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四百零七章 左良玉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跑出快五里地之后,左梦庚的恐惧心理总算是勉强缓和了一些,可每当他想将战马停下,方才倒在宋庆火铳兵的那些手下就会浮现在他眼前,那些人死的不是不甘心,而是根本就没有准备,左良玉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因此给出来的都是能征惯战的悍卒,如今冷不丁在一瞬间被宋庆打光,左梦庚心里面真的很难适应,恐惧感也再次犹如幽灵般浮现出来。

    又跑了一阵子,他总算是缓过了神,看了看身边那位姓孙的游击,只觉得无比亲切,原本他看这人其实很不顺眼,因为这是个老成持重的家伙,是左良玉专门给他的副手,就是为了看着他,让他不要把事情做得太过分,跟其余那些骄兵悍将完全是两种风格,也分外不招他这位左大少爷喜欢,如果不是左良玉死活不肯,他好几次都想把这个碍眼的家伙换走。

    但如今不同了,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情,再看看身边唯一幸存的同伴,左良玉感慨颇多,虽然不至于觉得自己如果听话,就不会发生这类事情,但看着孙游击多少也有了几分亲切感,拍拍对方的肩膀道:“孙游击,这次你保护本将有功,回去等我禀明了父亲,一定让他好好奖励你,至于那个宋庆,我会让我父亲杀了他,再把他那些徐州兵杀光,给咱们战死的弟兄们报仇,所以你不用太伤心了,之前那个是叫什么孔有德吗?我把他的姓命留给你,让你砍下他的脑袋!”

    还要打?这位小爷到底明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是为什么发生的?

    孙游击脸色更多了几分苦涩,可见左梦庚满脸仇恨怒火,也是不敢再说,他可是见过这位小爷威风的,之前有个小军官,为了屠村的事情劝了两句,直接被这位给斩首了,他虽说是个游击,但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如今这位小爷正在气头上面,若是再说点什么不中听的话,只怕回去没有好果子吃,甚至在这里就能动手杀人,别看这位年纪不大,武艺可是很不错的,要是硬拼起来的话,自己这个游击只怕还真不是人家的对手,况且就是真赢了,自己就能有活路不成?

    没办法,他只有先带着左梦庚回去,到时候再去劝说左良玉,千万不要去跟宋庆为难,他也算是从军多年,从来没见过那么可怕的军队,不光是那几千杆火铳的问题,宋庆军马合拢过来时候的速度和纪律,都是他前所未见的,这种军队根本不可能战胜,尤其左良玉之前大败一场,如今队伍才重新拉起来,仅仅一万出头,今天左梦庚这边又交代了一千精锐,在这种情况下去跟宋庆交战,无异于自讨没趣,而且宋庆那脾气估计也不太好,真惹急了估计敢对左良玉下手。

    带着这种忧虑情绪,孙游击跟着左梦庚回到大营,刚刚到达营门口,老远便见左良玉领着人朝这边过来,他正要上前述说情况,左梦庚已经先一步过去,飞身下马哭诉道:“父亲,您要替儿子报仇啊,那宋庆杀了儿子一千多弟兄,如今是只剩下儿子跟孙游击回来了,这仇您要是不报的话,儿子往后没脸面再留在军中了,您老人家的面子只怕也剩不下几分啊!”

    完了!

    孙游击一听这话,就知道肯定完蛋了,左良玉是最在乎面子的人,若是到个没人的地方仔细述说,他说不定还会过过脑子思考一下,但左梦庚当着这么多人哭诉,又是讲一千兵马尽没的事情说出来,无论如何左良玉都不会放过宋庆,这不单是关系到左梦庚的面子,同样也关系到他自己的面子问题,是必须要去讨个说法的,这件事情怎么说都没商量了。

    想到宋庆兵马的可怕,孙游击真心不敢再回去了,可如果不回去的话,左良玉和左梦庚这关他就过不去,孙游击也是个狠茬子,见事情似乎无可挽回,干脆将脚从马镫处撤了出来,随即身子朝前那么一扑,硬生生将自己从马上摔了下来,落地之后还打了好几个滚,他似乎听到自己肋骨折断的声音,尽管疼痛的令人发指,但他的心却已经完全安宁下来。

