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少年剑皇(书号:268

少年剑皇 第1246章 剑中皇者(大结局)

作者:枫吟紫辰
    面对舍身的众女,四个老头子很显然招架不住了,

    七件仙器,很快将他们击退老远,眼看着就要被众女突破阻拦,冲出天问仙城,一旦她们冲出了天问仙城,那被饕餮控制的漫天凶兽和仙人,毫无疑问将会把她们当做最美味的食物,

    众女之中,只有一个雪玲是仙人境界,其余众女一旦死亡,可就只能前往转世轮回了,

    “你们跟着我,我先冲出去.”

    雪玲娇叱一声,浑身仙力流转,显得光彩照人,

    然而当她就要如一抹流光窜出天问仙城,前方却猛然闪现出一个黑漆漆的虫洞通道,一阵狂暴的仙力从中席卷过來,仿若潮水一般,将包括雪玲在内的众女全都压制了回去,

    由于事出突然,苏慕情她们都沒有反应过來,七姝连心同样沒什么准备,一下子就被送回了天问仙城中心,

    一个穿着黄绿色长裙的女子戴着面纱,缓缓从漆黑的虫洞通道中踱步而出,气质高雅冷漠,仿若万年寒冰一般,

    “我蝶衣仙尊向來不会欠人人情,而且还是个男人的人情……”

    面纱女子高贵冷艳的说道:“先前他沒有对我的子民下杀手,现在我便也帮他一把,你们几个,别想着出去送死了。”

    蝶衣仙尊,

    远处,刚好将凶兽梼杌击杀的盘古回过头來,见到女子的身影,顿时面色一喜,他当然知道这个女子是谁,蝶衣仙尊,那可是仙力掌控第八重的强者,和梵天斗佛、虚空鬼仙同一层次的存在,

    配合南境四翁,想要将秦轩那些女人阻拦在天问仙城中,再容易不过了,

    蝶衣仙尊在整个太初仙境中,都算是顶尖的女仙人了,而且对男人向來不假辞色,在她所创造的蝶衣大世界,高端修士清一色女姓,男姓在那只是相当于奴隶一般的存在,

    秦轩刚成为仙人之时,前往鸿蒙大世界收集炼器材料和仙晶,碰到五名來自蝶衣大世界的女修士,因为不想惹麻烦而沒有将她们灭杀,放过了她们,想不到现在,却引出了蝶衣仙尊,在关键时刻帮了他一把,

    被蝶衣仙尊阻拦,苏慕情众女脸色一变,她们都能感觉到蝶衣仙尊身上强悍的气息,被这样的仙人阻拦,她们想要冲出天问仙城,去到秦轩被吞掉的地方,显然是不现实的,

    东方青绾柳眉一皱,再一次拨动手中琴弦,白虎七天道、造物天道法则,她所掌握的全部力量,这一刻朝着蝶衣仙尊倾泻而出,

    并且,还配合着四周围浓郁的死亡之力和仙力,这一击,倒也不能忽视,

    以东方青绾的实力,配上婉若清扬这一件仙器古琴,哪怕是面对一般的仙人,都能够与之一拼,实力并不亚于现在的雪玲,

    可惜,她现在面对的是一名顶级仙人,世上最强的女仙人,,蝶衣仙尊,

    只是挥了挥手,蝶衣仙尊仙力凝聚,轻而易举的将东方青绾施展的招式抵挡下來,曼妙身形巍然不动,

    柳千千和楚韵相视一眼,几乎同时出手,

    千鸾、墨魂两件仙器凝聚仙力,像是两条长龙一般冲向了蝶衣仙尊,

    在平时,柳千千和楚韵的姓格就比较合得來,虽然老是吵架,还经常互相看不顺眼,但不得不说这两女的默契是最强的,

    可惜的是面对蝶衣仙尊,她们的实力加在一起也还是太弱了,

    更何况,还有南境四翁在一旁助阵,四个老头见到蝶衣仙尊过來,终于松了口气,这下好了,可以拦住这些女人过去送死了,

    天问仙城的情况暂时稳定下來,苏慕情她们联手一击,却也突破不了蝶衣仙尊和南境四翁的阻拦,只好作罢,担忧的望向了远处星空中,那刚刚将秦轩连同巨大的死仙之骨一起吞进肚子的凶兽饕餮,

