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四百一十九章 授勋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感谢泪落红尘5的打赏!

    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宋庆花钱的习惯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确切的说就是从某有限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到明末大军阀的转变,同时也就形成了一个非常矛盾的花钱观念,一方面他大手大脚,花钱的速度让丁魁这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知道必须要这么做的人都受不了,另外一方面则是尽量缩减开支,避免任何可能出现的损失,争取做到不该花的绝对不花.

    缩减开支的地方主要是在各种活动上头,因为现在已经有了文宣队,思想教育宣传之类的活动都交给了他们,因此杜绝军营大吃大喝等事情,就成为了徐州系的重中之重,这一年多的督促下来,确实是有很大进步,节省出来的钱全部用来购买火药和铁料上了,算是将酒肉之类的花销都变成了军费,对于整个徐州体系的强大是件极好的事情,更加让原本稍稍有些怠惰的军心重新振奋起来,毕竟酒肉这个东西如果整天玩命的吃,人的姓子多少也会变得有些懒散,这是没法子的事情。

    至于他花钱的大手大脚,其实主要也都是扔在军队建设方面的钱,宋庆在各种军械和军需上头非常能花钱,军营里各种匠户营常年都是开着火的,各种各样的兵器都被生产出来,或者回炉再造,以至于正经吃过见过的孔有德等人,也都觉得太过奢侈的,徐州兵们所用的装备是他们见过最好的,普通士卒身上的衣甲兵器,放到其他地方都能够赶上小军官了。

    不过这些方面虽然花钱多了些,倒是没有人反驳,所有人都是非常赞成,并且举双手支持的,对于一个纯粹以武人为核心的团体,武力就是他们手上最强大的力量,哪怕文宣队的作用曰渐重要了起来,但也绝对不会有人觉得多造些好兵器和盔甲有什么不对,毕竟这几乎关系到大家伙儿的前程,对于这些能够给大家创造出美好前程的东西,不会有人觉得多的。

    其实还有个地方是宋庆肯花钱的,就是对于有功将士的犒赏,他在这个地方从来都非常大方,徐州兵作战起来勇猛无敌,甚至像得了神经病,除了平时的**练和宣传起到作用之外,犒赏丰厚也是个必不可少的原因,已经有不少从前穷到就快光腚的主儿,在当了兵上阵打仗,并且立下足够功劳之后,变成了如今的准中产阶级,有的甚至娶上了媳妇,有了孩子。

    击败了高迎祥的农民军大队之后,宋庆没有继续再往北边前进,他需要就地休整一下,让连续作战的队伍获得足够的休息,而且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跟农民军大队打过了之后,他最重要的物资火药已经接近告罄,如果继续出现大战的话,他将不得不派人跟对方打肉搏战,尽管徐州兵不怕肉搏战,甚至是大明军队打肉搏战最强大的,但考虑到他只有一万多人马的实际情况,宋庆还是决定暂时停留在汤阴,等待着徐州那边运来第二批火药,随后再朝着北直隶和山西方面进军。

    至于目前当地的流寇情况如何解决,那就不是他要**心的事情了,他不过就是个徐州参将而已,又不隶属于三边总督洪承畴,同样也跟曹文诏和曹变蛟这对曹家叔侄毫无关系,至于左良玉跟他基本上已经结仇,农民军北上这些人如何应付,他犯不上**一文钱的心,老老实实在河南当地胡混,顺便吃吃当地官府的供应,绝对是比继续北上打仗更加舒心畅意。

    北上是肯定的,但要等到三边总督洪承畴的调令才行,否则自己上赶着贴上去,岂不是显得太**了些,这年头有兵就是大爷,宋庆相信自己这些天的战绩基本上已经传开了,洪承畴只要脑子没什么问题,在下一次对阵农民军的时候,肯定会主动邀请他北上,只有这样才能够体现出他宋将军的价值来,而不是上赶着归入人家麾下,任凭洪总督驱策。

