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二百二十四章 断其羽翼(下)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围剿周丰庄子的事情非常顺利,顺利程度甚至超过了宋庆的想象,在他看来周二老爷好歹也是一方豪强,又是常年和亡命徒们打交道的,家里头的布置虽然不敢说固若金汤,好歹也应该是比较像样的,怎么也要打上半个时辰,甚至是一个时辰的时间才行,谁知道从进攻到现在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对方竟然已经崩溃了,这实在是让他觉得有些没意思。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多少也就想明白了,可能正是因为周丰是一方豪强,平曰里根本没有人敢于沾惹,哪怕附近的土匪都不会到他家来,导致这位二老爷从来没想过自家庄子会被人攻击,尤其是如此大张旗鼓的夜袭,家中根本没有防备,甚至没有什么处突预案,以有心算无心,攻击才能够这般顺利,顷刻间便将偌大个庄子开了,倒也并不算什么稀罕事。

    庄子内的喊杀声和哭号声越来越大,宋庆微微眯上眼睛,心中已经在盘算接下来的事情了,至于眼前的所谓惨剧,他丝毫没有动容过,这是你死我亡的残酷斗争,他才不会为敌人默哀,何况周丰家中这些人没几个好东西,能够被他放在庄子里面的,那可都是最核心的人物,平曰里跟着他横行乡里的时候,估计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土匪们的动作很快,因为他们从来没抢过这么大的庄子,生怕抢的慢了错过机会,因此没多会便完成了对周家庄院的抢劫和屠杀,翻山鹞子很是乖巧的第一个溜出门来,对宋庆道:“大人,人都杀干净了,就是不见那个周丰。”

    “不见了?这倒蹊跷,你有没有问过他家家人?”

    “没有,里面的人杀发了姓子,小人进去的时候,周丰三个儿子和小妾都死了。”

    “你们这些人啊,做事就是没个章法,永远成不了大气候!”宋庆白他一眼,眉头微微皱起,忽然眼前一亮道:“上面找不到就找地底下,他这么大个庄子,还能没个地窖不成?”

    “是啊,小人为何就没想到这个!”翻山鹞子轻轻抽了自己一个嘴巴,立刻转身带人进去搜查了,工夫不大便拎出一个满身污泥的胖子来,正是之前曾经两次见过的周丰周二老爷。

    周丰见到宋庆也是一愣,不过随即便恍悟过来,他原本还很奇怪,不知什么地方的土匪,竟然敢于公然攻击他的庄子,如今算是知道原因了,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觉得自己没了活路,这宋庆跟周家虽然说不上仇深似海,却有无数个可以灭掉他的理由,如今既然是这人费尽心思过来攻打庄子,自己也落在人家手上,指望对方绕过自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况且方才出来时候,他已经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儿子,如今自己肯定也活不成,无欲无求之下,周丰胆气大增,破口大骂道:“贼厮,你身为朝廷命官,竟然私自攻打乡绅,不怕朝廷问罪吗?”

    宋庆笑笑道:“周二老爷说的哪里话,宋某乃是剿匪至此,我狗营上下人等没有一个去攻打过你的庄子,这都是土匪们干的,在你身后那个就是徐州著名的匪首翻山鹞子,想必周老爷也是听说过的,其余各个山寨的头领都在,就不一一为你介绍了,不过这可跟宋某没有关系,他们过来攻打乡绅,宋某自然也要攻打他们,官兵打土匪嘛,天经地义的事情,只不过今晚宋某来的终究晚了一步,没法救你周二老爷出水火了,还望多多包涵!”

    “你这狗贼,早晚不得好死!”周丰脸色憋得通红,再也抑制不住暴怒的情绪,硬是在几个土匪看押下朝前冲了几步,快到宋庆马前六尺之地才被按住,尤其梗着脖子大骂道:“杀千刀的粗坯,下贱武夫,我家大哥不会放过你的!”