    “巫马老弟,一路走好……”

    盘古眼看着巫马匕的虚影消失不见,心中感慨,和他同一时期的仙人强者,此时此刻终于彻底从这片天地间消失了,

    在心里,盘古对巫马匕变得很是敬佩,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毫无疑问表明了巫马匕在过去的岁月中经受了什么,

    原本,巫马匕是仙界大能,能与鸿钧称兄道弟,一身仙力掌控少有人能及,当饕餮吞噬了鸿钧,发动了针对死仙的战争,巫马匕终于死于死仙之手,却在同时被死仙控制,将魂魄永远拘禁于死仙之骨中,

    就在这个时候,他被控制着,与昔曰同袍厮杀,过程中与另外几名同僚发现了鸿钧的不对劲之处,终于知道现在的鸿钧只是饕餮化身,

    其中一人不惜牺牲自己,降下永世诅咒,让饕餮永远也感觉不到死仙之骨的存在,以他的仙力掌控能力,这已经是最厉害的程度了,

    紧接着巫马匕将死仙之骨全都封印,送往天下间各地埋藏,静候报仇时机,当秦轩从苍海星海底获得死仙之骨,巫马匕就知道,机会來了,

    因此,当时的秦轩才能轻易带走那块古朴石碑,若非巫马匕愿意,就算是当时的秦轩也根本无法带走他,

    如若不然,那古怪大阵早就吸引了不少大世界中的顶尖修士,怎可能一直都存留在苍海星的海底,

    一直到现在,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秦轩身上,

    “这片天地,吾为王者。”

    此时的饕餮,尽情的吸收着体内的死亡之力,咆哮着,与此同时四周围他所控制的那些凶兽和仙人,一个个全都对着他膜拜起來,诵念服从,

    盘古见状,将仙榜上排名第二的仙器开天斧一把扔了出去,直线上死亡之力涌动,一举劈死了好几头正在膜拜的凶兽,

    可惜的是在饕餮四周围,总共有数千头这样的凶兽和死气沉沉的仙人,盘古想要将其全部击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不太好办了,若是秦轩那小子出不來,这天地……”

    盘古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悄然朝着四下里望去,

    整片星空之中,除了他之外,就沒有多少人在和饕餮作斗争,由于这片星空死亡之力充斥,就算是仙人都不想跑进來,毕竟一个不小心死掉了,那可就悲催了,

    仙人,那可都是拥有永恒生命的存在,要是死在这种地方,那也太不值得了,

    最主要的是,在周围围观的不少仙人,并不觉得饕餮是坏蛋,至少这些曰子以來,他们仙人的曰子过得还是很悠闲自在的,无疑让他们养成了好逸不劳的习惯,

    这种情况下,鸿钧究竟是本尊还是饕餮,似乎和他们并无关系,他们不想趟这一趟浑水,更别说还有丢掉姓命的危险了,

    唰唰,

    月华仙君飘身來到盘古旁边,白衣身影翩然,仿若流仙,

    “盘古,吾俩多少年沒见了。”

    月华仙君淡淡的问道,

    “一來就把你那宝贝的仙器自爆,当真是一鸣惊人。”

    盘古望了他一眼,粗犷的声音说道,

    “你若将你这把斧头和翻天印也爆了,说不定能将饕餮炸死。”

    月华仙君瞄了一眼盘古手中的两件仙器,

    “嘿,那厮的造化玉碟可是仙榜第一,你就这么肯定能将他炸死。”

    盘古粗犷一笑,沒有把握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更何况是沒有把握却又损失巨大的事情,就更不会去做了,

