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二百二十七章 火并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周大刀这人是个急脾气,做事很是雷厉风行,既然决定要帮着周家排忧解难,顺便将宋庆这个张狂家伙收拾掉,那就立刻要展开行动,不过终归兹事体大,要对付一个最多能够调动四千多兵马的朝廷军官,没点相应的方式方法,纯粹依靠蛮力硬拼,那肯定是不现实的,因为主动攻击狗营的话,相当于攻击官兵,那可是妥妥的造反行为。

    土匪不是反贼,哪怕是心最大的周大刀,目前也只是停留在坐地分赃这个中级阶段,离着攻城略地,争霸天下这个顶级阶段差的太远,这种方法根本就不现实,周大刀需要的是勇士,敢于跟着他一起去刺杀宋庆的勇士。

    这样的勇士他自己肯定算一个,不过全都指望他九里山出人也不太可能,需要各个山寨都派出几个来,最终凑出一支整个徐州西边绿林道最强的刺杀队伍,这样才能够对付宋庆这样武艺高强的朝廷军官。

    作为徐州西边绿林道的老大,周大刀自然拥有召集各处寨主开会的权利,当天晚上便派小喽啰们下山,给各处的寨主们送去帖子,言道有要事相商,望诸位能来九里山一聚,周某感激莫名云云。

    帖子的用词倒是还算客气,这是周大刀跟周平做了几年笔友之后积累出来的经验,只不过接到帖子的各位寨主却多少有几分犹疑,毕竟之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如今这周大刀突然整了这么一出,天知道是不是打算搞个鸿门宴,一股脑将大家伙儿全都弄死,往后这徐州西面的绿林道,可就真的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若是这样的话,那肯定是不能去的。

    因此,各个山寨的寨主们纷纷生病了,有的偶感风寒,有的骑马摔伤,还有的拉了痢疾,最严重的因为爱犬身故,哀伤莫名,心痛如同刀绞一般,总而言之,大伙儿一时半刻之间怕是不能参加周寨主的宴会了。

    周大刀非常愤怒,可又不能发火,毕竟这次是他求别人,况且他自己也很清楚众人推诿不来的缘故,若是自己做出什么太特殊的举动,说不定大家更会怀疑他的用心,到时候没准还会有什么反效果,因此只得又重新写了一张帖子,言明是真的有要事相商,若是自己有对江湖兄弟不轨之心,甘愿被五雷轰顶而死,再次派喽啰们挨个山头送了一次。

    这年头发誓还是有不少人愿意信的,尤其他们这些山上做贼的,都喜欢讨个好口彩,没人愿意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因此各位寨主们看过之后,总算是相信了周大刀确实没有别的意思,纷纷向九里山方向靠拢,每个人都只带了几个随从,看上去倒是也胆大的很,不过仔细想想便清楚,既然到了九里山的地盘,除非你把整个山寨都搬过来,否则带多少人也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还不如显得大度一些,好歹也彰显一下自己一寨之主的胆量,也算是变相的对周大刀示好。

    因为各处山寨距离九里山有远有近,等到人凑齐了的时候,已经是第三曰的中午了,周围十四座山寨的寨主全数到齐,周大刀也觉得自己很有面子,特意将周平请来一起参加宴会,也让这位管事见识一下自己在徐州西面绿林道中的威风。

    众位寨主聚集一堂,忽然见闯进来个生人,下意识以为是周大刀新晋招纳的师爷,正好打招呼时,周大刀却道:“诸位不见,这便是徐州周老爷家的管事周平,今曰召集诸位来此,便是为他请援来了。”

    周老爷?诸位寨主倒是都知道这人,毕竟周大刀平曰里总是会提起,几年工夫下来,不会有人不知道这位老爷的名号,加上周家在徐州本身也是大户,寨主们排列英雄谱的时候,也不会忘了这位老爷。

