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三百九十章 女儿身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这出名叫《徐州人》的话剧,着实倾注了林慧不少心血,她父亲只是个大字不识的军户,而且几年前就去世了,她家大哥林大河跟着宋庆当兵,隶属李备的步兵队,而且还只是个从事辅助工事的杂兵,虽然也有些收入,但赚不了多少钱,二哥林二河天生一副好身板,但因为老大去当了兵,他就只能在家里务农,剩下还有个正在读书的**.

    万幸的是她娘是读书人家出身,虽然她的外公只是个不得志的老学究,但却教会了子女读书识字,林慧识字也是她娘教的,正是靠着这点墨水,她才能够写出了《徐州人》的话剧,再次成为文宣队里面的风云人物,因此她发自内心的感谢宋庆和丁魁,也万分珍惜这一次的机会,刚刚那场演出的成功,也成为了她情感上的一次宣泄,她差一点就哭了出来。

    不过缓和过来之后,林慧也正式进入了状态,有了第一场的成功,接下来的演出都要简单多了,再次开场之后,她扮成徐州的一个小姑娘,重新登上了舞台,开始了属于她自己的表演,这种本色演出让她表现的熟稔有余,台词也几乎没有什么拗口的地方,其他人对于这种完全讲述徐州老百姓普通生活的故事也都很感兴趣,没多久便看入了迷,台下不时有人在高声喊好,台上的演员们受到鼓励,表演也就更加出色,完全一整套的良姓循环,在剧场中逐渐成为了主流。

    其实说是徐州老百姓自己的故事,但《徐州人》这出话剧还是跟军队沾着,因为整个徐州现在基本上就是个大兵营,方方面面的民生基本都跟大军头宋庆有关,而宋庆手下最多的就是兵,加上徐州人天生好武的民风,想不跟军队扯上关系很难,况且徐州人似乎也不排斥这种事情,从打宋庆崛起之后,当兵在徐州绝对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反倒是不少人都盼着宋庆再出去打几仗,将官位往上提那么一下,能够升到副将的级别,能做到总兵官自然最好,然后再来一次扩大军队。

    《徐州人》的剧情就是跟军队挂钩的,但并不是当初入卫京师,因为这个题目大家已经用烂了,目前剧组里面的主流是创作大凌河之战的剧本,以及后面的山东平叛,偏偏林慧自己写的这个与以上题材毫无关系,而是在宋庆回来之后的事情,是关于宋庆升任参将之后的大扩军,一个普通农家子弟去当兵的更是,而她自己则饰演这个农家子弟的青梅竹马。

    剧情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宋庆的大扩军展开之后,家家户户都在报名参军,而那时候男主角刚刚跟林慧饰演的女主角订了亲,林慧很不理解自己未婚夫要参军报国的理想,两人因此走向分歧,但男主角最终还是去参加了宋庆的军队,并且在剿灭土匪的战斗中屡立战功,两人的关系也从最初的不理解变成了互相支持,男主角在最后一场‘打完了仗我就娶你’的战斗中丧生,林慧恸哭之后加入了宋庆的军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文艺兵,用自己的表演激励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杀敌报国。

    剧情虽然简单,但其中所蕴含的动力却很强,而且目前徐州参军的热潮逐渐高涨,偏偏宋庆还不招兵了,很多年轻人等的是望穿秋水,这剧目等于是将年轻人的心声说了出来,无论是男主角父母的反对,还是未婚妻的不理解,包括在招兵处的一段与军官的对话,都像是徐州本地年轻人的心声,因此非常容易让他们进入角色,也属于绝对的政治正确。

    正因为如此,这剧目才轻而易举的红火起来,很多年轻人都是看的热血沸腾,尤其最后男主角牺牲的时候,不少人甚至流出了泪水,大声唱起了徐州兵们经常唱的几首非常规军歌,整个剧场的气氛也在那一刻达到顶峰。

    当然,最后剿匪牺牲这段基本属于瞎扯,徐州境内的土匪都是宋庆养活的,邳州那边的也差不多了,谁要是敢弄死宋庆的兵,那就等着抄家杀头破寨子吧,只是观众们是不管这么多的,他们只知道徐州又多了一个英雄,在剿匪战场上战死的英雄,为他们这些普通人幸福生活付出生命的英雄,值得他们发自内心尊重的英雄,对于英雄,徐州人是不吝惜欢呼声的。

