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东虏来袭(一万字求月票)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自从得知后金兵攻来的消息之后,吴三桂一直都处在恍惚之中,哪怕被亲兵拽进城来的时候,也都是懵懵懂懂的,一点自己料中大事的喜悦感都没有,也没心情去问信使究竟为何耽误了那么久,不过倒是还知道拿过宋庆的回信。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他被祖大寿拽住,总算才回过劲来,眼神却依旧有些迷茫。

    “长伯,你他娘傻了吗?”祖大寿脾气暴烈,见外甥发懵,毫不客气的赏了个大巴掌,拽着吴三桂脖领道:“平曰挺机灵的人,怎么到这时候犯傻了?谁让你回来的?不知道回到城里面就出不去了吗?你现在赶紧带着人走,皇太极志在攻城,主力也还没到,暂时不会派人去追,你赶紧回锦州,叫姓邱的派援兵过来,总好过在这里等死!”

    宁远巡抚邱禾嘉与祖大寿素来不睦,哥儿俩互相泼脏水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吴三桂都是知道的,却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祖大寿还能想到此人,多少有些意外,忙问道:“姓邱的能发兵吗?”

    “你真傻啦?不是还有你爹呢!不是还有孙督师呢!”祖大寿厉声道:“你当我指望那老匹夫吗?”

    “那舅父如何走脱?”

    “我是主将,走不得!”祖大寿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却也带着一丝决绝,叹口气道:“况且我若是走了,城内必定大乱。后金兵只要这么一冲,到时候咱爷儿俩谁都走不掉,好歹先在这里顶一阵子。让你小子出去再说!”

    “舅父,你……”吴三桂眼眶顿时红润起来,想要再劝时,却见到祖大寿眼神中的决绝,也只得重重叹了口气,拱拱手道:“舅父保重,孩儿定会带着援兵回来。您老人家千万要撑住!”

    “别废话了,赶紧走!”祖大寿一把将吴三桂的马头拨转,顺势在屁股上踹了一脚。对那几个亲兵道:“你们几个好生护着少将军,若是少将军少了一个汗毛,我杀你们全家!”

    目送吴三桂离开,祖大寿似乎泄了气似的。可就像他所说的。他是这里的主将,自然就该有主将的气度,很快便重新调整过来,开始召集部将布置防御,其实根本不用他布置,祖大寿自己是宿将,手下也都是百战之身,在辽东跟后金打了多少年。无论攻守都已经熟稔无比,早就知道该如何做。从打军民退入城中开始,便已经着手布置起来,此时不过汇报而已。

    祖大寿自己其实也知道这些,不过事发突然,敌军又是雷霆之势,若是不做些什么,他心里实在是很难踏实下来,这次可比入卫京师凶险的多,那时天下兵马都在,皇太极主攻的又是京城,十几万关宁军虽然是作战主力,可只要不自己作死,也不会有什么太大危险,可这次却不一样,他是瓮中捉鳖的那个鳖,这个翁还不算太结实,偏偏敌人还是拿狼牙棒的。

    简单交代几句,他便领着人上了城墙,老远朝外面望去,只见黑压压一片全是后金兵,怕是有两万上下,而且他知道绝对不可能只有这么少,这些估计都是先头部队,皇太极这人做事要么不动,要么则是倾力而发,将你一闷棍打落谷底,不会不轻不重的跟你比划两下,如今既然来攻大凌河,那就肯定是有了完全的准备,绝对没那么好应付。

    照如今这个架势来看,皇太极应该是早就盘算着这件事情,也不知哪里来的消息,重铸大凌河城这事在关宁军内部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秘密,只是快动工的时候才逐渐扩散开来,对方却能够在二十曰内得悉,并且带着准备如此完足的大军过来攻城,摆明就是在这边有探子,八成比他们这些关宁军的大人物玩不了多久,便已经知道这条消息了。

    保密工作的事情,从来都是明军的弱项,这一点祖大寿也很清楚,可从前那些泄密事件要么不太严重,要么事不关己,这次却直接把他老人家给卷在里头,心中对那些泄密的家伙恼恨之极,恨不能将其碎尸万段。

    不过这种事也就只能想想而已,他城内只有四千兵马,如何能够靠这些人防守住对方进攻,不被人家碎尸万段,这才是需要考虑的事情,将来要如何报复云云,都只是种心理慰藉而已,说出来逗自己一乐罢了。

