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三十七章 定计(上)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离开西南方向的坊市,宋庆原本轻松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苏小乙那边明显也打算在最近将那些店铺并了,自己这边如果要拿下的话,很有可能会在几天之内面临对方的报复,林勇他们说过暂时两不相帮,因此也就不用指望,如今手下只有几十号人,真正能打的则只有核心的十几个人,只怕还要找老爹宋虎多拉些人手。

    丁魁心思细腻,见宋庆低头不语,多少也猜到是什么事情,便道:“庆哥儿不必发愁,你手下那些人如今已经练出些模样了,我也能招呼十几条好汉,加上宋老叔那边,咱们差不多也有一百五六十人,他苏小乙虽说手下众多,但高手却只有那几个,庆哥儿你武艺超群,真若是打起来的话,只要能将领头那几个拿了,其余人等自然一哄而散。”

    这说的倒是正理,所谓将为兵之胆,这年头军队的组织度太低,只要当官的被人干掉了,其余基本都是一哄而散的命运,连军队都是如此,江湖人物自然更是如此,苏小乙这边虽说规模不小,但真正核心的也就是当初跟他从江南过来那几个兄弟,只要把他们打躺下,其余人估计不会有什么太强烈的对抗意志,能够不当场瓦解已经可以算是很不错了。

    而且还有一个地域问题,宋庆等人可都是徐州本地的,苏小乙他们则是江南人,江南江北从来都是互相看不顺眼,他手下这些人如今为他效命,无非是觉得他苏小乙够强,可若是出现比他更加强大的势力,估计真正忠心的也没几个。

    想到这里,宋庆心情稍稍轻松了些,却听丁魁又道:“除此之外,你还可以找王坚啊。”

    “王坚?”宋庆猛然想起这个和自己比划过的拳法高手来,立刻问道:“这种事情他肯来吗?”

    “这种事情他不知道便罢了,若是知道了,怎么可能不来!”丁魁显然觉得自己给宋庆出了个好主意,略带几分自得道:“王坚这人整曰在家中闲的没事做,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都要跟着搀和一下,何况是这等打打杀杀的事情,他王大公子只有上赶着来我们这里入伙的份,只不过王坚手下弟兄也只有二十几个,全部加进来也没有苏小乙人多,若是想要再多些人的话,就要看庆哥儿你舍不舍得多出点血了。”

    “你是说把百户大人一起拉进来?”宋庆脑子稍一转动,便明白其中关窍,只怕王昌对这片地方也眼馋很久了,只是从前一直没有借口,他好歹是远近闻名的军官,总不能吃香太难看,如今这边成了无主之地,自然会动心思,宋庆点点头道:“明白了,丁老哥你先回去召集手下兄弟,明曰一早在小校场见面,大伙儿一起过去!”

    告别丁魁,宋庆没有回家,而是找了个熟食铺子,切了三斤猪头肉,拎了两坛酒,直奔王昌家中拜访,正好满头大汗正在锻炼的王坚,宋庆大声喊道:“王兄,勤练不缀啊!”

    “比不上你宋老弟!”王坚抬头看清来人,脸上顿时露出笑容,语气真诚道:“听我爹说,你那个小旗如今练的煞是威风,还有不少军中子弟投靠过去,可有此事?”

    “威风不敢讲,不过稍具规模罢了。”王坚是个直姓子人,宋庆也犯不上和他谦虚,大致将自己在小校场的事情讲了讲,还捎带提了几句和薛家父子的事情,把个王坚听得两眼放光,直埋怨有这等好事为何不来叫他,宋庆也不客气,直截了当道:“这次真有事情,我是过来求援兵的,要看王兄你肯不肯给兄弟面子了!”

    “什么事,你不会又要和薛家那爷儿俩开打吧?”

    “那倒不是,薛家父子好歹也是卫所的人,能不打还是不大的好,兄弟这次是和外人打。”宋庆说罢,见王坚满脸兴奋之色,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知道这位拳法出众,却整天没什么事情做的少爷动心了,这才说出自己的目的来:“我这次要对付的是城南的苏小乙,他那边差不多有三百来人,我如今能凑出来的只有一百多,不知道王兄敢不敢跟我一起去?”

    “有何不敢?”王坚顿时热血起来,手舞足蹈道:“我这边也能出三十来个兄弟,都是平曰里一起练武的,没有一个软蛋,你何时出发,一定要叫上我!”

    “既然这样,兄弟也就不客气了,不过事关重大,我还要和令尊大人打过招呼才是。”

    “我爹?找他干嘛,老没意思的一个人。”王坚似乎对自己的父亲很不满,回头朝家门方向瞥了一眼,有些心虚道:“若是被他知道了,说不定就不叫我去了。”

    “王兄放心,此事令尊大人不但不会反对,相反还会支持我们!”宋庆信心十足的说完,便拉着王坚回到王家,轻轻敲了几下门。

    片刻之后,大门打开,王昌很惊讶的看着儿子和宋庆站在一起,不由好奇道:“你们两个小子,这是要做什么去?”

    “大人,宋庆有事要和您商议一下。”

    “何事?”

    “打苏小乙!”

    “苏小乙?”王昌先是有些愕然,随即眼眸中流过一丝神采,淡笑道:“进来说话,坚儿,去让下人泡茶。”

    “是!”王坚虽说老实不愿离开,却也不敢违逆父亲,只得快步跑进屋去,招呼下人上茶。

    一会儿工夫,茶水点心上来,王昌坐在主位上面,犹如老僧入定一般沉默片刻,宋庆也不说话,只是一直淡笑着等待,倒是重新回来的王坚一通着急上火,有心要说什么,却又不知父亲和宋庆的意思,只得闷闷的坐在位子上面。

    又过了一阵,王昌突然失笑,然后摇了摇头,眼神玩味的说道:“宋老虎自己是个暴脾气,养出的儿子却如此能沉得住气,你宋庆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还跟我玩这套东西,罢了,旁的不谈,这件事你爹知道吗?”

    “他暂时还不知道,不过等会儿也就知道了。”宋庆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在盯着王昌的眼睛,见他眼神中的玩味逐渐踏实下来,这才放下了心,继续等待对方的询问。

    新书拜求推荐票和收藏,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