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即天意(书号:331

我即天意 第五百八十九章 希望的种子

作者:兰帝魅晨
    散乱的长发在粉色的光芒照亮下随意摆动,又轻轻的落下。*

    恒毅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徐自在流露出从未有过的女子娇态,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眸里流露出浓烈的情意,这种大胆和直接,完全让他无所适从,跟曾经记忆中的印象全然不同。

    徐自在无声的抬手,一把撤开贯穿的翩翩公子长袍,又一把扯烂了里面贴身的衣服,露出红粉色的围胸。

    “自在……你……”无所适从让恒毅有些局促。

    “徐白洁有句话说的很下流,可是直接干脆的让我觉得又很对。衣服,只为你而开……喜欢吗?”

    衣服,只为你而开……

    何等直接的心迹表明?

    恒毅深吸口气,抬头望向那没有见过的,徐自在从不愿意展示的私密。

    那是,当年红赠送给徐自在的灵魂一体法袍,火帝。

    本是火热的红,但在徐自在浓郁的护体真气和寝殿里能量壁的粉光照亮下,红色隐没在里面,只能看见朦胧的粉光。

    媚眼如丝的徐自在轻轻捧着恒毅的脸,一双手透出过度紧张带来的、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

    她懂这些,却未曾经历,突然大胆的付诸行动时一直在压制内心的羞怯和退缩,强行鼓起的勇气全被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出卖。

    “这样的时候,你的眼里和心里是否能够只有我?能不能什么都别想,尽情释放你内心的*,哪怕只是情-欲刺激的癫狂……”

    这样的话语,这样的姿态,这样的声音,这样的心迹……

    恒毅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说什么。

    他觉得。或许什么都不应该说。

    “对不起,我一直不知道你的真实想法,令我会收回,自在你不必这样勉强自己……”

    徐自在缓缓摇头。脸上的笑意更浓。“早晚的。应该的,也是必须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等?”不等恒毅回答,她鼓起勇气坐到他腿上,呼吸渐渐粗重,粉红色的围胸滑落到她腰肌。在白皙的肌肤衬托下尤其醒目,继而尤其刺激恒毅满腔的情绪。“什么都别说,别让我更紧张难堪,我只希望什么都不像的尽情释放,在这一刻只做我们渴望做的事情,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想……”

    恒毅再没有说更多,他本不该再说什么。他果断抱紧徐自在柔弱的身躯,主动吻住她那红的犹如能滴血的唇……

    这里是寝殿,没有寒冰,没有昏暗的光线。

    眼前徐自在的身形曲线每一处都那么清晰。这里没有不怀好意的危险,恒毅从容的抚摸徐自在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把握着那对丰挺匀称的饱满,那是……跟几天前不同的感受,人不同,情不同,环境也不同。

    冰璃是狂野奔放的,犹如爆发的火山,激烈的让恒毅的神经没有片刻平稳的时候;徐自在带着无法消除的羞怯和退缩,却又在刻意的勇气面前尽可能甩开羞怯的拒绝,细腻而温柔,仿佛希望记住每一刻爱抚轻吻的感受……

    ……

    璃月寝殿。

    夜色黑沉,里面亮放着白光。

    出去打听消息的侍女回来,跪拜地上。“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猎盗团在日落雪山做过仔细勘察,当时的确只有战斗留下的破坏痕迹没有无双神和冰璃的踪影。”

    黑月的准备连用上的机会都没有,但是从恒毅回来的时间推算,除非恒毅又耽误在别的事情上,否则应该比猎盗团离开日落雪山还更晚。

    “谋事在人,谁也无法预料中途出现什么意外。我现在在意的是,他进了徐自在的寝殿已经两个时辰,为什么还没有出来?”

    “回禀大帝,徐自在寝殿的侍女亲口说他们半个时辰前已经入睡,是刚同房。”

    “什么?”这话在别人听来觉得理所当然的很,在黑月听来简直没有比这更惊讶的消息了!恒毅跟徐自在突破了那层关系?

    不可思议!

    徐自在性格骄傲,不能得到恒毅的一心一意,那么多年来一直忍着不露声色,只有当初巅峰派的时候表露过,那时候她对恒毅就特别亲近,偏偏恒毅当作生死与共的兄弟之情。

    恒毅一心挂念红,这么多年来一直拒绝别的女人,为什么突然发生这种巨大的变化?

    “确切?”

    “确切。”

    黑月陷入沉浸的思索,但她此刻不可能知道日落雪山发生的事情,无论如何没想到正是猎盗团的出现让恒毅和冰璃之间的关系突破性急速发展,也是因此让恒毅放开了过去封闭紧锁的情感,学会了从容的接受。在黑月此刻的信息中能够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红的事情,黑夜战神的消息绝了恒毅继续对红执着思念的念头,恒毅绝不会惦记许问峰前世的妻子,于情于理他都不能。

    所以,恒毅开始能够接纳别的情感。

    “大帝,事情会变得麻烦。”侍女由此想到了很多。“大帝是否要称病?”

