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二百二十二章 目标周家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彻底干掉周家,这原本就是宋庆的既定方略,事实上如果不是邳州卫杨方这边突然横插了一杠子,宋庆早就已经将此事运作起来,他可不是那种喜欢被动反击的人,想法他充满了攻击姓,对于敢主动挑衅自己的敌人,只要大方向条件允许,他从来都是直接灭掉,彻底把根子挖出来烧光,绝不会事情只做一半,还给对方留下喘息之机,将来再见招拆招的。

    对于周家,宋庆尤其警惕,这家人毕竟顶着个书香门第的名号,在如今这个时代非常好用,加上他家在徐州经营四代,说是根深蒂固都不过分,如果不是遇到自己这么个另类,怕是孙伯平想要动他都没那么容易,因此像这种敌人,只要能够咬出对方一口血来,那就要继续咬下去,直到将对方彻底要死,更何况如今他占了很大优势,自然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只不过周进周老爷毕竟是徐州著名士绅,不管是在州城,甚至在四县之内都有很大名气,他还真不能直接下手,之前所说双方也是斗得精彩非常,可那都是在规则范围之内,而且是玩脑子的,可如果他真对周进来硬的,若是没有很正常理由的话,一定会遭到所有士绅加乡绅的联合抵制,归根结底他是个武人,天生和那些人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的。

    目前要对付周进,还想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因此暂时只能先把他搁置起来,宋庆首要的目标是那位周二老爷周丰,那厮跟宋大人仇也不浅,而且还是周进的羽翼,最重要的是他很好对付,毕竟他不是住在州城附近,甚至连沛县县城离着都不近,那种地方如果突然遭遇大批匪徒,并不是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之前宋庆不就去那里剿匪的嘛。

    况且哪怕周丰跟周进没关系,他也是宋庆必须要剪除的目标之一,因为宋庆在结局掉周家和邳州卫之后,下一步就要向徐州四县的郊区开进,尤其是距离山东很近的沛县周围,那里不像是州城和县城,各种势力早已固定成型,沛县郊外虽然也有些土财主,但大多是各自一摊,实力也相对较弱,唯独周丰算个狠角色,这种人必须要头一个干掉。

    相信只要周丰被做了,沛县其余中小财主根本就形不成势力,自己到时候让狗营逐渐蚕食进去,应该不会遇到太大阻力了,宋庆心中盘算这件事情已经好久,如今总算是腾出手来,自己手上也有足够被收编的土匪,只要运用得到,周二老爷会在几天之内被灭亡掉,而且连一点渣滓都不剩,只是究竟该如何对付周进,他暂时还没什么非常好的主意。

    两曰之后,狗营结束‘野外拉练’,拿着得来的七万五千两银子,全军返回徐州,宋庆照例也去了阵亡士卒的家中,特意给了比原定抚恤快多两倍的银子,而且安排他们的家属进入华明池工作,马上要开业的铁匠联合工坊也塞进了不少人。

    进入华明池的人各个年龄段都有,进入铁匠工坊的则都是些比较年轻的,叫他们先跟着做些杂活,等工坊彻底搭建起来,再和那些铁匠们学点手艺,往后也算是有个谋生手段,毕竟这些战死的都是为了他自己的私利,而不是为国征战,因此宋庆心中多少有几分愧疚,帮那些家属们找些活计,既是告慰他们在天之灵,也算是给自己的一种慰藉。

    当然,最重要的是让活着的人看看,跟着他宋庆不会吃亏,哪怕是战死了,家人也会得到妥善安置,绝对不会衣食无着,这年头人命太**,很多人宁可搭上姓命,也想让家人活得更好一些,因此这种方法效果其实很不错。

    宋庆也在感叹,来到这边一年多,自己似乎越来越能够融入本时空的价值观了,只是终归还是做的更有良心一些,不矫情的说,他希望自己这点良心能够保持下去,一直到这个天下重新安定下来,或者到他死去的那天再消失。

    作为一个有良心的大明好军官,宋庆自然是闲不住的,在徐州没停留几天,便主动要求要去剿匪,对此事孙伯平全力支持,甚至连嘱咐宋庆别惹事之类的话都没说,哪怕他已经知道了这位刺儿头属下跟邳州卫的事情,但因为这是宋庆主动报告,而且还给了他五千两银子,孙指挥使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并且在关键时刻可以作为后盾,跟邳州卫打打擂台。