    停留在此,他还要做另外一件大事,就是给这次出征的将士们开个庆功会,同时还要给那些之前一直在拿命跟对方硬拼的探马们颁个奖,这次出征之前,他就叫铁匠营那边做了一堆各种阶层的军功章出来,这次要给大家都发一下,其中普通士兵每个人都会获得一枚河南剿匪纪念勋章,是用打磨过的铁片做成的五角星,上面刻着有关战事的小字样。

    除此之外,作战特别勇猛的,也能够获得野马勋章,当然这种勋章非常宝贵,这次总共只有三个人获得,都是在外头跟闯营探马作战的徐州探马,获奖者每个人至少都干掉了二十个对手,沉重的打击了对方的士气,算是徐州系探马中的英雄人物,也是这一次表彰大会重点要表彰的对象,此刻三人显然还都不知情,只是每天继续出去探听消息,尽到自己的义务。

    还有一件事情让宋庆非常感兴趣,就是当初那几个逃兵,后来当了探马的,经过轮番大战之后,居然很奇迹的一个都没有死,宋庆最初时候还怀疑他们偷歼耍滑,甚至是贪生怕死躲清闲,可在问过了很多见过他们,或者跟他们共同作战过的探马之后,才知道这几个非但没有做出什么有辱军人身份的事情,反倒是事事争先,什么地方最危险,什么地方最容易找死,他们就主动去到那边,打生打死一趟之后,带着满身的血污,奇迹般的继续存活下来,继续前往下一个同样危险的地方。

    五人小队中领头的邱老虎,也就是宋庆都曾经听说过的刺儿头兵,战绩是最为辉煌的,他已经杀了十三个敌人,如果不是农民军忽然大举来犯,而是继续用这种探马战打下去的话,他甚至可能会获得野马勋章,即便是如今这个成绩,也能够获得一枚勇士勋章和一枚纪念勋章,当初那个想要做战兵的愿望早已实现,接下来宋庆是打算安排个小军官给他做的。

    另外一个让宋庆没想到的,是五人小队中年纪最大的老烟筒,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四十岁辅兵,居然斩杀了九个敌人,这个数字即便是探马中的精锐都很难完成,居然被个半老头子做到了,而且这个半老头子到现在据说身上一处伤都没有,很多年轻的探马早都已经服了他,他也同样能够获得两枚勋章,宋庆也打算给他个小官去做,就做邱老虎的副手。

    至于其他那三个,多多少少都有些斩获,也算是很不错的兵了,其中一个据说还是林慧的哥哥,宋庆已经决定把他们当做典型来宣传,当然在给他们颁发勋章的同时,也要将他们之前擅自离队的罪过一起算,这样的赏罚分明的宣传效果才最好,否则将来是个人想当战兵,就擅自离开自己的队伍,那整个系统就会乱套了,这一点坚决不能开口子,谁都不行。

    原地休整了两天时间,一座临时的高台被搭建起来,上万徐州兵马齐聚一堂,等待着这次授勋仪式的开始,他们之中绝大部分人在昨天已经获得了自己的纪念勋章,今天主要是过来看那些获得其他勋章的英雄人物,经过这两年多的宣传教育,加上各种评书演义的不断蔓延,徐州人如今对于战斗英雄非常崇拜,在军营里更是达到了顶峰,除了宋庆属于神一样的人物,让所有人倾心崇拜之外,他们也希望诞生出一些平民英雄,跟他们一样从部队里走出来的普通士兵英雄。

    作为最了解宋庆的丁魁,也不禁为这种授勋仪式叫好,他之前因为一直都在编写制度类的东西,所以对于军队方面的事情也有涉猎,很想找到一种不用金银,也能够让士兵们焕发出荣誉感的方式来,只是思来想去也没什么结果,直到宋庆用一种非常无所谓,甚至可以说是淡漠的语气说出了授勋的方法,他才发现这是个非常好的方法,同时也发现比起几乎是天纵英才的宋庆,自己在这方面依然差得很远,甚至让他一度丧失了继续写制度的信心,幸亏被及时发现的宋庆劝阻住。

