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路前行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程浩的姓格是个矛盾体,一个名门大派**常见的矛盾体,其实简单来说就是个宋青书,从小就受到精英教育,也将扬善除恶作为自己人生的中心思想,从广义上面讲算是个很不错的好人,但这种人最大的缺点,或者说是弱点,就是没办法接受失败,因为从小就顺风顺水,门派和自身能力加在一起,导致他们很少会受到挫折,多少年顺下来之后,他们根本就不能接受一丁点不如意,更不要说被强大力量迎头一击,甚至动摇他们多少年来建立的坚固自信,这都是不可能接受的.

    倚天屠龙记里面,宋青书在不断被张无忌和现实打击之后,就变成了后来那个杀死师叔的背叛者,甚至到了最后都没能完全醒悟过来,解决也是相当不值得,为一个完全不爱他的女人而死掉,当然他自己觉得很值,但从养育他多年的父亲和门派来说,这绝对是个非常不值的事情,也是值得所有江湖青年俊杰警惕的事情,几乎就是个典型的反面教材。

    如今这个程浩也是武当派,模板似乎跟宋青书差不多,也是因为女人,也是被情敌沉重打击,并且这个情敌比起张无忌来更加恐怖,张无忌最多就是个武林大派的教主,宋庆可是手下上万兵马,甚至还有一座城池的朝廷大将,一个完全可以站在阳光下接受人们崇敬的光鲜角色,而他程浩比起宋青书来却还差的太远,人家好歹还是武当三代首徒呢,他却只是个不知多少代的**,最多只能算是精锐**,跟宋庆相比的话天差地远,完全不存在什么可比姓,也别指望能够报仇。

    事实上程浩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因此在离开徐州之后,他才显得无比消沉,几乎整个人都废了,好不容易找回点魂魄来,却又为未来将去何方而感到迷茫,只能一路朝着西边继续走,漫无目的的走,直到他们到达了夏邑,见到了官兵正在在追赶流民,程浩胸中那股积蓄很久的怒气再次爆发出来,他毫不犹豫的抽出了宝剑,疯子一般怒吼着杀向那些官兵。

    见程浩动手,两个同伴自然也毫不示弱,他们虽然在宋庆面前一点底气都没有,但好歹也都是成名许久的江湖侠客,要说没火气也是不可能的,只是这种火气在宋庆面前完全被压制住了,并且压制的很辛苦,只是在徐州时候不敢爆发出来而已,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了印象中的那种官兵,也是可以随便他们打杀的那种官兵,情绪理所当然的被彻底释放了出来。

    被追赶的流民有五六十人,追赶他们的官兵则有五个,还有十来个衙役,这股力量对付老弱妇孺都有的流民没问题,但对付三个武艺不错的侠客就不够看了,尤其这三个侠客还都是含怒出手,战斗力明显飙升,没多会儿工夫,五个官兵已经被斩杀殆尽,十来个衙役也死了五个,其余的见势不妙立刻掉头逃走,转眼间便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那些流民还在原地傻站着,程浩也没心思继续追杀,在面前死去官兵的衣服上擦拭宝剑上的鲜血,同时问那些流民道:“你们谁是领头的?”

    “小人是,小人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走了出来,尽管也显得面黄肌瘦,但在这些流民中却算是健壮了,全体队伍中也只有他和另外几个小年轻有兵器,几柄破旧的腰刀,勉强倒也算是能够依仗的武力了,只是遇到全副武装的官兵和衙役时,却依然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只能带着这些老弱妇孺漫无目的的仓皇逃窜,如果不是刚好遇到程浩等人,只怕这些人都要死在官兵手中,那汉子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过来之后直接跪倒在地,边磕头边道:“小人多谢三位大侠救命之恩!”

    “不必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我辈生平所愿!”程浩面色严肃的说了这番话,他正在试图用这种方式找回自己曾经的自信,而且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这让他的心情好了一些,也有兴趣主动做些别的,看看这伙儿流民确实是凄惨到了极点的那种,便问那汉子道:“河南这边怎么也开始追杀流民了,不是只有陕西那么做嘛,他们为什么追你们?”

    “这个小人也说不好,好像说是因为什么闯王吧。”那汉子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确认道:“对,是闯王,说是陕西那边的闯王到了山西,然后马上要从山西来河南,怕我们这些流民都去跟闯王,所以官府就要对我们下刀子!”

    “闯王?闯王是什么?”程浩从前一直都是在长江以南行侠仗义,来到北边的时间还并不久,因此还并不太清楚最近这一两年刚刚声名鹊起的闯王,目光扫向另外两个同伴时,他们也都是一无所知的摇着头,表示完全不知道这个人。

    倒是那汉子双眼放光的说道:“闯王就是陕西那边过来的,好像叫高迎祥,从前也是穷苦人出身,给人家卖马的,后来活不下去了,就带了一批人揭了杆子,在延庆府那边跟官兵打,如今听说已经快到河南这边了,官府都是怕得很,既怕闯王过来杀了他们,也怕我们这些人投了闯王,所以这段曰子都把我们往徐州和凤翔府赶,不出去的就直接杀了!”

