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三百六十二章 北返(二)4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感谢耕香老人的打赏!

    坐上向北方行进的船,宋庆心情一直都挺郁闷,哪怕他已经成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但有些东西却已经无法挽回了,他有信心杀回淮安府或是邳州,哪怕对方在路上一直对他进行围追堵截,他也有信心能够杀回去,但当他到达邳州的时候,身边还能够剩下多少人,那可就说不好了,洛小北和丁魁之类的还好,其他人他真的没把握全带回去。

    这次跟他出来的可都是狗营的精锐,既然是精锐,他这个做长官的当然也会多加看顾,接触的多了,感情自然也就曰渐深厚,想想这些人跟他出来的时候都是欢欣鼓舞,谁想到能够遇到这种事情,自己当时如果再谨慎点,多带些人手出来,估计对方也没那么大胆子敢玩这手,哪怕在途中得知杨管事要对付自己,那时候派人去调集援兵,估计在南京的时候也该会合了,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狼狈,要知道这种狼狈不但他那些部下没经历过,他自己同样也没有经历过。

    对于敢在燕京城下和辽东大凌河冲击皇太极军阵,并且两次都最终将对方逼走,经历过无数大阵仗的他来说,在南京这么个原本觉得毫无威胁的地方,被对方撵的像条丧家犬似的,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仇是肯定要报的,但将来哪怕成功报仇,甚至将这姓杨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他那些弟兄也再活不过来了,这些人若是战死在对抗后金的战场上,他虽然觉得悲伤,但绝对不会觉得惋惜,可如今本该壮烈殉国,或者成为功臣的将士,却死在这种类似于江湖仇杀的地方,他只会觉得无比可惜,好像拿着美玉去和那些尖锐的顽石去碰,无论顽石碎裂成什么样子,美玉的价值都无法体现出来,因为根本就不值得这么去做,完全是暴殄天物,无论如何他都没法淡然的接受这一切。

    思绪转动间,丁魁走了过来,轻声说道:“知道你心里头不好受,但这也没办法,是对方要对付我们,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这趟要是我来带的话,说不定都已经死在南京城里了,反正咱们已经上了船,一切回到徐州之后再说。”

    “没那么容易,对方既然能动用这么大的力量,那就是打算不灭掉咱们不罢休了,否则吃了这么大的亏,他也该想到我会如何回应,到时候肯定是一番腥风血雨,他一个管事再如何厉害,明着开打也斗不过我这带兵的军将,虽然最后可以和盘托出,让那什么魏国公出面把事情摆平,但肯定会出不少血,我估计他也不愿意那么做,因此在路上把我们解决掉,是他最好的方式了,那姓杨的也算是够狠,居然能够同时发动这么多人对付我们,等我回了徐州,定然百倍奉还!”

    宋庆**一阵,看看脸色依旧平静的丁魁,忽然展颜笑道:“你放心吧,我心里头憋得慌,但脑子还没坏掉,肯定会想办法回去,只不过有时候缺个能商量事情的人,也就是在你老哥这里还能****,不然我就得忍着,我官做得越大,很多事情就越不能跟旁人说,只能自己憋在心里头,现如今跟你说两句,我这心里面也就敞亮多了。”

    “那你以后有事情就跟我说,我虽说帮不了你什么,但好歹能心平气和的听着,我也知道你现在官越做越大,除了最开始跟着的那几个老兄弟,其他人其实有时候都挺怕你的,你也确实没个能说话的人。”

    宋庆点点头道:“知道就好,等停船的时候千万跟在我身边,别稀里糊涂死在扬州,不然往后我可一个能交底儿的朋友都没有了,而且你也别说帮不了我什么,你上次写的那个制度就不错,我看过之后也改了点,等这次的事情完了,我再拿给你看,咱狗营不能只有我一个人顶着,得有个制度,这样往后哪怕不是我带兵,我也能放心在家里头睡踏实觉。”

    后面的内容,丁魁没太听清楚,但前头那句别死在扬州却听到了,脸色顿时变了几变,有些难以置信的问宋庆道:“我说庆哥儿,别跟我说你打算在扬州渡口上岸,你这是要寻死啊?坐船过去不好吗?”

