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四十一章 大战(上)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打群架这种事,苏小乙手下的兄弟们从来不会惧怕,之前人数达到两百以上的城东城北之战他们都掺合了,而且还是获得胜利的那一方,像如今在骡马槽这种双方一共才一百多点的战斗,又怎么可能会恐惧。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宋庆这边,除了寥寥数人之外,其余人似乎都没有什么大战的经验,苏小乙眼尖,立刻通过对方的脸色看了出来,这些军户大部分脸色有些发白,显然是因为紧张造成的,如果这时候突然杀上去的话,应该可以将对方的阵势冲散,这次的事情也就圆满解决掉了,只不过如果那么干的话,会不会显得有些胜之不武?

    苏小乙是个江湖人,江湖人讲究的是脸面,若是趁对方立足未稳突然袭击,即便是打赢了人家,将来怕是也会有人说他胜之不武之类的,虽说这其实根本不算个事儿,但苏小乙不是枭雄,也没宋庆那么厚的脸皮,他多少还是犹豫了一下。

    也就是这么一犹豫,他发现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当己方的队伍行进到距离敌人两丈远时,对面的军户忽然在号子中站住,并且迅速排出了一套长枪阵,同时放慢速度,踏着坚实的步调朝这边过来。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苏小乙有些迷糊,也让他手下的人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们身经百战,却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种打法,几十人的遭遇战,不都是应该双方一拥而上,然后各自凭借勇气和狠辣决一胜负嘛,他们这是打算干什么?

    苏小乙本能感觉不对,可又实在是看不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轻轻挥一挥手,身后便有四条汉子拿着短斧冲了上来,直奔宋庆那略有些古怪的枪阵,那四人武艺虽不是最高强的,可胜在胆子够大,每次苏小乙手下与人厮杀,往往都是充作先锋,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怪叫一声猛扑过去,打算先将最前面几个砍翻,将这什么鸟阵势冲散,然后再从容厮杀。

    想法不错,可效果却差的出奇,四人刚刚扑到近前,最前排的十个人已经同时将长枪平举,正是洛小北那十个孩子,当初打吴老黑的时候出去四个,全都赚了不少赏银,剩下那六个也眼馋得紧,这一次便说什么也要跟上。

    这些孩子跟随宋庆时候最久,也对各种技法最是熟悉,之所以将他们放在最前面,就是要给其他刚刚经过几天训练的新人做出榜样,这十个也确实争气,长枪平举过胸,便再也不动分毫,眼珠死死盯着对面那四个人,只待对方进入杀伤距离,就要将长枪狠狠戳出去,宋庆曾经说过,只要胆大手黑,这枪阵谁都别想能冲的开,如今就是验证的最好机会。

    苏小乙那四个手下也不是楞种,知道长枪比短斧要长出很多,若是就这么傻愣愣的冲过去,很可能会被对方戳伤,可他们怎么都不会觉得,眼前这十个孩子能够这个本事,卫所中军户的窝囊他们早有耳闻,除了对方的官家身份之外,其他的他们其实并不太当回事,既然两边开始放对,那么连最需要担心的地方也没有了,直接碾过去才是正经。

    四人估计同时想到了这一点,随即再次发起冲锋,将斧头高举过头顶,脸上也露出最为狰狞的神情,希望用这种凶猛的威势,在接触之前就把对方吓退,可当他们距离对方只有一丈来远的时候,却依然没有发现这种迹象。

    那十个孩子脸上写满了紧张,却没有一丝退却的想法,反倒在最关键的时刻,犹如一个人似的,同时将长枪戳了出去,四人根本没来得及反应,枪尖已经到了勉强,只听得噗噗噗噗四声闷响,跟着便是凄厉的惨叫声,将双方从这种短暂的静默之中重新唤醒,苏小乙的脸色变得有些发白,宋庆却露出几分神经质的笑容,下令道:“全体都有,撤枪!”

    一击成功,那十个孩子对宋庆的崇拜再次上了一个台阶,对于命令自然也执行的不大一点折扣,无论是否戳到了人,都统一做出撤枪的动作,戳中的四柄长枪从对方胸腹中出来,飚出了大股大股的鲜血,撒在洛小北等人身上,这些孩子却也再没有什么紧张之色,而是像宋庆那样带着几分兴奋,齐齐向前跨了一大步,同时‘喝’了一声。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身后那几队没有来得及跟上,也没有跟着喊一嗓子,多少显得有些不够齐整,好在宋庆见机得快,立刻指挥那几队上前,再次将枪阵重新组合起来,严阵以待的看着对面。

    苏小乙咽了口唾沫,心中暗自有些发急,他知道今天这一场怕是有些不好打了,对方这明显是军中手段,虽然略有些生涩,但第一次只要成功了,后面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做,慢慢也就熟练起来。

    最关键的是刚刚见了血,而这些明显是生瓜蛋子的军户没有崩溃,也没有什么惊慌,反倒是更加增添了几分战意,这才是最麻烦的地方,苏小乙多年的江湖生涯告诉自己,不怕见血的对手,总是最难缠的那一种。

    出于谨慎考虑,他觉得再派人上去试探一次,这次却是派了六个人,不再拿着短斧,而是拿了长刀,那六人有了前车之鉴,再不敢中途耽搁,领了命令后直接朝枪阵猛扑上去,却听宋庆在阵旁喊道:“举枪!突刺!撤枪!”

    口令恰到好处,枪阵中的每一个人也都在用最快速度机械式的执行着命令,一阵惨呼过后,枪阵前又多了六个浑身是血的汉子,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疯狂的打滚……

    绝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苏小乙内心深处在大声提醒着自己,他咬了咬牙,清秀的脸上显出几分狰狞,将手中长刀高举过顶,好像一个决死冲锋的将军,手臂沉重而又有力的落下,刀尖直至眼前的枪阵,厉声喝道:“弟兄,跟我冲!”

    跟我冲和给我冲,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宋庆对眼前这个江湖汉子倒是有几分尊重了,双眸中精芒一闪而过,也是大声喝道:“小北在阵中喊号子,一定要稳住阵脚,苏小乙交给我来对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