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六十八章 筹划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薛平必须死!

    这是宋庆给自己顶下的近期最重要计划,不过对于薛总旗必须死这件事情的原因,宋庆的心态在短短两曰工夫之内,却发生了重大改变,原本他只是觉得薛平这人挡了自己的路,同时还会毁掉王昌和宋虎的前程,所以这个人必须要死。

    可现在看来这些理由的弱爆了,薛平这个人最该杀的地方在于,他居然在行军途中,一直都在和自己的亲信下属们勾搭,甚至对王昌这个顶头上司都爱答不理的,这才是真正的取死之道。

    原本宋庆将薛平勾结徐杰,想要搞出点乱子,让王昌在上司心目中地位下降的事情说出来,王百户虽说也动了杀心,但还不是那么明显,需要宋庆在一边鼓动才行,可就路上这两天的工夫,王昌对薛平的恨意已经溢于言表,因为这厮完全违背了游戏规则,做出来的事情几乎让人忍无可忍,这才让一向脾气还好的王百户彻底有了杀人的心思。

    上司不爱搭理你,但你不能不爱搭理上司,只要双方没有最后撕破脸皮,你就必须要伺候着,这可不是贱骨头,而是你在这个圈子里面混,所需要具备的演员职业艹守,是所有玩家都需要拥有的东西。

    薛平恰恰就是缺少了这方面的素质,见王昌和宋虎亲近,不想着如何挽回自己正在失去的地位,而是选择了背叛旧主,甚至还和别人联手算计的下乘招数,甚至在行军路上公然勾连自己的部下,丝毫不顾及王昌就在队伍当中,可谓是将事情做到了明处,也用这种愚蠢的方式公然向王昌挑战,估计在他那狭隘的目光看来,王昌根本没办法奈何他。

    入夜时分,宋庆将一块面饼吞进肚去,拿着凉水往下冲了冲,总算是勉强咽下,看着面前依然有些局促的丁魁,问道:“老丁,地形看好了吗?”

    “都看好了,往前走二里地,就有个小山包,山包后面有片林子,那些盗匪经常在那一带出没,好像是住在后面一座破庙里面,若是想要动手的话,林子里是个不错的去处。”丁魁先将自己之前去看过的地形讲了,随后端起竹筒来喝了口水,舔舔嘴唇道:“庆哥儿,真要动手吗?那厮再如何也是上官啊!”

    “上官怎么了?你说是百户大人大,还是他薛平大?”宋庆有些不屑道:“他这两曰的模样你也看在眼里了,如今百户大人还在,他都敢当着面和自己那些手下窃窃私语,全然没把上官当回事,咱们又何必那么规矩?而且若是百户大人这次没升上去,让那徐杰拔了头筹,他薛总旗怕是马上就要变成薛百户了,到了那个时候,你觉得他会把咱们怎么样?那些地盘和店铺都还算好的,弄不好他会把咱们找个由头宰了,尤其是我,几次三番落他父子的脸面,怕是早就被他们恨之入骨了,我不趁现在灭了他,难不成还要等着他将来窜起来灭了我不成?”

    这话说的再实诚不过,丁魁其实心中也明白,只不过跟随宋庆杀人放火曰子还不算长,从前那种唯长官之命是从的习惯,一时半刻还改不过来,突然摊上这种大事,心中未免会有些障碍,不过想想宋庆刚才说的话,若是徐杰真的做了千户,为了压制竞争失败的王昌,扶持薛平升官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到了那个时候,他们这伙儿人怕是真的就完蛋了。

    作为本百户所内为数不多的聪明人之一,丁魁可知道薛平父子都是什么人,那是十足十的小人,对手下一向都很刻薄,否则也不会出现这么多人投靠宋庆的‘盛况’,对手下都是这般刻薄寡恩,对待仇人什么样可想而知。

    他如今已经上了宋庆这条船,而且俨然是核心人物,宋庆什么事情都会和他商量,上上下下也都看在眼里了,若是宋庆倒掉的话,他这个介乎于二三号人物之间的角色,是绝对不会被薛平放过的,到时候别说如今这份家业了,能够保住姓命都要算是佛祖保佑,还是宋庆看得透彻,不趁这个好机会先下手为强,难道要等着对手壮大之后来收拾自己吗?

    想通这些之后,丁魁迅速进入了状态,在地上拿了几个石头子摆放起来,指着最大那块道:“这就是那个小山包,我估计我们到时候会在这里扎营,当然你如果和百户大人通过气了,那我们肯定在这里扎营,后面这片叶子是树林,最边上的是破庙,树林子和山包之间有半里地左右的距离,离着破庙差不多也这么远,你打算怎么下手?”

    宋庆冷然道:“很简单,百户大人下令,让薛平领着我们去探路,你在后面跟着就行,他薛平巴不得跟他那几个心腹多些私人空间呢,肯定不会拒绝这个命令,等进了林子直接下手就是,到时候就说是被盗匪偷袭了!”

    “他心腹手下可有六七个人呢,你能应付得了?”

    “所以才带上你啊!”宋庆脸色转暖,乐呵呵的看着丁魁,慢悠悠的说道:“老丁啊,要不说你是我的福星呢,每一次我觉得事情难办的时候,你总是能给我帮助!”

    “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出门时候我不是让你带酒了嘛,到时候给他们喝点,套套近乎就行,吃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单独带着薛平离开,找地方结果了他,你只要把其他人给我拖住就行。”

    “单独带他离开?这怎么可能?”

    “或者单独带他离开,或者等他去方便的时候跟着,这没什么不可能。”宋庆说罢,指了指帐篷外面,正在旁若无人和自己几个亲信交流感情的薛平,笑道:“你看看咱们这位薛总旗,那可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你觉得他会想到我要杀他吗?你觉得他会相信我敢杀他吗?就像你之前说的一样,他毕竟是上官,又不知道我们动了杀心,总以为自己现在胜券在握,我单独跟他出去一趟会有什么问题?说不定他还会找机会嘲讽我几句呢!”

    投推荐票,是一种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给本书投票,则会得到厨房之神的祝福,这种利人利己的好事,请大家一定要踊跃参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