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四百五十三章 车厢峡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一万字求月票啦!!!

    进入陕西之后,整个农民军似乎都松懈了下来,这里面有之前一直都长途跋涉的原因,同样也有回到家的原因,虽然他们所在的地方只能算是刚刚到家,而且是在陕西东南部的兴安附近,但他们还是觉得自己已经进了家门,根本就不需要担心什么,加上之前各路流寇都过来投靠,哪怕是最谨慎的罗汝才,也觉得如今这流寇大队有那么点民心所向的意思,至少安全问题是有保障的。

    可他们却全都忘记了,当初他们在陕西也曾经横行一时,最后还是被官兵从家里面给撵了出来,如今不过是人数稍微多点而已,但官兵的人数也增加了,经过无数次交战还变强了不少,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应该粗疏大意,但现在却根本没有人去想这些,哪怕谨慎的李自成也放松了自己的神经,开始回忆自己当年做邮递员的时候的光景,顺便憧憬自己当了闯将之后的美好未来,总而言之心情非常不错,就像农民军的每一个人一样,就在这种轻松美好的气氛当中,官兵开始了对他们的大举进攻。

    进攻很突然,突然到几乎没有谁反应过来,大队的官兵就已经到了,而当官兵发动进攻的时候,农民军这边还都沉浸在家的温暖之中,根本没做出什么像样的反应,李自成和罗汝才反应算是最快的,带着自己的部队抵挡了一阵。勉强为大队争取了点时间,但这点时间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官兵的数量同样不少,而且没有直勾勾的进来,他们分成了三路,气势汹汹的对农民军进行了分进合击。

    这种战法的效果非常好,哪怕李自成和罗汝才顶住了中间那路,其他两路也冲到了指定地点,开始对其他根本没反应过来的农民军大杀特杀,曹变蛟看陈奇瑜很不熟眼。因此在路上憋了一肚子火气,这次出征做了先锋,带着马队冲入敌阵之中,跨马提枪直取混天王和薛仁贵的营寨。

    这两个在整个农民军十三家中的实力本来就算比较弱的,回到陕西之后虽然得到了些补充,但毕竟不太熟悉,官兵冷不丁打进来之后。立刻便乱了阵脚,再被曹变蛟带着马队这么一冲,迅速便崩溃掉了,两人只得带着亲随往西边逃,向着高迎祥那边的大队靠拢,可曹变蛟却是紧追不舍。根本不给他们半点机会,连续黏住他们几次,杀了不下两千流寇,几乎是将这两人打傻了掉了。

    万幸的是,贺一龙带着革左五营及时杀到。虽然各营头都是不满员的,刘希尧甚至没来得及赶过来。但革左五营也是极能打的部队,拼尽全力之后总算是拦住了曹变蛟,只是他们的努力几乎没什么用,曹文诏的大队一直在追着侄子的前锋马队,见革左五营出现,立刻挥兵冲了过来,左良玉也从另外一侧开始兜他们底,贺一龙见势不妙,立刻带人撤退,也向着高迎祥大队那边冲了过去。

    左良玉冲的非常凶猛,他知道自己现在不招大伙儿待见,只能紧跟总督大人的步伐,然后在这次的大会战中立下功劳,升到总兵官的位置,随后去什么地方作威作福,往后再重新想办法跟大家伙儿修好,如果实在不成就混个新的圈子,比如山东总兵刘泽清之类的,总归是不愁没朋友的。

    但想要做到这一切,他必须在此次大战中有所发挥,因此从打开战之后就格外卖力,陈奇瑜也着实夸奖了他几次,但也就是这几次夸奖,让他更加被大多数军头们孤立了,也不知道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左良玉自己也很苦恼,因此在这次作战开始之后,便带着兵马疯子一般冲了上去,瞬间击破拦在自己前头的农民军,一路朝向高迎祥的大队冲去,虽然说前边堵路的队伍越来越多,他几乎已经不可能抵达自己的目标,但还是让整个官兵队伍都受到了激励,冲杀起来也更加勇猛无匹。

    曹变蛟人在阵中,也一直都盯着左良玉看,他感觉到非常诧异,左蛮子的本事毋庸置疑,那么能够将左蛮子暴揍的宋庆,究竟要强到什么程度?如果把冲阵的人换成是宋庆的话,这会儿高迎祥是不是已经被拿下了?尽管他知道这个想象不太符合实际,因为宋庆没在这里,但还是禁不住总归是往这方面去想,直到他发现流寇大队开始逃跑,这才放弃了臆想,领着马队继续冲杀上去。