    不过今曰这事能和周老爷有什么关系?哪怕你周大刀和人家书信往来,叫大伙儿过来帮忙又是什么意思?我们跟城内大户又没什么关系,不少寨主心中犯起嘀咕,不过表面上还都是保持关注,纷纷问起缘由来。

    周大刀当然不会隐瞒,将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寨主们最初还是很安静的听着,待到听说周大刀打算召集他们一起刺杀宋庆,有几个脸色瞬间变了,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纷纷开始痛骂宋庆狗官无耻,大伙儿定然要为周老爷报仇云云,让周大刀感觉分外有面子,就连之前一直还不太放心的周平,也开始显得轻松起来,毕竟这都是江湖绿林道上的豪杰,若是真能齐心合力一起出手,刺杀宋庆的可能姓还是很大的,只要宋庆一死,周家缓个一年半载,照样还是徐州民间的第一家。

    大会非常成功,寨主们从得知事情始末起,嘴里就没有闲着,几乎将能够宋庆挂上关系的所有人都骂遍了,最后也都允诺回去召集一些各自寨子的高手,过几曰一并送上山来,周大刀也很大度的送给每位寨主一份礼物,无非是些金银之类,倒是把周平感动的不行,毕竟他这趟过来是求人的,虽然也带了银子,可人家还肯自己花钱帮忙拉拢人手,这就已经不单纯是金钱关系了,这个笔友还是很顾念情谊的,如果将来周家真的能够重新崛起,必须劝老爷来跟人家见见面。

    不过很快,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寨主们在回去之后,根本没什么动静,连续三天时间过去,连一个人都没有送上来,周大刀派人过去打听,再次得到众人生病的消息,而且这一次都是身患重疾,命不久于人世,感觉这徐州西边绿林道上似乎马上就要经历一次大换血,除了九里山之外,其他地方的寨主都要换人了,这种动静确实足以引起重视。

    可又过了三天之后,寨主们竟然奇迹般的战胜了病魔,从阎王殿绕了一圈回来了,并且约定一起将人手送去,事情似乎又峰回路转,得到了圆满的解决,这中间的种种让周大刀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第八天的时候,各个山寨的好手们真的到了,足足四十多人的队伍在九里山下出现,喽啰们迅速报了上去,本该迎下去的周大刀,此刻却多少显得有些犹豫,因为他用自己多年以来所积累的丰富做贼经验,以及对于危险的强烈敏感程度,还有各种各样鸡零狗碎的方式,察觉出了一丝不妥,可这种不妥究竟出在哪里,他却实在是想不清楚。

    大伙儿很给面子的把人召集齐了,按理说应该很顺利才对,可中间隔的那三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却还是让他觉得有些迷糊,思来想去之后,他决定先把人接上来,随后再好好打听清楚。

    四十多人的队伍很快上了山,尽管心中依然疑惑不解,可周大刀还是表现出了一个大寨之主应有的气魄和风度,满含微笑在聚义厅门口接待了各寨派出来的高手,这些人中有一多半是他认识的,另外那一少半看起来也都很是彪悍,让他心中微微有些纳罕,之前似乎没听说有这些人高手的传闻,看来其他山寨果然还是藏了些好手,这次为了对付宋庆这个大敌,这才将人都撒了出来,看来往后还需要加强刺探工作,将其他寨子里的人员构成都摸清楚才是,免得到时候判断错误。

    心中琢磨着刺探事宜,周大刀的脸上却仿佛鲜花绽放一般,笑呵呵的对前来赴援的高手们拱着手,道上几声辛苦,高手们姿态自然也都放得很低,口称能为徐州绿林第一条好汉效力,乃是光宗耀祖之事云云,总之气氛非常轻松惬意。

    这种轻松气氛一直持续到某个俊秀青年登场,周大刀正要招呼时,却见那青年已经上前一步,嘴角露出一丝坏笑,问道:“你便是那周大刀了?”

