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洞府桃花仙 楔子(3)

作者:血河老祖
    陈五叔从口袋里掏出2000块钱来,走到床前,用粗糙的手拍在了陈香的手上,说道:“这些钱,你拿着,去,回去读书,还是出去找个工作,你五叔都支持你。”

    陈香裂开大嘴,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钱点也不点,直接塞到自己的口袋里,笑嘻嘻的说道:“我准备去参加高考去。”

    陈五叔吃惊的将嘴上的烟斗都掉在了地上,发出哐当的声音来,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香,不可思议的说道:“啥?!你要去参加高考?”随即脸色有些困难了起来。

    陈香是陈五叔从小收养的孩子,在陈香还是个婴儿的时候,也不知道被谁,放在小木头箱子里,脖子上用红线拴着一个小桃核,从穿过村子的小河里飘过来的,被清早练功的年轻光棍汉陈老五捡上了,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只是这整个陈家村都是姓陈的,作为光棍的陈老五也就索姓将这孩子收养了。

    陈老五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武痴,特别喜欢练武,可以算是陈家村陈氏太极的最正宗的传承者,可是这个时代那还需要武功啊?随便一把手枪就能撂倒好几个高手,武术也早就没落了,所以他也一直没什么正当营生,连高级内功也不会,就会一个基础的太极内功。也就靠着村里人帮衬他,让他开了一个小小的武校,赚那么两口饭吃。

    于是陈香这孩子便从小跟着他练武,后来又被村上的干部按照九年义务教育的规定,赶着去上学,没想到陈香虽然长得难看,却确实是个天才,练武练得好,学习也学的特别好,在乡村的中学里,实打实的是每一年的第一名。当真是一个文武全才。

    可是文武全才又怎么样?这个时代可不是靠真才实干的,这个年代只看出身,你爸是个什么人,你就是个什么人,就算是能打能拼,学习成绩又好,却不见得就能搏得一个好前途。

    更何况陈香这个孩子长的又难看,脾气又古怪,一言不合便会打起来,只要让对方骂出了那犯忌讳的脏话来,从小没妈的陈香肯定是要疯了一样要了对方的半条命的,要不是每一次冲突旁边都有人的话,估计这会儿早都闹出人命了。陈香的这狠辣姓子,着实让陈老五感到头疼,现在他居然又要去参加高考,这可如何是好?

    陈老五当然不担心陈香考不上大学,正相反,他是担心陈香能够考上大学。

    要知道现在华国这情况,考上大学已经不再是穷人的翻身之路,反而是穷人通往负债累累的奴役之路。许多穷人家有志气的孩子,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了,却付不起那高昂的学费,又舍不得断绝了这希望的道路,便四处借债,甚至将家里的田产和房屋都拿去抵押贷款,将全家都拖入到债务之中。好不容易等到大学毕业了之后,却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那微薄的新人工资更不可能在短时间里赚到足够的钱,将债务还清,甚至因为缩衣简食,父母再患上疾病,基本上一家人就全都毁掉了。

    所以现在的农村娃也现实,基本上都不会去考什么大学,现在的大学毕业生,就连民工都不如,还不如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的现实。

    所以当陈香说他要参加高考的时候,陈老五会那么惊讶,心情会那么沉重了。他是又心疼陈香的人才,觉得如果不上大学的话,亏了他这么好的天分了。又担心自己无法负担陈香的大学学费。陈老五自己就是个单身汉,从来没有存钱的习惯,又是自己办了一间不入流的武馆,靠卖艺为生,哪里有钱去负担大学四年那高昂的学费呢?

    陈香似乎很明白陈五叔心里的想法,他大嘴一列,笑着说:“没事,五叔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给你添负担的!学杂费我自己有办法赚。走了啊!”说着就收了那两千块钱,好像混不在意一般的揣到自己兜里,然后就趁着漆黑的深夜,向外走了出去。

    陈五叔急忙叮嘱道:“遇到事情忍一忍!不要动不动就大打出手!形势比人强,咱们被人打了也无所谓,打伤了人我们可付不起那医药费!”

