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四百一十章 邱老虎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感谢HELLSING的打赏,马上到下月了,月票没投的都给我吧,虽然争不了什么名次,好歹看着高兴一下!

    来河南还没几天,宋庆的队伍已经扩充了两倍,进来时候一万多人,现在足足三万多,不过其他的全部都是俘虏,还都是在一天之内抓住的,有张献忠手下两万流民,还有左良玉部下的三千多官兵,种类可谓非常齐全了.

    有这么多人,宋庆当然不可能马上就离开,首先带着这么多人走不快,其次他出门在外打仗,也别指望能够供应这么多人的粮草,如果继续深入进去的话,很有可能还会遭遇到别的敌人,到时候带着这些战俘非常麻烦,因此必须要想个办法解决,于是他想到了自己这一次出征时候所带的辅兵,那些同样挺有能力,但因为各种各样原因没能成为战兵的家伙们。

    徐州的辅兵们都挺厉害,比起其他地方辅兵只能做些辅助工作,帮忙运运粮食,看守一些不太重要的地方,徐州的辅兵可以随时投入战场,虽然比不了战兵好用,但比起其他明军来绝对不差,对上一些比较烂的队伍甚至还能占些便宜,战斗力方面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一次带来的有足足一千辅兵,足够做些事情了,比如说让他们押着那些俘虏回徐州。

    虽然说俘虏的总数是辅兵的二十几倍,但宋庆丝毫不担心他们会出什么事情,这些辅兵虽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能够被选到战兵里面来,但战斗力方面绝对不成问题,装备上其实也不比战兵差,都是长矛或者刀盾兵构成的,还有一支八十人的火铳小队,军官也是佩戴火铳的,而他们没能成为战兵,大多数其实还是因为姓格问题和纪律姓的问题。

    俘虏的人数虽然多,但他们没有兵器,而且双方原本还都是死敌,当宋庆将那些官兵俘虏们跟流寇俘虏关到一起之后,流寇们甚至认出了自己头些曰子才打败过的家伙,两边的矛盾也由此产生,如果不是宋庆的兵马一直盯着,他们估计自己已经打了不知道多少次,官兵俘虏们要强壮一些,也更加抱团一些,但他们人数比较少,而流寇的俘虏们人多,却没什么组织,分成了好几个势力,不太能够统一行动,因此两边真打起来的话,估计谁都打不过谁,这也就更加便于管理了。

    而且这帮家伙的武器也都被收缴了,面对着这些没有武器的俘虏,一千名辅兵绝对有能力对付,如果对方集体逃跑的话,他们还未必能够抓得住,但如果这些俘虏想要反抗,那是绝对能够**下去的,这一点宋庆非常的放心。

    俘虏们也不是不想逃跑,至少左良玉那些部下就动过这个心思,却被流民们给举报了,因为大多数流民都不想走,尤其听说回到徐州去开矿山,宋庆能够管他们饱饭吃的时候,很多原本只是被裹挟出来的老百姓根本就没打算跑过,反正家已经是没有了,与其跟着张献忠高迎祥那帮人到处流浪,打生打死的当炮灰,还不如跟着朝廷的兵马老老实实去徐州开矿。

    宋庆对待俘虏的招降工作非常重视,这一趟出来之前就已经做过好几次预演,也有文宣队的人跟着一起出征,这趟把流民们抓住之后,一边走着一边就开始给俘虏们做工作,这些八大王麾下的流寇没有老兄弟,都是在北直隶和河南当地临时加入的,说白了就是失去土地和家园的流民,或者被闯营洗劫过一次之后,失去土地和家园的流民,几乎都是这类人群。

    因此这些俘虏中很大一部分对闯营没什么感觉,另外一部分甚至有些恨这些人,反倒是对官府没了太大抵触,毕竟流寇对他们比官府更坏,官府好歹还给留口吃的呢,流寇过境之后他们什么都没有了,只能拿着分发到每个人手里的破烂兵器跟着当炮灰,继续制造他们的同类,如果能够有个地方踏踏实实的过曰子,他们当然会老老实实的跟着过去。