    “坐船过去当然好,如果行的话我也想那么干,可问题是不行啊,万一对方调了什么水匪甚至是水师过来,咱们这条船根本没法抵抗,人家一炮就给你掀了,然后直接把你当成水匪处理,咱到阎王爷那边都没法打官司。”宋庆话到一半,见丁魁似乎有些不相信,便逐条分析道:“那位杨管事能调动多少人你也看见了,不管是那些江湖人和土匪,最早追出来那些不少都是官兵,能调动官兵他就能调动水师,实在是不行还能花钱呢,扬州可也算是南直隶的管辖区域,你说那些水师缉私的如果拿了银子,会不会卖魏国公府管事的面子?就这还不算那些可能会跟着一起干的水匪,这要是一直坐船走,咱保证没法活着回到淮安,甚至在淮安府咱都不能坐船,等到援兵之后直接走陆路赶回邳州,咱最强的地方还是在地上。”

    丁魁不说话了,因为宋庆分析的很有道理,他们最强的地方确实是在陆地上,若是到了水里的话,真遇到什么被收买的水师或者水匪,这二十多人根本就没法抵抗,反倒是走陆路进入山林,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往淮安跑,这才是最为稳妥的方式,只不过要是这么一来的话,时间上头可就要耗费很多了,到时候也不知道多少人在死在归程途中。

    只是这也没办法,如果宋庆分析的没错,这是他们唯一的通路,而他曾经绞尽脑汁想要找出宋庆分析中的错处,最终却发现不太可能,那位杨管事只怕真的会水陆两边一起封锁,而走陆地的胜算无论如何也要比水陆大些。

    “知道,我去告诉他们!”丁魁语气有些严肃,但却看不到半分胆怯,反倒是带着几分狰狞的笑了起来,对宋庆说道:“这趟老子要是没死,那就必须要发笔财,那姓杨的家产一半都得归我!”

    “没问题,保证都给你,他家要有什么女眷你能看上,也都归你!”宋庆也是笑着回答,似乎根本没把眼前的困难凶险放在眼里,早已经琢磨起了将来该如何报复对方,那股有些沉沦下去的豪气也再度回到胸中。

    到达江都的时候,宋庆已经彻底恢复正常,他没有急着下船,而是先拉开帷布,向外面偷偷看去,见渡口处果然有人埋伏,而且也是拿着刀的,对方显然早已经将这里占领,他倒是也不着急,继续留在船上休息,直到天色逐渐擦黑,外面的人也已经不怎么认真巡查,这才带着人分批下了船,乔装改扮后偷偷进入了扬州城,然后各自找地方吃东西。

    没办法,这些人实在是太过扎眼,对方肯定早已经将他们具体相貌和人数都交代过,因此在城里面暂时分开是最好的办法,好在大家距离也都不算太远,如果哪边出了事情,其他人很快就能够赶到,对方估计此时也没察觉到他们已经进入扬州城,因此倒是没什么值得担心的,只需要在明天出城时候小心点就好,今天晚上则是好好休息的时间,缓解之前的疲惫。

    他们确实是非常疲惫,在沿途骑马奔袭,最后的渡口大战不说,甚至包括坐船都是件很累人的事情,因为你在船上别想休息好,这毕竟不是什么豪华客轮,加上总担心自己会被敌人袭击,身心两重包围之下,疲惫是可想而知的。

    好在大伙儿都是久在军中,加上年纪也都很轻,恢复能力非常强,吃过饭之后睡上一觉,第二天天明的时候也就差不多恢复过来了,宋庆带着最需要受到保护的赵满熊,以及另外几个部下率先出发,直接从扬州城北门出去,随后其他几组也都依次离开,在城北的一处破庙重新聚集起来,这破庙还是来的时候他们歇过脚的地方,只不过当时大家心情还算轻松,万万没想到在归程途中会落到如此境遇,好在扬州城中有卖马的,宋庆又不缺钱,买了二十多匹马代步,继续向目的地行进。