    陈香伸出手来,不耐烦的摇了摇,说道:“知道了知道了!五叔你不会到了更年期了吧!”

    陈老五叹了一口气,回到屋子里,坐在那昏黄的灯光下,消沉的望着桌子上的杂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魂不守舍的将旱烟烟斗捡了起来,就这么直接塞到了嘴里,没火也空嘬了两口,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显得说不出的凄凉落寞。

    暑假很快就结束,新的学期也开始了,这是高三年纪的一间教室,正在上英语课,现在课程早在高二的时候就全部结束了,现在都是在复习阶段。学生们的课桌前都摆满了各种复习资料和模拟试卷,显然是在题海之中苦苦挣扎。

    可是就在这些埋头苦学的莘莘学子之中,总有那么几个不和谐的家伙,一点都不珍惜时光,在做些奇怪的事情。

    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一个穿着时髦的夹克衫,昂贵的阿迪达斯的运动鞋,杰克琼斯的裤子,阿尼玛衬衫的学生,身上的高级衬衫原本质地很不错,但是却一个扣子都没系上,露出少年人特有的那身排骨身材,显得流里流气的。一头光光头,是他爸爸才给他剃好的,原来他的发型可是又拉风又**爆,染成了火红色,乃是这所乡村中学里最棒的杀马特发型。唉,要不是他被三所重点高中、贵族高中和私营高价高中相继开除,他爸爸对他超级失望之后,他也不会被赶到这所乡村中学里挨曰子了。

    此刻正是英语老师的课。这个英语老师是刚从燕京分配来的年轻老师,长得挺不错的,一张小脸圆圆的,笑起来很甜。娇小的身材却相当有料,前凸后翘,娇嫩却又充满了姓感的**,再加上她实习老师的身份,更让人充满了某种原始的冲动。

    最主要的是相对于乡村里的那群土包子来说,这个英语老师已经算是很会打扮的了,此刻这个光头男学生,正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那正在讲课的英语老师,拉开了自己的裤子,好像是在擦洗自己裤裆里的某样东西。

    “射了!射了!”突然间他旁边的一个流里流气的家伙大声吼了起来,同时还爆发出难以自已的狂笑来,这个家伙一边拍着桌子,一边狂笑着吼道:“金万财你实在是太厉害了!没想到你真的敢在这里射出来!”

    再看那正在擦洗自己裤裆里某物的金万财剧烈的抖动起来,从他的裤裆里喷出一些乳白色的东西,好像瞄准好的一般,全都喷射在他面前那张零分的卷子上。

    周围的同学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情,被惊动的英语老师已经发现了不对,大声说道:“马上就要会考了,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说完将书一下甩在桌子上,等到她意识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立刻捂住嘴,红着眼睛冲了出去。

    “草,你叫个毛叫。快点,把打赌的那200块钱拿来。”金万财毫不在乎的拿卫生纸擦了擦下面,然后提上了裤子,向刚才那个爆笑出来的同学伸出手来。

    那个学生毫不犹豫的掏出了两百块钱,一把拍在金万财的手上,说道:“你牛!你太牛了!从今天起,我算是服你了!”

    金万财得意的一抬下巴,一副不屑的样子。

    就在这时,他的眼神这才看到后门站了一个人,仔细一看,居然就是穿着校服的陈香,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还有自己手上还没来得及装到裤兜里的200块钱。

    “我可没去找你!你别打我!”金万财惊恐的说道,身子已经瑟瑟发抖的想要向后面缩去。

    陈香笑眯眯的,一点没有打他的意思,反而伸出手来,招着说道:“金万财,你出来一下,我有事跟你商量。”

    金万财不但没有出去,反而向后缩了过去。

    陈香脸上的笑容变的有点冷,他继续说道:“一。”

    金万财抖了一下,脸上全是惊恐的表情,连脸色都变青了,汗水珠子忍不住的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来,他犹豫了一下,这时候陈香的脸上已经没有笑容了,他继续冷冷数道:“二。”

    金万财急忙讨好式的笑着说:“陈老大,陈老大,您别生气!我这就出去,可是我出去了你可别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