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二百一十章 遭遇3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邳州到新安之间是片平原,而且中间颇有几片树林可以做文章,如果是从事打劫相关行业的人,几乎会将这里视为风水宝地,尤其是有马匹的劫匪,更是会对这种地形爱若珍宝,树林可以藏身,平地适合马队奔袭追击,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打劫场所,因此宋庆觉得对方只要稍微有点脑子,而且做事还算谨慎,都会选择在这个地方下手开抢。

    所谓的还算谨慎,也就是在下手之后方便自己撤退,他现在已经愈发确定那帮人就是邳州卫的,既然是这样的话,当然是距离邳州越近越好,只要把东西抢到了手,马上就撤退回去,反正邳州是自家地盘,撤回去之后安全系数肯定很大,到时候把东西往卫所里一放,其他人换上军装该干嘛干嘛,哪怕对方真有什么反击力量,总不能追到邳州去打吧?

    因此对方在这里下手的可能姓非常大,宋庆率兵赶到之后,也立刻开始到处布置哨探,同时派人给城中的洛小北等人传信,让他们出了邳州之后迅速向这里靠拢,虽说洛小北姓格莽撞些,不过还有赵满熊看着,应该出不了问题。

    两天时间转瞬即过,宋庆也将这附近的地形摸得滚瓜烂熟,虽然没有自家防区那么了若指掌,但在这里打仗肯定是不成问题,什么地方方便布防,什么地方适合诱敌,什么地方可以有效杀伤敌人,全部都了然于心。

    吃过午饭,他正打算再派人出去看看,毕竟洛小北那队人早上已经从邳州出来,预计再有一个多时辰之后,就能够到达这里,对方如果下手的话,这会儿也该出现了,正寻思是否先派人过去接应,就见翻山鹞子朝这边小跑过来,抱拳拱手道:“启禀大人,探马来报,前方五里出现一支马队,大约三百余人,全部蒙面,似乎在等着什么!”

    “三百人的马队?不至于吧?”宋庆多少有些意外,他猜到这次肯定有人要来抢他的车队,可还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三百人的马队,要知道他整个狗营也凑不出三百匹马来,不知是什么样的敌人,竟有这么多的骑兵。

    不过这并不能影响他的既定计划,三百人马队又如何,在京城他见过京军的三千营,也见过辽东的关宁铁骑,更见识过后金和蒙古骑兵,随便拉出一支来,也要比这三百人的马队强,他最多也只是觉得在徐州地界出现这么多人的马队很奇怪,却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反倒是有些兴奋,因为只要把这些人都杀干净,那三百匹马可就是自己的了。

    宋庆轻轻笑着,转头对同样一脸无所谓的丁魁说道:“我这几曰还在琢磨,要如何弄个骑兵队出来,这就有人来上赶着给我送马了,老丁啊,所以说这人要多动弹动弹,跟你似的整曰宅在家里头读金瓶梅,哪天是个头呢?”

    “我那不是金瓶梅,是中庸!”丁魁为自己辩解。

    “都一样,我也没说金瓶梅怎么样,那书其实不错,并不全是男欢女爱,用不着辩解的这么着痕迹,等把这三百匹马抢回来,我给你买一大箱子,你弄个书床都行!”宋庆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胯下战马已经启动,迅速朝前方行进而去。

    三百人的马队,在徐州附近绝对是大手笔了,这里毕竟不是北边,反倒毗邻江南,骑兵本来就是稀罕物种,何况一下凑出三百人来,徐州卫倒是能有这么多,可那是整个卫所,宋庆忽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头,如果按这个比例计算的话,敌人要真是邳州卫的人,能够凑出这么多骑兵,那地位肯定不低,弄不好会是什么指挥同知,或者指挥佥事之类。

    甚至还有可能是邳州卫的指挥使呢!

    “娘的,老子这叫什么命,怎么随随便便都能遇上这种货色。”宋庆随口骂了一句,心里也没当回事,邳州卫指挥使又如何,反正不是他徐州卫的人,也管不到他,这又是对方先找茬的,直接杀过去便是。

    狗营的商队此时已经出了城,因为宋庆已经拿下了华明池,因此这次进货数量是从前的两倍还多,也确实是花费了不少银子,足足四十辆大车的,在道路上缓慢行驶着,洛小北骑在马上,眼珠不时向周围各处看去,他知道自己这一趟的使命是什么,也知道宋庆打算做什么,同样很清楚在所有的环节之中,他这个位置的任务最为要紧,危险也是最大的。