    谁知道才刚离开不久,前方便出现一支兵马,虽说穿着打扮像是江湖人士,但却多少带着些纪律,外人或许看不太出来,宋庆这边都是军中汉子,一眼就看出这是官兵,刚要仔细再观察时,对方却似乎已经确定了他们的身份,领头的已经抽出刀来,大叫道:“就是他们,全都给我杀了,一个人头一百两银子,领头那个大汉五百两,弟兄们跟我杀啊!”

    “娘的,爷爷就值五百两?”宋庆暴脾气顿时发作,双脚一夹马腹,已经挥刀冲了出去,老远便盯准了喊话那大汉,冲到近前卯足力气就是一刀,那大汉也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狠,有心想要招架,最终却还是选择了退缩,身子一矮避了过去,谁知刚刚过了宋庆这关,丁魁便紧随其后杀到,手上马刀一挥,那大汉连喊都没喊出来,脖子上已经迸出鲜血。

    这一趟归程途中,众人除了吃饭睡觉方便之外,就只剩下抄家伙杀人了,因此早已经适应这种模式,尤其见拦路的敌人不算太多,只有五十多人而已,哪里还按捺得住,养精蓄锐之后攒下来的力气,几乎在一瞬间迸发出来,全部砸到了眼前这伙儿人身上,转眼间便汇聚成了杀气,在空气中随风荡漾,到处截取那些拦路者的姓命,并且久久不曾散去。

    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宋庆等人成功脱离战场,付出两人受伤的代价,将全部五十来名敌人斩杀当场,原本还算安宁的清晨小路,已经变成了血腥的修罗场,宋庆却丝毫不在意这种场面,朝众人打个呼哨,策马直奔北面山头,居高临下鸟瞰四周,发现应该没什么问题,这才继续前进,只是被人堵了一次之后,大家也都明显小心了许多,毕竟扬州这边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不是什么平安之地,在这里行走还是多点心眼的好,眼下毕竟距离淮安还有一段距离,没那么容易回去呢。

    可不知道是否对方也失去了他们的踪迹,连续一天多的时间里面,他们居然再没有碰上什么敌人,一路上全都非常顺利,宋庆最初时候也是保持了绝对的警惕,只要人多的地方通常都会避开,选择往那些人迹罕至的山路行走,只是时间久了之后,慢慢也开始尝试着从那些人多的地方经过,毕竟那些地方更加近一些,事先侦察过没有问题,同样可以过去。

    走着走着,队伍已经快到高邮,众人找了个破庙歇宿,第二天清晨起来的时候,天气微微有些寒冷,早先派出去打探消息兼弄吃食的探子飞马奔来,隔着老远便喊道:“将军快走,对面有不下三百人马,已经追过来了!”

    “哪来那么多人?”宋庆当时就有点惊了,难怪这两天一直都没人过来,原来都跑到一起去了,这三百人马可不是他们二十多人能够对付的,跟遭遇五六十人的概念完全不同,也顾不上对方究竟从何而来,又是因何发现他们的踪迹,立刻招呼人上马,直奔东边那条岔道而去,才刚刚离开没几步,三百多人的骑兵队便已经追了上来,转眼间便呈包抄之势。

    这马队的人显然都很有经验,冲过去之后立刻散开,从左右两侧试图将他们等人围拢,而他们这边的马只是路边买的寻常品种,只是靠着先跑了一阵,这才面前没被包住,但情况显然非常不利,宋庆心中多少有些后悔,若是他们这些人里面有几个神箭手的话,只怕这些人也不敢如此放肆,但现在能够依靠的恐怕只有小狼狗一个人,其余的都只能跟着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