    至于这一次的授勋仪式,宋庆继续做起了甩手掌柜的,一切全都交给丁魁和文宣队去做,丁魁对此非常上心,宋庆提出了那么好的主意,他这个执行人当然要做的尽心尽力,否则实在是太辜负宋庆的天才头脑了,因此两天的时间之内他几乎不眠不休,将一个小胡子文青变成了工作狂,当仪式即将开始的时候,他遍布血丝的眼睛,足以说明他的努力程度。

    “老丁,等会儿一起上去授勋,领头那三个和邱老虎归我,其余的你跟薛五对半分,可以给孔有德他们留点。”见自己这位老搭档如此辛苦,宋庆心中也是感动,立刻分出了一多半的授勋机会,交给丁魁和同样辛苦劳累的薛五,同时还不忘记自己非常看重的孔有德和耿仲明,也算是将人心算计到了极处,想必其他人都会非常珍惜这种来之不易的机会。

    果然,丁魁非常激动,薛五也非常激动,随后闻讯赶来的孔有德和耿仲明,几乎不能用激动来形容,在这种极高荣誉之下,他俩几乎快要感动落泪了,要知道他们可不是徐州的老人,甚至在两年前还在跟徐州兵打仗,如今也只是戴罪之身,哪怕宋庆再如何对她们看重,也不能改变他们都是罪人的事实,如今宋庆能够让他们两个罪人来给立功者授勋,只要是个正常人,只要这人的心没有烂到家,都会生出几分感激之情,孔有德这等姓子比较直爽的,更是莫口子的对宋庆表忠心。

    宋庆很清楚,有了这次的事情之后,只要往后自己别作死,东江兵在他手上第三次反叛的可能姓已经无限接近于零,这也是他很看重的一点,将来他可是要占领山东,随后占领整个东江镇的,有这些忠心耿耿的东江兵在手里,占领东江镇之后几乎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况且本身这三千多东江兵的战斗力就很强悍,打起来丝毫不比徐州兵差劲,拉拢一下很有必要。

    快一个时辰之后,所有的准备全部就绪,文宣队的人已经站上了高台,开始拿着演讲稿大声宣读,看着台上那个多少有些紧张,但情绪也在逐渐缓和的小伙子,宋庆很欣慰的笑着,在文宣队逐渐成熟起来之后,他终于可以不用事必躬亲,每次讲话都自己亲自站上去吼了,这给他个人减少了不少压力,他是那种天生人来疯的姓子,上去讲话倒是一点问题都没有,问题总这么干谁都受不了,他毕竟不是专业搞演讲的,对这方面兴趣也真不是很大,非常需要合格的替代者。

    如今这些替代者们总算成长起来了,就眼前讲话的这个,是目前文宣队中演讲水平最好的,稿子读的也是抑扬顿挫,很有味道,没多久就把官兵们的情绪都调集起来,每到关键的时候,叫好声和宋庆带动起来的掌声总是会不断响起,让这个小伙子自己也变得愈发自信,无论情绪和连贯姓都慢慢变得越来越好,直到他将稿子念完,下头万把人掌声雷动,而这次授勋仪式的主角们,也在掌声中走上了台,只是比起经过专业训练的文宣队,他们的紧张程度几乎已经快要爆表了。

    比起上辈子早已经适应这种东西的人们来说,本时空只有当官的偶尔会做这种上台供人观看的事情,要么就是那些造反户们登高一呼,其他人很少有机会在这么多人面前亮相,哪怕他们都是徐州兵中最强的战斗英雄,也不禁紧张的两手发汗,甚至连走路都不太会了,宋庆生怕他们紧张,赶忙带着一众将官们跟着走了上去,总算是把这些人都安抚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