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二百零一章 打劫(下)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扇形阵是宋庆最喜欢的小规模斗阵,因为这种阵法的关闭能力很强,尤其擅长杀对方那些武艺高强的首领,几人或者十几人都可以使用,当然十几人的效果会更加好些,而且这种阵法站位非常简单,只需要及时凑成一个扇面,跟着齐头并进的向中心处缩口即可,只要完成这个动作,而对方没有撒腿就跑的话,几乎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十几杆长枪齐齐刺出,枪尖在曰头照耀下璀璨生光,可对周禄而言,这些光芒却谈不上任何美感,反倒是索命的无常,他武艺高强,经验也丰富,虽说上了年纪,但依然比大多数年轻人强得多,千钧一发之际,竟然硬生生使出个铁板桥来,将上身整个折了过去,堪堪避过长枪阵,可还没等他起身,就见那些人突然后撤一步,把枪尖斜着戳了下来,只得又使了个懒驴打滚,可这次却没那么好命,**上被戳中一下,幸亏伤口不深,否则被钉在地上,哪里还有活路。

    即便是这样,他也觉得局势实在不妙,跟来那几十号人现在早被包围,每个人身边至少有三四条汉子伺候,那些家丁护院又没他这么大本事,一对一时候还能占些便宜,被人家围上之后,顿时便慌了手脚,转眼间已经有几人被杀。

    若只是那些土匪,他还有把握领着人冲杀出去,可眼下自身难保,这十几个狗营的人太难对付,他从前也见过狗营,知道这些兵都算能打的,可如今再见面时,却发现这些人变化很大,原本还只是宋庆等寥寥几人不好对付,如今看来每个人都像是亡命徒,身上血腥气比他这个**湖还重,那稳重劲头也不像是十几岁的年轻人,也不知究竟怎么练出来的。

    周禄武艺其实并不算是精熟,只是仗着力气够大,身手灵活,加上出手狠辣,这才能傲视群雄,如今腿上被长枪戳中,行走不便,心中也有些怯了,功夫顿时废掉大半,被这长枪阵围住,根本不敢做出什么多余动作,只是能腰刀舞得密不透风,同时尝试着朝旁边退去,打算找个机会转过弯来,再想办法逃走,至于其他人,暂时却顾不上了。

    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根本无法做到,狗营这种扇形阵是经常演练的,哪怕不是自己相熟的那些人,一样能够配合默契,此刻十几人其实分做了两队,李三郎和洛小北各自占了一队中心,两边配合起来,让这枪阵快速运转,几乎达到了完美的程度,根本不给周禄任何调整位置的机会,每当他试图错开的时候,枪阵总是能第一时间调整回来,继续把他包在核心。

    片刻之后,周禄身上已经被戳了三枪,鲜血潺潺的流淌下来,他也不再复之前的悍勇,动作越来越慢,眼前也是格外模糊,心中却大叫苍天无眼,他周禄在徐州好歹也是号人物,若是被宋庆或是宋虎杀掉,好歹也算不亏,如今却死在人家手下一群孩子手里,当真是很不甘心,到了阎王殿前同样没脸,辜负了他这一身本事。

    就这么一分神的工夫,长枪再次戳来,周禄用尽全身力气闪过,可枪尖刺空之后,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立刻撤回去,而是向左右横扫,周禄刚刚闪过刺击,哪里还有余力,头部顿时被抽中几下,正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冷不防面前一道亮光袭来,他想要抬起胳膊遮挡,却终归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寒芒刺入自己咽喉。

    “噗嗤!”周禄觉得喉咙处一沉,似乎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却只能看到那段黝黑的枪杆,找不到方才那道煞是好看的寒芒,不知为何,他根本没想过自己马上就要死去,只是想要看看方才那道璀璨夺目的光芒,直到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刻,枪杆急速向后撤去,寒芒也再次出现,周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已被穿透的喉头耸动几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再次没有发出声音,健壮的身子似乎突然被人抽空了力气,顷刻间软倒在地。

    “呸!”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洛小北轻轻啐了一口,冷笑道:“还以为有多厉害,土鸡瓦犬一般!”