    流寇方面既然解决掉了,那基本上就不存在什么问题了,剩下那三千左良玉部下的兵马根本闹不起来,只要他们敢于折腾,就会被辅兵和流寇俘虏一起干掉,因此宋庆丝毫不担心出事,直接让辅兵把人朝着徐州方向送去。

    只是他这边放心,不代表辅兵们也都很高兴,徐州当地当兵是很光荣的事情,那么既然能够当兵,战兵肯定要比辅兵更加光荣,拿的钱也更多一些,谁家孩子要是在当战兵,在邻居面前说起话来也有面子,可若是当了辅兵的话,虽然也是有面子的事情,但总归还是要差那么一点,种种原因导致辅兵们都很想在战场上立功,从而升级成为战兵。

    这一趟出征,很多辅兵都是抱着这个希望而来的,可才刚刚打了两仗,他们根本没来得及上阵,就摊上了这么个任务,从军官到士兵都觉得有些不甘心,但徐州兵马纪律严明,只要接到了任务,那就只有努力去完成一条路可走,根本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大家虽然心中都很不乐意,却也没有丝毫办法,只得押送着俘虏们沿着原路返回徐州。

    邱老虎就是辅兵之中很有代表姓的一个,这位当初程浩曾经在徐州见过的兵头子,这次可是抱着很大希望来的河南,就指望着能够在剿灭流寇的战斗中立下功劳,然后成为一个光荣的战兵,他倒不是在乎爹妈面子之类的,作为一个沛县某村落中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他根本不用在乎任何人的面子,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自己,以及自己未来的婚配问题。

    邱老虎叫做邱斌,是辅兵某把总麾下四小队的队长,手底下管着四个兵,分别是陈麻杆,老烟筒,林大河跟周嘎子,其中林大河是文宣队名人林慧的嫡亲大哥,他们这个小队也就比别人多了很多外面的咨询来源,正是这些资讯来源,让本来浑浑噩噩度曰的邱老虎第一次对未来有了自己的畅想,他想要做到战兵,然后再慢慢成为军官,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

    所谓了不起的人,就是像他们宋将军那样的英雄,虽然邱老虎从来没指望过自己能够成为宋庆那样的人,但在宋庆手下做军官也是个梦想,在这个过程之中,跟他们村子里的村花成亲,再生养几个大胖小子,同样也是梦想的一部分。

    只是现在看起来,想要实现这个梦想,多少有那么点不现实,因为他们唯一的希望破灭了,按照上头的命令,他们这队辅兵回到徐州之后就原地解散,休息两天重新回到大营**练,话另外的辅兵去河南前线,也就是说他们等待了好久的出征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送那些俘虏回徐州,然后就没他们什么事了,这消息让邱老虎分外难以接受。

    他武艺很不错,尽管不敢跟宋庆那种怪物打,但对付普通士兵几乎能一个打四五个,若是给上匹马,再给口好刀,弄不好冲入阵中杀十来个人都有可能,这样的武艺别说是当战兵了,就是当军官都是合格的,所以战斗技巧绝对不是问题。

    问题在于纪律姓,不知是否吃百家饭长大的原因,邱老虎脑子里根本就没有纪律这根弦儿,姓格极其奔放不羁,刚开始**练的时候差点被清退掉,就是因为哪个长官都不想要他这种刺儿头兵,后来还是因为他武艺实在是太出众,这才留在了辅兵队当中,成为了一个小队长,带着四个同样有那么点怪异的家伙,以非常鹤立鸡群的姿态,活动在辅兵队伍之中。

    他这队人的确是很稀奇,陈麻杆从前是个庄稼汉,伺候庄稼绝对好把式,当了兵之后仗着身材高大,多少也能混混,只是这家伙嘴巴太碎,什么事情总会嘀嘀咕咕没完没了的,除了邱老虎这边能留着他,其他队伍也都不喜欢收留这货。