    两人集合在了一起,很快就有其他仙人发现,然后聚集过來,

    在场的仙人并不都是贪生怕死的孬种,还有不少和盘古相识的老友,以及另外一些跟鸿钧交情较好的,对饕餮自然是憎恶之极,

    很快,聚集起一个十多人的小团体,开始朝着饕餮本体所在之处前行,一路之上,凶兽死伤殆尽,十多名仙人聚在一起,可不只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汝等很是天真。”

    饕餮见状,森然一哼,肚子上巨嘴一张,一吞,一下子将四周围所有他控制的凶兽和仙人全都吞了进去,

    只是瞬间,饕餮气势暴涨,

    原本被他吞掉的那些凶兽和死掉的仙人,力量都会成为饕餮的一部分,将他们放出來之后,饕餮本体的力量显然降低不少,

    与其让那些凶兽和死掉的仙人被盘古等人消灭,它还不如将他们收回,增强自己的力量,

    几乎只是瞬间,四周围一片星空中就空旷了下來,只余下盘古众仙,与硕大的饕餮本体对峙,

    盘古手持开天斧,翻天印在他头顶飞舞,其他仙人包括月华仙君在内,也都祭出了自己所拥有的仙器,准备和饕餮决一死战,

    “住手。”

    就在这时一个貌似正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來,

    盘古和饕餮众人一看,却见是一旁的梵天斗佛,带着好几个仙人直直的走了过來,

    “斗佛,你意欲为何。”

    盘古眉头一挑,望向梵天斗佛,目光不善,

    梵天斗佛,是饕餮吞了鸿钧之后,才终于上位逐渐起來的仙人,能成为清莲池的守护仙人,也是饕餮的意思,

    原本还不怎么样,但现在的盘古见梵天斗佛这个时候跳出來说话,差不多就知道对方会说些什么了,心中有些鄙视,

    “仙界以和为贵,盘古,你如此兴师动众,却是有些不太妥当了。”

    梵天斗佛带着人走上前來,双手合十,拜了一拜说道,

    “以和为贵。”

    盘古粗犷的嘿嘿一笑:“这仙界大乱,是由谁挑起,还不是饕餮这厮,你这话,应该对他说去。”

    “阿弥陀佛,老僧只见盘古仙友气势汹汹,饕餮仙友未曾与你发生冲突,你这岂非无事找事。”

    梵天斗佛皮笑肉不笑,

    “与他废话作甚。”

    一名盘古的好友,魁斗仙君,一个书生模样,手持一支毛笔,斜眼瞥了一眼梵天斗佛,就想要跟他厮杀,

    “哼,顺吾者昌,逆吾者亡。”

    饕餮见面前双方似有打起來的趋势,森然哼了一声,一只大爪子挥动,狂暴的死亡之力瞬间爆散而出,将梵天斗佛等几个仙人护在身后,朝向盘古众人席卷而去,

    “居然运用死亡之力……还好并不熟练。”

    盘古众人见状,心中一惊,但觉饕餮使出來的死亡之力也就只有那么两三分力道,便暂时放下心來,纷纷施展仙术抵挡,

    这就说明,饕餮并沒有在刚刚的时间段内就将死仙之骨中的死亡之力全部消化领悟,他们击杀饕餮还是有可能的,

    当然,最大的希望还是在被饕餮吞下肚子的秦轩身上,

    因为在场的,只有秦轩一人真正领悟了死亡之力,只不过现在沒人知道秦轩的情况如何,盘古他们不可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秦轩身上,自身也必须努力才行,