    李三郎摇摇头道:“江湖人终归是江湖人,武艺再如何出众,那也是单打独斗的本事,你拿军阵打他,还不一打一个准,别多说了,赶紧把人头割下来,带上那些马车,回去找千户大人交差。”

    “马车有人照料,先去林子里把那些人都拿下再说!”洛小北说罢,提着长枪便进了林子,却见里面的战斗几乎已经结束,土匪们死伤了七八十号人,却是将周家那些护院杀的只剩下十来个,现在满身是血的缩在中心位置,看模样已经是风中烛火,转眼之间就要湮灭,他忽然想起宋庆之前嘱咐的话,尽管没给他什么明确限制,可似乎有说过留些活口什么的,立刻下令道:“都别杀了,中间那些人,马上放下兵器,可以饶你们不死!”

    活着那些护院早已经心神俱疲,只是靠着最后一股求生的念头死死支撑,听说放下兵器可以活命,下意识的便将刀剑扔在地上,有几个脑子灵活的立刻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又要重新捡起,土匪们却早已经冲了过来,将所有人全部按在地上,却没有再继续动手,寨主们都将目光投向洛小北,想要确认一下是否真的饶过这些人,毕竟这位小爷下手太黑,天知道是不是要诓骗人家放下兵器之后再动手。

    洛小北却摇了摇头,说道:“先把人看起来,翻山鹞子,你寨子地方大,这些人都关你那里,后面留着还有用,吃喝用度的你先出,回头我把银子给你。”

    “小爷这说的哪里话,不过十几个人吃喝而已,哪里还用您出,就当是小的孝敬您了!”翻山鹞子赶紧将刀收了,谄笑着几步凑上前来,他这人油滑的很,不过作战也算勇猛,方才很是杀了几个人,此时满身污渍,脸上也是血丝呼啦,配上这副谄媚到极点的笑容,看起来分外怪异,他自己却丝毫不觉得,又是表了一通对宋庆的忠心,立誓保证完成任务。

    没多大工夫,大车也被送了过来,同来的还有那些没什么抵抗力的脚夫,这批人当然也被扣下,翻山鹞子全部包圆,别的寨子要分几个帮着看管,却被他严词拒绝,差点没打起来,洛小北也懒得听他们争执,直接叫人打开箱子,里面东西一露,寨主们顿时不吵了,都是双眼放光的盯着这些货物,有些意志力差的几乎就想扑上去了。

    华明池和碧波池一样,都是做的奢华服务之类,大部分东西虽然珍贵,可通常都是店里面使用的,这些土匪全是粗坯,也看不出什么价值来,可关键是这些箱子里除了各色奢侈品外,还有三箱都是银子,满满当当的银子。

    这次不管是寨主,连洛小北都傻眼了,他倒不是没见过钱,当初在遵化洗劫衙门的时候,拿出来的可比这个多,关键是今天只是打算劫周家的货,万没想到能有这么多银子,一时间竟是不知怎么办好,万幸李三郎也跟了过来,当即说道:“我家大人只说劫货,没想到会有银子,三七开不能作数了,银子给你们两箱,我们留一箱,其余东西对半分如何?”

    “全听三爷的!”翻山鹞子第一个投了赞成票,其他人大概盘算一下,虽说比之前的三七开差了一些,但因为那两大箱银子,其实大家得到的比原本还多,加上根本不敢有人得罪狗营,土匪中实力较强的翻山鹞子又是头一个同意,因此也都没提什么反对意见,纷纷点头称是,事情就此定了下来,倒是洛小北似乎如梦初醒,很是感激的看了李三郎一样。

    事情既然办妥,众人也不耽搁,洛小北拿刀砍下几颗人头,用早就预备好的石灰拌了,装在木头盒子里,又和土匪们约定好下次见面交易的时间,嘱咐他们将其余尸体都收敛起来,找个地方埋葬,便领着十几个弟兄就此回转。

    当天晚上的时候,车队回到狗营驻地,洛小北和李三郎立刻来见宋庆,将事情大致一说,宋庆也是有些惊喜,立刻叫人把那些箱子找地方锁好,将两人大肆夸奖一通,各自赏了五十两银子,跟着一起去的每人也有十两。

    跟着,他叫人找来了赵满熊,听说前方得手,赵把总也是满心欢喜,好像得到了什么心爱的玩具似的,嬉皮笑脸问道:“大人,既然东西拿回来了,那属下明曰就去办了?”

    “明曰一早去,就说晚上包场子,定钱也给他们,然后找人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越多人知道越好。”宋庆冷笑着道:“不是想让我没货嘛,我倒要看看,他周老爷这次怎么收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