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三百零二章 升官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赐宴什么的,宋庆并不在乎,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利益主义者,根本不在乎什么虚名,这顿饭吃成什么样子,对他来说没什么作用,他在乎的是皇帝请他吃饭了,这个名声传出去之后,往后可就好混多了。

    虽说皇帝赐宴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情,每次科举之后都要来一顿,平时也会赐给那些功勋卓著的老大人,但赐宴给年轻人的却不多,单独赐宴的更是少数,单独赐宴给一个年轻武夫的,那更是少上加少。

    时间到了崇祯五年,有些比较具备先见之明的,已经能够看出些趋势,接下来的年头里面,武夫的作用将被逐渐拔高,因为国家已经不在承平,北边有强悍的后金,还有附翼的蒙古,观内还有此起彼伏,虽然暂时还不算心腹大患,但也已经足够麻烦的反贼,太平年间天下自然重文士,凡事都以文人为先,可到了如今这个年月,谁都要指望武夫们奋起了。

    一句话,这年头的武夫,赶上好时候了,宋庆这种年轻又格外能打的,更是占了大运道,没见皇**要亲自传见赐宴嘛,往后这天下多少要变一变了,除非再次回到海晏河清的时节,否则武夫的地位将会被不断拔高起来。

    只不过这个时候即便是再如何悲观的人,也想不到接下来十几年的变化,更想不到十几年后将会江河倒灌,山川崩碎,虽然病入膏肓,但看上去依然无比庞大的大明,竟然在一夜之间垮塌下来,这个变化是谁都想不到的。

    可即便想不到这个,宋庆还是得到了广泛的欢迎,从他出了皇宫那一刻起,便已经成为了满京城最受欢迎的人物,每天都有无数各级官员来找他聊天,先开始还只是武官们,到后来听说这人似乎还挺知书达理,文官们也试探着过来拜访了,聊天内容大家都差不多,全是围绕着大凌河之战,或者说是《崇祯英雄传》的内容,跟他展开热情洋溢的攀谈。

    攀谈过后,所有来拜访的都要将宋庆和狗营狠狠夸赞一番,什么国之柱石,社稷干臣,本朝戚继光,力挽狂澜于倾颓,虎踞辽东以克强敌,总而言之一切能够给武将用上的好词儿,几乎都贴在了他身上,而且是反复的贴,到最后宋庆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几层皮了,脸上肌肉也开始出现固化趋势,却依然只能每天笑呵呵的迎来送往,这毕竟都是人脉。

    几天之后,局面忽然为之一变,崇祯想要给想给他和朱徽媞做媒的事情,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流传出来,头些曰子大批量的观光客转眼间都不见了,除了关系特别好的那些京营军官之外,再看不到任何人过来拜访。

    宋庆心中明白,若是自己成为驸马,往后身份倒是尊贵了,实力方面却是一降到底,崇祯的妹妹不多,有名的似乎还就只有这一个,女儿们更是暂时不用提,按理说这驸马也是个稀罕货色,问题在于只要做了驸马,那是肯定不能再领兵的,如今不是大明开国初年那会儿,同样也不是武宗皇帝正德的时候,没到天下大乱之前,一切都要按照规矩去做。

    所谓的规矩,就是做了驸马之后,直接把兵权交出去,燕京城里找个房子,每天蹲在里头看四方天,隔不知道多长时间,按照一整套规矩去跟公主行次房,胆子大的您平时还能跑去青楼**馆混混,胆子小的就真的只能在家自撸了。

    出现这种状况,文武官员们暂时不来也能理解,毕竟大家也要观望一段嘛,若是此时来的太勤快,倒是不会出什么事情,但交情若是越来越深厚,好歹就要有点实惠,往后宋庆如果真成了驸马,前期投资不都打水漂了。

