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四百零三章 对阵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一万字到,我跟推荐票是真爱,有的赏一张吧~

    作为农民军中很有威望的头目之一,张献忠自然有着自己的想法,同样也有着自己的骄傲,对于闯王高迎祥,他是非常佩服的,觉得这是个很忠厚的仗着,也是自己同乡的老前辈,更是自己造反道路上的指路明灯,航行舵手.

    不过即便是如此,他也从来都没打算一直奉闯王为主,而是打算自己做出一番事业来,就好比说这次攻打卫辉府他就没有跟着大队,而是自己带了五万人绕到南边来,一方面寻找机会攻击卫辉府城,另外一方面到处打劫官兵的运粮队,捎带手的再灭几个村子,卷走一些无家可归的穷人,或者制造一些无家可归的穷人卷走,总之就是这么个套路,流寇管用的套路,依靠着这种套路,他们根本就不发愁兵员的问题,只要那几千核心老兄弟们都在,其余的兵力随时能够征召到。

    除了这些之外,他也想再立下一次大功,让自己在整个农民军中的地位继续提升,为此他特意派人到处搜索大队官兵的消息,打算再打一次向之前击溃左良玉部队那样的仗,随后就发现了宋庆的队伍,五万大军迅速向这边扑来。

    双方都是快速朝着对方所在位置出击,因此很快便凑到了一起,张献忠拿着长杆朴刀,骑在一匹黄骠马上,等待着手下哨探回报,同时盘算着对方究竟是什么地方的人马,自己又该用什么方法去击败,揭竿也算有几年时间了,他已经从最初见了官兵就跑,发展到跟官兵乱打一通,如今更是到了可以毫无畏惧之心的跟官兵对阵,甚至想着如何击败对方。

    从这一点上来说,农民军的发展也确实是够快,已经马上就要接近正规军的战斗水平,甚至比起一些相对废柴的卫所来更加强大,这也是他们能够在中原各处纵横驰骋的原因了,只要不遇到那少数几支非常强的兵马,他们都能应付过来。

    当然,宋庆倒是也不担心什么,这批农民军基本上都是被洪承畴等人给追过来的,之前还去过四川,正赶上秦良玉回到川中不久,同样也是被白杆兵一阵打得大败,不得已才又撤回了中原,按照这种战斗力推算的话,徐州兵马对付他们不成问题,某种程度上甚至不能算是交战,只要对方人数别太多,应该可以用到碾压这个词,或者势如破竹这个成语。

    只是张献忠现在显然不知道这些事情,哨探查明情况,立刻向他回报,说前方应该是徐州过来的兵马,为首四面旗号是宋、胡、孔和耿,他倒是也想到可能是宋庆的兵马,却并没有太当回事,因为官兵只有一万多人,而他足足五万多兵,加上之前击败的左良玉同样也能算是官军精锐,估计跟宋庆的水平也差不多,只要小心谨慎些,应该能够取得胜利。

    带着这样有些轻敌大意的心思,五万大军遭遇了宋庆的徐州兵,当双方无限接近之后,宋庆的战意也被成功的激发出来,他已经好久没有打过这么大规模的仗了,自从平定了山东那边的叛乱之后,他还从来没打过这么大的仗,看到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他浑身都开始颤抖,这种类似蛇精病的状态,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似乎不知不觉就爱上打仗了。

    对面的张献忠同样很激动,南征北战的这些年头里面,他已经见过不少明军,因此对其高低上下之分非常清楚,见徐州兵那边阵列严整,军装气质也都是簇新的,兵器更是闪闪发亮,顿时便生出抢上一票的念头,若是自己的部下能够有哪怕几千人换上这种兵器,战斗力估计能够提升一倍以上,这支明军还真是自己命中的福星,上赶着给他送来兵器,若是等会儿大战的时候,对面那个叫宋庆的能够侥幸不死,自己也可以考虑饶上一条姓命,只要对方能够效忠他八大王便是。

    只是当双方全部停止前进之后,两边的做派却全然不同,流寇们虽然已经打过不少阵仗,但本质上依然还是乱哄哄一片的劲头,打起来之后也是以毫无规律的冲锋为主,反正他们人数众多,也根本不把那些新晋入营的当回事,到时候一窝蜂冲上去就行,除了在四川时候遇到秦良玉的白杆兵外,还没有谁能够不怕他们这种打法,哪怕洪承畴都不例外。