    流寇大队败了,在高迎祥的带领之下一路往西边逃跑,这其实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毕竟之前的几次交锋他们都没占到什么便宜,这不光是陈奇瑜所部的威力,更是卢象升那个文武豪杰的战斗力表现,总而言之对于流寇们而言,再次被官兵击败没什么大碍,只要能够跑的出去,重新再拉队伍就是了。

    只是他们这次谁都没有想到,一路向西边逃去,竟然进入了车厢峡这个非常奇迹的地方,如果仅仅是这个峡谷还罢了,关键是当他们进入这条一眼望不到边的峡谷后,天上突然就下起了大雨,高迎祥本来打算等雨停了再走,于是命令大队暂时在此地驻扎,谁知道这大雨竟然下起来没完没了,硬生生下了两个月,而他们也错失了最好的时机,被官兵堵在了里头,几乎看不到半点生还的希望了。

    这种战局,不光是流寇们没有想到,就连官兵自己都没有想到,陈奇瑜率领大队赶过来,确定这消息真实可靠之后,顿时便兴奋莫名,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进士出身,朝廷大员,五省总督的高大上身份,估计都得在大营中跳上一段庆祝胜利的舞蹈,哪怕就是没有跳舞,他整个人精神状态也不一样了,立刻派人将战报送去了北京城,同时叫人盯死车厢峡,一定不能让这些流寇有冲出来的机会。

    万般无奈之下,高迎祥只得采用了属下顾君恩的计谋,派人前去找陈奇瑜洽谈投降的事宜,这个举动在一般人看来非常正常,毕竟流寇已经陷入了绝境,打算投降是最正常的选择,拼死顽抗才属于下策,因此陈奇瑜也面见了流寇派来的使者,很郑重其事的开始了谈判,并且许诺各种各样的条件,比如说保证高迎祥等人生命安全,还会给安排官位等等,总而言之先许下重利,完后怎么样再说。

    既然谈判了,而且高迎祥等人在使者回去之后,再次派人送来不少金银之类,看上去是要为自己买个更好的待遇,官兵们总算也轻松下来,最初时候防御还非常严密,可到了后来便开始逐渐粗梳起来,机智的高闯王利用这机会迅速派兵突围,选了个最为薄弱的口子,以大批亡命徒作为前导,硬生生从明军的包围圈中冲了出去,迅速向着关中方向突进,车厢峡的局面也成为了彻底的笑话。

    陈奇瑜傻了,彻底的傻了,他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命运,如果他不那么急着报捷,京城方面还不知道这个消息,那他还可以遮掩一下,毕竟这个责任是大家的,哪怕军头们跟他关系不怎么样,在这种事轻伤估计也不会有人出卖大伙儿,至少管住自己的嘴巴不成问题,上下一起遮掩的话,应该能够将消息瞒过去,就当是从来没有出过这种事情,大家继续往关中方向追赶流寇就行。

    可现在一切都完了,京城方面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估计那位刻薄寡恩的皇帝,正跟朝中那些文武大臣们弹冠相庆,这些大臣有的跟他关系不错,但更多的则是政敌,若是剿匪一路顺风顺水还没什么,但出现了这么大的疏漏,估计弹劾他的奏章会比雪片还多,他最好的结果估计也就是革职查办了。

    想到这个结局,陈奇瑜整个人都垮了下来,明军大营的气势也一下子跌落谷底,也就是高迎祥带着人跑了,如果再杀个回马枪,弄不好都能将这支明军击败,好好出一口被包围在车厢峡的恶气。

    这么大的事情,大家当然是不敢隐瞒的,尤其是在北京城方面已经知道这个事情的情况下,再隐瞒下去等于欺君之罪,这是谁都不敢承担的责任,因此各种各样的消息,开始从车厢峡出发,向着四面八方飞快的流传着,而陈奇瑜也基本上失去了一切指挥权,军头们再没人把他当回事,左良玉更是忙不迭的避嫌,生怕自己被这位倒霉总督的晦气沾上,很快便拔营起寨,头一个离开了车厢峡。

    几天之后,收到战报的宋庆同样命人拔营起寨,开始朝着徐州的方向前进,同时命令宋英等人带着新晋招纳的河南义勇也向他的大队靠拢,随时准备进入徐州,因为他很清楚,车厢峡这边只要一出事,接下来就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寻找流寇了,准备应付接下来的皇太极二次入寇才是正经事。(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