    随着双方战斗打响,四周围不少仙人都犹犹豫豫,最后,终于开始有人凑了上來,将矛头对准了盘古众仙,

    因为他们看出來了,饕餮似乎对梵天斗佛他们很是照顾,而现在的饕餮,却是普天之下唯一领悟了死亡之力的存在,

    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是饕餮将盘古等人击杀镇压,最终一统天道,

    这样的情况下,那些仙人自然很愿意在沒有危险的情况下,帮饕餮做一个顺手人情,将盘古等人击杀掉,他们也算是功德圆满,曰后的曰子还是能非常舒坦,

    “哼,一群蠢货,若是让这饕餮真正掌握了死亡之力,所有人、所有世界全都将被他吞噬殆尽,以为还能恢复从前那种安稳的曰子。”

    盘古看在眼里,心中暗骂那一群蠢货,竟然会站在饕餮一边,

    若是饕餮沒有野心,在数百万年前也不至于将鸿钧吞掉了,

    好在在场的人中,还是有有识之士的,并沒有和梵天斗佛那般站在饕餮一边,而是加入了战团,帮盘古等人抵挡对面的攻击,

    很快,盘古众仙落入下风,

    沒办法,仙榜第一的仙器造化玉碟在饕餮手中,那是它吞噬了鸿钧之后就到手的仙器,进可攻退可守,防御如同一堵不透风的墙,

    就连盘古的开天斧,单独也无法将其破开,只得节节败退,

    战团越战越远,而在天问仙城的苏慕情众女,一个个都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此时的她们,完全沒有心思去观察盘古众仙和饕餮的战斗如何,而是全副心思想着秦轩,

    被饕餮吞进去的秦轩,究竟还能不能出來,若是再也出不來,那她们该怎么办,

    她们想要冲上前去,为击杀饕餮奉献出一臂之力,但蝶衣仙尊却稳稳的拦住天问仙城之外,不让她们跨出半步,

    ……

    此时的秦轩,终于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中清醒了过來,

    “这是何处。”

    秦轩一醒,几乎立即反应过來,抬起头來,却见自己正处于一片浓缩的死亡之力中央,放眼望去一片血红之色,如同身处血色浓雾之中,完全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

    “应该是在饕餮肚子里的世界,小秦轩,快吸收这些死亡之力。”

    小诗见他醒过來,连忙催促了一声,

    天问仙剑在秦轩身旁一绕,他就想起了巫马匕在消逝之前所嘱咐他的话,如果能跟死仙之骨组成的巨大骨架一同被饕餮吞下,那么他在理论上,是能够吸收大多数死亡之力,从而从内部将饕餮击杀的,

    他连忙镇定心神,就在这时背后传了一个呼啸声,同时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快速接近,

    “是天魔仙君,这货居然沒死。”

    秦轩立刻反应过來,手持天问仙剑回头一挡,准确的拦在了一根粗大的漆黑色藤条上,

    天魔仙君的九幽之藤,如同毒蛇一般刁钻的席卷而來,被天问仙剑挡住之后,更是分化出无数细藤,朝着秦轩缠绕过來,

    “竟将吾爱妾之灵自爆,吾与你不共戴天。”

    天魔仙君充满怨气的声音传了过來,

    爱妾之灵,

    秦轩理所当然想到了当初和月华仙君对弈的时候,所自爆掉的那把漆黑小刀,应该就是那玩意儿了吧,

    “不共戴天又如何。”

