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人神(书号:273

人神 第一百九十六章:探幽

作者:南朝陈
    (无弹窗全文阅读)

    通往山涧的路径曲折崎岖,灌木荆棘长得密密麻麻的,根本没有任何成型的路面可走。即使爬山越岭习以为常的猎人樵夫等,要穿越过去都殊为不易。不过叶君生与猪妖皆非等闲之辈,走这些路途毫无障碍,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便到达目的地。

    身子刚靠近,股股阴风扑面而来,吹拂在身上时,饶是叶君生都不禁打个冷战,肌肤不由自主绷紧起来,双瞳灵眸开启——举目一看,就见到在不远处的地方,一股黑色气息袅袅而起,大有朝着周围扩张弥漫之势。

    这般的弥漫笼罩,不类寻常烟雾的无意识,完全依靠以及跟随风力的作用,它却是非常有灵性地飘荡着,具备一种蕴含智慧的目的性!

    一股具备了灵性智慧的气息!

    说出来的话,未免过于无稽之谈了。

    然而现在,叶君生看得清清楚楚,直觉上即可认定:此股煞气,积蕴不知多少岁月,在过程中也不知产生了什么奇异的变化,竟萌生出类似人类的某些智慧来。

    自从跻身术士,叶君生见识世面不可同日而语,知道天大地大,无奇不有。莫说动植物能成妖孽,就算沙石泥土这些本来的死物,都有可能开窍成妖魔,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

    话说回来,孙大圣不就是从石头里蹦跶出来的嘛。

    揭过这一层,叶君生心中顿时有些了然:如果估计得不错,那攻击猪妖的存在很可能是煞气之灵,有质无形,变化多端,才能神出鬼没,捕捉不到面目。

    于是,他毫不犹豫将推测结论告之猪妖。

    那夯货一听,恍然大悟,连连称是。

    如此,此股煞气的品质价值,无疑跃然再跳升一个台阶。

    天地之间,有天材地宝,亦有各类怪异之物,可遇不可求,如有所获,又能炼化为己用的话,效果作用不可估量。

    这天地煞气,究其本源,本就拥有非同一般的功效。用以修炼一途,尤其与之相对应的鬼修魔宗法门,更是如虎添翼。

    比如说《千千阴魂丝》。

    当初有生老祖为了修炼此神通手段,足迹遍踏千山万水,苦心孤诣,最后只是寻觅到一股品质中等的煞气罢了。材质不足,对于炼化进度颇有影响,最后的功法成果同样饱受掣肘。苦苦修炼多年,此门神通只能说练成十之二三。纵然如此,施展出来,激发黑气,无论破敌或是污人法宝,都不容小视。

    昔日叶君生让猪妖出来,本就是获取机缘,看能不能寻到品质上佳的天地煞气来。唯如此,才能着手修炼《千千阴魂丝》。

    要知道,这门秘法可是好不容易才获取得到的,假若因为没有材质之故,而不得不束之高阁,委实令人惋惜。

    那时候从有生老祖身上搜寻到的战利品,其中多种太过于伤天害理,而被叶君生唾弃,毕竟让猪妖去修炼的话,等如将其养成个杀人如麻的大妖魔了,根本无从接受。

    在叶君生的立场看来,是人是妖,最大的区别不在于本源,而在于善恶。这不是“假大空”的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观念原则,正所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不外如是。

    既然收服了猪妖,那么就该引导它的道路方向。

    之所以将《千千阴魂丝》择取出来,是因此它能通过采集天地煞气为主要修炼基础,而不同别的邪门神通,动辄杀多少人,抽取多少魂魄诸如此类。

    有了神通功法,所欠缺的,不外乎修炼基础而已。

    叶君生本身掌握了《三立剑纲》,专心练剑,颇有一剑在手破万法的立意,对于其他的神通手段,并没有多少向往;可猪妖不同,它好不容易才突破法相之境,能够学习神通了,眼看着拥有了功法而无法入门,那是百爪抓心,按耐不住。

    而既然叶君生受得猪妖恭敬称呼一声“老爷”,当然有为它谋福利的义务,彼此关系,本就相辅相成。

    如今面对这么一口品质上佳,甚至可以说凝聚灵性的煞气所在,有机会的话,定然要一举收取之。

    “夯货,那份《千千阴魂丝》之上可曾记载有收取天地煞气的窍门?”

