可谓是如同坐着过山车一般,啥也别说,陈大爷为了这么一个干孙女,居然肯真金白银地掏出一套房子的首付,这绝对是对庞天啸本人的十二分的认可,所以庞天啸激动地表态道:“陈大爷,你骂小胖我呢,这当然得我来交按揭啥也不说了,孩子出生之前,我要是还不清所有的按揭,咱就不是爷们!

    拼了我加倍努力地赚钱。”

    在福临市的东郊,一套独门独院带三层小洋楼的含有宅基地的房子,少说也得三百来万,首付三成那就是九十万去掉了,剩下两百一十万带五年的利息,少说也是三四百万的样子,庞天啸如果要在孩子出生之前还清一个月少说也得赚上三四十万。

    所以皆大欢喜的庞爸、庞妈和陈大爷,都对庞天啸的勇气表示了赞许,但是对于庞天啸承诺的内容,他们直接无视掉了。

    陈欣羽这会终于开口说话了,说道:“爷爷,不用您老这么破费了,我在娇姐那边上班的时候,已经攒下了好多钱别把胖哥整得压力太大了……”

    陈大爷武断地打断陈欣羽的话,说道:“丫头,这还没有扯证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小胖这孩子我看着长大的,这么一点压力对他来说根本不叫压力,你放心好了。

    你的钱,你愿意拿出来付款那是你的事情,反正你出嫁老头子我就出一百万,现在老头子我临老收了个徒弟,还得给他将来成家留上一百万呢。

    我都是半截埋进土里的人了,孩子们都有自己的幸福,留钱干什么?老头子我一辈子尔虞我诈中走过来,临老遇到两个真xìng情的晚辈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

    逍遥学生一听还有自己的份,顿时有点得意忘形了,笑嘻嘻地说道:“师傅,您对我真是太好了,其实我现在也有女朋友了,只是还在新安大学读书还有两年就毕业了,嘻嘻!”

    庞天啸错愕地看了一眼逍遥学生,可惜陈大爷却没有给他逼问的机会,直接安排道:“早餐也吃完了,该忙就忙吧。

    小吴,你一会开车送我家丫头和小胖去领证,不准出差错,车子慢点开,别颠到我家孙女了。

    小胖爸、小胖妈,今天大清早不是让你们把小胖的户口本等资料带了么?交给孩子们吧。

    孩子们去做孩子们的事情,咱们三个老的去东郊把房子的事情搞定吧,老头子身上带钱了,你们反正也是出装修款,暂时不是很着急。”

    庞妈立即说道:“他大爷安排的是,我们就去,就去!”同时,庞妈从随身的小包里,将户口本递给了庞天啸。

    庞天啸果断地说道:“垃圾学生,你开车送三位老人去东郊吧,我和小妹直接去民政局就好,来回打车也很方便,但是我爸妈和陈大爷的目的地就不定了,开车去方便一些。”

    逍遥学生点头说道:“这倒也是,那就这么办。”

    于是乎,陈欣羽的闺房在一瞬间就清空了,各人都去忙各人的事情了。

    当晚上一家人再次聚集到一起吃饭的时候,庞天啸和陈欣羽的结婚证已经办好,陈大爷也将一本红sè的地产证书慎重其事地交给了陈欣羽。

    庞天啸可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大事居然会在一天之内全部办好。

    吃完晚饭后,庞妈说道:“从明天起,孩他爸,你专门负责去跑小胖和媳妇的准生证的事情,还有结婚酒宴的事情,我专门跑装修,争取一个月内,孩子们就可以搬进去住了,三层的小洋楼,我们和陈大爷住进去都宽敞得狠呢。”

    陈欣羽立即说道:“伯母……妈,酒席的事情,还是不用太着急,我跟胖哥的朋友,大多数都是在游戏里,毕竟我们都是职业玩家,靠这个赚钱和吃饭,想他们来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倒不如等到chūn节的时候,跟娇姐一起办了,那会朋友都来了,也热闹。”

