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犬(书号:336

明犬 第四百七十七章 无法面对的

作者:小九儿许云鹤
    贺自强现在真的非常发愁,他发愁的倒不是自己改如何逃出去,事实上他已经走到了安全地带,沿途遇到了好几拨明军,有些甚至都看过他的话剧,还跟他打招呼来着,证明这地方绝对安全,他根本不需要担心这方面问题,他担心的也确实不是这个,而是见到林慧之后要如何交代的事情。

    林大河死定了,这点他完全可以确定,哪怕他没有见到尸体,但也知道那个被他内定的大舅哥肯定是死了,只是他没想到林大河能够坚持到最后而已,但无论过程如何,结果都是已经注定的,而他也就面临着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他需要如何去跟林慧交代这件事情,又该如何阐述自己在这里面所扮演的角色,其实阐述这件事情非常简单,但他怕说完之后自己往后就再没有机会了,半点机会都没有。

    向东行进的途中,他一直都在琢磨着这件事情,却始终都没个主意,这本来也不是能想出主意的事情,贺自强是个很聪明的人,但面对这种近乎于无解的事情,他同样也拿不出办法来,只能行尸走肉似的往东边走,直到晚上的时候,他忽然见到前方聚集了不少人,正在唱着他所熟悉的歌曲。

    为了方便文宣队的构建,宋庆‘创作’了很多歌曲,全部教给了大家,大家在佩服宋将军能者无所不能的同时,也爱上了这些脍炙人口的歌,哪怕是贺自强这种对文宣队其实感觉不大的人,同样会喜欢上这些歌,因此在听到这种声音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知道找到了组织,下意识跑了过去。

    可还没跑几步,他的脚步就慢了下来。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现在不应该对组织有这么大热情,他还有个很重要的问题没能解决掉呢,因此立刻停住脚步,同时观察周围的地形,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偏偏那边周嘎子眼尖,已经发现了人,立刻喊道:“那边的是谁,站在那。不然老子过去杀人了!”

    周嘎子如今也算是久经战阵了,加上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带着文宣队回来,说起话来自有一番威势,加上贺自强本来就心慌,立刻站在那里不敢动了,周满为了在同村大哥面前邀功,立刻便扑了上去,本以为能够抓个奸细回来,走近一看居然是贺自强。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摇摇头没好气道:“你还活着呢?都以为你得死在外头了!”

    “周满,是谁啊?”周嘎子在后头问道。

    “贺自强,居然还没死在外头!”周满显然是很不满了。语气也愈发冷淡。

    贺自强现在却顾不得那些,低着头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根本没敢往其他地方看,只是向周嘎子那边点了点头。说道:“嘎子哥,我回来了。”

    “回来就行,能回来都不容易。”周嘎子显然没想那么多。还沉浸在自己成功带人回来的喜悦当中,见又多了一个逃回来的熟人,还是下意识觉得高兴的,哪怕这人他不算太熟悉,也没多少印象之类,但总归是又一个活着出来的人,因此语气方面倒是一直都很不错,还拍了拍贺自强的肩膀。

    可当他刚刚转过身子,打算把贺自强带进人群的时候,周满突然说道:“贺自强,林大哥他们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其他人都在哪呢?”

    这问题终于出现了,贺自强几乎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随后赶紧垂下了头,嘴巴紧紧闭上,半个字都不敢往外说,这剧烈的变化顿时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问问题的周满,他只不过习惯性的挑刺儿而已,谁想到自己这次目标找的真准,居然真的有别的事情,他下意识的想要笑起来,好在还有几分急智,知道这关系到临大河跟那些战兵的生死,如果自己真的笑了出来,得罪的可不光是林慧,甚至把周嘎子都给得罪了,往后甭管文宣队还是部队,恐怕都别指望能够混得下去,因此快速收敛笑容,继续问道:“大河哥他们当初可都是跟你在一起的,现在他们人呢?你好歹让林慧先知道个消息啊!”

