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一百五十六章 收兵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瓮城城门大开,昭示着一个信息,这一次的京城攻防战,以明军的胜利而告终,尽管城下各部还都在热火朝天的打着,可之前一直都紧闭大门的瓮城突然打开,还从里面派出不少兵马,已经足够说明一切问题,京城肯定是无忧了,否则谁也不敢冒天下大不韪派兵出来,哪怕是皇帝自己抽疯都不行,仗打到这个份上,早已经不是老朱家自己的问题了。

    城门大开的时候,宋庆依然在舍生忘死的追杀着皇太极,当然这个舍生忘死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他心里已经开始琢磨起要如何撤退出去的事情,仗已经打到了这个份上,明军显然是胜了,自己显然也是胜了,接下来就是接受众人恭贺,以及皇帝接见的福利时间了,如果京城老百姓够给面子的话,说不定回城的时候还能够享受一下万民欢呼的待遇。

    正因为如此,接下来的战斗可千万不能太当真,皇太极那好歹也是有脾气的主儿,若是真把人家给逼急了,调转马头和自己拼命,那才叫挖坑给自己跳呢,宋庆虽说对打后金并不反感,几仗下来也真打出点民族情感来,可归根结底依然还是那个投机分子,没有好处的事情,他是肯定不会做的,尤其是这种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结果,只是徒增损伤的战斗。

    不过表面功夫必须要做到家,否则很难瞒过那些精明的后金上层,后金现在可正处在上升期,无论是大汗皇太极,还是那些王爷贝勒们,没一个省油的灯,游猎民族能够发展到这个阶段,也算是个异数了,宋庆可不觉得自己就比古人聪明,尤其还是都是那些在史书上留下过名字的古人,跟这些人打交道,怎么小心谨慎都不为过,否则自己小命堪忧。

    皇太极的大旗终于远去了,其余各旗也都开始脱离战斗,打到这个时候,各处勤王军也都不再拼命阻击追赶,他们知道这仗打赢了,可以回去休整了,明军归根结底还是缺乏战斗意志,只本着能够将敌人进攻防御下来的宗旨,也难怪跟后金打仗一直都很吃亏,硬件不如人家只是一个方面,更关键的是软件,自己都没指望过取胜,仗又怎么可能打得赢?

    看着逐渐分开的两军,宋庆也不再追赶,将战马勒住,长枪高高举起,早已经习惯他这个动作的部下们也都停了下来,他们喘着粗气,带着意犹未尽的凶悍表情,用充满崇拜的眼神看向那杆长枪,长枪头上满是血污,在阳光的映射下发出有些幽暗的光芒,可这束光芒却照进了所有人的心里,让他们觉得心头一片亮堂,似乎任何事情都充满希望。

    “大人,这就打赢了?”周陵的铠甲上全是血迹,胳膊上也被人砍了一刀,现在还在往外冒着血,可他却丝毫未觉一般,脸色亢奋的到了宋庆身旁,看着逐渐远去的皇太极本阵,有些难以置信道:“建奴的大汗,就这么被我们打退了?”

    “对,打赢了,也把他打退了!”宋庆却觉得有些疲惫,连续两次出来玩命,着实太刺激神经了,以至于他这个素来有点粗线条的人,也在大战之后感觉到了一丝疲惫,不过还是强打精神道:“你去安排一下,叫弟兄们迅速后撤,跟城里出来那支队伍合流,估计我爹他们全都出来了,我还得去老老实实挨骂呢,回城的时候队伍暂时归你带着。”

    “是,不过大人,咱这队伍可是……”周陵话到一半忽然住口,可最终还是有些为难的说道:“大人,咱们这七千来人可是临时凑起来的,回城之后各部过来要人怎么办?”

    “先不给他们,等我面圣之后再说。”宋庆自己也有些头疼,平心而论他是很想把这支队伍吞下去的,可他也知道不可能,自己哪怕升官再快,也不会有统领七千人的权利,这实在是有些太过逆天,哪怕皇帝一时头脑发热同意了,大臣们也不会执行,到时候朝会上肯定要起波澜,甚至可能对自己群起而攻之,什么心怀不轨之类的大帽子都有可能扣过来。

    不过让他这么把人老老实实的交出去,他自然也是不肯的,这些人跟了自己曰子虽然不长,但都是正经打过仗的老兵,尤其最开始那伙儿人,到如今怕是打了十几仗了,用的得心应手不说,本身也极具战斗力,让他全部都交出去,那是绝对做不到的,而且像小狼狗等人也都明确表示过想要继续跟着他的意思,因此这一次面圣就至关重要。

    至于自己会不会面圣,宋庆丝毫都不担心,他现在已经猜到崇祯就在城上,否则周围的明军不可能如此卖力作战,既然自己的表现都被皇帝看在眼里,想必已经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升赏之类的自然也就不会少,只看自己到时候怎么说就是。

    艹作得到的话,至少把最初跟着自己那几百号人带走应该不成问题,反正如今京营建制溃乱的很,各部也都被打散出去不少人,只要皇帝能够含含糊糊的说句话,没有人会为这点事跟自己过不去,哪怕花些钱都是可以的,这可是打过好几仗还能活着的老兵,在徐州那地方你就是有钱也招募不到,宋庆在这方面素来舍得花钱,这次当然也不会抠门。

    很快,后金各旗也都逐渐脱离战场,只不过这些人走的很不甘,不少人离着老远还向这边看来,似乎想要将这支打乱他们全部布置的军队记住,更想要记住那个提枪直取皇太极的将官,宋庆甚至在镶黄旗的队伍中看到了鳌拜,虽然瞧不清这厮什么表情,但只看他那不住回头看过来的动作,大概其也能猜想得到,这家伙心中一定非常不服气。

    的确,换做是他自己,他也会不服气,只不过他现在没兴趣去管鳌拜的心情,他已经是个胜利者了,胜利者拥有无视一切的特权,不需要去关心失败者,只需要关心自己的战争红利。

    求三江票,推荐票和收藏,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