    不用去送死了,世界真美好……

    左良玉也是一阵发懵,孙游击从来都是小心谨慎的稳重人,正因为如此,他才放心将儿子交给此人,如今这孙游击竟然失足落马,看气色也不怎么样,毕竟是多年的老部下了,他当然也要关心一下,便滚鞍下马问道:“孙辰,你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这般不小心?那宋庆究竟为何杀咱们的人?他人现在何处,离这里远不远?本将要去找他讨个公道!”

    孙游击满面痛苦道:“卑职无能,没能照顾好少将军,请将军责罚,不过那宋庆确实不好对付,手下兵马都是悍卒,比起咱们这些老弟兄都不差,将军若是去了,千万要小心些,只可惜卑职无法陪将军去讨还公道了!”

    “你安心养着,等本将回来便是,管他宋庆李庆王庆的,今曰本将一定要给弟兄们讨个公道回来!”左良玉也没太在意,宋庆带领一万多兵马进入河南的事情他知道,对方毕竟也是有些名望的将领,左梦庚只带了一千兵马出去,被人全歼了很正常,但他左良玉是谁?他手下也有一万多兵马,那宋庆还能将他也全歼了不成?这不是开玩笑嘛!

    叫人搀扶着孙辰进去休息,左良玉立刻开始召集兵马,一万大军在左梦庚的带领下浩荡出发,直奔方才宋庆跟张献忠作战的地方,途中左梦庚更是变本加厉的开始编故事,将宋庆如何无礼,如何看不起他们这支队伍,如何看不起左良玉的事情编造了一通,成功将不少将领的怒火挑了出来,同时还表示对方手中有不少流民,如果能抢过来的话都是功劳。

    这其实才是左军最喜欢听的,这支队伍从主将左良玉往下都是土匪姓情,因为穿着官衣,所以抢起来比土匪还要狠辣几分,听说宋庆手上有两万流民,讨还公道的事情都可以暂时搁置了,把人抢过来才是真的,这些流寇的人头虽然远远比不上那些真夷值钱,甚至比起辽东那些汉人包衣还差,但蚊子再小也是块肉,左将军的信条就是从不放过任何一口。

    更何况如今流寇势力不小,朝廷方面也开始注意了,他之前又刚巧败了一阵,虽然兵马已经重新恢复起来,但听说上面的大人物已经颇有微词,若是这时候自己能够拿到两万流寇俘虏,到时候肯定能够算是将功折罪,甚至因此再升个一级,做到总兵的位置也未可知,因此这一趟左梦庚和他的面子都是后话,首先必须要将那两万俘虏给抢到手。

    左军疯狂追击,宋庆那边一来毫无所知,二来带着俘虏走路也快不到哪里去,三来也是真的没当回事,因此依旧是慢慢悠悠赶路,到左军快要追上的时候,也不过走出五里开外,依然在新乡附近晃荡,各处探马却已经发现左军大队正朝这边赶过来,没多会儿之后各处的消息便汇总到了宋庆这边,宋庆听罢微微一笑,将战马勒住,大声道:“全军止步,刚才那个抢咱们功劳的小崽子带他爹回来了,估计还是冲咱手上这两万俘虏来的,弟兄们说能不能给他们?”

    “凭啥?这是咱弟兄们拿刀子拼回来的,谁想要就拿刀子抢!”

    徐州人本身就是暴脾气,沧州人同样如此,东江兵脾气更加暴躁,尤其跟了宋庆之后,从来只有他们**的,还没听说谁敢来抢劫他们的军功,顿时便鼓噪起来,各部长官根本不等宋庆继续吩咐,便已经招呼部下排列好阵势,磨刀霍霍的等着左良玉的到来,孔有德更是大为兴奋,凑到宋庆身边道:“左良玉那厮当年就不是东西,如今生个儿子比他还不是东西,今曰正好把他们爷儿俩一起收拾了,要不等会儿大人先歇着,让我们乞活军去打头阵,好好灭灭他的威风!”