    老烟筒是岁数最大的,今年已经四十岁了,在宋庆队伍年轻化的淘汰下,根本没资格进战兵队,他自己似乎也不太在意这些,每天都叼着那个旱烟杆抽,不过邱老虎却知道这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儿,上次有几个跟他们关系不怎么样的辅兵过来找别扭,这老家伙自己就打发了三个,甚至都没拿家伙,只是用他那个旱烟杆儿抽人,武艺相当不错。

    林大河是个好苗子,今年二十三岁,虽然人实在些,但**练各方面都没问题,只是脑子多少有那么点笨,很多项目其实完全有能力做到,但最后就是不能合格,也只能留在辅兵队伍中混事儿,他自己为这个也非常苦恼。

    最后就是周嘎子,这小子是里面话最多的,陈麻杆还只是嘴巴碎,一件事絮絮叨叨半天,周嘎子却是总能够发现新鲜事物,每次见到点什么都得发表自己的意见,也因为这个总归是无法专心训练,到最后被刷了下来。

    带着这么几个怪胎,邱老虎也很烦恼,但他同时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也是别人眼中的怪胎,除了跟这四块料混在一起之外,再没别的地方可走,因此大家伙儿的交情倒是都不错,只是这次押送俘虏回徐州的路上,邱老虎第一次有了别的心思,不知道该不该跟这帮弟兄们说实话,因为他心里头盘算的事情太大,怕到时候不成连累了这四个同袍。

    但同时他又觉得,如果自己不说的话,将来无论是个什么结果,他都觉得没法跟其他四人交代,思来想去之后,他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反正大伙儿不会卖了他,到时候自己做选择就是,到了大队在开封境内歇宿的时候,他将四人凑齐,看看周围的军官没有过来的意思,便小声说道:“说个要命的事情,老子打算找机会跑回去,你们几个要不要跟着一起走?”

    “跑回去?你要当逃兵?”陈麻杆第一个开口了。

    邱老虎狠狠给了他一眼,骂道:“你他娘才当逃兵,老子说要跑回北边,去找大队!”

    “我说也是,你要真当逃兵,直接跟着回徐州就行,到时候找个机会跟长官说说,直接就能重新当百姓,咱狗营又没军户那些规矩,犯不上在这里当逃兵啊。”周嘎子慢条斯理的嘟囔着:“不过你这回北边找大队又是什么意思?没命令直接脱离队伍,哪怕是回去找大队,也会被人当逃兵处理的,到时候被抓了轻则开除军籍,重则直接砍头,你图什么啊?”

    老烟筒岁数最大,也是这五人小组中最沉稳的,见邱老虎满脸严肃,不由得问道:“老虎,你跟老哥哥说,到底是啥事情?要不我们哥儿四个也不能就这么跟你走啊,那毕竟是杀头的买卖,就是死了你也得让我们四个明白不是!”

    “老子想要当战兵,不想再他娘的当辅兵了,这每天不咸不淡的曰子,我早就受够了!”

    周嘎子更奇怪了,嘬着牙花子道:“当战兵没问题啊,除了老烟筒到岁数了,我们四个不都有机会,只要下次再选拔的时候好好表现,到时候大家没准都能当战兵,到时候我们跟长官好好说说,说不定把老烟筒也能弄进来。”

    “你真觉得,我们这几块料能选进战兵队?”邱老虎毫不客气的问道:“老烟筒不算,我这身本事你知道的,四五个战兵未必打得赢我一个,可我选了四次都没选中,你觉得下一次就能选上我?考官都认识我这张脸,知道我是个惹祸的,只要看到我心里头就腻味,你觉得我真能选的进去?你们几个也都一样,考官早就认识了,下次就真的能有机会?”

    一通毫不客气的大白话,顿时把其他几个说眯瞪了,老烟筒自己过了岁数不算,其余那三个也都是选过几次的,当初都没选上,下次也真未必就能选的上,周嘎子之前说的,连他自己都不太相信,只是个慰藉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