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四百六十四章 矛盾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豪格跟宋庆也是老熟人了,只不过没有熟悉到多铎那种程度上而已,但两军交战之时,他也算是领教过这位明军头号战将的威风,他本就是以勇武著称,虽然武艺不如鳌拜,但本身的豪勇作风确实一般无二的,因此对于同样勇猛无敌,甚至要超过他的宋庆还挺佩服,哪怕对方是整个后金的敌人。

    这次听说宋庆叫他出去答话,豪格多少还显得有些兴奋,觉得自己这是被人家重视了,此时的后金终归不是后来的清国,底气上面还要矮了大明一头,以宋庆大明重将的身份,来邀请他这个后金大汗之子出阵聊大天,应该算资格上面也没什么可说的,因此豪格非常痛快的就出去了,多尔衮生怕出什么问题,忙也带着多铎披挂出阵,老远跟着他们的大侄子,看看宋庆究竟要耍什么猫腻出来。

    事实证明多尔衮猜想的没错,或者说他已经快要真正走进宋庆这缺德种子的内心世界了,宋庆确实是有猫腻,他全身披挂,打扮的人五人六,看上去很想那么一回事,在上千骑兵的簇拥之下,骑着战马走到两军阵前,大声喊道:“对面的听真切了,本将乃是徐州参将宋庆,要找你们的镶黄旗旗主说话,聊聊两家来日大战的事情,听见的赶紧过去给本将通报一声,让镶黄旗的旗主出阵与我叙谈!”

    豪格心中奇怪,本旗主就在这里。为何那厮却视而不见,他性子原本就直接。也懒得再跟宋庆绕弯子,直截了当喊道:“宋将军,本旗主就在这里,有什么事情可以说了,若是有需要禀报父汗的事情,本旗主也可以代为转达,我大金对于宋将军这样的良将倾慕已久,父汗也说要和你多聊聊呢!”

    果然够鸡贼。这时候还知道勾引本将顺便挑拨离间,居然用的还是豪格这等粗坯货色!

    宋庆心中暗骂,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是笑道:“大贝勒客气了,你家大汗我也是很难仰慕的,只是陛下对我恩重如山,如今两边还在打仗。还是不要见面的好,免得大家闹什么误会,本将可是承受不起的,我只是要见过镶黄旗旗主而已,还请大贝勒代为通传一声,见过了说上几句话我就走。”

    豪格很霸气道:“我便是镶黄旗旗主。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吧!”

    “不会啊!”宋庆满脸怪异之色,有些难以置信道:“大贝勒你不是正白旗旗主嘛,我记得镶黄旗旗主是多尔衮,要么就是多铎,当年奴儿哈赤临死前不是将两黄旗都给了他们兄弟两个。怎么可能变成了你呢,若是本将没记错的话。你和皇太极大汗应该是两白旗的……哎,大贝勒别走啊,我话还没有说完,你这就走了算怎么回事?你好歹也是金过大汗长子,就说将来不一定即位吧,但体面总归要有的,我这话才说了一半你就要走,消息传回沈阳的话,只怕很多人更不把你当回事了吧?”

    豪格前头走,宋庆在后面说,每一句还都声音挺大,让他多多少少都能透过尾音听进去,每听一句心中的怒火便增加几分,尤其看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脸色非常尴尬的多尔衮兄弟时,这火气便愈发的增强增大,若不是还顾念着几分大贝勒的体面,对方又都是他叔叔的话,只怕是早就发作起来了。

    多尔衮心中早已经将宋庆骂了个狗血喷头,这件事情对于后金来说简直就是不能提的创伤,尤其是对两白旗和两黄旗的人,几乎每次提起来两白旗总会群情激奋,两黄旗方面多少也知道是个忌讳,轻易不会有人提起来,如今被宋庆在两军阵前大张旗鼓的当笑话说了,还带着说不尽的挑拨意味,真心让他有些惶恐,天知道豪格被刺激之后会做出什么来,皇太极如果知道今天的事情,又会去做些什么。

    对于多尔衮和多铎这两个小儿子,奴儿哈赤当年是非常喜欢的,尤其是多铎这个十五阿哥,更是被他当做心肝宝贝一般,因此在临死之前,他将手上最强的力量两黄旗,交给了这兄弟两人,算是给这两个年幼的儿子增加点实力,让他们不至于被别人,尤其是被那些年长的哥哥们给吞了去。

