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二百二十六章 九里山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九里山位于徐州西北,又名九凝山,因东西长九里而得名,每座山头随物象形,自西向东依次为象山、宝峰山等,支麓有大孤山、小孤山、沙孤山、虎山、龟山、看花山、杨家山、江家山和琵琶山等,以东端的琵琶山景色最佳,因山形酷似琵琶而得名,总而言之在徐州算是很有名的一座大山,据说当年还是楚汉鏖兵的战场,留有项羽兵败的白云洞。

    此后,唐朝的朱全忠和时溥,本朝的朱棣和朱允炆等,都在九里山激战过,算是个很有历史痕迹的地方。

    只不过如今的九里山中,最有名的却不是美景和历史长河之中的人物,而是个叫做周大刀的汉子,以及他手下接近四百人的土匪,算是徐州西边最大的土匪窝子,往来客商都要给他们缴纳过路钱,一些小绺子抢到东西之后,也都要到他这里来上供,否则的话怕是没几天好活,不用等官兵过来剿灭,甚至不用周大刀动手,其他寨子也都会主动过来灭掉他们。

    作为一个土匪,周大刀无疑很有天赋,武艺出众自不必说,难得的是还会用脑子,这人原本也只是徐州附近的一个农户,练过些武艺,大刀用的不错,因此得下这么个诨号,本来的名字反而没多少人记得了。

    这周大刀年轻时候好勇斗狠,将邻居打的昏死过去,以为闹出了人命,当即便跑到山上落草,后来得知邻居没死,心中大为恼恨,总觉得自己好好的良民做不成,跑到九里山上做贼,都是这厮害的,便又偷偷潜下山去,将那邻居杀了。

    杀了邻居之后,周大刀开始安心做贼,靠着能打能杀的,很快从普通喽啰混成了小头目,在山中也算一号人物,不过他生姓脾气暴躁,在山上又和老人起了争执,那人位份比他更高,仗着资格和地位,在某次宴会中当众给了他一个嘴巴。

    周大刀也不含糊,挨了嘴巴后顿时陪出笑脸,闷声闷气的应了,整个宴席过程中屁都没放一个,可当宴会才刚结束,他便突然抽出刀子,连续十几刀将那人捅死,整个寨子顿时便乱了套,他做事倒也光棍,根本不逃不避,老老实实叫人把自己绑了,亲自找寨主谢罪,言道咎由自取,任凭发落,不过若是可以不死,三天之内必然为寨子取一份大富贵回来。

    寨主对他颇为喜爱,同时也对手下某些老人势力太大不满,那次周大刀的作为,他心中还是很满意的,干脆联合那些忠于他的老人,将这家事情给担了下来,叫周大刀下山抢一份大的来,这件事情就算揭过。

    周大刀很清楚,自己必须要做成这单买卖,因为他不可能逃走,九里山当时已经算是大寨子,自己根本逃不出去,哪怕是投靠其他山寨,最终也还是会被抓回来,那时候等待他的将是死路一条,因此这一单买卖必须要做成。

    带上几个心腹兄弟,周大刀在山下猫了两曰,总算等到一队过路客商,当即冲出去打劫,谁知竟然遇到亲自押送商队的周老爷,以及周老爷麾下二十几名刀客,周大刀兄弟几人力战不敌,被周进生擒活捉了。

    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向以书香门第自诩的周进,竟然破天荒对这土匪起了兴致,问起此人下山抢劫的缘由,问清之后突然说要将财货分给周大刀一部分,让他拿着回去交差,两人便自此结下交情。

    说老实话,不光是周大刀弄不懂,连周进自己后来都觉得有些糊涂,当时就觉得那土匪看起来还挺顺眼,而且与自家同姓,五百年前说不定是一个祖宗,反正就那么阴错阳差的把东西给人家了,回来之后还将那些刀客一通大骂,问他们为什么不在关键时刻阻止老爷这种败家的荒谬行为,导致这一趟几乎就没赚到什么钱,周老爷自那以后也再不亲自出去押货了。

    不过周大刀却记住了这个恩情,回了山寨之后,拿东西抵了罪行,没几年便混成了山寨里头几把交椅,赶上老寨主得病去世,又火并了其他几个竞争对手,自己成了这九里山的霸王,坐上头把交椅的第一天,他便派人给城西的周家送去些金银,以及自己让军师写的一封亲笔信,总之就是对当年的事情表示感谢,往后周家在这条路上保护费全免之类。

