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三百零六章 失陷(上)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事实证明,孔有德之前判断的形势出现了些偏差,在他最初的计划中,他的队伍应该在几天之后就进攻登州府,至少也要和在城外防御的部队交手了,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本以为根本就不敢动的卫所,居然还真派人出来了。

    威海卫两千人,成山卫一千人,靖海卫一千三百人,大嵩卫八百人,就连莱州那边的鳌山卫和灵山卫也都派了人过来,正在往这边猛赶,之前觉得这些卫所都不堪用,谁知道到了这种关键时刻,居然还真敢往外派人。

    不过想想倒也正常,叛军毕竟是要进攻登州的,而登州里面的孙元化是登莱巡抚,整个登莱的最高长官,虽说卫所自成一体,但若是放任叛军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肆无忌惮的出没,猛烈攻打登州府,他们却在旁边作壁上观,不肯发出一兵一卒,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将来对景的时候保不齐就是个罪名,因此出兵帮着打一打是必须的,打不过再说打不过的事。

    因此,登州境内四个卫所,五千一百兵士和乡勇们呼啦啦的杀了出来,考虑到叛军人数也有几千,而且是从济南府那边一路杀过来的,战斗力估计相当强,大伙儿也没急着过去解围,先在福山烟台一带会合,将兵马都聚拢到一处之后,这才缓缓朝着登州府方向前进,至于莱州那边据说要过来的人马,他们就暂时顾不上了,都说登莱登莱的,可归根结底不是一个地方,除非上头严令统一行动,否则还是各打个的好,如今登莱最上面那位被围在城里,他们自然没有主动联络的可能姓。

    对面过来几千军马,叛军这边也不敢小看,虽说他们这一路杀过来,几乎将山东兵打遍了,也没遇到什么太强有力的敌人,很多仗对方都是一触即溃,甚至还没当初吴桥那些百姓们蛮横,可这毕竟是五千号人,叛军到现在也不过四千出头,单比人数的话还吃着亏,因此孔有德和李九成特意研究了一番,决定就在龙山附近,将这支兵马彻底打垮。

    只要将这几千兵马击垮,附近就再没有能够阻止他们的力量,说不定还能对登州城内的守军起到恐吓作用,孙元化毕竟是个文人,到时候好言安抚几句,保不齐还就开城投降了,到那时候就真正有块足够落脚的地方了。

    两曰之后,援兵进入龙山,正要安营扎寨,同时去周围查看动静,再和城内取得联系时,叛军风一般掩杀过来,他们在沿途抢了不少马匹,四千多兵中一半都是骑兵,两千人的马队占住龙山山脚,由李九成的儿子李应元带队,居高临下那么一冲,刚刚来到此地,阵脚还没立住的卫所联军立刻被打懵了,到处都是惨叫声和乱跑的人群,营盘顷刻间便被冲散。

    观战的孔有德和李九成哈哈大笑,带着剩下的步军也加入战团,很快便将对面几千人驱散,正要去追杀那些军官时,却发现李应元那边情况不对,原本还在阵中肆意冲锋,现在却似乎被人家拦了下来。

    没多大工夫,李应元撤了回来,在马上喘着粗气道:“前面有伙儿人不好对付,骨头硬得很!”

    “硬骨头?这卫所能出什么硬骨头?”李九成脸色顿时阴了下来,指着儿子骂道:“给你两千骑兵,连这点人都打不下来,存心给你老子丢脸是吗?”

    李九成为人阴狠,脾气也很暴躁,说着就将马鞭举了起来,劈头盖脸要朝儿子抽去,却被孔有德一把拽住,以为对方要劝,急吼吼道:“你别管,这小子从来都是这样,遇见点事就慌,不打不成器!”

    “不怪他,威海卫和成山卫都去京城跟建奴打过,这八成是活着回来那批,杀过人见过血的,没那么好打!”孔有德说罢,将李九成胳膊按了下去,朝远处正和骑兵作战那些卫所兵丁看去,果然见那几百人打的确实不错,虽然被骑兵冲的七零八落,却总能很快聚合起来,拿着长枪顶住四周,只要见到有骑兵落单的,立刻便扑上去吃掉。

    李九成也是宿将,随便看了几眼,同样看出问题,对面那些人确实跟一般卫所兵不太一样,甚至强出太多,虽说不如他们这些辽兵勇悍,但也算是不错了,至少打起来敢拼命,多少也有些章法。

    只不过就这种程度,想要挡住他们这些在关外打了多少年的辽兵,却依然是差得远,他懒得再耽误时间,直接领着步军杀了过去,第一刀便劈死个正在指挥作战的军官,狞笑道:“他娘的,打过来这一路,还是头一次碰上能跟我们比划比划的人,居然还是在京城跟建奴打过的,今天老子倒要看看,你们能有多大本事,全都给我杀干净,一个都不许放走!”

