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七十三章 打的就是你(下)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中国古代有句俗话,叫做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这句略带些文言文意思的话,只需要从字面意思翻译就行,就是皇上跟那些士大夫一起管理天下,皇帝不能一个人说了算,这种情况发展到了大明朝,几乎已经达到了极致,每一次新皇登基,都将是一段新斗争的开始,皇帝强势些的,内阁和文官们话语权就少,皇帝弱势些的,士大夫们则秉持朝政。

    说白了,大明朝其实就是一个皇帝和士大夫们争权夺利的舞台,每一个任何一个人能够逃脱这种命运。

    而作为士大夫雏形版的乡绅们,虽说影响不到天子那么高的级别,可在县城州城府城这些地方,那也都是能够跟亲民官们相抗衡的对象,如今宋庆这一个大嘴巴,却是结结实实的扇到了乡绅管家的脸上。

    所有人都呆住了,因为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乡绅代表什么,丁魁这种老诚仁更是吓得脸都白了,也只有宋庆那些死忠们非常兴奋,在他们看来,自家大人敢打这种乡绅家的管家,那可是打打给他们挣了面子,至于这件事之后会发生什么,他们暂时还没有想到,因此过了半天也没人动弹,只有丁魁上前几步保住宋庆,满是惶急的说道:“我的老天爷,你知道自己打的是什么人吗?”

    “知道,乡绅的管家。”宋庆冷着脸道:“可那又怎么样?老子的人又没犯错,打了就打了!”

    丁魁还要再说,那管家却从地上爬了起来,有些难以置信的捂着脸庞,歇斯底里的叫嚷道:“你敢打我?你一个贼丘八,居然敢打我?你知道我家老爷是谁吗?那可是周丰周老爷,沛县第一大户!”

    “打的就是你!”宋庆毫不客气的又踹了一脚,语气肃然道:“老子是朝廷军官,你敢管我叫贼丘八,我不打你打谁?你家老爷在何处,倒要让他来说说,这个家是怎么管的!”

    “本老爷如何管这个家,恐怕还轮不到你来说话吧?”这边动静越闹越大,管家还挨了打,早有人去后面禀报过了,宋庆话音刚落,便从里头看到个七尺来高、满脸横肉,穿着丝绸长袍的胖子,在一群仆役的簇拥下走了出来,一见管家倒在地上,胸口还被宋庆踩着,不大的三角眼顿时释放出毒蛇般的怨愤,气急败坏的问道:“你是哪里来的军官,居然敢到我家里来撒野?”

    “撒野?”宋庆指了指丁三道:“本官奉命剿匪,在外面扎营,派个弟兄来你家讨口水喝,谁知你家那门子非但不给,居然还动手把我的弟兄打了,也不知道谁在撒野,周老爷好门风啊!”

    “你……”周丰家中虽然富豪,几辈下来却没个读书的种子,家里下人在外头什么德行他也知道,本以为这丘八都是粗人,根本说不出个道道,谁知道居然知道抢先指责自家门子,这个事当然不能认,下意识道:“有谁看见了?”

    “我这边自然有兄弟看见,否则也不会踹了你家那门子一脚。”

    “这么说你们也动手了?”周丰似乎突然抓到话中关键,立刻变得咄咄逼人,口沫横飞道:“你身为朝廷军官,竟然指使手下殴打百姓,这是什么罪过?”

    “那你家门子先动手殴打朝廷官兵,这又该当何罪?”

    “那你要如何?”周丰原本也是个粗人,做事从来都是能动手就不动口的,此刻两句被宋庆说的没词儿,凶横劲儿立刻涌到脑门,大仄仄道:“难不成你还打算对士绅行凶不成?”

    “一个土财主,算他娘的哪门子士绅,你可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宋庆毫不在意道:“你这样的我见多了,也知道你想干什么,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做蠢事,我这人脾气暴躁的很,真要是动起手来误伤了谁,我可是不负责任的!”

    说罢,宋庆看了看门外那棵大树,在众目睽睽之下几步助跑,途中暴喝一声,使出全身力气踹了上去,只见那碗口粗细的树干顿时齐腰折断,向着另外一侧轰然倒下,众军户都知道宋庆能打,却没想到强到这般地步,顿时便叫了声好。

    见宋庆如此勇悍,那周丰也吓了一跳,不过还是硬挺着不肯倒架,反倒威胁道:“莫要以为自己是官兵,就可以肆意胡为,你可知徐州城西的周老爷,那可是我族中兄长,到时候去指挥使大人那边告你一状,管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周老爷?”宋庆原本还没当回事,打算吓唬吓唬这厮便走,如今却真的听住了,意味深长的笑道:“可是那位住在卫所旁边的周进周老爷?”

    “正是!”周丰却没看出宋庆笑容中的意味,满是狂傲的笑道:“那便是我族兄,今曰这事也好解决,你和你两个动手的弟兄在这里磕个头,老爷我就当没发生过,否则我马上派人禀明族兄,要你们都下大牢!”

    “好得很,好得很,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宋庆摇了摇头,叹口气道:“胖子,你认识我吗?”

    “本老爷自然不认得什么贼丘八!”

    “不认识是吗?没关系……”宋庆轻笑道:“我叫宋庆,徐州卫的一个小旗,官职不大,手底下兄弟也不太多,不过三天之内,我包管你对我有一个充分了解,而且这辈子都忘不掉!”

    “你什么意思?”联想到宋庆方才那神威凛凛的一脚,周丰多少又有点心慌,眯着眼道:“我可告诉你,我家族兄那是在知州大人和指挥使大人那里都能说得上话的,老老实实给我磕个头,今曰便放你们走!”

    “头,肯定是不会磕的,你要想动手的话,现在可以叫你身后那些狗腿子过来试试,!”宋庆无所谓的说道:“想要去找你那个族兄呢,也尽可以随便,不过事情如果闹到他那里去,咱俩可就没有说和的余地了,三天之内如果出了点什么别的事情,到时候可别怪我不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周丰先还没太在乎,可宋庆那张笑脸看起来却相当可疑,让他总会不自觉的往坏处想,反正左不过就是三天,三天之后若是这贼丘八没什么动静,那就是在胡吹大气,到时候自然要请族兄出马,到指挥使那边好好告上一状,周丰努力的安抚着自己,最终咬咬牙道:“好,那老爷我等着,三天之后见分晓,若是到时候没什么事发生,你可也别怪老爷手黑!”

    感谢漂亮的雪莲的打赏!另求一下推荐票和收藏,请大家支援,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