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风流村官(书号:314

绝世风流村官 第九百一十章 挺胸而出【求月票】

作者:花落叶舞几夜愁
    ()

    “不会太久了!”吴德望着车窗外隐隐约约的山峰说道:“以后我们四村镇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是呀!”陈巧沁也附和着吴德的话:“如果我们把路修好的话,以后出入都方便多了。”

    “陈副书记有没有想过到镇里当女镇长呢!”吴德看着这个女强人问道,在出理镇里边事务方面她比其他人要更得心应手一些。

    “说什么呢,我老老实实当书记就行了,领导下达命令,我就跟着跑跑腿,哪有那么大的心思。”

    “呵呵,我也是随便说说,我的意思说如果你当镇长的话会怎么做?”

    “怎么做?”她的脸上闪出奇异的光彩。

    果然,吴德的提议让陈巧沁大为心动,她是个要强的女人,而吴德正是把握了这一点才命中她内心最深处的。

    成熟的由于内心激动的呼吸而一起一伏,双手微微的抓住裙角,连吴德痴痴的盯着她浑圆高耸的白嫩都没有发觉,我想我终于找到这个女人的死穴。

    “咳!”吴德轻声的咳嗽了一下,陈巧沁才从妄想中回味过来。

    发现吴德在看着她,慌忙松开自己的双手,红着脸说道:“二蛋就会说笑,我怎么可能当上镇长,我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那块料,就是当书记还吃力呢,时不时地遇到事情都要请教陈副书记呢。”

    “怎么不可能?既然职位空下来了,就要人来接手!”

    “那,那么多人呢!”她迟疑了一下,继而摇摇头,看样子她早就考虑过,不然不会随口说出这么大一堆:“咱们梨花乡这块地方,还没有女镇长呢,再说你才回来几天时间,就把四村镇的事情做的井井有条,这镇长应该你来干才对。”

    “我可不想干!”吴德盯着她问道。

    “不想干,二蛋开玩笑了。”她理了理略显凌乱的头发,但是吴德清晰地看到她的玉手在瑟瑟发抖。

    “我没有开玩笑,你想象一下,我现在才十七岁,以后肯定是要去上大学的,到时候我的职责也算尽到了。”

    “那,还有吴雨晴呢?”她脸上露出希望的光芒。

    “雨晴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她根本不会当的,再说了,她年纪才多大,资历根本不够,所以说陈副书记你可是极有希望呀。”吴德半开玩笑的说道。

    “二蛋又说笑,你不是和吴雨晴在一起了嘛,以后都要留在的,怎么会说不干就不干呢?”她想到这里又有些黯淡。

    “我说了你可能不相信,要不是因为私人一些事情,我根本不会到来这里,不过既然来了就要尽尽人事!”这还是吴德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表露自己的想法呢,没有想到是在这样一个女人面前。

    “你以后想去干什么?”陈巧沁问道。

    “不晓得,下海或者到外面去吧!”吴德随便胡扯了一句。

    “下海?!二蛋不是开玩笑吧,放着好好的工作你不干,要去下什么海?”陈巧沁被吴德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下海有什么不好?”吴德想了想,继续问道:“你觉得陈阿姨怎么样?”

    “很好,人长得挺漂亮,对人也很和善。”

    “你说什么呢!”吴德哭笑不得,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一听到自己即将要当镇长大脑就缺氧了呢,“我是说她下海算不算成功呢?”

    “应该算是吧,不过人家是从沿海过来的,懂得也多,想法自然就多一些。”

    “这不是人与人的差距,而是地方与地方的差距。不知道你仔细看报纸了没有,南方现在铁饭碗已经不吃香了!”吴德假意叹了一口气说到,说实话要一时半会改变她的观念非常难。

    “那,那你准备干什么呢,也办工厂吗?”

    “呵呵,我也就是这么计划着,还没有确定呢,到时候再说吧,眼前先把路修好。”真要让我说,我也没有一个详细的计划,倒是陈阿姨这份企划书让我看到了曙光。

    “你可别乱来,这么干下去才是正事。”

    “好了,不说这些了!”吴德望着她说道:“陈副书记放心,我回头写报告的时候一定把你着重描写一番,争取早些调到镇里边!”