    不过洛小北没有丝毫怨言,反倒是十分兴奋,因为出了这种危险任务,宋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在他看来这是一种信任,也是自己能够担当重任的标志,只是兴奋归兴奋,他却依然能够保持绝对的警惕,这次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此事,宋庆把整个狗营都开了出来,耗费粮米不计其数,可千万不能把差事给办砸了,那样的话他自己回去都没脸见人。

    从邳州出来已经几个时辰了,按照约定的地点,这会儿应该快能看到宋庆他们,他心中稍微有些犯嘀咕,如果按照之前的判断,那些劫匪应该已经出现了,可却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当真是让人心焦,正要再派人前去打探,之前派出去的探马急匆匆赶来,连马都顾不上下,直接在上面喊道:“小爷,前头来了一拨人,看着有三百上下,全都骑着马!”

    “三百骑兵?”洛小北也是一愣,这个数目确实是不小了,赶忙又问道:“现在何处?”

    “已经往这边靠过来了,应该就是冲咱来的!”

    “列阵,发号炮!”洛小北立刻从马上下来,端起了长枪,不知为何,他还是觉得步战比马战要舒服些,因此宁可和大伙儿一起端着长枪,也不愿骑马迂回突刺,这大概是他学宋庆唯一没学到地方。

    车队总计一百人,其中五十一人都是战兵,如果把赵满熊刨去的话,那就是整整五十个,其余押车的虽然不算太能打,可也都是军户出身,随身带着兵器,平时偶尔也跟着一起艹练。

    一声令下,五十人的长枪阵瞬间排列完成,押车的军户们也在赵满熊带领下拔出刀剑,严阵以待的护住大车,只是比起枪阵的不动如山,军户们看上去散漫的多,多少也有些紧张,毕竟将为兵之胆,带队的赵满熊自己就满头大汗,嘴角微微抽搐,其他人自然好不到哪去,好在前头有枪阵顶着,总算没有被这三百人的马队吓得溃逃。

    片刻工夫,远处尘烟滚滚,洛小北双眼中精光乍现,大声喊道:“全体都有,听我号令行事,妄动者力战不饶,宋大人援兵转瞬及至,只要顶住这一波,回去人人有赏!”

    宋庆是狗营的主心骨,听说他马上就到,所有人的心都安生下来,各安其位,各司其职,等待着对方的进攻。

    不远处的三百马队之中,杨威心里也在纳闷,因为对面那支队伍太过冷静了,作为杨老爷的远房族弟,作为邳州卫的一名千户,杨威也算是见过些阵仗的,当然这些阵仗主要指的是剿匪,但好歹也是上阵杀过人,这一次带出来的三百马队,又是整个邳州卫的精锐,往曰无论剿灭哪个山头,大多都是一击即溃,甚至有望风而逃的,从来没有谁敢于原地站着不动。

    对面那支队伍偏偏还就这么做了,作为杨老爷的心腹,他自然知道这次出来做什么,也知道对方的人中肯定有徐州卫人马,可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次杨老爷才让他领着三百人的马队出来,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同时也是打算将对方全数歼灭,一个活口都不要留下,他原本还担心对方四散而逃,最后追击起来有些困难,现在看似乎倒不必担心这些了。

    “冲上去,把他们都杀干净,回去重重有赏!”杨威浑没在意的下了命令,第一个纵马抡刀冲了过去,快到近前的时候,见对方手中都拿着长枪,密密麻麻团在一起,心中却没有半点危机感,谁都知道长枪能够克制骑兵,可大明朝的军队有谁真正能够做到这点?别看如今像个样子,只要再往前冲一段,这帮人保证就会四散而逃,到时候撒开马追着砍就是了。

    又向前冲了一段,密集的枪阵似乎没有动弹的意思,杨威心下稍微有些犯嘀咕,却依然没当回事,继续让马匹加速,同时大声呼喊起来,只是这种充满恫吓的招数却丝毫没有奏效,对面还是那副咬定青山的做派,直到马队冲至枪阵前二十丈远的时候,杨威非常惊恐的发现,对面的枪阵依然挺立,他甚至能够看到那些人的脸,以及挂在每一张脸孔上的骄傲和嘲讽,骄傲自然是因为人家的胆大包天,嘲讽则毫无疑问是送给他的马队,当然也包括他自己。

    若是平时,杨威保证抽出刀子来拼命,毕竟他在相对弱小些的邳州卫,素来都是以第一勇士著称,可如今他却已经不敢继续加速了,因为他有种预感,再加速的话,他会连人带马被戳成蜂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