    林慧也已经走了出来,再没有谁比她更加关注林大河的消息了,听说这边有消息,赶紧走出来问道:“贺自强,我哥他们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不跳字。

    “知道,都在……”贺自强刚刚开了口,就觉得有些说不过去,立刻下意识的又闭了嘴,半点都说不出一个字来,气氛也就此凝固住了,他们都是刚刚从死亡线上逃出来不久的人,当然知道这种沉默代表了什么,林大河已经死了,剩下那些断后的战兵也都死去了,为了给他们拖延时间而献出了生命。

    原本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大家各自回去休息,该暗自神伤的也是自便,可偏偏周满好死不死问了一句:“大家都死了,为什么就你还活着?你不是一直跟他们在一起吗?”不跳字。

    “小满,别废话!”周嘎子有些听不下去了,他头次觉得自己这个同乡话太多。

    可话既然已经说出去了,又是个比较重要的事情,关注的人当然会多,他也不可能不让人家问,只得皱着眉头看向贺自强,随后又看了看林慧,轻轻叹了口气之后,坐到了旁边那块大石头上,摆明已经不想搀和进去了,他觉得还是跟在邱老虎身边好,文宣队这种地方斗心眼斗的太厉害,哪怕他在邱老虎那边心眼算比较多的,在这边也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如果不是身份特殊,只怕时刻都会被人算计。

    当事人贺自强倒是显得无所谓,他很郑重的往前迈了一步,对林慧说道:“我们先是拦住那些建奴,随后跟着林大哥上山,身边那些大哥慢慢都战死了,林大哥就领着我在山上转悠,后头还有十几个人追我们,我本来是想跟他一起留下的,可林大哥说不行,他让我离开,自己帮我断后……”

    说到这里的时候,贺自强稍稍停顿了一下,因为他发现林慧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一片,泪珠也顺着眼眶慢慢滑落下来,他自己的心也跟被刀子慢慢划过一样,梗着嗓子道:“是林大哥让我走的,可如果你说是我把林大哥扔下的,我也说不出什么,你要是实在难受,干脆拿刀把我杀了!”

    周满再次急了,指着贺自强骂道:“你他娘自己还有理了是吗?我今天……”

    话刚说到一半,周嘎子便将他拽到边上去了,随后很郑重的对林慧道:“妹子,这事不怪他,大河当初带着人帮我们断后,就没指望活着回来,最后让这小子先出去也正常,像他的做派,你大哥是个实在是人,这点你最清楚了,至于说这小子,他没扔下你哥,是你哥想让他活着而已,而且你也别忘了,他跟你哥一样,都是豁出命来帮我们断后的人,从这点上说,咱门内所有人都支他的人情!”

    林慧轻轻点了点头,也不知道究竟听进去了没有,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回了原来的位置,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不知道什么地方,无论谁和她说话都不再言语,整个人好像傻了似的,坐在原地发呆。

    周嘎子也真心为这种事情头疼,看林慧好像是没什么事情了,也不敢再把她招惹起来,直接找到贺自强那边,轻轻说道:“小子,我知道你是好样的,不然大河也不会让你活着出来,自己拿命帮你殿后,不过林慧如今这模样你也看到了,短时间内我建议你别主动找她,不然将来只怕连话都不跟你说了,更别提什么娶她之类,你嘎子哥这方面也没经验,不过总归比你多见了些事情,能跟你多说两句,再就是我那个同村的周满,那就是个属狗的,再惹你你就大嘴巴抽他,甭给我留面子。”

    “谢谢嘎子哥!”贺自强虽说为人处世方面并不怎么擅长,但也知道谁对他好,能够听得出好赖话,眼前这位嘎子哥明显就是对他好的,跟自己那个内定的大舅子一样,都是盼着他能有出息的,因此倒是也很诚恳的道着谢,同时也盘算着自己该用多长时间,用什么方式来扭转在林慧心中的恶劣印象。

    可这种事情,真不是你稍微稍微动动脑子就能够解决的问题,直到第二天早上,他还是没能够想出什么办法来,却也只能暂时先跟着大部队离开,在那边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伤病们据说都已经被运了回去,他们需要去给伤病演出,随后等待下一步的调遣,在路上的时候,他跟附近路过的战兵们打听过,说是宋庆已经在北面击败敌人,现在将重心转到了西边,这附近很快就要有大仗打了。

    如果说之前听到这个消息,贺自强肯定会非常兴奋,但如今听到之后,却显得有些无所谓,他最在乎的人已经完全不搭理他了,目前还是如何能让林慧理他比较重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