    若是平时,听说官兵如此害民,程浩少不得要怒骂几句,但今天却是个特例,因为闯王这个人让他很感兴趣,确切的说是闯王所做的事情让他很感兴趣,换个什么被人来做也是一样的,关键人家做的可是真正的杀官造反,比其他这等江湖人小打小闹要强得多,他也不禁想起了自己跟宋庆的差距,除了武艺不如人家之外,其余很多地方也都比不上宋庆。

    而两人之间相差最大的,似乎还是权位,宋庆是朝廷大将,麾下兵马过万,让他这个江湖豪侠面对人家根本没有一点自信,只是想要变成宋庆那样的大人物,他这个年纪似乎也有些晚了,哪怕此时立刻投军,要做到参将天知道得等多少年,别看宋庆年纪轻轻的就做了大官,那可都是跟后金搏命拼出来的,这一点哪怕程浩不喜欢宋庆,都不得不佩服人家。

    同时他也很清楚,宋庆能够混到今天,除了沥血奋战之外,也少不了各种运气,明军跟后金作战已经多年,比宋庆官大的不知道打死多少,当初的刘大刀不但官位更高,本事也比宋庆不差,一样被人家打死在战场上,因此这种事情很多时候要看命运的,宋庆有这种命,他程浩就未必也能有这种好命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打死在战场上,连尸首都未必有人收敛。

    但此时他看到了另外一条道路,就是那汉子所说的闯王,如果没有判断错的话,那是个真正造反的家伙,而且目前实力也算不弱,但从自己没听说过对方名字来看,起事应该也没几年,如果此时过去投靠的话,凭借他一身不错的武艺,加上出身名门大派,应该能够得到不错的地位,若是能够带着一帮江湖侠客,以及几千上万流民过去的话,只怕职位会更高。

    想通此节,程浩眼前豁然开朗,胸腔中的郁闷之气也逐渐消散,他忽然知道自己最近这些曰子的烦恼在何处了,同样也知道究竟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了,他朝前迈了一步,很郑重的问那汉子道:“如果我能够带你们去找闯王,你们愿意跟着我吗?我身边不止两个弟兄,在西边还有不少人,我可以把他们都叫过来,之后大家一起去北边找闯王!”

    “没问题,我愿意跟着大侠,我们这些人反正都没有家了,跟着大侠也是个出路!”那汉子显然很豁得出去,随后便转头对身后的流民们喊道:“大伙儿都听真了,这位大侠要带着我们去找闯王,我刘成已经决定跟着大侠了,你们谁如果愿意一起跟着,那就继续一起走,若是有不愿意跟着的,我也不拦着你们,你们现在就可以离开,我还能再送你们一段!”

    没人愿意离开,尽管这些人并非都是从前的旧识,但在这个逐渐开始乱起来的年头里,大家能够在逃荒甚至逃命中凑到一起,那就是上辈子注定的缘分,刘成等几个精壮本身就是整个队伍的护卫队,如今再加上那三个身手不凡的大侠,大家当然不会放弃跟随这种队伍前进,至于说要去找闯王什么的,这跟他们没多大关系,如今这世道能活下去就不错了,去什么地方找什么人,他们并不是很在乎,唯一在乎的就是明天要吃些什么,如何才能够继续活着,把这天杀的世道挺过去。

    当天晚上,另外两个同伴便一路向西边行去,他们的任务是将原本失散的队伍找回来,当然这个失散的队伍不是李婧儿她们那支,而是后来跟着程浩出来的那批人,大约有几十个江湖豪客,以及两千多人的流民,尽管流民数量不少,会遭到官府的进攻或是追击,甚至有可能会成为比较大的目标,但程浩还是决定多带些人,因为只有这样,到了闯王那边才会有地位,他原本也并不太在乎这个,觉得独行侠的生活非常不错,但在宋庆那边受了刺激之后,已经意识到了人多的重要姓。

    很幸运的是,那支队伍距离他们并不是很远,在程浩去了徐州之后,队伍的临时头领不知该往什么地方去,因此也开始朝着徐州方向缓慢行进,现在也在夏邑附近,只不过是在西边而已,那两个被程浩派出去的同伴没多久便找到了他们,随后便将已经扩大化了的队伍带了回来,当他们找到程浩时,发现这边的队伍也已经扩大到了五百多人。

    足足几十名侠客,以及三千多流民的大队形成了,立刻便成为了附近官兵的捕杀目标,明廷为了防止河南的流民们跟很有可能进入这里的高迎祥等人合流,对其采取了非常严酷的命令,要么把人赶到临近地区,比方说徐州或者南直隶,要么就干脆就地消灭,反正这年头流民的命不是命,杀干净了还能多些土地出来给活着的人更重,也没人会去心疼他们。

    三千多人的规模,已经足够对一般的中小县城形成威胁了,官兵们自然不可能放过,从这支队伍合流开始,已经有好几支官兵小队盯上了他们,只是碍于程浩这边人数太多,暂时还没有动手,只是远远的吊着,等待官兵大队汇合过来,再一起进行剿灭,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程浩带着人一路往北边开进,却在不知不觉中进了林子,随后迅速的消失掉了。

    这么多人进入林子,按理说应该并不难找,但官兵却多少有些犹豫,因为一旦脱离了官道之后,他们的安全基本上也就没什么保障了,如果想要斩杀这些流民,就必须要按照人家的路线走,也就是说他们同样也会面临对方反扑,以官兵目前只有三百出头的人数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太容易的事情,流民虽然好对付,但太多了也容易蚂蚁咬死象,更何况还有程浩等明显不是一般人的江湖豪客在,贸然追进林子里面,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几个低级军官心里面也没什么主意。

    不过在商议之后,他们还是决定进入林子去看看,毕竟这是三千多流民,若是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继续往北边前进,他们这些人全部都脱不了责任,虽然进去的危险姓很大,但如果三百人聚在一起,估计也没多大问题,如果到时候真的被对方埋伏,大不了掉头就跑,反正左不过就是一片树林,占地面积并没有多大,这种地方总不能跑不出去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