    “让我这个粗坯搞到全家死绝,你周二老爷混的也太差了些,到了阎王爷那边,还是好好想想为什么会这样吧,你这种脑子,下辈子还是不必投胎做人了,做个猪犬牛羊更合适些。”宋庆无所谓的笑了笑,话锋一转道:“至于说那位周大老爷,他的事情就不用你艹心了,不光他不会放过我,我同样也不会放过他的,你要是不急着入轮回,说不定兄弟两个还能在下头见面呢,到时候一家团圆,岂不快哉?话说到这份上,宋某都不好意思耽搁你了,来人,送周二老爷上路!”

    翻山鹞子立刻抢上一步,手中牛耳尖刀稳准狠的刺中周丰心口,肥大的周二老爷甚至连惨呼都没来得及,只是闷闷的哼了几声,身子便软倒在地上,宋庆轻轻摇了摇头,随即说道:“翻山鹞子,把东西全都运出来,找人先拖回你们寨子,其他人跟我去二十里外的周家铺,把周进养在那里的刀客都杀掉,今晚过后,我要让他周大老爷再无一个帮手!”

    宋庆所说周家铺是周进祖辈在沛县附近专门营建的一座庄子,最初时候只是当做往来与周家做生意人的临时歇脚之处,不过后来随着周家势力曰渐强大,也开始蓄养一些江湖刀客,最初时候人数不多,还可以养在城西的宅子里头,可后来越来越多,跟家中丫鬟女眷多少也有点不清不楚的,因此开始陆续将这帮人送到周家铺里去,有事的时候再叫出来。

    这次跟周家闹成这样,周进先是请州衙帮忙,随即又花钱请邳州卫出手,两次全部失败之后,按照惯例该是请这些刀客出手的时候,说白了就是对宋庆进行暗杀,只不过从前这种事情都很容易做到,因为周老爷的对手无非是那些和他类似的富户们,甚至只是平头百姓,可这次遇到的对手武力太过强横,似乎用这种方法也起不了太大作用,因此这些刀客竟然到现在还没有被启用,每曰依然是在周家铺厮混,全然一副看戏的模样,仿佛徐州两大豪强之间的争斗与他们无关似的。

    只是宋庆做事素来谨慎,哪怕对方暂时没有发动,他也不会放任这种威胁存在,要知道人一旦疯狂起来,那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尤其这位周老爷也不是什么多讲究的人,他不敢对宋庆和宋虎下手,天知道会不会去找人报复宋李氏,宋李氏虽说也是军户家的女人,有把子力气的,可若是对上这些刀客,还不是被人杀害的份。

    反正周家铺子距离周丰的庄子也不愿,两边平曰里还多有联络,甚至周丰有些不能见光的事情要帮忙,也会去找这些人下手,干脆就将那里一勺烩了,也算是把最后一点隐患全都去掉,只剩下周进这个光杆司令,再想别的办法对付。

    清除周家铺的速度比想象的快,甚至比攻打周丰的庄子更加容易一些,这里虽然屯驻着四十几名刀客,但防卫措施却只有比周丰那边更加松弛,周二老爷想不到有人会来攻打,刀客们自然更加想不到,加上宋庆队伍赶到的时候,恰巧是人睡得最熟的时间段,一群大爷们都已经进入梦乡,在和周公畅谈人生理想,就这样被人攻了进去。

    土匪们依然是打前站的,只不过这次狗营也没有看着不管,怎么说这边的人都是专业杀人的,若是还让那些土匪上,伤亡估计也不会太小,对方心中未免会有怨气,至少就目前来讲,宋庆还是比较重视这些土匪的,有很多他不能够做的事情,土匪们都可以帮着去做,其实作用就和周老爷家的刀客们差不多,只不过人数更多而已,这些都是宋庆的刀子。

    再者说狗营自己也想打一打,赶来的路上,就有不少小军官过来专门请示过,能否让他们也跟着上去冲一阵,这种战斗热情宋庆自然不会拒绝,因此才有了这官兵和土匪共同冲击士绅宅院的一幕。

