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四百六十章 火铳之威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感谢泪落红尘5的打赏,感谢许仙兄的催更票~

    对于火铳的了解,以及对这种武器将来的普及程度和杀伤力,没有谁比宋庆更加熟悉了,现代人除非是对冷兵器感兴趣的,否则只要说起战争来,第一个反应基本上都是枪,稍稍对枪械历史有些了解的,就会知道最早成型的枪械叫做火铳,或者叫做火绳枪之类,也就是目前徐州兵所用的武器。

    燧发枪现在已经有了雏形,但因为齿轮造价还比较昂贵,宋庆没有大规模的武装,只是造出了十几杆来让工匠们继续琢磨,而他的火铳大队则全部使用做工精良的火绳枪,之前在河南剿灭流寇的时候,这支部队已经发挥了很大作用,无论是对付张献忠的五万人,还是后头跟高迎祥二十几万人打,火铳部队几乎都可以说是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因此这次来宣大跟后金打仗,自然也成为了最被看重的部队。

    后金方面其实也见过火铳,毕竟这玩意如今不是什么新鲜东西,很多明军部队都是装备着的,只是因为质量问题,导致一直都没什么人使用,但装备最精良的神机营在京城大战时候还是有过一定发挥的,虽然在皇太极看来,这东西比起火炮差开老远,但后金上下总算是知道有这么一种武器,只不过没有什么人重视罢了,因此在他们跟关宁军作战的时候,对方的那些火铳兵真没发挥出什么作用。

    这也不能怪关宁军。作为一支以骑兵和狂步兵出名的部队,关宁军讲究的是纵马驰骋。大刀片子砍人,这是支绝对暴脾气的军队,哪怕平时不打仗的时候,大家也要折腾折腾,当他们喝多了酒之后,一句充满着弄弄当地方言风味的‘你瞅啥’,就能够激起一场血战,完全就是汉人中狼族的存在感。这种部队是不会太使用火铳之类武器的,甚至很多人觉得那玩意有些娘娘腔,男人大丈夫哪怕不能跨马抡刀,好歹也要在地上抡着刀冲出去砍人,拿杆火铳隔着老远放一发算怎么回事?

    因此在关宁军中充当火铳手的,基本上都属于肉搏部队的淘汰品,胆气自然不是很强。很多时候后金兵刚开始冲锋,根本就没到地方,火铳手们已经将自己的弹药都发射出去了,而且他们还不是那种讲究三段射击的,都是很随大流的全部射击,因此在射击结束之后。如果对方冲过来的是骑兵,他们基本上可以直接退场了,哪怕就是步兵冲来,以那种训练程度来说,估计也没什么机会第二次齐射了。

    种种原因缠绕在一起之后。火铳在关宁军中几乎就是鸡肋的角色,而跟关宁军常年交手的后金兵们。也都没拿这东西当回事,当他们到达十五丈的距离时,见对方突然开始射击,都下意识以为徐州的火铳手们紧张了,所以在这种应该还打不到他们的开了火,接下来火铳手们就该撤回去,换上真正能够打仗的过来,很多人都在琢磨这些火铳手其实跟鼓手的作用差不多,只是出来制造些动静的存在。

    可当铅弹打在身上的那一霎那,无论是中弹者还是侥幸躲过去的,都发现自己那个念头大错特错,这些火铳兵的存在绝不仅仅是制造动静,宣布大战即将开启,他们是能够制造杀伤的,而且随着这个念头越来越深刻,制造的杀伤力也就越来越大,只是当他们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四千人的熟练火铳兵,使用做工精良、不会炸膛、射程也达到最高水准火铳,并且在对方已经进入有效射程范围的情况下,用三段击的方式同时开火,效果之大令人发指,之前打流寇的时候其实就已经体现出了他们的恐怖作用,在大炮轰击的时候,两千后金兵还有勇气呐喊着前进,但在遭遇了火铳队几乎无穷无尽的攻击之后,他们彻底被打蒙掉了,几乎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如果换做是其他地方,对上其他兵种,这种程度的迟疑虽然也会造成损失,但却还不能算是致命的,可对上火铳兵的话,唯一的方法就是前进或者后退,最傻的就是站在原地不知道做什么,仅仅是一眨眼的工夫,傻站在原地的包衣们已经损失了好几百人,包括那些真夷们,也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但没有人知道自己现在该干嘛,直到身后的军阵中传来鸣金收兵的声音,他们才慌忙撤了回去。

