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一百三十五章 重整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宋庆心里非常清楚,能够被打到这里来的,自信心已经受到不少打击了,自从后金开始进入京城周围之后,几乎各处的勤王军都被打了个遍,京营这次出战效果同样不好,最关键的是除了三千营那帮人没动手,其他人最初还都非常卖力的打过了一次,这种竭尽全力作战之后,最终却依然败北,比起从头到尾没认真过,最终导致输掉更难接受。

    有句话叫做尽力了就不后悔,可尽力了却依然失败,同样也就意味着你真的不是人家对手,眼下这帮人大多就是这个心态,他们不是没有努力过,可努力之后却依然打不过人家,对于从来眼高于顶的京营士兵来说,打击可是非常大的。

    宋庆知道必须要鼓动鼓动士气,否则这伙儿人哪怕慑于官位跟着他,战斗力也不会太强,甚至可能出现临阵脱逃的可能姓,若是真出那种事情,怕是自己的小命也就保不住了,因此他必须想办法让这些人重树信心。

    看看众人的注意力都被自己和周陵吸引过来,宋庆突然大笑几声,只可惜周陵脑子还处在木然状态,没做好一个捧哏应尽的义务,更没问上一句:大人为何发笑?

    没奈何,宋庆只得自己捧自己,笑容满面道:“你们这些人好歹也是京营出身,是全天下的精锐,哪怕就是申甫大人临时招募的,那也都是在京城百姓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竟然打了次败仗便一蹶不振,对得起这身鸳鸯战袄吗?”

    底下鸦雀无声,这年头的军人荣誉感本来就不强,又是刚吃了败仗,仅有那点精气神也被打没了,除了那个叫做小狼狗的眼神放光之外,其余人等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似乎这身鸳鸯战袄跟他们关系并不大,就是个遮风挡雨的衣裳而已,脱掉了换身别的照样可以过活,也无法从这里面汲取什么精神力量,更加谈不上对这件衣服的忠诚度。

    好在宋庆也只是开了个头,见众人反应和自己预想的差不多,便继续说道:“一直忘了给大伙儿做个自我介绍,在下叫宋庆,徐州卫的百户,也是狗营的营头,之前守卫安定门的时候,见城头快要顶不住了,当时便想着带些人杀出城来,将后金兵逼退,那时候城下的袍泽们跟你们一样,除了我狗营的几百号人之外,谁都不敢出城迎敌,可宋某跟他们讲了个很简单的道理,这城里头都是他们的父老兄弟,若是安定门守不住,被建奴攻进城来,那时候大伙儿都要死!”

    “那后来呢?”周志安是个有文化的,微言大义之类的懂得不少,也是第一个被宋庆的话吸引住了,下意识问道:“后来大人就带人出来了?”

    “对,后来我就带人出来了,足足几千号人,疯狗一样跟着我杀出城去,朝着皇太极的两黄旗冲锋!”宋庆的口气逐渐变得亢奋起来,指着周陵道:“你们在外头打的时候,三千营那帮人没过来帮忙吧?”

    周陵很是愤慨道:“是,那些杀千刀的平曰里傲的不得了,到了见真章的时候全软了!”

    “当时我也这么觉得,因为我喊了好几次,五军营的人跟我来了,申甫大人的队伍跟我来了,甚至神机营有些人都将火铳扔掉,拿着刀跟我杀了出来,我徐州卫自己的人马更是如此,偏偏就是这个三千营不敢出来,那时候我也觉得,这就是一群懦夫,一群抬不上席的狗肉!”宋庆先将三千营大骂一通,随即却话锋一转道:“可我这次错了,我带着人一路冲上前去,将皇太极硬生生给逼退,不过周围也被别的辫子兵围住,只要率军突围,我领着几十个不怕死的断后,最终被人堵在里面,战马被建奴的弓手射死了,身边弟兄也都死了个干净,那时候我想,自己大概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然后呢,大人怎么突出去的?”这次问话的却不止是周志安了,不少人显然都被这发生不久的事情吸引住,面红耳赤的等着接下来的结果。

    “然后?然后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突出去的。”宋庆笑的更温和了:“我在地上满处跑,躲着那些从四面八方刺过来的长枪,就看见三千营那帮孙子也像疯狗一样冲了过来,就那么一个来回,硬是把围着我的辫子兵都给冲散了,他们一个千总给了我一匹马,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冲了出来,一路到了你们这里,接下来的事情,我也就不清楚了,只知道三千营这帮孙子最后也杀了出来,人要脸树要皮,仗打到这个份上,京城都被人围了,当兵的都该死,你们一样,我也一样!”

    有人脸红了,有人低下了头,还有些有心抗辩几句,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梗着脖子硬挺,可所有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也许这时代的军人荣誉感并不太强,可最起码的荣辱观还是有的,在一个君权大过一切的时代,任凭外族军马包围京城,包围他们无论在口头还是心中总归是要效忠的皇帝,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奇耻大辱。

    他们没几个读过书的,大部分都是文盲,可平曰里总是听过评话故事,每个人或多或少总归会有个英雄的梦,汉末的关王爷,宋朝的岳爷爷,还有本朝的戚爷爷,每个当兵的无论究竟为什么参军,白曰里为了生活奔波劳碌,无暇他顾,可夜里辗转反侧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瞬间,会想着要成为这样的人吧?

    “我想要说的很简单,这是国战,不是上山剿灭几个土匪,前宋的事情你们想来也听说过,京城被人家打下来,所有人都是亡国奴,辫子兵什么模样你们也见过,那里不止是建奴,也有辽东的汉人,你们不想有一天也把脑袋剃成金钱鼠尾,不想也给皇太极做奴才吧?”话到了最后,宋庆语气多少有些低沉,他觉得自己口才又有长进,而且声情并茂,连自己也被感动进去,他清了清略有些沙哑的嗓子,声调并不太高,却足够凝重清晰的说道:“反正我不愿意,我要把他们杀干净,给这个国家,也给咱汉人杀出一条路来,为了子孙后代不被人当成奴才,只是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跟我一起去做。”

    最后一个字说过之后,宋庆知道自己能做的事情全都做了,接下来就是听天由命,看看这些人究竟只是暂时被打昏了头,还是已经彻底丢掉了血气,儒教学说是好东西,教给你纲常礼节,可儒家同样也是个坏东西,将强汉盛唐时候的血勇之气逐渐磨灭,到了如今这个时候,已经并不剩下多少,汉人曾经锋锐的獠牙,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没有谁规定,獠牙这东西退化了就不能再长出来,哪怕做不成狮虎豺狼,能先做回条狗也不错。

    当心情回复平静的那一瞬间,宋庆听到了第一声‘我愿意’,跟着就是稀稀拉拉的附和声,虽然声音不大,却足够坚毅,每一个人都是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这个可能在将来会改变历史的决定。

    感谢书友130105140634263的打赏!求推荐票和收藏,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