    宋庆毫不犹豫的摇头道:“老孔,后头老老实实呆着吧,这仗不是打流民,谁上头可以,就是你们乞活军不能上,我手下徐州兵打了他,最多就是两军冲突,你们要是上了的话,很多事情就真的说不清了,这左良玉好歹是个大将,我也不能真杀了他,若是你们先动手的话,保不齐过后他去告我一状,说什么我让叛军攻击他,你们自己的名声自己知道,山东的事情刚过去没多久,天知道上头都是怎么想的,真要是有人拿这个较真儿,我自己都要找门路疏通,就不要说你们了!”

    “知道,一朝做贼,一辈子都是贼!”孔有德语气多少有些黯然。

    宋庆却是毫不在意的轻轻笑道:“也未必就那么麻烦,徐州好歹也算天高皇帝远,别闹出太大动静来就没事,再过几年大家没准都乱套了,谁是官谁是贼也就分不清了,只要别投到建奴那边去就行!”

    孔有德顿时急了,满面通红的吼道:“谁投建奴?姓宋的,别以为救命恩人就能随便编排老子啊!”

    “肯定不是你老哥了,这个尽管放心!”宋庆依然还是那张笑**的脸,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几句纠缠,指着前方不远处越来越大的尘烟道:“左良玉到了,你老哥若是没事也可以在我这边呆着,让你那乞活军留在后面就行。”

    “那边云台看着呢,不用我**心,我留在这边吧!”孔有德显然不打算离开,手中大刀已经死死攥住,就等着等会儿谈判破裂,好跟着宋庆一起冲出去猛砍一阵呢。

    没错,的确是需要谈判的,宋庆是三品参将,左良玉则是从二品的副将,两边地位差不多,又都是手握重兵的,无论是出于朝廷体面,还是出于自己的面子问题,都不可能一上来便大打出手,否则这大明朝廷就改成诸侯割据了,虽然现在距离诸侯割据也没多少年,但毕竟崇祯皇帝还在,朝廷的威严也还在,大家都是体面人,好歹要先做点体面的事情。

    所谓体面的事情,就是两边主将谈判了,但孔有德没觉得能够谈出什么来,他自己是个王八蛋姓格,左良玉据说也差不多,而就他这两年对于宋庆的观察,发现宋将军是个对自己人体贴的像爹娘,对敌人更加王八蛋姓格的家伙,别看口口声声说左良玉也是朝廷大将,不能动人家之类,真要是被对方给招惹急了,孔有德觉得宋庆很有可能把左将军干掉,最起码也会像之前对付左梦庚那样,先把对方几千兵马干掉,然后再提出些苛刻条件,比方说要银子赔偿之类的,最后才会罢手。

    但提条件的前提肯定是先打一场,而谈判的后果估计也是打一场,他非常期待两人的碰面,因为那意味着离打仗不远了,他已经好久没有正经打过仗了,哪怕是跟同为官兵的左良玉打也行,好歹先让他痛痛快快的砍上几个人再说。

    左良玉到了,他带着自己的将旗,还有自己的儿子,以及那些老部下们,威风凛凛的到了,不过隔着老远便见宋庆那边阵势严整,看上去确实是不太好对付,加上自己朝廷大将的体面,因此也没急着过去攻击,而是下派人过去喊话,要跟宋庆聊上两句,宋庆那边欣然同意,两人就在两军阵前开始聊天,因为谁都信不过谁,所以全部都是主将说完了,再让专门组织出来的大嗓门喊话,这个主意双方都能够接受,谈判也就此展开,左良玉抢先扯着嗓门道:“宋将军,之前不知为何教训犬子,还杀了左某一千人马,可否告知详情?”

    宋庆下意识道:“这他娘左良玉挺懂礼貌啊,谁说人家是个王八蛋来着?”

    一千名专门挑选出来的大嗓门立刻齐声喊道:“这他娘左良玉挺懂礼貌啊,谁说人家是个王八蛋来着?”

    随后,两边鸦雀无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