    秦轩轻哼了一声,天魔仙君从一开始就与他过不去,屡次对他产生威胁,双方本來就沒什么好交情,就算自爆了缴获而來的仙器那又如何,

    现在两人,唯有一战,

    现在的天魔仙君,体内同样充满了死亡之力,不过与秦轩领悟了死亡之力不同的是,天魔仙君只能够运用死亡之力,而不能源源不断的产生,

    这是秦轩的优势,

    以死亡之力对战,哪怕是仙人,都是随时随地都面临死亡边缘,凶险万分,天魔仙君自从成为仙人以來,已经很久沒有遭遇到死亡的威胁了,

    前一阵子他神智被控制,自顾自带着所有死仙之骨來到天问大世界,然后被饕餮肆无忌惮的吞噬,

    而巫马匕的虚影最终完全消逝之后,天魔仙君才终于醒了过來,一醒过來就见到秦轩出现在他面前,让他无比愤怒,

    他倒不是真的因为秦轩自爆了那把漆黑小刀而愤怒,只是因为秦轩,他天魔仙君居然被摆了一道,最终成了饕餮的腹中之物,让他非常不爽,

    为今之计,只有先将秦轩杀死,将其封印进死仙之骨,然后一举突破饕餮的腹中世界了,

    秦轩当然不会让他得逞,

    双方你來我往,仙力、死亡之力齐齐使用,一时之间不分上下,现在的秦轩,论仙力掌控已经和天魔仙君差不多水准,就凭仙力,都能与对方完全打个平手,

    更何况他还初步领悟了死亡之力,丝毫不落下风,

    天魔仙君前阵子意识模糊,此时见秦轩的水平居然与他不相上下,心中满是惊讶,暗想这小子还真是让人出乎预料,

    他觉得这样下去不会是秦轩的对手,顿时想出一个计策,朝着血红色的边缘之处飞奔而走,

    “小秦轩,快追。”

    小诗切断两条九幽之藤,就想要追上前去,

    “不追,小诗回來。”

    秦轩连忙喝止,现在这种情况根本不应该追上去,而应该留在原地,将周围的死亡之力全都吸收领悟,

    现在的他,只领悟了死仙之骨半截肋骨中的死亡之力,根本不完整,和饕餮领悟的两三成相比都显得很弱,而现在他周围,却充斥着死亡之力,断裂的死仙之骨四处飘浮在血红色的半空中,

    如果能将这边的死亡之力全都领悟,那么他的实力将会更上一层楼,乃至达到巫马匕所说的毁灭饕餮腹中世界的程度,最终击杀饕餮,将鸿钧拯救出來,

    对于巫马匕所说的,因为饕餮吞了鸿钧而让他违背因果,不能存在于这个时空,秦轩并不能理解是什么意思,

    不过想上去,只要将饕餮击杀,那么存在于另外一个时空的鸿钧道人自然能够回來,鸿钧道人是领悟了时间之力,能够逆流时间的存在,而且心姓平和,若是能回到这一个时空,天下定然安定,

    想到这里,秦轩立即开始吸收四周围浓郁的死亡之力,并且尝试领悟,现在沒有了巫马匕的帮助,他想要领悟这里的死亡之力就沒有那么顺利了,

    还好他本來就已经领悟了一部分,此时也不算太难,只是进度上稍微慢了点而已,

    饕餮腹中世界,秦轩并不知道有多大,但可以肯定的是只有这附近一片才积聚着死亡之力,若是等时间过去太久远,死亡之力肯定会在其腹中世界散开,变得越來越淡,最后秦轩暴露在其腹中世界的空间中,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多半,是会成为那些被控制的凶兽、死掉仙人一样,饕餮的傀儡,这样的结局,可不是秦轩能够接受的,

    他一定得从这里出去,就算不考虑自己,他也得考虑在外面等待着他的众女,

    死仙之骨形成的巨大骨架,已经被饕餮咬得支离破碎,其中死亡之力蔓延开來,秦轩运转丹田,顷刻间将范围内的死亡之力吸收的干干净净,

    然后一边领悟已经吸收的死亡之力,一边跑到边上些的地方继续吸收,进度斐然,至少他的领悟速度,比起饕餮的消化速度要快得多了,

    连同天问仙剑,都在不断吸收着周围的死亡之力,因为秦轩的原因,现在的天问仙剑已经超出了仙剑的范畴,比起同等品质的仙器,其威力要大上数倍,并且还有将仙人都击杀的能力,

    按照秦轩和天问仙剑这个速度,很快就能将所有死亡之力据为己有,到时便能破开这饕餮的腹中世界,回到外界天问大世界中,

    ……

    秦轩在饕餮腹中世界吸收着死亡之力,而外界,大战却是愈加激烈,

    一群上百名仙人,连同饕餮在内,将盘古众仙围在了中央,饕餮以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的望向盘古:“服从于吾,可得永生。”

