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二百二十三章 断其羽翼(上)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周二老爷最近很心烦,尽管家中生意还算顺利,地里的庄稼长势也还算喜人,可却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原因倒是也非常简单,就是那个曾经让他吃瘪的宋庆,如今竟然更加张狂了,甚至到了无法抑制的地步。

    自从那次被宋庆拿着刀子威胁,最终被迫拿钱消灾之后,周丰自然对此人恨之入骨,可在恼恨的同时,他也真的有些怕了,宋庆似乎跟他之前见过的那些武夫很不一样,这人面对乡绅士绅的时候,没有半点怯懦,反倒是咄咄逼人,并且手段极其疯狂,加上人也狡诈的很,反正单独放对的话,周丰自问没本事赢过人家,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自家那位族兄身上。

    事实证明,族兄到底是族兄,就是比他有本事,虽说宋庆是入京勤王了,可周进在城内发动一系列针对宋庆产业的动作,还是让周丰感到异常振奋,他觉得自己已经看到宋庆回来之后那副傻眼的模样,并且制定了一系列计划,打算将此人彻底踩在脚底,报当曰的羞辱之仇,连羞辱的方法都想了好几种,最后甚至联想到给宋庆骑木驴……

    只是当宋庆回来之后,一切都急转直下,他自己当然是更加不敢对抗,毕竟宋庆不是当初那个代百户,而是正式的千户,还独自领了一营军马,听说老子宋虎也是千户,还有个王家跟他们沆瀣一气,已经成了徐州的一方势力,想要对付他这个乡绅,还真是没什么难处,也只能继续指望那位书香门第,同时还黑白通吃的族兄来发挥作用了。

    可谁知道这次不光他不行了,周进也不行了,连续几次手段下来,竟然被宋庆搞的吐血,家产亏损大半,华明池的生意也没了,孤注一掷之下打算花钱叫人接着抢,可那边传来的消息是,邳州卫竟然被宋庆打得大败。

    他不知道周进现在怎么想,可他是真的有些怕了,早知如此谁还去招惹那个屠夫,老老实实在沛县做个财主多好,如今人家宋庆兵强马壮,只有来找他麻烦的时候,他哪里还敢做什么,甚至要整天提心吊胆的提防着对方。

    不过据说宋庆回了徐州之后,就又出去剿匪了,想来也是觉得这徐州的土匪大半年没被剿杀,个个都养肥了不少,这才动了宰肥羊的念头,不过能够把那些土匪当做肥羊宰杀,更说明宋庆麾下兵马的可怕之处。

    万一这厮哪天不管不顾,派兵过来把自己洗了……

    周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念头,他好歹是个乡绅,只要没有合适的罪名,宋庆自然是不能这么做的,可这个念头出现之后,就再也无法消失掉,也只能寻找各种理由安慰自己,晚上没吃几口,面对心爱的小妾也没什么情绪,随意鼓弄几下便昏昏睡去,只希望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徐州方面能够传来宋庆剿匪被杀的消息,那就是老天爷垂怜他们周家了。

    半夜时分,周丰忽然闻到一股子烟火气味,下意识的从**坐了起来,旁边小妾也被惊醒,迷糊着双眼问道:“老爷,出什么事了?可是做了噩梦?”

    周丰正要说话,外面却忽然传来几声惨叫,管家的声音在窗口出现,喊道:“老爷,大事不好,外面进来贼了!”

    “贼?何方毛贼如此大胆?”周丰顿时一阵恼怒,宋庆他惹不起也就罢了,如今竟然连蟊贼都敢来他家放肆,家里的庄户们也都是废物,进来几个蟊贼,竟然能乱成这样,怒不可遏的朝外喊道:“一群废物,还不快将人拿了,找地方砍掉脑袋,不要打搅老爷我睡觉!还有外面这烟火味是哪里来的,是不是哪里走水了?”

    “老爷,是土匪杀过来了,乌央乌央好几百号呢,正在往咱家院墙里面扔火把!”管家语气已经变得有些凄厉,不住朝里面喊道:“老爷您快点出来看看,他们正拿什么东西撞门,快要杀进来了!”

    “我马上就来!”听说是土匪,还有好几百号,周丰也不敢怠慢,他手下虽然号称有一千庄户,可真正能打也愿意跟着他打的,至多不过二百人,其余的都是随大流跟着的,有些家里头甚至被他逼死过人命,若是一切如常自然不敢**,可若是真被土匪杀进来了,那些人不落井下石就是好事,八成都会跟土匪合伙杀他,甚至有现在就给土匪打开庄门的。

    想到这里,周围肥胖的身子便的迅速起来,也不去管花容失色的小妾,抓起床头放着的宝剑便冲出门去,正好看到管家那张惶急的脸,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前面村子为什么没人示警?”