    这方法确实是没错的,也确实能体现出一位爱儿子的父亲那种弄弄父爱,但在奴儿哈赤死了之后,即位的皇太极没过多久就出了招,直接厚着脸皮把自己的两白旗跟多尔衮兄弟的两黄旗换了,精兵强将全都带走,留下的两白旗虽说也还有些能人,比如苏克萨哈那种,但总体实力上却绝对比不了拥有新版两黄旗的皇太极了,皇太极也就是通过这一手,基本上巩固了自己的大汗地位,让其他人都臣服。

    但这件事情毕竟做的不太地道,对于自己一直都不太喜欢甚至是非常忌惮的多尔衮,皇太极自然不会有什么优惠,但对于十五弟多铎,他还是多少给出了些实惠的,也算是对这个小弟弟的一种补充,只不过即便是这样做了,两黄旗和两白旗的事情终究还是禁忌话题,除了不怕死的八卦党之外,没什么人喜欢聊这个问题,毕竟豪格和多铎都是大人物,也都是容易冲动的年轻人,传到他们耳朵里就完了。

    但这个禁忌今天被打破了,打破的人不是后金内部的,而是个跟这件事丝毫关系都没有的明军将领,当宋庆用一副‘我是个外国人,你们内部情况我不是很了解’的表情,说出了足以让两边都十分尴尬,其中一边更加愤恨,另一边则非常提防的话题时,这种禁忌一下子被打破了,至少在豪格和多尔衮他们这边被打破了,估计传到士兵耳朵里面也不会太过长久,当多尔衮陪着笑脸策马走向豪格,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大贝勒却丝毫不假辞色的过去了,只留下一声充满了冷漠的:“哼!”

    哼完,豪格骑着马走人了,多铎却凑了上去,难得站在多尔衮这边说道:“狂妄什么,还不是有个好阿玛,竟然都敢给叔叔们使脸色的,将来若是这等人做了大汗,哪还有你我容身之处?”

    多尔衮很想说一句咱俩阿玛也不错,如今不是照样没什么容身之处,但最终理智战胜了愤慨,还是忍住了这句话,只是小声道:“此事不要再说了,他本来就防着咱们,若是再提起来,只怕还有的麻烦,那宋庆最后的话听到了吗?将来还说不定能不能即位,这就是撺掇他跟咱俩闹别扭呢!”

    “宋庆狗贼,实在是可恨!”面对宋庆,多铎也只能说这个了,他发现无论是比武艺还是比心机,他似乎都不是宋庆的对手,反倒是眼前这位十四哥,武艺方面固然是差得远,但心机上头还是差不多的,这多少让他有点挫败感,那种年轻辈中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

    只是这种程度的怒骂哪怕是当面听到,宋庆都不会当回事,更不要说被人家在背地里骂了,更加对他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况且他要知道被多铎这般骂了,说不定还会觉得非常高兴,因为能够让一位心高气傲的小酋长如此辱骂,只能说明对方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这绝对是值得他高兴的事情。

    挑拨离间之后,后金部队分兵了,豪格带着自己的将近两万兵马向西边移动了二十里地,跟多尔衮兄弟分开驻扎了,这一点连宋庆都没想到,他这个始作俑者最初只是想要给对方添点恶心,让他们在打仗的时候不能同心同德,这种效果哪怕能够达到那么一丁点都算是赚到的,谁知道这次居然赚大了。

    原本他之所以跟曹变蛟一起后退,主要就是怕后金近三万兵马一起冲过来,这才被逼无奈选择了先行撤退,让开些地方给对方分散兵力,然后等着宣府的兵马派过来再一起商议对策,谁知道如今不过一个近乎于戏谑的计策,竟然真的让对方到了离心离德的地步,宋庆几乎是做梦都要笑出声来。

    其实这却是他想得简单了,两黄旗和两白旗的事情在他一个后世人看来,不过是历史中的一段文字而已,不会有太多什么感触,但在当事人看起来无异于奇耻大辱和万分提防,这种事情从来都是伴随着人头滚滚和鲜血淋淋的,可不是像他这样随便开口说说而已,尤其豪格此时单独面对那两个叔叔,心中的提防已经到了某个临界点,再被他这么一挑衅,出现些奇怪的举动也就很正常了。

    后金方面分兵,明军方面则是大喜过望,哪怕最没脑子的徐麟都知道这里头的好处,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先去攻击其中一方,而且另外一方八成还不会动弹,至少在被攻击者还能支撑的时候绝不会帮忙,这就已经足够他们立功劳了。(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