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二百一十四章 你也知道大家是袍泽?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觉得邳州卫不堪一击的不光是杨威,几乎参战双方所有人都这么觉得,狗营这边前所未有的轻松惬意,一千人来对七八百人的数量差,他们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反倒觉得从头到尾都是自己这边人数占优,邳州卫方面差不多也是这样的感受,似乎自己根本不是人多的一方,而是极少数被屠杀者,并且这种感觉几乎越来越强烈,强烈到让人无法呼吸。

    其实如果按照战斗人员来计算的话,也确实是是如此,邳州卫在经历了最初的突然打击之后,转眼间死掉上百号人,其余人大部分都被大崩溃了,只知道在战场上胡乱逃窜,敢于反抗的只是极少数,这点数量面对全部大开杀戒的狗营,自然就是少数人,狗营的人自然也专门先找这些家伙开打,因此敢于抵抗的人越来越少,其他的已经开始朝着各个方向逃命。

    另外一名千户最终还是没能逃掉,被几十个长枪兵围住,身上中了不知少下,扎得血葫芦一般,惨叫一声倒撞马下,死的不能再死了,杨威则趁此机会重新抢到匹马,正准备跨上逃命时,却见狗营阵中飞来一支弩矢,正中那战马头颅,顿时将他摔了下来,洛小北自然认得这个最早便出现的家伙,几步抢上前去,用枪尖顶住他咽喉处,杨威当即不敢再动。

    宋庆微微摇头,转身对正在用力给弩机上弹的小狼狗道:“看你是个姑娘家,这次就算了,不过可一不可二,不能再射马了,那可是大把大把的银子,明白没有?”

    “哦,知道了,下次不会了。”小狼狗应了一声,随即不着痕迹的轻吐舌头,看的不少女神粉心旷神怡,恨不得自己变成一匹马,让女神拿弩机射个够……

    说话的工夫,几个膀大腰圆的粗汉已经将杨威擒了过来,扔到了宋庆身边,宋庆刚要说话,就看杨威已经咕噜着起了身,却没有完全直立,而是跪在地上,捣蒜般的疯狂磕头,声音咚咚作响,没几下额头处便已经见了血,宋庆看的不耐,没好气道:“行了行了,你好歹也是大明军官,怎地就这般没骨气?别磕头了,说说你叫什么,这到底怎么回事?”

    “是,小人全都交代!”杨威立刻抬起头来,脸上黑一片红一片的,显得十分滑稽,他自己却犹如恍然未觉,只是满脸悲戚道:“您老人家是宋千户吧?小人邳州卫千户杨威,几曰前周家管事周平求见我家老爷,也就是邳州卫指挥使杨方大人,花下重金要我们截杀您这一趟的商队,我家老爷先是给我拨了三百人的马队,随后还有五百援兵,谁知贵部骁勇无敌,将我们这些废物全都打垮了,小人也是觉得八百人马不敷使用,这才又回去叫了一千弟兄来,还望宋大人看在大家都是袍泽的份上,千万莫要和我们计较,我马上带人回去,绝对不敢和贵部再为难了!”

    宋庆将长枪缓缓探出,一直顶到杨威脖子处,随后轻轻上挑,将对方下巴挑了起来,嘴角挂着有几分邪气的笑容,问道:“你也知道大家都是袍泽?当初抢我的商队,杀我手下弟兄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如此说?”

    “那都是我家指挥使大人要我们去做的,兄弟也是逼不得已啊!”杨威几乎能够感受到枪尖上传来的寒气,更能感觉到自己被宋庆身上杀气所笼罩,眼前这个骑着高头大马,满身尽是血污的男人,居然给了他比指挥使杨方更大的压力,当即毫不犹豫的将周家与指挥使杨大人之间的事情和盘托出,丝毫不加隐瞒,这种诚实的态度把自己都给感动了。

    “你家指挥使大人和周家,究竟是个什么关系?”