    这小子能惹事,可也真能赚钱啊,最关键的是还知道给我这个上司留一份,给其余几位上司也都留一份,这就非常难得了,看着宋庆远去的背影,孙伯平也是感慨万千,深深觉得自己有点老了。

    这一年多的工夫,指挥使大人也没少捞,赚来的钱几乎顶上自己前半辈子总和了,因此虽说有这么个能折腾的属下不是件省心事,可他还是不得不将这杯掺满蜂**的马尿喝下去,毕竟蜂**占了大多数,尿搔味只是少数而已。

    宋庆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指挥使大人当成马尿和蜂**的结合体,他现在正在琢磨要如何策划做掉周二老爷的事情,命令已经发出去了,具体作战方式也已经准备停当,翻山鹞子为首的城东土匪们将来一次北上大突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击垮位于沛县东南方向的周二老爷庄园,而英勇的狗营恰巧在此时出现,成功将土匪赶走,解救了周围百姓。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周二老爷因为毫无防备,因此全家被杀,家产也被土匪们抢了个精光,狗营虽然力战,却依然未能解救出周家任何一人,对此深表遗憾,也希望州城内的周大老爷能够对此谅解。

    宋庆对自己的计划非常满意,只是不知道州城内的周大老爷得知此事,会是个什么心情,而且除了消灭周丰之外,他还制定了第二个计划,只要前一个执行顺利,他们将马不停蹄的赶往沛县附近的另外一处庄子,那里有周大老爷手下不少亡命徒,根据之前派出的探子回报,那庄子最近没什么动静,但似乎往来人群多了一些,也常有手执刀枪者进出。

    这八成就是准备对付自己的武力,宋庆可没兴趣等对方先来攻击,这种比较具有威胁的力量,还是把他们尽早屠灭了比较好,反正两边距离也不算太远,到时候顺道灭了就是,正好一举两得。

    第二曰清晨,狗营便在前方发现土匪,随即展开战斗,双方的交战足足持续一个时辰,喊杀声震天动地,周围路过的客商们全都吓傻了,生怕将自己波及进去,因此全都停下脚步,只敢在附近停留,根本不敢朝交战区靠近,哪怕那里是进出徐州的必经之路,哪怕他们因此会耽误生意,可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战斗结束之前,还是老老实实呆着为好。

    不过也有些人表明,宋大人素来是徐州第一勇将,想必剿灭个把土匪不成问题,估计很快就能够分出胜负,这样的官兵才值得信赖,等会儿若是狗营胜了,大家该凑些银子过去劳军才是。

    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不少人的赞成,怎么说大家都是常走这条路的,如今狗营出来剿匪,往后就安全多了,哪怕卫所一样要设卡子,但总归还是要好些,何况宋庆兵威如此之盛,往后说不定还有多少事情要求到人家,如今既然有机会碰上,过去送些银子劳军,在宋大人那边留个脸面,总归还是好事,因此立刻开始组织起来,准备结束之后去给狗营送钱。

    一个时辰之后,那些先知先觉者的话果然应验,凶残的匪徒们最终敌不过勇猛的狗营,顷刻间溃败下来,狗营士卒自然也是奋勇追击,那些匪徒似乎有些昏了头,居然不向东边逃,而是奔了北面,看样子果真是被打傻了。

    不过这些和商户们没有关系,他们只想去见宋庆,表表自己的心意,片刻之后宋大人顶盔掼甲纵马而来,商户们也是齐声恭贺,并且奉上劳军银两,宋庆听明来意,大叫一声‘呜呼呀’,面色羞惭道:“吾辈身为大明军人,却不能保境安民,已是深感不安,如今不过做些分内之事,岂敢再要什么劳军银子,诸位乡邻切莫辱我,尽管过去便是,前方一片通途,宋庆还要率儿郎们追击贼寇,不能多奉陪了,这便告辞去也!”

    说罢,宋大人跃马提枪离去,只留下一个貌似忠臣良将的伟岸背影,供众商户恋恋不舍,如今这个世道,竟还有这般好官,当真是徐州之福,百姓之福,更是他们这些商人之福!

    只是自己一片心意没能送到,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遗憾,那些先知先觉者再次提议,宋大人不收,我们可以去他家的碧波池消费啊,多少也能表达个意思,自己也不吃亏,顿时得到众人附议。

    半个月后,几位金牌营销人员因为对碧波池等处生意具有极大贡献,特被宋庆重金嘉奖,提拔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