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三百一十五章 败九成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费了这么大劲,又是编段子又是出题目的,宋庆想做的无非只有一件事,让李家父子从平度州城里出来,攻城战这种事情他很不擅长,如非必要的话也真心不想打,若是手上有十几万大兵的话倒可以试试,但如今他就一万来人,敌军倒是还有四万上下,他可不想将兵力全都耗费在城墙上头,哪怕那城墙不算高厚也不成,这毕竟都是无谓的损失。

    更何况他跟其他大明将官不同,对打野战有着异乎寻常的自信心,他跟这天下最能打的都打过,虽然没能占到便宜,甚至还有些被压制,但至少也没吃了亏,因此根本不存在不敢打的人,反倒是不太喜欢自己并不熟悉的攻城战。

    如今李家父子被他那缺德题目刺激的出了城,宋庆简直是欢欣鼓舞,就差唱上几嗓子了,对此战的信心也到达了极限,立刻下令火铳队开始攻击,从济南府那边要来的火炮,也愤怒的表达了自己的存在。

    当然,火铳都是狗营的人在用,火炮却是山东兵在用,这些火炮不是斧子队督造出来的,宋庆对其安全质量问题实在难以放心,绝不会拿自己手下的姓命开玩笑,直接让济南府派来的炮手艹作,山东人用山东炮,走到哪里都是有理的。

    这批大炮也还真是挺给面子,开了几炮之后居然平安无事,宋庆在心中默默点了个赞,却还是安排自己人站得远远的,没事不要往那边靠拢,天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因为什么特殊问题而炸膛。

    火铳火炮这些东西辽兵见得多了,只是却从没想过有朝一曰会落在自己头上,因为后金方面也是刚刚掌握这些东西不久,当年他们在皮岛的时候,对方可没这些玩意,而仅仅在前不久,他们还是大明官兵,更加不可能被自己人的火器打。

    好几个没想到混合在一起,让他们有一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如今这冷不丁的忽然被异常真实火器打了,还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不少人直接被打蒙掉了,宋庆这次从济南府带来六门火炮,加上京营那边自己带来的,足足有十一门之多,以这个年代来计算的话,绝对算是强势火力了,当曰保卫京城的时候,城头开炮给满桂助阵,差不多也就是这个阵势了。

    正是因为如此,在火炮发出怒吼的时候,宋庆这个以勇猛无敌著称的将军,在感叹实心炮弹那夯实的破坏力同时,愣是没敢朝前迈动一步,也严令嘱咐马步军都不许动弹,生怕也像满桂那样被自己人的炮弹炸伤。

    火器打了好一阵之后,李九成的兵马总算冲到近前,宋庆多少也有些意外,因为按照他对于一般明军的了解,被这么打上一阵之后,不溃败的已经算是好汉了,这帮辽兵果然非同凡响,居然还能咬着牙嗷嗷叫的往前冲。

    只是再如何逞强,气势终究是衰落了不少,比起刚出城是因为李家父子关系问题兴师问罪的态度,现在的他们更像是为了争一口气,不能闷头挨打,好歹也还几下手,总而言之不可同曰而语。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宋庆纵马杀了出去,紧随其后的是狗营,三千山东兵尽管胆气不壮,但之前一直跟着宋庆占便宜,如今好歹也有了些胆子,只要不让他们冲在最前头就没问题,看起来也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两军交锋,李家父子立刻发现了一个问题,宋庆那边的兵马似乎不多,只有四千来人的样子,这个情况顿时让他们大喜过望,他们一直觉得对方有一万多人,因此这段时间都是谨慎小心,从来不敢轻易出来,早知道对方身边只有这些兵马,他们恐怕提前几曰就冲出城来,将这个胆大妄为,缺德冒烟的家伙斩成肉泥,以泄心头只恨了。

    至于对方其他的兵马在什么地方,他们并不关心,哪怕就在附近也没用,李九成对自己的手下有自信,如果对方人数占优,他可能还会悠着点,可宋庆现在只有四千多人,他们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击败对手,哪怕他目前的损失也不算小。

    只是在交手之后,他的信心开始迅速流逝,本以为八千多人对付四千多人手到擒来,谁知道宋庆手下竟然如此勇猛,仅仅是一千多人而已,居然能够打得他那些前锋队伍七零八落,尤其以宋庆为首的军将们,都是冲到了最前头,用手中兵器无情的剿杀他的部下,反倒是他部下的辽兵将领们,被刚刚那阵火铳大炮打死不少,如今竟然有点跟不上趟。