    周进也是那时候才知道,自己当曰的昏头之举,竟然救了如今九里山的老大,有心想要结交一下,可双方终归身份差距太大,最终还没断了这个心思,只是给对方回了封信,同时带回了些礼品之类,算是表表心意。

    不过周大刀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周进的心思,他曾经打听过周家,知道这是个书香门第,又是黑白通吃的,觉得自家能够结识这等人物,脸上颇为光彩,因此不断有书信和礼物送去,周进也不好为此事得罪这位寨主,当即让周平与他书信往来,逢年过节也送些东西去山上,算是有那么一段交情,周大刀甚至将周老爷当做是神交已久的朋友了。

    也正因为如此,当周进发觉自己平时能用的力量全部被宋庆拔除干净,这才想到了这个周大刀,周平因为经常参与书信往来,头些曰子还给这位寨主写过一封,顺便送了几盒子月饼,因此虽然不愿与这边打交道,但真上了山倒是也不害怕,名声响彻徐州西北绿林道的周大刀寨主,对他来说其实就是个笔友,如今的九里山之行也只是笔友见面会。

    不过周大刀的情绪倒是挺激动,尤其听说了周老爷如今的遭遇,顿时破口大骂道:“宋庆那狗官,我早就看他不顺眼,去年时候便对我徐州西北绿林好汉们多方责难,动不动便出来攻打,若不是对我九里山还存着几分畏惧,不敢到这边来挑衅,我早就将这狗官一刀砍了,如今竟然还欺负到周家头上,真当周某的大刀是摆设不成?”

    的确,宋庆没有进攻过九里山,主要是之前在西边剿匪的时候,狗营才刚刚建立不久,只有五七百人,而九里山中却有四百上下,加上寨子经营多年,即便不是固若金汤,也是易守难攻,宋庆那时只为练兵,犯不上拿人命去填这个大坑,因此并没有强行攻打九里山,回来之后主要业务都在东边,暂时也没顾得上这里,因此两人还真没交过手。

    周平心中倒是多少有些感怀,当年老爷稀里糊涂救了这土匪,这些年来礼物不断不说,如今这种时候,竟然还真能帮上忙,这也算是结下善缘,好人好报了,当即也顾不得体面,跪下道:“周家此时已经危在旦夕,还请大王多多派遣好手,下山将那宋庆杀掉,事成之后周家必然还有重谢!”

    周大刀赶忙将周平搀扶起来,笑道:“莫说什么谢不谢的,我和周老爷书信往来已久,早已经是肝胆相照的朋友,如今周老爷有难,我自然是义不容辞,不过此事干系太大,那宋庆毕竟是朝廷命官,我又是到徐州去杀他,总归也要拿出个章程来,否则去了容易,回来却难,说不定杀不到宋庆,反倒死在他的手上,甚至还要连累到我山中兄弟,总要让我盘算一番,拿出个万无一失的办法来才是。”

    能够在九里山中脱颖而出,周大刀的个人才能自然毋庸置疑,而且自从他接掌此地之后,九里山的实力便开始发展壮大,山中虽然只有四百人上下,可外围却还有五七百人听令行事,将附近几条要道全都全了进来,根本就不去找商队打劫,而是让那些过路的自己把保护费交上来,已经从剪径强人进化到坐地分赃了,此人在做贼方面的才华可见一斑。

    不过这次的事情太过棘手,宋庆如今的势力他多少也听说过,毕竟绿林道上很关心这个,尤其关注这位曾经横扫徐州西北的年轻军官,知道此人如今已经是千户,还独自领了一营兵马,算是最近徐州窜起速度最快的军官了。

    而且此人每曰都住在军营之中,很少回家睡觉,加上武艺出众,身边又总有几个从人,想要下手并不容易,下手之后还未必能杀的掉目标,说不定会被人家反杀,哪怕是真成功了,也很难平平安安的从徐州撤回来。

    沉思片刻,周大刀还是没想到什么好主意,见周平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多少也有几分惭愧,只好干笑道:“周管事不必着急,这事我周大刀自然是要管到底的,不过那宋庆如今也不好对付,待我召集各寨子的头目们过来,大家一起商议出个结果,哪怕是直接出兵攻打他的营地,好歹也要把事情给做了!”

    直接攻打狗营营地什么的,周平不敢奢望,那等于是杀官造反,这些土匪劫道还行,可没几个真敢杀官造反的,不过如今也确实是没什么好办法,有办法的话他根本不应该站在这里,因此也只得听天由命,等着周大刀召集人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