    庞妈本来还想坚持,但是陈大爷已经开口说道:“小胖妈,这事情听孩子们自己的吧,毕竟我们是老一辈了,跟现在的小年轻思想观念已经隔了好几代了。”

    无奈之下,庞爸和庞妈只得听从陈欣羽的建议,酒席交给陈欣羽和庞天啸自己筹办,只是在开始之前头一个礼拜告诉两位老人。

    庞天啸自然满口答应,这一天工夫,他就成了有家有室的人了,虽然逍遥学生用手机拍了好几张他在东郊的小洋楼的照片,但是始终没有看到实物,庞天啸始终都觉得心里痒痒的。

    所以跟老人们聊了一会之后庞天啸立即鼓捣着让逍遥学生开车送他和陈欣羽去看看。

    不过作为一个待装修的小洋楼,逍遥学生仅仅是将车子开到了院子门口,连车都没有让陈欣羽和庞天啸下,就远远地看了几眼。

    虽然没有进入到屋子内部但是庞天啸和陈欣羽显然对这套房子非常满意,至于内部到底怎么样,最终还不是得看装修得如何,反正装修有庞妈亲自监督。

    接下来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庞天啸如同一个疯子一般地在游戏里折腾,有任务且不说,就算是没有任务屠夫的身影在游戏里的系统城市或者玩家驻地里出现的概率都比较低,因为屠夫每天都压着沉重的赚钱任务。

    在游戏里,但凡是能赚钱的事情,几乎都少不了屠夫的身影,虽然双榜排名始终都没有屠夫的名字,但是屠夫作为一架赚钱机器的名声,不知不觉中就在整个游戏里传开了,不仅是东方阵营闻名遐迩就连西方阵营的玩家也是各有耳闻。

    由于一姐和泣血杜鹃先后怀孕,因此最美最强帮暨最美最强小城第二年的年会没有如期召开,而是顺延了。

    看来一姐叫得整个小区都能听见的努力真的没有白费在陈欣羽这边的房子还没有装修好之前,终于传来了赵凤娇怀孕的消息。

    游戏始终还是游戏,如今陈欣羽怀孕,在庞妈的严密监护之下,庞天啸可以同陈欣羽亲热的机会非常少,所以荷尔蒙严重超标的庞天啸,只得将绝大部分jīng力都发泄在游戏里。

    有了如此忘我的游戏jīng神,将近十个月的时间,庞天啸终于将房子的贷款全部还光,用实际的行动捍卫了游戏界给他的赚钱机器的名誉。

    这一天福临市东郊的一处小院子外,两车道的水泥路上,各型各sè的车子足足排出了一例多地,车牌号显示出这些车子全国各

    原来今天,是庞天啸和陈欣羽的儿子庞宝宝的三朝喜宴,兼陈欣羽和庞天啸的结婚喜宴。

    当然这些只是原本计划的,现在这个已经改变成了庞宝宝的三朝喜宴和赵可欣七rì酒,兼陈欣羽和庞天啸以及赵凤娇和笑红颜的结婚喜宴。

    原来是一大早,当庞爸和庞妈迎来第一个客人的时候,赵凤娇从车里抱着宝贝女儿出来之后,立即指挥笑红颜在院子门口挂上了一条横幅,于是整个宴席的xìng质就变了。

    更可恶的是,赵凤娇居然搬了一张桌子,自己抱着宝贝女儿站在了门口。

    陈欣羽抱着宝宝错愕地说道:“娇姐,你这是”

    赵凤娇毫不客气地说道:“nǎinǎi的,收礼啊,哪有摆酒不收礼的?”

    赵nǎinǎi着急地喊道:“丫头,你疯了,月子还没过呢,站在这里吹风,是发哪门子神经呢?”

    赵凤娇想想也对,自己钻进院子旁边的小屋里,冲外面喊道:“贱人笑老大,站门口指示下,到老娘我这里来交礼金!”

