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战再起(二)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明朝有句俗话,叫做天子守国门,历朝历代的大明天子们,全都居住在距离山海关并不遥远的京城,虽然说不可能真的让天子镇守国门,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不过作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城,天子的居所,京城的防御能力确实是很高,城高池深不说,城内的守军也大多是精锐之师,如果里面的人执意坚守,外面的人想要攻进来,确实是难入登天的事情。

    当然,这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要利用好瓮城,之前宋庆等人之所以在安定门坚守,就是因为外面的瓮城丢了,后金兵马长驱直入,直接打到了内城城墙下面,因此才格外艰苦。

    可这次却不一样,因为上次宋庆最后时刻的猛攻,让皇太极多少有了点紧张,加上周围各路勤王军马逐渐开始压缩,皇太极也怕被人家包在中间,里应外合之下受困于此,因此被迫将队伍撤了出去,瓮城也重新被明军夺回。

    正因为这个战略要地的夺回,这一次守城的时候,明军比之前多了几分底气,加上京营已经重新整备,各部长官全都归建,战斗力也开始发挥出来,给京城保卫战增添了一层又一层的砝码。

    只不过当大战真正开启之后,大家发现这仗依然不好打,后金兵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竟然发了狂一样开始猛攻,根本没有试探姓攻击,一上来就是全力施为,各处都布满了盾车和云梯,同一时间下达攻击命令,蚂蚁一样的人潮开始向城墙处涌动,最初还是依着鼓点缓缓前进,开进到二十余丈的距离时,不知是谁忽然发令,所有人都像疯了一样开始奔跑。

    宋虎站在城头,看着底下展开的疯狂攻势,饶是已经经过几场恶战,也不禁有些咋舌,这次虽然有高厚城墙支撑,可后金的攻势却比以往凶猛了许多,如果说之前大战安定门的时候,对方还有些试探的意思,现在可就完全是倾其所有了,甚至带了几分赌气的意思,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皇太极这个素来很精明的人,做出这种明显使姓子的举动。

    宋虎心中嘀咕,远在城外中军大阵里的皇太极,更是在心头一阵阵吃味,从他本心来讲,他并不打算这样打仗,既然到了明国京城,抖抖威风是肯定的,可无论是他还是那些后金权贵们都知道,明国这京城太不好打,只要里面的人不出什么问题,粮食也足够充足的话,想要凭借外力攻打下来,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硬来只会撞得头破血流。

    可他现在没办法,因为阿济格失踪了,根据过去勘察的探马回报,阿济格之前扎营的地方发生过激战,若是从坏处想的话,这位十二贝勒八成已经没命了,虽然这对皇太极来说算是好事,他可以动动手段把镶白旗据为己有,最不济也可以找一个自己人去做旗主,可阿济格终归是他弟弟,是**哈赤的儿子,在明国土地上被明人干掉了,作为后金汗他必须报仇。

    想到这里,皇太极就是一阵愠怒,这次绕道蒙古杀入中原,一直都非常顺利,几乎是所到之处攻无不克,明国几十万大军在他十万精兵面前虽不至于土崩瓦解,却也没多少人赶上来主动找茬,哪怕是被攻击了,对方大多也都是死守营寨或城池,只求将他们击退即可,以至于北直隶大片地方都被他们攻克,村镇抢劫一空,算是赚的钵满盆满。

    如果不是出了阿济格的事情,说不定过段时间就可以班师回朝,好好享受这一次的丰厚战果了,可偏偏在这个时候,阿济格失踪了,而且很有可能是被明[***]队干掉或者生擒,这个面子如果他不找回来,这后金汗的位子恐怕也就不太稳当了,现在有不少权贵们全都在盯着看,看他这个大汗能否找回面子,还都是以阿济格的名义,尽管那些人平时和阿济格关系并不太好,有的甚至还很敌对,可在这个时候却统一口径,把阿济格描述的天上少有,地上全无,就差直说这是个圣人。

    圣人失陷敌营,或者被敌人干掉,他们自然是要报仇的,于是就有了这一次的大战,而且是两黄旗充任主力的,皇太极必须要做出个表率来,以表达自己对阿济格的兄弟之情,以及对属下的爱护之意。

    众人什么意思,他自然是知道的,无非想让他多消耗一点,后金才从游猎大部落进化成汗国没多久,汗权可还没那么神圣不可侵犯,兄弟们有别的心思的大有人在,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镶白旗的人马暂时归他了,哪怕那几个牛录再如何心不甘情不愿,多尔衮和多铎兄弟也是一副冷脸色,可旗主暂时不见踪影,他这个大汗临时接管镶白旗,谁也说不出什么。

    正因为如此,多尔衮和多铎兄弟这次也是攻城主力,皇太极的借口很好,两白旗的威风要靠他们拿回来,而且话里话外透出谁表现好,镶白旗就给谁的意思,这个重利不可谓不诱人,多铎现在主领正白旗,多尔衮则只有手下勉强保住那些部众,哪怕兄弟两个明知道可能是计,却也依然禁不住这种诱惑,毕竟他们兄弟两个关系也不太好,若是多铎再领了镶白旗,直接就可以把多尔衮并进来,若是多尔衮得了这个红利,则可以跟多铎分庭抗礼,甚至在后金权贵中谋夺一席之地。

    只不过作为许下重利的皇太极,却从来都没打算兑现,他只是话里话外透出这个意思,却没有空口白牙的说出来,到时候随便找个借口赖掉就行,这一仗打下来,两白旗的损失估计也不会小,到时候还不是任他拿捏。

    后金上层之间逐渐展开的内斗,明军自然不知道,他们只知道这一次对方是要动真格的了,城外人山人海,到处都是拿着刀枪的辫子兵,乌央乌央朝着各处城墙涌动上来,盾车附近的弓箭手更像是隐伏在暗处的毒蛇,只要抓住机会,就会窜出来狠狠的咬上一口,虽说有了瓮城,可这守城的形势却从来没有好过,甚至某种程度上更加艰难了。

    感谢书友130721230333479的打赏!求推荐票和收藏,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