    “谢谢,二蛋了。”

    “光嘴上说说就行了?”吴德看着她有些兴奋的样子说道:“最少也要请我到梨花乡吃顿饭,贿赂贿赂我嘛。”

    “二蛋,你净说笑!”她说完抬头望着外边不再看我。

    吴德也觉得没有什么话题,就顺着她的目光朝外边看去,客车已经接近城里边了,因为上次走得匆忙,吴德并没有仔细看梨花乡的样子,现在看来只能够用三个字形容:脏、乱、差。主街道上乱哄哄的一片,商贩们恨不得把摊子摆到路中间,本来宽敞的马路被挤得只能过一辆车。

    车子挪了半天才进入车站,但是吴德他们刚刚下车立刻又被人群淹没,一大群开麻木车的已经拉扯起来。

    “两位到哪里?”

    “去新车站还是希望路?坐我的车便宜!”

    终于从车站中挤了出来,吴德看着陈巧沁拿着大包小包吃力的样子,二话不说抓了过来,背在自己身上。

    “谢谢你!”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客气什么!”吴德随口应了一句,两个人出了车站,直接开始在建设路七扭八拐的找梨花乡招待所。

    现在已经快接近晌午,人流渐渐多了起来,不过大部分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太太,因为她们现在想等快集罢捡点便宜菜。

    “抢包的,快点来人呀!”忽然一个声音呼喊起来。

    吴德和陈巧沁忙回过头,发现离他们三十多米的地方一个老太太被推翻在地上,她的手中死死的拽住钱包不丢,而争夺的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这个青年手中还拿着一把弹簧刀。

    听到呼声,附近有几个人已经转过头看去,不过令吴德感到惊讶的是竟然没有人上前制止,尤其是几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更是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急急忙忙闪到一边。

    “老家伙,快点松手,不然我叫你好看!”那个青年看周围的人已经多了起来,忙踢了老太太一脚,想让她放手。

    “呀!”老太太沾了一身灰,手顿时松开钱包,但是她随即又一个骨碌爬起来,抓住青年的后腿。

    “老不死的,你不要命了!”还没有等吴德靠近呢,那个青年又照着她的手上踹了一脚。

    “住手!”吴德刚刚赶到外围,推开站在旁边的观众,冷冷的看着他。

    “你想过管闲事是不是?”青年带着一点痞意笑望着问道,手中的弹簧刀在阳光下特别的耀眼。

    人群不约而同地朝后退了几步,把吴德孤立起来。

    顿时,吴德有种无奈的感觉,难道这么多人还害怕一个拿着匕首的混混不成。

    “你说对了!”吴德朝前走了一步,把陈巧沁的两个包放在地上。

    “没有想到今天真的来了一个不怕死的?”那个青年显然我这么不识相,有些惊讶,忍不住地退了一步。

    “我X!”看到这样游手好闲的混蛋,吴德感到心烦,根本不想理论,一个箭步抓住他的手腕,使劲儿的扳动,“咯吱”一声,骨头顿响。

    “晃啷!”匕首掉在地上,那个青年疼得直咧嘴。

    “把钱包拿过来!”吴德哼了一声。

    “给,给!”他赶忙从自己的怀中掏出。

    “滚!”随后吴德又踹了他一脚。

    “你等着,我,我会让你好看的!”他灰溜溜的钻出人群。

    “好!”这个时候旁边围的人都开始冲吴德鼓掌起来。

    “好什么好,一大群大老爷们连一个抢包的都怕,还算男人吗,如果被抢的这个人是,你也不上来吗?”吴德大喊了一声,不再看这群人。

    陈巧沁也从人群中挤了进来,蹲子把老太太搀起,拍了拍身上的灰。

    “大妈,你没有事吧?”吴德把钱包递过去轻声问道。

    “没事,没事!”老太太连忙感谢。

    等人群都散去,陈巧沁望着吴德的神色有些异样。

    “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花儿呀?”吴德略显得意的说道。

    “没事,我们去找招待所吧。”她说着提起包。

    梨花乡招待所属于国营单位比一般宾馆要便宜得多,不过里边的服务却不怎么样,尤其是领吴德他们上楼的那个服务员,打开门之后,冷冰冰的哼唧道:“就是这间了,一晚上五块钱,你们谁住跟我下去交钱?”

    “我们不一起住,要两间!”陈巧沁忙解释道。

    “就剩这一间了,想多要没有,这几天公务员考试,各宾馆都满员,你们要是不相信就到别处看看!”

    吴德和陈巧沁两个面面相觑,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知道她没有说谎话。

    “那就一间吧,陈副书记你住,我再想办法吧。”吴德说着把东西全部放下来,然后跟在满脸雀斑的地服务员到楼下交钱。

    上来的时候,吴德提了一壶开水,害怕宾馆的杯子不干净,特意又买了几个一次性杯子。

    “我们,我们晚上怎么办?”看吴德进来,陈巧沁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