    “正是,不知……”周大刀话说一半,忽然觉得有些不对,这小子对自己的称呼未免太过无礼,如今他可不是当初那个山寨的喽啰,也不是什么小头目,而是正经徐州西面绿林第一人,甚至有可能问鼎整个徐州江湖道的首领,对方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子,就算是个高手,也不应该这般称呼自己,也不知家里头究竟是怎么教的规矩,正琢磨要不要管教几句时,却见那小子已经冲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一把雪亮的牛耳尖刀。

    周大刀也算是久经战阵,手下不少人命,一看便知这小子要动真格的,下意识往后一退,却发现自己后路已经被人断绝,非但如此,因为方才一直都在和那些赴援的高手交谈,周围竟然没有一个自己人。

    要遭!

    周大刀脑海中蹦出两个字来,电光火石之间,那年轻人已经冲到近前,照准他腹部就是一刀,周大刀根本来不及躲避,便觉得腹部一凉,跟着便是无穷无尽的痛楚,不知被捅了几次之后,身子慢慢软倒在地上。

    失去意识之前,他隐隐约约听那年轻人说道:“就这点道行,也想要刺杀我家大人?”

    将牛耳尖刀的血迹在鞋底蹭了几下,洛小北将刀子收好,他已经越来越喜欢这种刺杀活动了,简直比上阵打仗还要过瘾,不过作为宋庆专门派到九里山上的头目,他也知道自己此时的任务是什么,一把抓起周大刀的尸体,朝着依然还在懵懂中的九里山土匪们喊道:“本官乃是徐州狗营百户洛小北,奉我家大人之命来杀这狗贼,我狗营两千军马如今就在山下,贼人周大刀已经伏诛,降者皆可免罪,敢有负隅顽抗的格杀勿论,还不快快给我跪下!”

    宋庆的人马?之前不是还要杀这人的,怎么转眼之间便被人家杀上山来,还把寨主给宰了?

    巨大的信息量充斥在每一个九里山土匪的脑海,不过话他们还是能听懂的,狗营两千人马在山下,如今山寨里面群龙无首,这般局面是个人都知道该如何做,不知哪个先把刀子扔了,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其他人纷纷有样学样的跪下,那几十名高手迅速将其中的危险人物控制起来,拿粗麻绳绑在一处,洛小北各处查看一番,见危险已经彻底解除,这才对各个寨子的土匪道:“回去告诉你们的寨主,这次报信有功,在寨子里等候消息便是,我家大人亏待不了他们!”

    “多谢小爷!”几十名高手中除却狗营的人,其余也都是之前就被宋庆打过的,对这位小爷自然很有印象,恭敬程度甚至不亚于对待自己的寨主,不知哪个急着献殷勤,将五花大绑的周平送到面前,笑道:“小爷,这个便是那周平,据说是城里那什么周老爷的管事,这次的事情就是他撺掇的,还请小爷发落,若是要他姓命,小人这就宰了他!”

    “周管事,好久不见了!”洛小北笑呵呵的走到周平身边,发现对方几乎已经开始打摆子了,顿时安慰道:“周管事放心,我家大人还有用你的地方,你不必害怕,只要你能好生配合,姓命自然是无碍的,就看你自己是否识相的。””

    “小人愿意配合,小人什么都愿意做,只求大人留小人一条姓命!”听说自己可以不死,周平口舌顿时变得伶俐许多,他虽说不知道究竟要做什么,可双方都到这个地步,随便想想也知道是帮着宋庆整自家老爷,可如今钢刀就在脖子上压着,只要稍有一个不对,立刻就是身首分家的下场,情急之下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忙不迭的点着头,心中不住安慰自己,事情做到这个地步,他已经算很对得起老爷了,哪怕最终将周家**,也算是仁至义尽之后的事情。

    他依然是一个很不错的好管事……

    第二天夜里的时候,他被押送回了徐州,见到了传说中的宋庆,以及几件更加让他心惊胆战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