    李九成亲自出马,辽兵士气大增,尤其是步军开过来之后,立刻将那几百山东兵围在中心位置,长枪大戟的对着乱捅,这些山东兵都去京城打过仗,但回来之后却没有像狗营那样疯狂**练,本事跟从前也差不多,只是胆子要比一般半农半兵的大而已,先前仗着胆气勉强撑住,如今李九成带着步兵开始比狠,那股气势一下子便泄了,再也无法恢复过来。

    不过一盏茶的工夫,几百山东兵被杀的只剩下百八十人,胆气几乎也都丧尽,有心想要逃走,却被上千辽兵围在中间砍杀,根本就不得其门,眼看着就要全军覆没在这里,不知哪个先将手上长枪扔掉,带着哭音道:“不打了,我们投降,大家都是袍泽弟兄,还请各位高抬贵手!”

    有了第一个带头的,其他人放下兵器似乎也就没那么困难了,何况这不是打建奴,而是跟叛军打仗,这些人不久之前还都是跟他们吃同一口饭的,心里面也不会太抵触,剩下的人纷纷也都将兵器丢掉,等待对方纳降。

    大家都是汉人,也没什么顶过天的仇恨,见对方已经放下兵器,辽兵们当然也都停住不杀,等待长官发话,孔有德刚要训上两句,将这些人全部招降,却见李九成把战马朝前带了几分,手中大刀高高举起,一倒便将正对面的山东军官砍死,面目狰狞的对其他辽兵喊道:“没听见老子说的话吗?全都给我杀干净,一个都不许放走!”

    “元帅,你这是做什么?”孔有德赶忙上前拉住,气急败坏道:“这百十来个也算是能打的,我们这是缺人的时候,你都杀了他们作甚?他们又不是建奴!”

    “我说杀干净,就一定能要杀干净!”李九成却丝毫不给孔有德面子,说完便再次挥刀上前,李应元也赶忙跟上,冲入阵中杀人,李家父子既然动手,其余辽兵当然也不再手软,纷纷挥舞刀枪,将已经放下兵器的山东兵全部杀光,巨大的血腥气瞬间弥漫开来,李九成抽了抽鼻子,似乎十分享受这种气味,看孔有德脸色不大好看,笑着拍拍他肩膀道:“瑞图放心,只要打下了登州,有的是兵马给我们用,单是咱皮岛的老兄弟们,就有近万人马,你还怕没兵用?”

    “是,我知道。”孔有德已经换了一副脸色,略有些遗憾道:“我就是觉得那些人本事不错,想着要都带走呢。”

    “放心,这样的兵城里还有不少呢,到时候要多少有多少!”李九成放肆大小,转身便带着人去搜检尸体,没多会儿从军官身上摸出些散碎银子,兴奋得两眼放光,忙又去摸下一个。

    孔有德看着眼前这些乱糟糟的兵马,脸颊微微动了动,他似乎想起当初跟着毛文龙在皮岛时候的情景,那时候队伍也是乱糟糟的,甚至吃的穿的还比不了如今,连当官的都算上,见了块肉甚至能打起来,可那个时候却没这许多烦心事,只知道跟着毛文龙的旗帜往前冲,拿着刀子拼命砍,活下来的能混顿酒肉,死了的找个地方一埋,说不出的轻松快活。

    那时候虽然显得乱,但心里面却稳当得很,如今身边依然还是这伙儿人,却永远稳当不下来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变了个人,若是换做从前,李九成杀俘虏的时候,他肯定会拼命拦着,可刚刚却什么都没说,反倒是用自己都不明白如何做到的方式,迅速换了一张脸,这几乎让他不认识自己了,就像不远处的那个李九成,他一直觉得自己很了解那人,可现在看起来,却远远不是那么回事,不知此人是一直隐藏的好,还是跟自己一样,被这些年颠沛流离的命运改变了模样。

    “打下登州再说吧!”他重重叹了口气,领着自己的亲兵,也加入了搜检的队伍,无论什么时候,银子都会是好东西,多拿一些,说不定将来什么时候就能用上,至不济还能多吃几顿酒肉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