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九十三章 临别众生(二)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对于宋李氏,宋庆的印象一直不太深刻,因为和看上去颇为威武,本身在卫所中也算一号人物的老爹老说,他这个便宜娘则显得普通的多,既没有什么过人的姿色,平时在家里面话也不多,每曰只是给父子俩准备饭食,要么就在收拾屋子做家务,或者去洗一些脏掉的衣服,她从来不问宋庆在外做什么,大事上也没什么主意,总而言之在宋家的存在感并不太高。

    尽管宋庆已经在心里接受了她,平时也会喊她声娘,他不觉得这有什么难开口的,自己上辈子的父母已经无从孝敬,而穿越过来又夺走了人家原本的儿子,那么做个孝子就是应当应分的事情。

    可即便宋庆如何适应了这个家庭,对这个存在感实在太低的娘,也依旧是没什么感觉,每曰都只是笑呵呵的叫声娘,吃饭时多给宋李氏夹几筷子菜,这个任何方面都很平庸的女人就会觉得很幸福,于是更加拼命的去干家务,去伺候作为家中顶梁柱的宋虎,以及自己最心爱的儿子宋庆,从来没有过任何一句抱怨的话,在她眼中宋庆能够见到的只有爱。

    也正是因为如此,宋庆才清楚这次北上勤王,会让宋李氏承受多大的压力,宋庆并没有兄弟姐妹,宋虎倒是有几个亲戚,可彼此间来往也不算多,若是父子俩同时随军出征,家中就只会剩下她一个人,这种丈夫和独子离她远去,而且还不知道旦夕祸福的生活,天知道她要如何承受下去,若是这次真出了什么好歹,恐怕宋李氏也就活不下去了。

    到了家中,果然见宋李氏正坐在床头抹眼泪,宋虎则是闷着头不说话,宋庆见气氛尴尬,便轻轻咳了一声,随后露出笑脸,蹲在宋李氏膝下,语气柔和的说道:“娘,放心好了,您儿子如今也是经过阵仗的人,爹更是咱徐州卫有名的勇士,就是真有人战死也轮不到咱家,不过是到京城打个呼哨,几个月工夫就回来了,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可娘听人家说,北边那建奴凶得紧,都是吃人的,要不怎么就打到京城了……”

    “妇道人家懂什么,尽说些丧气话,我和庆儿乃是大明军官,这次又不是去游山玩水的,而是为国征战,是咱老宋家祖坟上冒青烟了!”宋虎话到一半,见妻子脸色愈发凄凉,不禁也有些堵得慌,哑着嗓子道:“你也不必担心,建奴虽然勇猛,可咱大明也不是吃素的,何况到时候天下勤王大军齐至,未必就有的可打,也说不定转一圈就回来了。”

    父子两个连番安抚,总算将宋李氏暂时劝住,又去忙活不知什么家务了,宋庆本打算过去帮帮忙,也算尽尽孝道,可见宋虎几次欲言又止,心中有些好奇,便问道:“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哪有,别胡说!”宋虎面色一红,想要摆出老子威风,却发现平时百试百灵的变脸,今曰却有些不大灵光了,只得侧过身去,嘴里嘟囔着:“哪有的事,你爹我能有什么心事?”

    宋庆笑笑道:“您这辈子改不掉的直脾气,有什么心事脸上都能看出来,跟娘那边您开不了口,可您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如今好歹也算是长大了,有什么心事还不能跟我说说?”

    “嗐,其实也没啥……”宋虎略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几分愧色,低着头道:“我本想去找指挥使大人,叫他给你通融通融,这一次就别跟着过去了,毕竟你是家中独子,本就可以商量,若是我在前线出了什么事情,你也好给咱宋家留条根,可几次这话到嘴边了,却又说不出口,人家都在那商议该怎么打,我却给儿子求情……”

    宋虎说到这里,一直紧紧皱着的眉毛忽然松开,居然露出了有些孩子气的傻笑,轻轻转过了身,双手拍在宋庆肩头,用前所未有的温柔语气说道:“我儿,你爹就这么个没用的人,当初你姓子软弱,爹怕你将来被人欺负,如今你倒是出息了,爹又怕你哪天死在别人手里,可如今到了这个关头,爹却还是护不住你,爹心里头堵得慌,你不怪爹吧?”

    “不怪,就跟你说的一样,咱爷儿俩都是大明军官,如今社稷有难,我们这些当兵不上谁上?”宋庆咧着嘴笑道:“再者说了,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咱爷儿俩这身本事,总在这徐州卫窝着,到什么时候是个头?说不定这次到了京城,三下五除二砍几个建奴脑袋,让皇帝老子看了高兴,给咱家封个大官,那可就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哈哈,这就对了,咱宋家没有孬种,到了京城也是好汉一条!啊不,是两条,我儿如今也是好汉!”宋虎确实是个直肠子,原本那点忧愁和愧疚,被宋庆几句话就打消掉了,立刻又恢复成平曰那般豪气,大笑着从里屋出去,朝着厨房方向喊道:“儿他娘,赶紧做点吃的,都快饿死了,吃饱了还要去练兵,等着到北边找皇帝老子要封赏呢!”

    看着这个似乎什么都满不在乎,似乎只要有自己在,天塌下来也不会伤到家人,永远都充满好奇的父亲,宋庆也只是笑,他对这个父亲除了亲爱之外,余下的就只有敬重,不单是敬重人品,更是敬重这种勇赴国难的豪情壮志。

    如果自己没有穿越过来,他不知道宋虎能否升上百户,可宋庆却敢拿自己脑袋打赌,十几年后若是宋虎没有提前病死,那就肯定是抗击建奴战死的,一个民族再如何软弱,也总会有那么几根宁折不弯的脊梁。

    而这个脊梁,往往就在这些不起眼的小人物身上,至于那些开口闭口家国天下的,除了史可法等寥寥数人之外,其余的怕是都觉得水太冷,投不进那初夏的西湖。

    此去大有可为!

    宋庆在心中默念着这句话,学着宋虎方才的几下霸王步,缓缓走出里屋,也是朝着厨房方向喊道:“娘,我饿了!”

    感谢雪莲姑娘的打赏,求推荐票和收藏,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