    这种事情换了宋庆,也一样是要观望的,只不过他做的不会如此明显,讲究个文火慢炖,哪怕就是撤柴火也是一根一根的撤,不至于一下子釜底抽薪,倒是京官们大风大浪、大起大落见得多了,做这种事情从来都是讲究个干净利索,同时丝毫不会觉得不好意思,若是宋庆这婚事冷不丁又没影了,他们还照样过来喝茶聊天,保证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京营那些军官对这些事情也再清楚不过,他们跟宋庆关系很好,宋大人从辽东拿人头换了不少银子,这会儿实打实的大财主,每天晚上都要带着京营的军官们出去喝酒吃肉,也算混出了莫逆交情,见其他官员如此做派,心中都是不平,几口酒肉下去就开始抱怨,倒是宋庆对此显得很无所谓,他觉得崇祯应该也想明白了,不会为了个公主折损他这员大将,否则那天赐宴不会匆匆结束,后面也不会绝口不提此时,多少倒是让他放下了心,反倒是比前几曰踏实了不少。

    不过当官的不来了,勋贵们却开始串门子,从打流言开始传播那天,当官的都该干嘛干嘛去了,他几乎遭遇到了满城勋贵的联合围剿,到处都有人想要看看他长什么模样,有些和皇家关系亲厚的,更是每天都约他出来聊天,请客的几个领头人一直没变过,但陪着喝酒的却每天都要换新人,不是什么伯,就是什么公,都是跟老朱家沾亲带故的那种。

    这回宋庆真有点怕了,这帮勋贵太热情了,当官的总归要讲究些体统,文官与武官接触太多,容易影响自己的清名,同为武官的则害怕别人猜忌,因此前几曰虽然来的也很勤快,但大家还都存着几分礼制可控范围之内的距离。

    勋贵们却不讲究这么多,历朝历代的勋贵几乎没有好名声的,总是要被清流文人骂,百姓们稀里糊涂的自然也就跟着骂,勋贵们最初时候还要在意些,可骂的多了也就不在乎了,一个个皮实的紧,反正名声就这样了,老子自己痛快就行!

    于是乎,只求痛快的勋贵们开始联合围剿宋庆,每天酒肉局从不间断,饶是宋庆这人挺贪嘴,也架不住这么吃,况且他每天晚上还要领着京营一帮军官重复这些事情,真心是有些难以招架,只觉得皇太极都没这么帮人难对付。

    又是几天时间,宋庆已经快吃不消了,风头总算转了向,因为皇帝的封赏下来了,宋庆升为分守徐州参将,兼职狗营营官,徐州卫千户职位也不变,完全是在从前的基础上给了他三千多兵马,这可算是天大的厚恩了。

    国朝带兵数千的将领说多不多,说少可也不算少,问题是这些人好歹也得三十来岁了,宋庆可刚刚二十岁,虽说这分守徐州的参将品秩不算太高,可好歹也是四品官了,更何况宋庆手上的力量完全能顶上三品参将。

    更为难得的是,宋庆的老爹宋虎,踏踏实实在徐州做千户,也没参加这次的大凌河之战,居然也直接升为三品指挥佥事,说白了就是把儿子的功劳分到他头上了,宋家父子如今也算是彻底生发,往后在江北能行走着了。

    同样父子生发的还有王坚,王坚此时已经是百户,直接给升了千户,留在徐州跟宋虎厮混,数着曰子盼儿子的王昌,也和老搭档宋虎一样升为佥事,反正徐州卫的佥事们京城一战打死了不少,孙伯平有预感宋家和王家要起势,这一年来竟然只任命了一个新人,一直都在给宋王两家留着位置,如今正好能够顶上,也算是孙指挥使的先见之明奏效了。

    话说回来,哪怕就是没有位置,难道还不能给添两个吗?宋庆如今是皇帝眼皮子周围的人,出了事情第一时间就能想到,在徐州的势力更是已经根深蒂固,这趟回去之后更是要加重几分,当爹的做个佥事还不行?没做都佥事已经很谦虚了。

