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七十六章 破财免灾(下)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盗匪们很兴奋,尽管他们被抓起来了,而且就是被眼前这嚣张跋扈的家伙抓起来的,可自幼培养出来的仇富心态,也让他们看这肥肥壮壮的周老爷很不顺眼,他们在这边曰子也不算短了,很是听说过一些周老爷的名声,要不是这庄子墙太高,能打的人手也有不少,他们几乎都有来这边捞一票的意思,以此表示他们其实是很愿意劫富济贫,做梁上好汉的。

    如今这个机会来了,尽管他们都是宋庆的阶下囚,从地位上来看还不如周老爷,从阶级感情上来看,他们其实还应该跟周老爷站在一起,整合力量来反对宋庆这个大魔头,可偏偏就没有人愿意这么做,不知是谁先开了个头,一群盗匪肆无忌惮的编造着周老爷买通他们的段子,有些一看就不像好东西的,甚至能编出周老爷拿自家小妾给他们当礼物的荤段子来。

    周老爷的胖脸正在抽搐,而且他已经弄清楚宋庆的意思了,从打两边产生冲突,宋庆带人离开这里开始,人家就一直憋着算计自己呢,可他明白归明白,心里却真有点害怕,眼前这人明显不是一般军户,要不是身后有人的,要不就是胆大妄为的,这两种人哪一种都不好得罪,前面那种自然不消说,后面那种其实更加可怕,因为胆大妄为就意味着不要命。

    怂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神经病的,周老爷自觉脑子很正常,没有要发疯的趋势,因此只能作为第二等级的蛮横状态存在,真心害怕那种不要命的,瞧宋庆这架势,摆明就是他最害怕的那种亡命徒,这种人你不要想着用官面手段对付,哪怕找到自己族兄,让他把这诬陷的通匪罪名抹掉,恐怕也解决不了问题。

    亡命徒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你不知道他敢干什么,说不定自己族兄那边一施压,宋庆为此丢掉饭碗,心一横领着群亡命徒再次杀上门来,到那个时候可就不是面子的问题了,恐怕连脑袋都得搬家。

    只是长久以来的优越感,让周丰在害怕的同时,多少还显得有几分底气,虽然这种底气被打压的差不多了,可他最后还是鼓足勇气喊道:“你们这么诬陷清白士绅,到底哪来这么大胆子?”

    见对方一副色厉内荏的神色,宋庆心中得意,正要再吓唬两句,却不防军户中有个小子突然说道:“是与不是,那可是我家说了算的,我活这么大,还没见过哪个作歼犯科之人说自己是个坏人的,这一点周老爷可要想清楚,人现在就在我家大人手上,这话自然也是我家大人来说,周老爷家业再大,可也是个白身,对我家大人喊打喊杀的,我看不止是跟这些盗匪有勾结,怕不是要造这大明朝的反吧?”

    “这话有道理,回去有赏!”宋庆很惊讶的看了看那个有些瘦弱的军户,心道从前怎么没有发现,但见此人说瞎话的时候面不改色心不跳,说起来还头头是道,那周老爷脸都快气白了,栽赃陷害俨然一把好手,这是人才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周老爷再没什么底气,就算是想要报复,恐怕也要等此事平息之后,再慢慢找自己族兄商议了,眼前这个节骨眼上,哪怕真的找了族兄,他也没什么信心对付宋庆这种纯粹的王八蛋,万语千言最终只得化作一句:“你究竟想怎么样,划出个道来吧……”

    “很简单,要钱呗。”宋庆理所当然道:“我们这么多弟兄,大老远的跑来这边来剿匪,沛县县令不让我们进城也就罢了,毕竟这年头当兵的名声太坏,城里头的百姓怕惊扰,可你这种地方上的土财……啊不,按你自己的话说叫士绅,你这种地方士绅家大业大的,总不能连点表示都没有吧?人家县太爷好歹还给我们送来不少酒肉犒军呢!”

    听说是要钱,周老爷总算松了口气,虽说这人比从前见过的军户都横,可路数终归还是一样的,他此刻已经是认栽了,能拿钱打发过去最后,便垂头丧气的问道:“你打算要多少?”

    “这个数!”宋庆伸出五根手指头来。

    “五百两?”周老爷顿时觉得肉疼,很凄楚的喊道:“你怎么不去抢啊?”

    “谁说是五百两?你周老爷好歹是个士绅,不会就这么点眼界吧?”宋庆笑眯眯的再次摆了摆五根手指,很清晰的说道:“五千两,不二价,你刚才后面那句话说错了,我这就是在抢!”

    “我哪来这么多钱?”五百两虽说肉疼,可还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可五千两就不一样了,周老爷全副家当也就几万两银子,宋庆说的没错,他不是江南那种豪奢之家,就是沛县的郊外的土财主,听说五千两这么大数目,顿时疯狂的摇起了头,死活说自己没这么多钱。

    宋庆听了几句,神色逐渐变回冷清,幽幽的说道:“既然周老爷说没有,那我只有叫人把你家抄了,凡是找到的东西都算是贼赃,你觉得这主意怎么样?”

    以宋庆的疯狂程度,现在说要抄家,周丰丝毫不敢怀疑,因为把他家抄了之后,根本不必再做什么小军官了,直接上山当土匪都行,这件事可行姓实在太大,也由不得不害怕,只得硬着头皮道:“我真没……不,五千两我有,可那都在钱庄,手头实在是没这么多现银,要不等我叫人凑齐了之后,再给府上送去?”

    “少废话,你个乡下土老巴子,知道钱庄门往哪边开啊?”宋庆满是讥讽的骂道:“要再不拿钱,我现在就让人去找你们家地窖,到时候找到的银子全是我的!”

    “我给,我马上给……”听说要去地窖,周老爷心中最后一道防线也被攻破,和宋庆想的一样,他全副家当几乎都在地窖里头藏着,这个关键点一被攻破,他马上就一文不名了,只得垂头丧气的吩咐下人去取银子,希望能够破财免灾。

    感谢漂亮的雪莲的打赏!另求推荐票和收藏,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