    徐州兵那边却是在停下之后立刻开始排兵布阵,乞活军的一千弓箭手顶在最前面,防止对方不按规矩出牌,刚刚列阵就开始冲锋,其余火铳队,长枪兵,火炮队等则各自开始寻找自己的位置,当整座军阵列队完毕之后,弓箭手们很自觉的撤到了第三队列,将最前面让给了火炮和火铳部队,等对方真正快冲过来的时候,才是他们这些弓箭手发挥威力的战场。

    前提是,对方真的有能力冲过来。

    这不是盲目自信,经过两年多的扩充,宋庆手下部队已经有了二十门野战炮,还有四千火铳兵,这么强大的火力,除非对方是骑兵冲锋,纯步兵攻打的话,他不信谁能够冲得过来,对方倒是也可以用火铳火炮跟他对打,但他绝对不相信八大王张献忠能够打这么阔气的仗,要知道他打这种仗都是省着来的,否则绝对不止才四千火铳兵,一万才是他希望的数字。

    他的猜测也没错,对面的张献忠显然不可能打这么阔气的仗,八大王甚至连火铳是什么都没太大印象,之前交战的队伍大多数都是陕西兵,陕西那地方经济条件不大好,官兵也没多少用火器的,哪怕有也在武库里面存着,出阵时候还是大刀长矛,川兵同样也是如此,尽管已经回到家乡,但秦良玉所部的贫困依然没有解决,饶是跟宋庆做着生意,赚来的钱大部分也都给将士们置办其他东西了,军械方面依然没什么太大改善,因此打仗时候自然也是用不起火器的。

    种种原因,导致张献忠根本没见过这玩意,也看不懂对面到底摆了个什么阵势,为什么好几千人拿这个烧火棍站到最前边,也不知道究竟想要做什么,其实他多少听说过点什么火铳的事情,但脑子里根本没有成型的印象,因此也懒得在琢磨,大手一挥,两万拿着钉耙锄头粪叉子的流民便冲了上去,从气势上头看,倒也算是比较完足的,但也仅仅是气势上面。

    对方大兵冲锋,徐州兵这边则全都傻掉了,之前听说对方有五万人马,有些新兵多少还有些犯嘀咕,虽然在百战百胜的宋将军带领之下,他们打败仗的可能姓不大,但估计也会打的挺艰苦,可如今见到冲上来这么一群叫花子似的人物,大伙儿都有些愣住了,他们甚至在怀疑这究竟是否在打仗,按照徐州那边的步兵**典来说,这几乎就是不折不扣的自杀行为。

    新兵们心里头犯嘀咕,已经都晋升为军官的老兵却没那么多想头,他们早已经习惯了战场上的一切,只要宋庆那边下达了开战命令,他们的脑子里就只剩下将敌人杀光这一件事情,至于敌人是什么人,又是什么一副扮相,跟他们半文钱关系也没有,他们只知道打完仗的时候,敌人都会变成一具尸体,只要能够达到这个目的就行,其余的根本不需要考虑。

    两万兵马浩荡冲来,队形密集的让火铳兵的带队军官喜形于色,他最喜欢这种傻乎乎抱团冲锋的家伙,这意味着他们跟火炮几乎不用瞄准,就可以很轻松的收获大量生命,仅仅一个瞬间,火炮已经抢先表达了自己的存在感,十二门大炮被他们大老远从徐州拖到了河南,中间可是费了不少力气,如今总算能够派上用场,炮兵们也都兴奋得满脸放光。

    第一轮的射击结果非常不错,十二门炮全部命中目标,除了两门只是擦着边过去之外,剩余十门的炮弹几乎就是从人堆里面穿过去的,像十个保龄球同时击中球瓶,几乎突然而起的惨叫声,也成功的接替了剧烈的爆炸,残肢断臂在空中不断飞舞,原本还算齐整的冲锋阵型,突然之间像被耙子刮过似的,开裂处十道非常明显的缝隙,血肉模糊的缝隙。

    张献忠人在后阵,原本还期待着自己人冲到对面大杀特杀的景象,谁知道居然看到这么一幕,差点惊得他从马上掉下来,之前异常充足的信心,突然间随着阵势的空洞也降低了不少,他忽然觉得这仗恐怕没有自己预计的那么好打了,原因主要在于对面的十二门大炮,这物件他还是知道的,虽然没有真正被轰击过,但心里也清楚这玩意实在非人力所能抵挡。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宋庆手下最强的不是这十二门只能发射实心弹,**作速度又比较缓慢的大炮,而是那四千杆火铳,那才是足以让农民军伤筋动骨也冲不上来的大杀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