    除此之外,其余人等自然也都是有封赏,胡捷跟孙伯平一样,也封了轻车都尉,虽然官位没变,但却有了勋位,让老胡高兴的几乎没蹦起来,洛小北和薛五也都是升了千户,反正他俩如今都在宋庆麾下,甚至不用占徐州卫的兵额,到时候自行招募兵丁便是,等待了十几天的工夫,如今总算是拿到了自己该拿的东西,众人的兴奋之情都是溢于言表。

    同时这也释放了一个信号,宋庆娶公主的事情没戏,如今这大明的江山虽说不算风雨飘摇,但也绝对不能说是太平年景,皇帝还是要倚重这员大将的,眼看着一颗先是冉冉升起,随即又摇摇欲坠的将星又重新发光发热了,京城各处中低层官员马上又换了热情脸,开始每天往京营跑,继续跟宋庆攀起了交情,并且丝毫没有为先前的事情感到难为情。

    当官的如此,勋贵们自然更不会放弃,虽说跟宋庆做不成连襟了,但这几天的工夫聊下来,也知道这位宋将军做生意是块好料,勋贵们有不少都在江南那边做买卖的,宋庆虽说在江北,但距离江南却非常近,彼此间都能有些照应。

    宋庆这几曰跟勋贵们喝酒吃肉也不是白干的,没少说自己在徐州的生意,那意思也想往北边扩展点商路,最好的代销自然都是这些勋贵们的铺子,如今宋庆升了官,在江北地面更加说一不二,很多原本还不太成立的东西,如今都是水到渠成,大家自然乐得再多讨论些细节,于是开始跟那些当官的抢人,甚至为了宋庆去谁那里赴宴打起来。

    局面一片大好,可宋将军却真有些顶不住了,他没具体上秤称过斤两,但明显感觉到自己正在变胖,薛五等人因为总要陪他出去吃吃喝喝,也都有这个趋势了,作为一个素来心系天下,从来不敢放弃军队建设的人,他多少有点危机感。

    问题是不去还不行,先不说大家的面子问题,就算是为了自己的生意,他也必须要出去吃吃喝喝,跟上辈子为了业绩跟客户出去拼酒完全一样,宋庆觉得自己命真苦,这都穿越到大明了,居然还是难逃这种厄运。

    好在,这一切在他快要到达崩溃临界点的时候,终于都结束了,山东那边传来加急文书,孔有德李九成在吴桥发动兵变,如今已经祸害了小半个山东,当地实在是抵挡不住,请求朝廷速发援兵,拯救山东一地官民百姓。

    消息传到京师,顿时便是旱地之雷,将朝中衮衮诸公都惊了,毕竟辽东那边的事情才刚刚结束,这山东居然又发生叛乱,而且据调查叛乱的孔有德和李九成等人,都是当年毛文龙的旧部,跟如今的关宁军打断骨头连着筋,说是一家人都不为过,这种时候居然在山东闹起了兵变叛乱,朝廷上下不可能不重视,甚至可以说是相当重视,生怕酿成大祸。

    宋庆此时万分感谢孔有德,和李九成父子,以及闹出兵变的辽兵们,若不是他们的话,自己还指不定要在京城混多长时间呢,崇祯显然还没有彻底放弃给自己介绍公主的事情,估计是正在权衡利弊,短时间内还不打算放他离开,反正如今辽东那边没事了,宋庆留在京城也不耽误什么,因此根本就不提让他滚蛋的事情,权当不知道几千徐州兵留在京师。

    崇祯不着急,宋庆自己却很着急,更害怕自己最后真娶了公主,后半辈子都要在京城无所事事的终老,因此听说山东那边闹起来了,立刻便上书请战,兵部正为这事发愁,这几天大骂叛贼的有的是,请战剿灭的却几乎没有,见他如此主动,当即也不客气,直接呈到皇帝御前,又把宋庆夸奖了一通,意思是请皇帝马上派此人去山东平叛,保证马到功成云云。

    万幸的是,崇祯在公私之间分的还是很清楚的,尽管很舍不得宋庆离开,却还是准他带兵平叛,同时还拨了他京军两个营头,加上徐州邳州的兵力,共计一万大兵,前往山东平息叛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