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三百零七章 失陷(下)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三更一万字到啦,最后几天,月票留下也没用,大家都砸给我吧!!!

    卫所联军的惨败,送掉了登州府外能够威胁到叛军的最后一支力量,就像孔有德之前所想的那样,登州府内的守军的确是被吓住了,包括孙元化本人同样也被吓住,他完全没有想到,当初被他送出成去那八百多号骑兵,如今只不过将队伍扩充到四千来人,竟然就能横扫半个山东,更没有想到自己这个登莱巡抚,会有被手下包围在登州府中的一天。

    可这一天最终还是来了,孙元化终究是名臣,养气功夫绝对不成问题,哪怕心中紧张万分,表面上却丝毫都没有流露出来,依旧是有条不紊的召集众将,对即将到来的登州攻防战进行布置,就像历史中一样出了昏招。

    登州府守军此时还有两万上下,他将一万多人分成两部,一部交给张焘,另外一部交给了张可大,全部拉出城去跟孔有德作战,或者在城外坚守,与城池形成掎角之势,其余兵马跟随他留在城中,归耿仲明统帅,留作最后决战。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孙大人做的也没什么错,至少从理论上讲是没错的,城外两军互为犄角,拱卫登州府城,府城方面同样也能够支援外面,他们毕竟人数众多,只要能够坚守一阵,待叛军锐气丧尽,不说反守为攻吧,至少守住登州城是不成问题的,孙大人虽说没打过仗,甚至都没怎么正经看过兵书,但这番布置倒还算是合情合理,至少也在兵法之内。

    问题在于他选派的这些人,张焘跟孔有德是老战友,虽说心中也还向着朝廷,但麾下那些人却未必这么想,耿仲明更是如此,这几曰倒是没耽误什么军务,但每天都会派自己的亲信出城,在约定处放下密信,片刻之后就会有叛军的探子过来拿走,张可大倒真是忠心耿耿,手下兵马基本上也可以信任,问题他只有三千来人,每天的动静都会被耿仲明送出去。

    几曰之后,叛军终于来到了登州府城附近,迎面便遇上了张焘的兵马,这次见面可不比之前见到山东兵马,若是碰上山东兵的话,孔有德早就一马当先带人冲杀上去,可如今对面都是辽兵,都是跟他们从皮岛撤出来的同袍,都是当初在毛文龙麾下一马勺吃喝的弟兄,如今只剩下这些人了,孔有德当然不会自相残杀,朝前面喊道:“弟兄们,我是孔有德,我身后都是咱皮岛出来的兄弟,他娘的老子也不想造反,可他们山东人欺人太甚,不拿咱们当人,我们也是逼得没法子了,如今咱从吴桥一路打回来,就剩下这座登州城,是皮岛出来的就到老子这边来,一起开了这城池,往后这边就是咱的天下!”

    辽兵也是有派系的,原本还不算太严重,自从袁崇焕到了辽东之后,派系之间的裂痕开始逐渐拉大,满桂算是一个系统,祖大寿、赵率教、吴襄等几个人则是跟着袁崇焕,也就是现在孙承宗手下关宁军的主力。

    再有就是原本在皮岛上跟着毛文龙的,还有黄龙和尚可喜等人的东江系,如今满桂阵亡,部下要么入了京营,要么跟了祖大寿等人,黄龙之前被割去耳鼻,已经被人救回了东江,目前正在安抚各岛上的兵马,同时跟东江镇旅顺副将陈有时,广鹿岛副将毛承禄等人组织的叛军交战,阻止他们跟孔有德等人会合,东江镇上也是杀的一片血腥,叛军甚至占据优势。

    而眼前在登州城外的,全部都是皮岛的老队伍,作为统帅之一的孔有德,在其中很有威望,加上李九成等人也在叛军之中,这些辽兵早就不想抵抗,听孔有德说的神乎其神,又觉得这些年确实没少被当地的山东人欺负,几乎只是眨眨眼的工夫,几千兵马竟然走了个精光,全部回到了孔有德的麾下,只剩下张焘和身边十几个亲兵,还在那里傻呆呆的看着。

    “老哥!”孔有德将长枪高高举起,随即快速收回,拳头在胸口上狠狠撞了一下,语气诚挚道:“自己弟兄,我知道你想效忠朝廷,我们也不想当叛贼,你放下兵器,我保证不伤着你,等打下了登州,若是你不愿跟我,我保证放你离开!”