    宋庆对于剧情真假之类的根本没感觉,上辈子电视剧有多少是真的?只要能够调动民心士气就行了,其他的都可以按下不提,这其中不少段落都是他自己改的,很多撒狗血、催人尿下的台词,都来自于几百年后,这时代的人能够按捺得住才怪,哪怕就是程浩这种久历江湖的人,也被这话剧小小感动了一把,虽然没有流泪,但却是唏嘘了好半天。

    正唏嘘着,程浩却发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坐在旁边那位小公子正在用手帕擦着眼泪,这派头其实倒是也不能说有什么奇怪,那小公子明显就是江南过来的,江南士子素来儒雅,做派当然跟他们这些武人不同,拿张织工精巧的手帕擦眼泪也很正常,但问题是那张手帕上绣着的图案明显就是女孩子的款式,上面的香气也在不时表达着这一切。

    难道是个女子不成?

    虽说这年代的读书人们有些脂粉气很正常,甚至有的专门就喜欢用这种比较女式的东西,有些严重的连做派都是女姓化的,据说当年的晋人之风也是如此,但女姓化和真正的女人总归还是有区别的,只要仔细看都能看得出来。

    程浩江湖经验丰富老道,顿时便留意上了,如果只是个普通人的话,即便女扮男装他也没多少兴趣,但那个小公子却说自己认识宋庆,而且这一次也是专门为宋庆而来,这样的人如果是个女子,那对他的意义可就太重大了。

    他不远万里来到徐州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李婧儿这个女子嘛,如今若是发现李婧儿所深爱的宋庆有别的女人,这无疑是个很重大的收获,当然这个道理他自己也知道站不住脚,他可是土生土长的明朝人,脑子里根本没有什么一夫一妻的固定制度思维,这年代的大明朝只要你有本事,别说是三妻四妾了,你就是有一个团的女人都没人能管得了你。

    但人的思维有时候是根本不按照道理走的,程浩现在就是想知道这个小公子是不是女的,其他一切都跟他没关系,他的双眼一直都在盯着那个小公子,直到对方擦过了眼泪,慢慢站起身离去,他也才忽然反应过来,赶忙带着两个同伴跟着一起离开,但这一次却不再是漫无目的行走了,他有了自己的目标,继续跟着这个小公子在街上溜达。

    小公子根本没有发觉,别说他根本没这个心思,就是有也发觉不了,程浩武艺非常不错,虽然没有做过什么专门的侦查训练,但盯梢这种基本功却是有的,而且之前大家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朝着同样的方向走,哪怕就是明目张胆的再走到一起,甚至是聊聊家常之类的,对方也不会有什么怀疑,因此这盯梢行动从大一开始就是近乎于光明正大的。

    可跟着跟着,程浩的情绪却愈发低落,因为这个小公子非常像是女人,甚至在他心中已经给对方定调了,按理说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应该觉得兴奋而已,因为他发现了宋庆跟另外一个女人很可能有不同寻常的关系,但同时他也知道即便是这样,他自己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三妻四妾的传统思维在这一刻又回来了,面对这种状况,他没有丝毫值得高兴的地方。

    他只是替李婧儿感到不值而已,尽管那个小公子跟宋庆的关系还没有任何凭据,但他还是发自内心的替李婧儿感到不值得,居然死心塌地的喜欢上了一个有其他女人的将军,却不能喜欢上全心全意的他,这该是傻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出来的?

    走着走着,小公子再次停下,似乎发现了他,随即大大方方的走了过来,稍有些生涩的拱了拱手道:“这位兄台,你知不知道这徐州还有什么地方好玩的?我打算再去逛逛呢,要不我们一起去?”

    “这……”程浩很想说自己不知道,事实上他也确实不知道,但看到对方那张毫无防备,而且充满热情的俊俏脸蛋,尤其还确定了对方是个女子之后,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回绝人家,就好像他在李婧儿面前说不出半句硬话,面对着这个女孩子,他同样没什么反抗之力,这不是爱慕造成的,完全是他从小所受的教育影响,让他在这方面能力极低。

    他忽然在想叶莲当初的话,宋庆可是在认识李婧儿没多久之后,就带着人家逛大街去了,为什么宋庆就能做得那么好?而他在面对一个自己没有丝毫爱慕之意的女孩子面前,也依然表现的如此拙劣?

    ————————————————————————————

    看到有读者说感情戏部分,感情戏不会是主流,但有些地方需要用这个引出来,比如说程浩对宋庆恨意,以及未来的冲突源头之类,多少需要这么一个原因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