    庞爸和庞妈觉得很尴尬的,有意让庞天啸去说声,但是庞天啸深知赵凤娇的为人,无奈地摇摇头,任由赵凤娇折腾。

    陈欣羽钻进小屋,笑道:“娇姐,那酒席钱”

    赵凤娇厚颜无耻地说道:“nǎinǎi的,小妹,这到了你的地头,难道你好意思问老娘我要酒水钱?你跟死胖子也别小气嘛,咱一份酒菜,收两份钱,你我都不吃亏!”

    陈欣羽顿时狂翻白眼,摇摇头,果断地避开这个话题,换了其他的话题。

    恰好客人们开始陆续到了,听笑红颜的声音,赵凤娇直接无视陈欣羽还坐在旁边,就冲着窗户发动了河东狮吼:“nǎinǎi的,外面来的是雷妖这个贱人吧。

    笑老大,问问他礼包准备好了么?为了比死胖子跟小妹家宝宝大,老娘都不惜剖腹产了,抓紧时间的给老娘送红包”

    天降雷妖的脑袋从窗户里面塞了进来,笑道:“开什么玩笑啊,老板,笑老大可是一直都是我的老大,既然给胖哥家儿子包了红包,咋还能少了你家闺女的呢?”

    看到陈欣羽也在,天降雷妖立即乐了,一边掏出两个厚实的红包,一边笑嘻嘻地说道:“小妹姐也在哈,正好,一人一个,两个乖宝宝……”

    赵凤娇已经劈手夺过了两个红包,放在手中掂了掂,立即专业地说道:“nǎinǎi的,垃圾雷妖,两个红包一样多?”

    天降雷妖错愕了一下,说道:“是啊,怎么了?有问题?”

    赵凤娇一边直接拆开了两个红包,一边从一个红包里往另一个红包里塞钱,一边不满地说道:“nǎinǎi的,雷妖啊,你说你这么大一个人了,咋不明事理呢?

    老娘生的是女儿,女儿要富养,知道不?要不然长大了被人家一根棒棒糖就给骗走了,而儿子呢,就只要穷养,所以嘛,包给老娘跟包给小妹的红包,必须不一样,老娘的必须多一点。”

    说完之后,赵凤娇直接将少了一些钱的红包塞给了陈欣羽,说道:“nǎinǎi的,小妹,这是雷妖给你家宝贝的红包。”

    陈欣羽苦着脸说道:“我晕,娇姐,不带你这么玩的吧?”

    赵凤娇已经直接喊道:“雷妖,反正你丫也来得比较早,别把自己当客人,你站在外面迎宾吧,告诉所有来的亲友,自觉点把红包调整好,nǎinǎi的,老娘抱着孩子呢,啥事都亲手弄,岂不是得累死了。”

    笑红颜哀嚎一声,怒道:“雷妖,大爷的,你直接掐死大爷我吧!”

    欢笑的喜宴,觥筹交错,深知赵凤娇为人的,显然不止庞天啸和陈欣羽,来赴宴的客人,百分之九十都是游戏里的名人,早就了解了赵凤娇。只是老人们心中略有芥蒂罢了。

    就在大家吃喝正欢的时候,逍遥忽然接了一个电话,随即就爬到一张桌子上,吼道:“兄弟姐妹们,西方阵营玩家居然趁我们东方阵营高级玩家都不在的时候,悍然对我们东方阵营位于东西方阵营公共地图上的所有玩家驻地发动了攻击!”

    第二个跳上桌子的居然是赵凤娇,只见赵凤娇振臂狂呼道:“nǎinǎi的,老娘女儿的nǎi粉钱,还全靠最美最强小城呢,西方阵营玩家找死,恰好彼岸网吧就是小妹家的,老娘做主,大家一起去哪里阻击西方阵营玩家,费用全免。”

    于是,所有人立即钻进车子里,浩浩荡荡地朝彼岸网吧开去。

    陈欣羽拉住了正准备走的庞天啸,压低声音说道:“胖哥,这一仗打完,《烽火》估计就不平衡了,一款游戏不平衡了,寿命就不会长,准备换游戏吧。”

    庞天啸点了点头,说道:“知道,我早有准备!”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