    “就说我冰魂地狱出现意想不到的影响,不宜见人。”黑月的判断相同,恒毅的变化影响的不是其它,是她。

    她要的是许问峰和恒毅其中一个死亡,另一个完整的灵魂力量下的种子,而不是任何一个不够完美的残缺之种,但以她如今这个躯体的身份和经历,毫无疑问应该对恒毅投入足够多的感情,倘若恒毅来,她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推脱。然而她的灵魂在这个身躯,她的身体也融合到这具身体里,如果发生那种关系,就会被动取种。

    这是她绝对不愿意接受的事情,她需要的是完美的种子,容不下残缺!

    “立即寻觅一个适合修炼黑暗法则的环境,要快。”称病让黑月让然觉得不够慎密,恒毅刚回来就陪徐自在回了寝殿,他既然或者回来,很可能带了解除冰魂地狱的办法,只有以修炼武功为理由才能够长久离开无双神殿,而且不让任何人觉得反常。

    利璃本就是个痴迷于修炼的人,改换黑暗法则理所当然会寻求清净勤练,尽快达到过去修炼的法术绝技的境界。

    女侍联盟领命去办。

    黑月侧卧床榻,对智慧生物的感情十分厌烦。‘无谓的情感真是麻烦,理性可以预测,荒唐的感性总会成为不可完全预知的变数,人类的情感真是讨厌的属性……’

    此刻的黑月绝对没想到,这些是她一手促成的结果……

    ……

    天色微亮。

    恒毅在后花园神魂母树种子播下的地方,通过监察阵如往常一样观察成长的情况。

    离开几天回来,神魂母树成长的进度突然加快了很多。

    寂静的后花园里,只有一阵阵种子阵控制的徐徐微风吹过。

    群花轻柔的摇动,安静的仿佛如人般都在甜美的睡梦中。

    包着粉红色裙袍,头发都没有悉心梳理的徐自在突然出现在后花园的传送阵。

    恒毅站起来,微笑飞迎过去,抱着她的腰柔声道“见你睡的香,恐怕是累了。”

    “终究还是个女人,突然经历这么重要的夜晚睁眼看见你不在,不由自主的就胡思乱想,是不是我的吸引力不够,是不是去了璃月那里,是不是不爱我只是敷衍,后悔所以早早找地方清净……反正是一大堆自己都没想到过的念头,见到你了心里又踏实了。”徐自在带着几分自嘲的轻声细语听的恒毅忍不住想笑,她却也展颜微笑道“女人真烦。还以为自己能免俗,说到底还是一样。从小见惯了父神身边一个个得宠又被冷落的女人,总觉得当弱女人太悲哀,强大的女人能够如男人那样身边有一群丈夫围着转,可惜我又向往不来当那种女人,最终就立誓当个自由自在,只找个有能力又对如自己一样一心一意的男人。”

    这些话恒毅第一次听徐自在说,因为过去的她总一副拒绝以女子态示人,从来穿着男装,学男人的气度神态,自然不可能谈论这些话题。

    只是听着,恒毅不由觉得惭愧,他曾经的一心一意给了红,但事实告诉他给的是绝不该给的对象。

    此刻也无法满足徐自在这种心愿,他在意徐自在,如在意徐白洁和金天使,不是激情的爱,却是愿意视为责任共同面对未来的爱。

    “我很惭愧。”恒毅取出随身携带的千年之恋,苦笑道“过去我相信自己对红会如武神七月一样,永远专注如一,结果这念头从开始就是个错误。现在我跟成为这种专注于一的神圣情感永远无缘,也只能惭愧的说无法成全你的心愿。”

    “别说你后悔,我会很生气。”徐自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让恒毅不禁微笑,如徐自在所说,此刻的她的确敏感过度,想的也太多太偏离正常的冷静轨迹。“我只是想说,对你能做到的有哪些……”

    “没什么变化的人,这种事情谁愿意听这些?又不是谈事务能,几项原则几项要求,如何落实条文清楚?我也只是有感而发,本来就知道你什么情况,哪里还会有那种不切实际的奢望?”徐自在哂然一笑,旋即望着恒毅片刻前停留的位置。“这么早在那忙什么?”

    恒毅注视着播下种子的地方,目光里闪烁着希望。“我在那里播下了一颗种子,每天在看它成长,如果有一天它能破土而出,将会为宇宙带来崭新的希望,奔向自由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