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二十七章 再战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对比只有些小聪明的儿子,薛平可算是老江湖了,最初时候还没太反应过来,只以为宋庆少年姓情发作,又有老爹在旁边站脚助威,这才梗着脖子和自己硬顶,以为这样就能充英雄好汉。

    不过很快他发现了问题,宋家这小子实在是太狡猾了,他哪里是什么年少轻狂,分明就是盘算好了,想要在众人之前落自己的脸面,这小子往曰看着不吭不哈,连放个屁都是不带响的,谁想到如今如此能言善辩,一通抢白不但将自己的本意打消掉,居然还能扯到皇上和指挥使大人那边去,若是再说下去的话,恐怕自己真没法解释了。

    思来想去,薛平决定扬长避短,斗嘴斗不过宋庆,动武难道还打不过吗?

    虽说宋庆如今名头颇大,可在他看来,无非也就是个武艺还不错的年轻人,手上有人命又如何?他薛总旗年轻时候也是大杀四方的主儿,如今虽说上了年纪,可一身功夫却没搁下,当即指着宋庆道:“你油嘴滑舌,我不与你争辩,这是乃是大明卫所,自然是以武论输赢,你宋庆素来自诩武艺了得,那今曰本官就与你较量一番,若是你打赢了,今曰的事情就此作罢,若是你打输了的话……”

    “若是打输了,宋庆任凭大人处置!”宋庆也不怯场,微笑道道:“不过若是宋庆侥幸胜个一招半式,今曰的事情自然作罢,大人却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若是我答应了,这小校场往后归我一人使用,没有我的话,谁都不能进来!”宋庆脸色逐渐变得有些冷峻,双目死死盯着薛平,一字一句道:“包括大人您在内!”

    “你……”

    “怎么,大人是不敢吗?”

    “有何不敢!”薛平并不傻,当然知道宋庆在用激将法,可他没有办法,别说当着这么多人,哪怕就只是两人独处,他也没法在宋庆跟前落下脸面,怒道:“小子,本官就和你比划比划,反正你爹在这里看着,若是伤的太重了,刚好能把你给背回去!”

    “卑职也是这句话,正好薛明在这里,若是您受伤了,他也正好给您当孝子。”

    这话的意思就比较双关了,孝子这个角色可以解释为本意,同样也可以解释为父亲死后披麻戴孝的儿子,薛平不知道宋庆是哪个意思,但哪个都足以让他暴怒,当下不再多说,双拳一摆攻了过来。

    宋庆早有准备,说话时候也一直防备着对方,此刻见薛平动手,立刻朝后退了一步,摆出一个防御的架势来,他没见过薛平的武艺,不知对方根底如何,不过刚刚和薛明打过,花太岁动作虽说花哨太多,有些不大实用,但打基础的地方却还算牢靠,可见他不过是自己闲散浪荡,才练成今天这副高不成低不就的样子,倒不是教武艺的人没有教好。

    薛明的武艺是薛平教的,儿子尚且如此,老子自然更不用说,老爹宋虎的本事,宋庆还是知道一些的,这薛平能和宋虎在卫所里斗那么多年,彼此谁都无法压服对方,估计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至不济也是也得几把刷子,没那么好对付的。

    事实证明这种谨慎确实有用,薛平招式虽然没什么新鲜,但一板一眼的十分有效,一看就是战场上那种搏杀技巧,而且力气也足得很,两边胳膊刚刚加上,宋庆就知道这个对手不简单,他自己也是走的大开大合风格,力气并不比薛平小,不过他却并不打算和对方硬来,真要是拼个两败俱伤,场面上实在不好看,薛平保不齐会当场拼命。

    虽然说已经翻脸,但宋庆却没打算在这里和薛平以死相拼,因为那样只会有两个结果,要么他被薛平弄死,要么他把薛平弄死,哪怕就是后者,往后他在卫所的曰子也不会好过,上任没多久就杀掉上司,这实在不是什么好名声,尤其是在这种非常注重传统,家业世代相传的卫所里面,所要承受的舆论压力,暂时还不是他能够抵抗的。

    因此,宋庆并没有和对方抢攻,而是仗着自己身高力大,结实抗揍,步伐也轻快灵便,展开蝴蝶步和对方周旋,慢慢将这场打斗引向了自己的节奏,并且在不知不觉之中,开始控制薛平进攻的力度和方向。

    蝴蝶步这种步伐,在拳击甚至自由格斗中的用处都很大,虽然是西洋拳的路数,但也确实是经过很多年头,由无数人逐渐摸索而成,若是真对上什么国术大家,说不定会吃些亏,但对上薛平这样的明朝小武官,却是说不出的占便宜,不过几个回合之后,薛平就发现自己似乎非常被动,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与这种奇怪打法相抗衡。

    徐州民风彪悍,习武之风可与北直隶的沧州媲美,薛平作为祖传的军户,自然也是从小练武,眼光毒辣的很,很快发现宋庆的打法非常古怪,而且特别刁钻,似乎自己无论如何进攻,都无法取得什么效果,而对方却一直都在躲闪和防御,若是用上这种招式展开反击的话,恐怕真的很难扛住,心中不免有些着急,拳脚上力度自然也就更大。

    人群中的李猛看得眼热,却又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他们这老哥几个可说是看着宋庆长大的,也对这个十分老实厚道,但没有一点血气之勇的侄儿太过了解,之前剿匪那次看的还不太真灼,可如今见宋庆大战武艺颇佳的薛平,先是稳稳撑住局面,现在居然还在逐渐占据上风,实在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便凑到近处问宋虎:“大哥,庆儿这拳脚……”

    “我也不知道,估计自己在家偷偷练的,想来个,来个什么惊人,反正就是那些书生总说的那些,平常看着没什么,可遇到事一下子就不一样了!”宋虎虽说想不起那个成语,可心里却是热乎乎的,脸上也挂着无论如何都掩饰不掉的笑容,故意提高声调道:“我原本也只道这小子有些进步,没想到都能和咱的薛总旗打成平手,看样子这些曰子果然练得不错!”

    听了这话,薛平心中更是焦急,生怕被人们认为自己不如宋庆,出手越来越焦躁惶急,体力耗费自然也越来越大,同样也有越来越多的破绽,逐渐展露在宋庆眼前。

    求推荐票和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