    张焘没做出什么太过激的举动,他也是皮岛出身,跟对面那些人都是当年一起杀敌的兄弟,自然犯不上拼命,就像孔有德所说的那样,他只不过更加想要效忠朝廷,心思没有其他皮岛辽兵那么野而已,见大势已去,也只得叹了口气,将刀剑全部收了,慢慢走到对面军中,指着城头道:“耿仲明也是你们的人吧?这登州看来这是保不住喽!”

    孔有德知道他想说什么,立刻保证道:“你老哥放心,只要孙大人自己不找死,我们是不会为难他的,毕竟这几年也是他在照顾我们,勉强也算是老长官了,我还不至于那么无情无义!”

    张焘长长出了口气,又是叹息一声,说道:“那就好,只要能保住孙大人,我也就没什么牵挂了,张可大的兵就在前头,只要打败了他,你们就能拿下登州!”

    拿下张焘,叛军人数立刻超过了一万,直接朝着前方张可大的队伍猛攻,张可大部不过三千余人,哪里挡得住他们,不过两个冲锋,便被辽兵的马队冲散,张可大本人被亲兵护着退回城中。

    城头上孙元化领着众将正在观战,忽然见张可大兵败,立刻吩咐耿仲明道:“耿将军,快快出去将张将军接应回来,然后堵住城门,一定要守住登州城,等待朝廷派兵来援!”

    “巡抚大人,守不住了!”耿仲明一脸悲呛之色,语气却异常笃定,再次强调道:“真的守不住了!”

    “为何守不住?”孙元化有些不明所以,拍着城墙道:“登州可是坚城,城中粮食也足够,虽说兵力不多,但只要多召集民夫,还是能守住城池的!”

    “您没看到城外张焘将军的部众都降了嘛,他们都是皮岛出来的弟兄,跟我一样的人。”

    “你是说,你们也要反?”孙元化做了这么多年的官,能够做到这个位置,脑子自然不笨,立刻明白对方什么意思,不知因为什么,他居然没有生气,语气平静的说道:“你可曾想过,这么做的后果?”

    “也没什么后果了,末将是个粗人,只知道跟兄弟们在一起,如今他们都反了,只剩下我一个,又有什么意思?况且末将跟他们都是一起的,哪怕就是不反,将来朝廷算账的时候,也不会放过我的,您别跟我说什么皇上明察秋毫之类,这类事情末将见得多了,心里面自然有本帐。”皮岛众将中,耿仲明算是脾气比较温和,人也比较圆滑的,哪怕是横下心来跟着反叛,对待孙元化也依然充满了尊重,笑笑道:“老大人也不必担心,当曰兄弟们无家可归,全靠老大人收留,只要您老人家不要为难我们,我们自然也能保您平安,若是老大人不欲与我等同流合污,等局势稳定住之后,放您出去也就是了。”

    “唉!这都是何苦来的!”孙元化重重叹了口气,他也知道耿仲明说的全是实话,整个皮岛兵马全都反了,哪怕他耿仲明不反,将来朝廷追查起来,保证会把他一起办了,最不济也是个永不复用,彻底靠边站,反倒是跟着一起反了,说不定还有出路,就像当初自己收留他们一样,只要是手上有兵马,到哪里都不会吃亏,哪怕没人收留,只要占住了登州,将来就是求朝廷招安,估计也会是条出路,总比老老实实等候发落要强得多,这个道理大家都是明白的。

    若非自己是个文人,又是深受国恩,说不定也都跟他们一起反了,可问题是自己没那个本事,也没那个胆量,好在这些皮岛出来的辽兵还算重情重义,如今也只能是先开城,将孔有德大军放进来,接下来如何就要看运气了。

    几个瞬息之间,孙元化将事情想了个通透,也不再多说什么,在亲随的搀扶下晃晃悠悠下城去了,耿仲明和陈光福毕恭毕敬将他送走,这才宣布打开城门,迎接孔有德的兵马进城。

    大明崇祯四年十二月末,登州在里应外合之下,几乎是兵不血刃的失陷,孔有德和李九成等人占了登州府城,立刻四下出击,招降纳叛,短短十来天的工夫,兵力居然暴增到五万多人,将整个登州全部占领,随即开始向莱州方向进军,耿仲明先锋出马,一战便将鳌山卫派来的兵马击败,随即开始攻击还在附近徘徊,不知该进该退的灵山卫。

    灵山卫这趟派来了两千多人,领头的正是宋庆的结拜二哥田英,田千户此时根本没有做好战斗准备,一切还都处在朦胧状态之中,麾下兵马素质也是驳杂不齐,正在整训之中,耿仲明的兵马已经朝他们那边高速行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