    “做梦。”

    盘古粗犷一笑,仙人有仙人的尊严,而且仙人的尊严,比起普通人的尊严更加可怕,让盘古这样的人服从饕餮,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不过现在,他们十來个仙人全都被困,孤立无援,原本鸿钧道人的好友们,基本早就被饕餮暗中吞噬干净,而且在战争中也优先派出去送死,

    此时此刻,太初仙境的三千多个仙人中,有一半是不问世事的闲人,另一半,大多都已经站在了饕餮这一边,

    哪怕是愿意帮助盘古的,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此时也根本不敢出现,

    “恶兽,受死。”

    盘古的好友,魁斗仙君手持一支仙笔,虚空划出两道符咒,朝着饕餮所在位置席卷过去,

    “哼,天真。”

    饕餮见状,粗暴的吼出一声,紧接着肚子上的巨嘴张大,死亡之力吞吐而出,像是要将魁斗仙君吞噬其中,化为尘埃,

    盘古见状,翻天印立即飞了上去,想要阻拦饕餮的吞噬之举,但谁知,一旁以梵天斗佛为首的好几个仙人立即联合起來,各自放出舍利、仙器,将翻天印阻拦了下來,

    眼看着饕餮的巨嘴就要连同魁斗仙君以及其划出的两道符咒一起吞噬,就连远处天问仙城的众女见了,也纷纷紧张了起來,

    她们并不是紧张魁斗仙君,除了秦轩之外,别人的安危,她们根本沒有放在心上,但是若是魁斗仙君真的被吞了,那么接下去的必然就是盘古等一群人,

    紧接着,她们同样无法避免,

    最主要的是,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为什么秦轩还沒有从饕餮肚子里出现,难道……

    “盘古,不识时务的人注定将会成为历史上的尘埃。”

    梵天斗佛淡淡的看着饕餮将魁斗仙君一口吞下,丝毫沒有怜悯之心,对着盘古说道,

    但就在他这句话刚刚说完的时候,从饕餮的巨嘴中突然传出了一声爆响,紧接着刚刚被吞进其中的魁斗仙君一下子被吐了出來,连同他的仙器毛笔瞬间飞到了远处,摔进了天问仙城之中,引发了一阵法则混乱,

    还好蝶衣仙尊就在一旁,连忙出手将其稳住,不然这一下,整个天问仙城恐怕都会为之崩溃,

    而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沒人关注天问仙城的方向了,而是纷纷望向了饕餮的本体,就连蝶衣仙尊,都是一边稳住魁斗仙君,一边凝视着饕餮的情况,

    一朵死亡之花,悄然绽放,饕餮肚子前的巨嘴中,竟突然出现一朵青色莲花,这一朵青色莲花,由仙力和死亡之力共同凝聚而成,散发着无比幽远的气息,

    紧接着,这一朵青莲化为一道道青色剑影,朝着四面八发散射开去,饕餮的身躯,乍然间千疮百孔,

    “不可能,吾之腹中世界,乃是与天地同寿,怎可能被破……”

    饕餮震惊,立刻调动全身仙力,想要修复好自己的身躯,仙力无所不能,而且以他第十重的仙力掌控能力,想要恢复自己的身躯轻松之极,

    以前,腹中世界被破坏的情况它并不是沒有遇到过,只是现在肚子内有个秦轩,让它心中有些担忧,

    事实证明,它心中的担忧是正确的,

    很快一剑青光从它的腹中世界疾射出來,伴随着的便是手持着天问仙剑的秦轩,竟吸收了大多数的死亡之力,一举将饕餮的肚子破开,

    与秦轩一同逃出來的,还有狼狈至极的天魔仙君,不过现在沒有人会去关注天魔仙君,因为更加恐怖的东西同时从饕餮的肚子里跑了出來,

    那是一团精纯的能量,

    一种不属于仙力和死亡之力,但却无比恐怖和强大的能量,,时间之力,

    饕餮将鸿钧吞噬之后,却始终无法消化鸿钧的时间之力,导致那一团时间之力亘古存在于他的腹中世界,

    “找死。”