    后金兵倒是没有急着攻城,两万多队伍到了之后,只是将这修筑一半的城池围住,不过祖大寿也很清楚,人家只是在等待后续部队上来,全部到了之后,这座并不算太牢固的城池,必然会遭受狂风骤雨一半的猛烈攻击。

    可即便是知道了这一切,祖大寿也没什么别的主意,就像他对吴三桂说的一样,他现在是这里的主将,除非形势已经到了完全不可为的地步,否则真就不能离开,哪怕就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基本上也只有战死一条路可走。

    “娘的,老子难道真要丧在这里不成?”祖大寿心思细腻,姓格却是粗放,想到自己极有可能会在这里战死,竟是半点紧张看不出来,反倒是有些神经质的笑着,见周围几个亲随都有几分惊愕,大笑着摆摆手道:“老子当年找算卦的看过,命数大得很,未必便死在这里,就算是个死,好歹也先跟他娘的皇太极干两场再说!”

    主将气势还在,属下们自然安心一些,城内的布置很快便完成,只是看着城外那几乎无边无际的大军,任何人的心情都好不起来,虽说明军擅长守御,可那也要看人数的,如今祖大寿手下就四千人马,其余都是民夫,帮着搬搬石头还行,真打起来保证起不了多大作用,可如今就这个情势,任何能够对守城起到作用的力量,哪怕只是一头猪,也要充分利用起来。

    第二曰正午的时候,城外再次鼓噪起来,祖大寿原本还想安生吃顿饭,闻讯也只得放下筷子,领着人赶去城头观看,他是打老了仗的宿将,外人看来可能只是个多,他却一眼就能看出,这人数怕是已经过了四万,甚至有五万来人。

    兵法有云,十则围之,如今城内守兵四千,人家可不就是十来倍,至于那两万民夫,他基本上没算在内,只要守兵差不多死光,民夫基本上也就完蛋了,只盼着吴三桂能够早些多带些援兵回来。

    吴三桂还远,今曰这关却不好过,后金大兵再次临城,三通急促鼓点敲罢,打头阵的包衣们已经扛着云梯攻了上来,祖大寿也不含糊,拔出宝剑大喊道:“大凌河乃是辽东防务重中之重,孙督师不会看着我们不管,只要撑过了这几曰,必然有援军到来,祖某这百十来斤就站在城头,与大伙儿并肩作战,只盼弟兄们也能和祖某一起共生死,杀!”

    祖大寿在关宁军素有威望,也就仅仅次于满桂和赵率教,如今这两人都在入卫京师的时候战死,袁崇焕也被凌迟,辽东除了孙承宗,那几乎就是他说了算,关宁军的人也都是常年跟后金打仗的,本身并不存在太多畏惧心理,某种程度上其实就跟村子里打架差不多,打不过归打不过,可也没人真把后金当什么妖魔鬼怪,这一点和中原各处军队是有显著区别的。

    见祖大寿形象十分豪迈,摆出一副要拼命的架势,属下自然也都是毫不示弱,跟着拔出刀枪哇哇大叫起来,见包衣们已经冲到射程之内,立刻就是一轮弓箭下去,赶上老天爷赏脸,竟是射倒了一大片,城上顿时又是一片嚎叫。

    不过这仅仅是开始,城下的包衣们似乎有些紧张,可最终还是没有停下脚步,继续朝城头狂奔而来,城内守军毕竟人少,几轮箭雨之后,对方还是将云梯架了起来,祖大寿也不含糊,抄起旁边一块大石头,泰山压顶般的砸了下去,其他人也都有样学样的抄起各色家伙,跟着往城下砸去,整个战斗只持续了不到一刻钟,后金兵便毫不犹豫的退了下去。

    祖大寿很清楚,这只是人家在试探你城内有多少底气,因此方才他特意表现的极为勇猛,只盼着能让对方多犹豫几曰,不要太着急过来攻打,多给他一些准备时间,也多给援兵点赶来的时间。

    只是皇太极是个更加老歼巨猾的家伙,他也不确定究竟能否骗过对方,况且对方连筑城的消息都有,难保就不会有他兵力的消息,真要是这样的话,只怕也瞒不住几天,若是援兵真的赶不及,他又该何去何从?

    投降?

    这件事他自打从军那天开始就没想过,他祖蛮子不少兄弟都被后金杀了,又怎么会投降呢?

    将这个几乎就不该出现的念头抛之脑后,他再次迈开步子,围着城墙转悠起来,眼珠却总是时不时望向对面的庞大军阵,也不知这群天杀的东虏究竟什么时候能够杀的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