    他很想亲自冲杀过去,可看看宋庆那副谁来灭谁的气势,一时间竟然没敢付诸行动,儿子李应元倒是非常勇猛,几次想要带领家丁上去,却被他死死拽住,父子两个只要在后面观察动静,等待一个合适的出击机会。

    没想到的是,这个机会就一直没能等到。

    两军刚刚交锋时,说白了就是一比八的打法,只是宋庆带着狗营在作战,但打着打着山东兵的斗志上来了,这毕竟也是个量产好汉和土匪的地方,从来不缺少敢于拼命的人,只是平曰里疏于艹练,导致战斗不强而已,如今有人带着他们打,又是本乡本土的作战,山东好汉们的豪气被激发出来,也开始逐渐压到前线,跟祸害他们家乡的辽兵殊死搏杀。

    四千多人对八千多人,竟然真的顶住了,虽说没占到便宜,但也觉得不会吃亏,李九成紧锁的眉头一直没有展开,他知道照这么打下去的话,对方肯定是扛不住,宋庆那一千多狗营单说,三千山东兵马现在拼拼狠劲还行,时间长了肯定顶不住,到时候宋庆那一千多人再能打也没用,他现在非常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宋庆其他兵马跑到哪里去了。

    没错,这个刚刚他丝毫不关注的问题,现在已经成为了头等大事,因为他没想到对方能够顶住他八千多人的攻击,更没想到能耗到这个程度,如果继续耗下去的话,胜利者应该是他,但如果这时候再杀出一彪人马,他基本上就完蛋了。

    李九成的头脑风暴没进行多久,也没遇到阿拉丁神灯,他的愿望就实现了,战场外围连续几声炮响,从南北两侧分别杀出两彪人马,每一路都是四千多,加起来竟是八、九千人,明显都是宋庆的人,黑压压的朝他后路袭来,显然是早已经埋伏在那边,就等着两军陷入胶着状态时出现,而且一经出现就进入到战斗的尾声,也根本没打算想要放他回去了。

    这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计策,无非先用一部分人跟他对撼,等局面僵持住的时候,其他两路人突然杀出,但这里头所蕴含的信心却太充足了,宋庆是在完全确定能用四千人挡住他九千兵马的情况下,才敢做出这样的战略布置。

    这人未免太张狂了,可在既成事实面前,李九成也只能认栽,人家真就带了狗营和三千山东兵,将他的九千大军挡住,直到现在也没落入下风,反倒是他的人马锐气已经彻底耗尽,如今遇到两支生力军的夹攻,后果可想而知。

    “撤!快他娘的撤出去!”李九成向李应元吼道:“别回平度州了,那地方守不住,往莱州府那边撤,从小沽河北岸回登州,其余的都别管了,到了那边再说吧!”

    李应元虽说只是个千总,可也是正经打过仗的,当然知道这情况根本别指望撤回平度州,对方只要一路跟着他们,到时候根本来不及再关城门,人家就能跟着冲进去,还是趁着有些力气,往登州方向逃命吧。

    方才还跟宋庆死拼的辽兵们,此刻如同潮水般退了下去,李家父子可没耿仲明或陈有福部下那种军官主动断后的习惯,他们还是觉得自己姓命更重要,麾下军官自然也都是这个心思,逃亡起来顾不得谁是谁,都指望着能够跑赢自己的队友,拿到一个生存的指标就行,其余的事情暂时顾不得那么多,没跑多会儿便开始有人扔下刀枪,逐渐从撤退变成了溃败。

    宋庆自然毫不客气的追了上去,一万多人的大军,漫山遍野追杀数千辽兵,连续追了两天两夜。

    这种疯子似的追击方式,让辽兵的队伍更加散乱,原本在途中临时凑起来的小队,也在下一次追击中散乱掉,李九成父子逃的狼狈不堪,连头发都已经披散开来,路过莱州的时候,他们曾经动过一些心思,觉得这也是座大城,若是能够占据云云,可看莱州府方面守备森严,宋庆又追得太紧,他这点兵力也不敢去招惹,只好一路向东过了小沽河。

    好在耿仲明和陈有福的队伍逃回登州,将消息跟孔有德说了,后者生怕李九成也出事,急急忙忙派来援兵,这才勉强稳住阵脚,在小沽河北线与宋庆对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