    杨威摇摇头道:“没什么关系,当初一起喝过酒而已,后来不知从哪里听说我们专门做这个,就有过几次往来,不过一向都是他出钱,我们做事,其他什么关系都没有,这一次损失这么大,我家大人还不知要如何跟周家算账。”

    “你家指挥使胆子不小啊,这里可是南直隶,堂堂的卫所指挥使,竟然拿钱帮人家抢劫杀人,他凭的是什么?”宋庆心中也有些小小震撼,他自问也见过不少大人物了,徐州卫和左卫的指挥使都算熟人,可这两家的指挥使实力都要比邳州卫强,却也没听说谁敢做这种事,这可不是那种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南京虽说没有皇帝,可也能算是首善之区,南直隶附近居然有官府的人明目张胆做这种事情,还真是让他有些意外,见杨威似乎有些吞吞吐吐的意思,枪尖立刻朝前进了半寸,刺入对方皮肉少许,鲜血也顺着杨威脖子流淌下来,宋庆眼中寒光乍现,冷然道:“不想说的话,我现在就弄死你,然后去问别人,那边还活着不少呢,我就不信没人知道这些事情!”

    “我说,我说!”杨威顿时被吓住,哪里还敢有半分隐瞒,嘴巴如同崩豆一般说道:“我家指挥使大人在南京有个堂兄,据说是贵人身边做事的,因此他在下面做事也是胆大,这差事我们从前也漏过馅,被南京那边一个什么官查出来过,开始大人还有些胆怯,可没几天那官就暴毙身亡了,从那之后我家大人也不怕了,只要有人出钱,我们就帮着杀人劫货。”

    “果然是个有后台的。”宋庆微微冷笑道:“我就说嘛,如今宋某人好歹也有些名声了,怎么还有人敢这么看不起我,明目张胆动我的货,那周家就不必多说了,我们结仇不是一天两天,怎么都没想到敢有外人为点银子搀和进来,不过既然已经进来了,想出去却没那么容易,这次要给你们指挥使留点纪念,也让他脑子清醒清醒,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免得他以为自己做的不是邳州卫指挥使,而是南京守备呢!”

    “啊?不知大人您要……”杨威明显没想过这一出,宋庆找自己聊了这么半天,气氛虽然开始很紧张,但在自己老实交代过之后,也就逐渐平和下来,他本以为聊过之后,自己这些人就可以走了,谁知道对方还要给指挥使留点纪念,也不知究竟怎么个纪念方式,会不会太过简单粗暴,有心想要问问究竟,最终却还是没敢,硬生生将说一半的话咽了回去。

    不过宋庆却没让他失望,自己主动说了出来,指着那些还在四处奔逃的邳州卫军户道:“除了我身边这个杨威之外,其余全都给我杀干净了,然后把尸体沿着这里开始摆放,每十步摆一个人,摆到他们家门口去!”

    “宋大人,您老人家……”杨威几乎当场吓昏过去,却始终说不出什么,他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颇为英武,似乎可以可欺之以方的汉子,下起手来竟然如此狠辣,可越是如此他越不敢反抗,只得老老实实跪在地上,听着周围不断响起的惨叫声,努力控制自己颤抖的身体,可最终还是没有撑住劲,慢慢软倒在地上,他努力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似乎做不到。

    “老子不是正人君子,报仇等不到十年,从来都是讲究现世报,当时报,而且只要别人惹我,我就十倍百倍的还回去,总得给他留下点深刻印象才行,否则老这么没完没了的,你说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宋庆脸色已经变得和气许多,似乎刚才那个杀人铺尸的命令不是他下的一样,笑容可掬的对杨威道:“不过你放心,你是不会死的,我总要留个人给你家杨指挥使报信不是,我觉得你口才不错,人也伶俐,又跟他是同姓,因此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对了,你俩不是同宗吧?”

    “正,正是,正是同宗……”往曰说起和杨方同宗时,杨威总是带着几分显摆,可今曰再说起这件事时,他心中却无比恐惧,生怕为这个再被宋庆活剐了,可偏偏对方让他极度恐惧,问话他又不敢撒谎,只得老老实实答了,生怕宋庆为此事追究,立刻转移话题道:“不知大人要我给我家指挥使大人带什么话?”

    “哎呦,后面这句话说得挺利索了,看样子是不想跟他同宗啊?不过你放心,就是同宗我也不会把你如何。”宋庆说完,人已经从马上下来,走到杨威身边,一字一句的交代道:“你回去给他带个信,就说我宋庆很感谢他这段时间的照顾,让他五天之内拿十万两银子出来,算是给我的赔罪,银子送到之后,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从此谁都不碍着谁,如果想要一起做生意,我这边的买卖甚至可以让他入股,也可以一起在邳州开些铺子,若是不给银子的话,那咱们两家没完没了,银子一天没送到,我就每天都杀你邳州卫至少一个人,保证说到做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