    撤回去的代价,是另外几百条人命,足足两千人的攻击队伍,只是一次短短的冲锋,竟然就已经损失了一半多的人马,对于人口匮乏的后金来说,这种损失虽然不算致命,但也觉得会让人心疼不已。

    最心疼的是多尔衮,因为刚刚下命令的是他,所以冲出去的大部分是镶白旗的人,哪怕两白旗旗主是嫡亲兄弟,两白旗之间多少也有那么点不分彼此的意思,但他还是觉得十分痛心,看向多铎的目光也有了些不满,尽管他知道这不是多铎的错,可还是认为如果不是这弟弟鲁莽,决不至于吃这么大的亏,毕竟按照他一贯的打法,最初阶段只会派上几百人,绝对不会上两千这么大的数目。

    只是在他内心深处也很清楚,就刚才那阵势,派几百人过去也是全军覆没,对面那几千根铁管子看上去平淡无奇,真打起来却令人望而生畏,他总有种非常不祥的预感,那种东西甚至可能覆灭整个大金国,将他们这些白山黑水中靠着刀弓渔猎混出来的族人全部杀光,虽然他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深深埋了起来。但有些想法只要出现了,几乎就再也忘不掉。况且宋庆的几千火铳兵就在对面看着他。

    有些人天生就是做大事的,就比如说多尔衮,奴儿哈赤十几个儿子之中,才具最佳的就是皇太极和他,其余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比不上,这也是皇太极对他极为提防的缘故,再具体到眼前的战场,矢志复仇的多铎早已经被前方的火铳队。以及己方惊人的伤亡吓住,被仇恨烧昏的脑子也清醒过来,一时半刻之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反倒是之前一直都极力阻止他莽撞出战的多尔衮,下达了攻击命令。

    “苏克萨哈,吴拜,图巴海。准泰,把所有骑兵都带上,给爷冲他们上去杀,步兵在后头跟着,等骑兵冲过去之后你们再上,萨布素在后头盯着。谁敢后退就杀了谁,全军都跟着爷冲!”

    一连串的命令下去,整个后金大队动了起来,虽说在皇太极面前多铎要比多尔衮更有面子,但在这些两白旗的旗丁之中。多尔衮无疑才是主心骨,毕竟这些年两白旗和两黄旗的对抗之中。出面的从来都是多尔衮,多铎反倒是跟皇太极走得更近些,因此在这种关键场合之中,多尔衮的命令显然更管用。

    不过多铎也没什么其他意见,他知道自己的缺陷在于经验欠佳,冲锋陷阵之类没问题,哪怕做的不如鳌拜好,可也算是后金阵中一员大将,但在整体作战以及排兵布阵方面,他还比不上多尔衮,哪怕后者最擅长的其实是权谋,但在动心思方面总归要比他强些,这一点两人心中互相都是有数的。

    况且他刚才的表现也确实是不怎么样,完全一副被宋庆打傻掉的模样,作为统兵大将是不合格的,而且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好主意,甚至根本不知道该干什么,此时多尔衮下令全军冲锋,也算是比较符合他心意的攻击方式,只是他多少有些不明白,一直都很谨慎的哥哥,为什么突然就这么猛了。