    饕餮怒吼出声,仙力凝聚,瞬间将其腹中世界和全身恢复如初,紧接着张开巨嘴,对着逃出來的秦轩和盘古众仙,一举咬下,

    情况的突变,让包括盘古在内的所有仙人大吃一惊,而天问仙城中的苏慕情众女,则是喜出望外,秦轩沒死,

    只不过见到饕餮似乎又要发威,众人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

    而梵天斗佛等,将盘古众仙围在中间的那上百名仙人,则是纷纷一愣,紧接着一齐出手,将目标对准了秦轩,

    只要将秦轩灭杀,那么这世上就是饕餮的主宰,他们这些站队早的仙人绝对能得到好处,反之要是饕餮挂了,秦轩和盘古存活,那么他们这些仙人绝对沒有好果子吃,

    “來得好。”

    秦轩哈哈一笑,单手一挥,引动天魔仙君狼狈的身躯,将他朝着袭來的上百名仙人之处扔了过去,这方面的压力,就让他去抵挡一下吧,

    紧接着,他单手一绕,天问仙剑卷起一朵剑花,一剑穿过那一团时间之力,同时凝聚着仙力和死亡之力,一举从饕餮肚子上的巨嘴再一次穿透而过,

    剑,便是凌厉,便是逍遥自如,

    哪怕是仙人,攻击姓最强的法宝都是仙剑,攻击姓最强的仙术则是剑术,剑本身就包含了一种无往不前的精神,所凝聚出來的仙力自然带有更加坚不可摧的效果,

    这世上最顶尖的三种力量合一,穿透了饕餮引以为傲的巨嘴,终于让其无法恢复,哪怕是第十重的仙力掌控,也无法恢复被时间之力造成的创伤,

    在场之人,无不惊叹,

    盘古众仙原以为这一次必死无疑,但沒想到关键时刻,巫马匕留下的“棋子”终于发挥了作用,不仅救了他们一名,还将饕餮一举击伤,难以恢复,

    这一剑,注定让秦轩成为了这个天下间的剑中皇者,

    饕餮在怒吼,在咆哮,在挣扎,逐渐的失去了气息,

    其余人在惊讶,苏慕情众女在欣喜,天魔仙君的身体,已经被那上百个仙人的联手一击撕得粉碎,倒是沒有蕴含死亡之力,让他还有能重生的可能,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变得完全静止,

    并不是被时间法则变得缓慢,而是真正的静止,甚至让人感觉,一不小心就会倒流一样,一幅静止的画面,众人连思绪都近乎变成静止,

    秦轩同样如此,

    在众人的眼中,饕餮的身躯,从百丈高楼那般巨大开始在不断缩小,很快变成和寻常人一般大小,

    从一头血红色凶兽模样,很快化为了人形,恢复成了刚出现那会儿的仙风道骨形象,

    真正的鸿钧,终于再现,

    他从某个时空跨越而來,是遥远的过去,亦或是无尽的未來,

    “剑皇。”

    鸿钧道人一抬头,望向了秦轩,笑着开口:“终于來到了你仍是少年的时代……”

    秦轩望向他,听着他这句话,心中一动,就仿佛到了无比久远之后的未來时代,

    在那个时代,他是鼎鼎大名的剑皇,乃至与鸿钧道人齐名,

    在那个时代,他已不是少年,却仍热血澎湃,快意恩仇,

    在那个时代,关于他的传说遍布天下,子嗣也遍布天下,

    秦轩回过头去,望向天问仙城中,仍然担忧着的众女,以及城内还未见面的重生的丹凰,他却看不到在遥远的那个时代,她们如何,是否安好,

    ……

    若干年后,

    天问大世界三大圣地之一,天问剑派,

    “东方天问,快给我出來。”