    “不知道啊老爷,八成前面村子也被人家洗了!”那管家脸上全是乌黑,全是被烟熏的,他也是头次见这么大场面,若不是还有几分责任心,又知道自家乃是沛县周围最大的庄子,土匪轻易都不敢攻打,怕是早已经为自己准备后路了。

    可周丰自己却没管家那么乐观,那可是好几百土匪,而且这些人从前一直都没来过,这次突然过来,肯定是有所准备,没看连前头的村子都没发出示警,可见对方准备之完全,如今他家里只有最核心的五十几名庄丁,若是真被对方冲进来,那可就一切都完蛋了,周丰立刻拔出宝剑,几步冲到庄门前方,向正在拼死堵门的庄户喊道:“都他娘的给我堵住,马上把咱自家做的烽火台点起来,向周围几个庄子求救,只要再顶两个时辰,土匪自己就撤了,到时候老爷重重有赏!”

    老爷的吩咐,庄户们自然照办,何况如今已经不全是为了周家,同样也为了自己的姓命,天知道这些土匪什么来路,若是本乡本土的还好,若是那些锅炉的,保不齐抢了东西还要杀人,最后一把火把你庄子烧了,到时候大家谁都跑不掉。

    庄户们纷纷忙碌起来,烽火台也被点燃,不过附近庄子看到的,却丝毫没有过去援助的意思,因为他们刚刚收到狗营的通知,官兵追击匪徒到此,为避免误伤,让各家老老实实别动,否则死伤各安天命。

    官兵大家自然都是不敢招惹的,因此哪怕见到周家庄子里的烽火台,也没人打算过去帮忙,再说不是还有官兵呢嘛,那些土匪不过是被追杀过来的,想必周家那边突然见到不明就里,这才将烽火台点燃,看样子周二老爷胆量也不怎么大嘛。

    周丰自然不知道其他庄子都不会来,他现在似乎也不知道这些了,因为他发现一个很恐怖的问题,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土匪,居然还有攻城槌之类的利器,这些东西不都是官兵才有的吗?土匪是怎么弄到手的?

    攻城槌可是正经撞击城门用的,他这庄门即便再如何结识牢靠,总归也比不上城门,哪怕再小的城门也比这个强得多,况且他这里也没有几个弓箭手可用,根本无法对人家的撞门形成有效压制,听着越来越大的撞击声,周丰忽然有些绝望,可心中又实在是不甘,想他周二老爷在沛县也算一号人物,居然就这么不明不白死在土匪手中。

    想着想着,他忽然眼前一亮,记起家中还有地窖,那是专门用来防备这类事情的,甚至连管家都没通知,直接跑去自己三个儿子房里,打算带着他们一起躲进去,可才刚走到门口,庄门外便传来一声巨响,随即有人惨叫道:“不好啦,土匪攻进来啦,大伙儿快跑啊!”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周丰再也顾不上儿子,径直朝着地窖方向跑去,身后的喊杀声也是越来越大,他根本不敢回头,一路狂奔冲到地窖前,费尽全力将盖子打开,肥胖的身子钻了进去,又将那盖子重新关好,战战兢兢的往最深处跑去,到了角落之后,发现周围有些稻草,忙又掩盖在自己身上,只恨这里没个地洞可钻。

    庄子里面已经是一片大乱,宋庆之前和土匪约定,抢来东西双方各占一半,但周家父子四人必须干掉,翻山鹞子等人自然也都应允,如今好不容易冲了进来,当即开始扑向各个屋子,疯狂的洗劫起来。

    宋庆之所以不让狗营去做这种事,除了怕事后泄露之外,也是不想让自己的队伍染上这种洗劫的习气,黑吃黑之类的赃款他可以拿,跟邳州卫开战也可以打,但洗劫百姓庄院这种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让狗营的人沾上,他必须要保证这支队伍的纯洁姓,否则将来再出去打仗,指不定谁就会如此效仿,若是真有得天下的那天,这不大不小就是个罪名。

    他承认这么干挺装孙子的,但还就必须这么做,狗营的名声绝对不能玷污,一直都需要保持正义形象,至于这些不正义的事情,自然有专门的人去做,就比如说这些土匪,目前就做的很不错,宋庆看着火光冲天的周家庄院,心中表示满意,转头吩咐洛小北道:“传令下去,把周家庄子给我圈了,谁都不能跑出去!”

    三更一万字到,求呀嘛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