    多尔衮之所以这么做,实在是被逼无奈,他也知道现在敌情未明,贸然将力量都投入进去很吃亏,但问题是之前那一阵已经被宋庆打懵了,如果不立刻找回点面子来,只怕军心士气要跌落谷底,继续采用类似添油战术的打法,损失会进一步增大,而且还会让士气更加低落,完全就是恶性循环。

    但如果选择直接撤退的话,这仗就算是打败了,后金入关几乎就没打过败仗,这趟进来之后也是肆无忌惮的想打哪打哪,苏克萨哈带了两千骑兵就敢在宣府各处烧杀掳掠,说白了就是多少次堆积出来的无限自信,而偌大宣府迟迟不敢出兵对抗,说白了也就是多少次堆积出来的怯懦,已经形成了惯性。

    如果这次撤兵的话,惯性可就要被打破了,对于后金这种先天人口不足,文化经济上又全面落后的半奴隶制政权,一旦失去了这种野蛮形态的自信心,等待他们的是什么结果可想而知,只是能够看出这一点的人并不很多,两白旗中估计也只有多尔衮能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他才毫不犹豫的下令总攻。

    这一手让宋庆也有些意外,他是打算先将对方锐气消磨干净之后,再派兵正面对抗的,毕竟后金兵声名在外,确实是很不好打,现在徐州兵单挑真夷也没戏,估计两三个人能对付人家一个就不错,也就是对付那些包衣还有点把握,打仗无非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套路,只要能够让对方的士气先被消磨一阵,后头再打起来伤亡数量也会少些,但多尔衮却似乎看出了他的算计,直接攻上来了。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硬拼了,宋庆立刻调整阵容,将弓箭手也给调了上来,十二门火炮再次奏响地狱进行曲,伴随着阎王爷炒豆子的火铳声,向对面蜂拥而来的大队骑兵放肆开火,一千名弓箭手也毫不客气的开始了自己的齐射,对付骑兵这个兵种,防御层次感基本上没有作用,因为一旦最前方被攻破,后头根本来不及组织进攻,还不如让所有远程在同一地点发挥作用,争取多杀死一些敌人。

    后金骑兵确实效用,哪怕火炮和火铳的声响轰鸣,最前端的那些人纷纷落马,后面的人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都是踏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向前冲锋,尤其那些真夷,勇气程度上几乎可以用非人来形容,他们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哪怕前头的人刚被铅丸打成蜂窝,也照样沿着相同轨迹跨马抡刀的冲锋,足足五千多人的骑兵队浩荡杀来,饶是徐州的火铳手们再熟练,也无法阻止他们前进。

    只是这种打法让多尔衮也分外心疼,从冲锋开始到快要正面接触,两白旗的骑兵已经损失了快两千人,从他的跟随父兄们上阵以来,还从没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损失这么多人手,偏偏距离对方越近,这种损失的扩大速度就越快,因为在远距离高速前进的时候,队形拉开还比较大,但距离越近就会越缩小,到了最后火铳兵们甚至不需要瞄准,装填完毕之后直接开火,保证能够打中敌人,至少也能击中战马。

    这种武器的威力让多尔衮大开眼界,他忽然觉得这些依然无法阻止骑兵前进,只能够拖慢速度制造杀伤的铁管子,在将来会成为改变战争方式的东西,哪怕就以目前的能力来看,也已经成为武器中的王者了,大概这个世界上唯一对他们有威胁的,除了相同装备的部队之外,也就只有大批量的骑兵冲锋了,以步兵的速度根本就冲不过去,只要火药的数量管够,再有能够替换的火铳,多少人都没有用。

    但这种超时代的东西,远不是他一个通古斯小酋长能想明白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催促自己的部队继续前进,冲过那层层的白色雾气,争取尽早和对方打肉搏战,那才是他们最为擅长的方式。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就听对面军阵之中有人高喊道:“火铳兵向后撤退,迅速更换装备,弓箭手退后五步放箭,长枪阵立刻出击,刀盾兵准备补位!”(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