    凡人有五气灵光,煞气为其一。而野外煞气生于天地间,斐斐然,却平添几分变数,无论威势还是杀伤,要远远超过。

    眼下煞气泄露出地面的,不过属于薄薄的一层气息,可给予叶君生所造成的反噬,已凶相呈现,逼得体内的飞剑“将进酒”蠢蠢欲动,随时会激发出来护主。

    这煞气,果然凶猛。

    假如被其侵入体内,恐怕不可收拾,轻则大病一场,重则直接神经错乱,癫狂入魔了。

    故而,万事当小心谨慎为上。

    闻言猪妖赶紧道:“有的。”随即细细道来。

    听罢,叶君生陷入沉思:猪妖所掌握的收取煞气之法,不外乎两种,一种是学会相关的功法手段,例如有一门很出名的法术,名曰《降煞诀》,学有所成后,即能随心所欲地采集煞气;第二种方法则是,拥有特殊的法器法宝类,用作容器,好像装水般将煞气装纳住……第一种方法,叶君生与猪妖都只能干瞪眼;唯有第二种可施行,无它,只因叶君生身怀天地玄黄顽石印,此枚先天纯阳之宝,洞天空间奥妙,经过破除个中禁制阵法,开辟出不少性能来。其中一项,便是能容纳天地煞气。

    再询问了一些细节问题,叶君生渐渐有了分寸,飞剑霍然出窍,护定周身,然后大踏步迈向洞穴。

    嗤嗤!

    灵眸观察之下,可见那喷薄而出的煞气宛如警觉到了一般,在半空倏尔转变形状,最后渐渐幻变成一只巨大的眼睛模样,转向过来,瞧着走过来的一人一猪。

    此只眼睛,本来不过气息凝聚而成。其实若是等闲凡人来到,根本瞧不破端倪,在他们眼中,是不可能见到气息的凝聚幻化的,最多只是望见些缭绕的气雾罢了,甚至吸取进去后都不自知。

    然而叶君生何许人也,灵眸开启,无所遁形,将煞气变幻的情况一览无余。

    砰!

    一声几不可闻的声响,本来弥漫于体表的煞气骤然如同一只破灭的气球,然后丝丝缕缕,竟全部收缩了下去,到了最后,地表上显露出一口幽深无边的洞穴来,唯有阵阵阴风喷涌而出。

    洞穴周围,方圆十余丈,尽皆一片赤土,找不着任何动植物的活动踪迹,十足不毛之地。

    好阴狠的煞气。

    对此叶君生早有预料,也不言语,不假思索地剑光祭起,裹住身体,嗖的便杀入洞穴之中。

    跟随的猪妖不甘示弱,嚎叫一声,同样发动甲胄上的遁术,紧随而入。

    洞穴空间不算窄小,反而空荡荡的,甚显宽阔。但是内部情景,冥冥暗暗一大片,阴风呜呜,在耳边呼啸咆哮,听着仿佛鬼哭神嚎。再与实时的环境配合,这一方洞穴世界,简直就像突然来到了传说的幽冥地狱,黄泉之地。

    叶君生的身形刚刚出现,那无数的煞气顿时变得活跃无比,翻腾滚动,不断幻化出各种各样的猛兽形象,或狼或虎,或豹或熊,又有些奇形怪状之物,各个发出慑人心肺的吼叫声,张牙舞爪地朝着他围攻过来。

    来得好!

    心里暗叫一声,叶君生不慌不忙,剑意催动,光芒大盛,犹如滚水泼雪,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围裹在身边周围的煞气绞杀得一干二净。

    他自从凝聚出这口本命飞剑,虽然每日刻苦修炼,不敢丝毫怠慢,但真正用出来,驭使发挥的机会并不多。上次面对向天笑,亦是避实就虚,并未真正用以对敌。

    那么现在这一次,就当做是检阅考验“将进酒”的第一次大考吧。

    叶君生豪情激发,再无丝毫保留,平时模拟挥使的手段尽情施展开来,破开千万重煞气的围困,径直往洞穴深处冲击,要找出那煞气之灵来,一举收取本源。

    ……

    “你是?”

    在另一个玄妙的乾坤空间中,叶君眉怔怔地盯着身前的青皮狐狸,惊疑不定地开口问道。

    青皮狐狸的双眸之中,极其拟人化地流露出柔和的情态,对视了片刻,它忽而开口:“小姐,你还没有记起所有的事情吗?不用急,总有一天你会记得的。皆因有些记忆,一旦存在,无论经历多少岁月,多少变故,都不会被磨灭。”

    叶君眉此际的脑海里,确实正在翻天倒海地,飞快掠过许许多多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并自动接连成一片来,隐隐有串联成一整幅画轴的趋向。画轴上绝非空白无一物,而是存在形形色色的事物,如同在向她陈述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

    一个本来绝不应该与她产生任何关联的故事,就在这一刻,突兀地出现在她的记忆之中,并且迅速融为一体,再也不可分割,似乎她就是故事中的主角一样,那些事情都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

    “不能忘,也不会忘……只是,我宁愿永不拾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