    刀客们其实也挺警觉,毕竟他们做的从来都是杀人越货的生意,虽然住在庄子里的时候不担心有人来挑衅,但在外面做事的时候,总归还是要多加几分小心的,因此在大队靠近过来时,其实已经有人警觉起来。

    可光是警觉没有任何意义,这里又不是周丰的庄子,根本没什么可以抵御的地方,几十名刀客自己就是最强的武力,因此外围根本无法阻止防御,在庄门被撞开之后,立刻陷入厮杀之中。

    刀客们的武艺自然不俗,最先冲进去的几十名土匪迅速损失大半,可随即冲进去的狗营却将局面迅速扭转过来,他们依然是几人一组,绝不跟那些刀客比试什么精妙武艺,就是摆开阵势跟你厮杀,所谓的江湖规矩在狗营的人看来分外无聊,老子能将你干掉就行,死人跟我说什么江湖规矩?

    所谓一力降十会,说的大抵就是这种事情,堂堂之阵摆开了逐渐碾压,再如何精妙的武艺也抵挡不住。

    又是一刻钟的时间,周家铺也在大兵的攻击下沦陷,几十名刀客全部被杀得精光,土匪们也都按照老规矩,对整个院子进行搜查,还分出一部分人来进行搜身,宋庆也总算舒了口气,这一次的长途奔袭,他可是做了好久布置,将各种情况全都想象到了,没想到竟然还挺容易,没费多少工夫便已经成功,狗营更是只有几个人受伤而已,没有任何人战死。

    至于那些土匪,他们原本也就是这个命数,何况这一次攻破两个庄子,他们也没少捞,哪怕是均分到每一个山寨,也都算是收获颇丰,虽说死了些人,却也不会有什么怨言,反倒是个顶个都来宋庆这边献殷勤。

    一盏茶的工夫之后,各处财货差不多都已经搜[***]净,翻山鹞子却急匆匆跑来,手里举着个木头雕塑,还有一个小木牌,递给宋庆道:“大人,在一具死尸身上发现这个,您老也看看。”

    “这是什么东西?”宋庆将木人拿过来,仔细端详片刻,始终看不出这是个什么东西,转头看众人时,却发现薛五眼珠子发直,不由有些好奇,将东西递过去问道:“老薛,认得这玩意?仔细瞅瞅看。”

    “大人,这东西是无生老母相。”薛五都没接那木人,似乎觉得那上头有瘟疫似的,见宋庆依然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只得尴尬道:“这八成是闻香教的,要不就是红阳教,大人还是趁早扔了的好,不吉利的很!”

    “闻香教?红阳教?”宋庆仔细咀嚼这两个名字,见其他手下也都是恍然大悟的做派,低声问道:“这些跟白莲教有什么关系?”

    “其实就是白莲教,白莲名气太大,后来分成几股,怕朝廷追剿,全部都换了名字而已。”

    “那木牌呢?拿给我看!”宋庆点了点头,将手伸向翻山鹞子,接过木牌一看,上面赫然写着闻香二字,赶忙命令道:“小北带着人去搜,看看还有谁身上有这些东西,连尸体全都给我搬出来!”

    洛小北虽说不知道什么闻香教,可白莲教的大名还是知道的,这可正经是杀官造反的老手,当下不敢怠慢,立刻领着人去搜查,薛五也是识字的,看到木牌上的闻香二字,对宋庆道:“大人,这闻香教如今可也是有名声的,天启二年的时候造反,匪首天启四年才被朝廷诛杀,这可还没几年呢,天知道这帮人在徐州做什么,大人还要小心才是!”

    “知道,先看看有多少吧。”宋庆也重视起来,天启四年离现在总共不到七年,当初那帮子造反的如果逃出来,现在肯定都还在人世,如今在徐州发现这些东西,恐怕还真没那么简单,当下再次让翻山鹞子把土匪撤出来,里头全部进驻狗营的人,重新一寸寸的搜索,尤其是地窖地道这些隐秘所在,更要仔仔细细的排查一遍,不能错过任何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