    一个英姿勃发的黑发少年,背后背着一把崭新长剑,站在天问剑派门口,大声喝道,

    天问剑派门口,两旁竖着两根通天石柱,刻着各式图案,古朴典雅,四周围绿树环绕,曲径通幽,优雅自然,

    由于天问剑派的掌门乃是传说中的剑皇,因此门口往來之人络绎不绝,此时众人纷纷望向那背着长剑的黑发少年,各自诧异,

    黑发少年口中所喊的东方天问,谁不知道那是谁,

    剑皇的儿子,东方天问,如今天问剑派最具潜力的一名弟子,正当少年,

    这黑发少年,看起來和东方天问差不多年纪,居然敢对东方天问挑战,

    不过,还是有人把这黑发少年的身份认出來了,

    “他不是玲珑仙尊的儿子,剑不孤吗,听说和东方天问一直都是死对头啊。”

    “嘿嘿,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是,听说当年的剑皇,还是玲珑仙尊的弟子呢。”

    “不过据说这剑不孤的天赋,与东方天问相比并不弱,只是……”

    众人议论纷纷,就在这时,另一名黑色短发短衫少年忽然间从天而降,

    “哈哈哈,小剑剑,怎么,又打造了一把飞剑,想來与我比试比试。”

    來的那名少年,清秀英俊,和剑皇秦轩倒是有八分相像,路人一下子认了出來,这不就是东方天问吗,

    “莫要叫我小剑剑。”

    少年剑不孤大怒,拔出了背后的崭新长剑:“來,亮出你的剑。”

    “嘿嘿。”

    东方天问贱贱的一笑,迷倒万千少女,从腰间抽出一把飞剑:“今天借了柳姨的千鸾剑,跟你比试比试……”

    “行,不是天问仙剑就行。”

    剑不孤重重点头,

    从前,他每次打造出飞剑,來找东方天问比试,都会被其随身携带的天问仙剑斩成两段,让他好几次差点吐血身亡,

    好不容易,这一次总算不是天问仙剑了,肯定是上次跟老爸告状有效果了,让剑皇大人把天问仙剑锁了起來,不让她出來贪玩,

    这是一个机会,

    等等,好像不太对,

    柳姨……难道是,

    剑不孤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尼玛,传说中,剑皇那些老婆的法宝也全都是仙器,那么东方天问腰间这把千鸾剑,

    仙器,他自个儿铸造的这把长剑怎么可能会是对手,肯定也是一碰就断啊,

    剑不孤绝望了,

    “闹什么闹,还不快回去修炼。”

    就在这时,一个优雅如仙音动听的女声传了过來,紧接着众人眼前一花,便见一名红衣女子飘然而來,一把收走了东方天问腰间的千鸾剑,

    “千鸾,你也跑出來跟着胡闹,真想不通千千怎么会放你出來的……”

    红衣女子一边摇头,一边说着,就飘然远去,只留给众人一个无比美妙的背影,以及千鸾剑那很是委屈的低吟,

    “啊。”

    东方天问顿时呆了:“凰姨,别走啊,别走啊。”

    把千鸾剑拿走了,他今天岂不是要很不爽了,

    “哈哈,东方天问,走,去比剑崖战个痛快。”

    剑不孤顿时舒畅了,哈哈大笑,

    然而周围的人,目光却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飘然远去的红衣女子,那位,就是剑皇其中一名妃子吧,

    传说剑皇有十二名妃子,个个貌美如花,宛若天仙,但寻常时候却难得一见,想不到今天,就见到了其中一个……

    东方天问萎靡的取出了自己炼制的长剑,心中很是不爽,沒有那种碾压的感觉,堂堂正正的打架,他还真不一定能打得赢剑不孤,

    两名少年,朝着天问剑派中出名的场所,,比剑崖并肩走去,

    这一次,他们俩,谁胜谁负,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