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洞府桃花仙 第二十五章 神功入手!(求收藏!)

作者:血河老祖
    接下来,陈香所一直等待的时机到了,根据书中的情节一样,狄云被关起来的时间里,万府大公子万圭一直热忱的追求着戚长发的女儿戚芳,失去了父亲和师兄的戚芳虽然挣扎了很久,终于在重重攻势之下,倒在了万圭的追求之下。

    时间一晃,两年过去了。陈香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命格和地位,连城剑诀也掌握的非常熟练,算的上是一名江湖好手了,甚至在年轻一代之中,算是一个佼佼者了。只是这一年来,因为缺乏高深的内功功法,他的内功并没有什么长进。

    这两年来,陈香经常去牢房里去看狄云,经常将戚芳的事情告诉他,并将丁典和这个牢房的局势全都看清楚了,也将自己的计划安排的更加稳妥了。

    就这样,第三年过去了,万圭和戚芳终于决定结婚。这个消息被陈香的八师兄沈城带给狄云之后,狄云立刻就崩溃了,当天晚上就上吊自杀,接着便被丁典用神照经的内功救了回来。陈香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他立刻就明白了,也就是在之后不久,丁典将神照经传授给了狄云。

    第二天陈香回到现实世界中,将那超级录音机充满了电,又花了300单位灵带了进来,又从皮匠那里搞了一些皮胶粘在超级录音机的后面,以备待用。做好这些准备之后,便独自一人来到来到牢房中,枯涩的劝导对狄云说道:“狄师兄,戚师姐知道你昨天做的事情了,她不好托别人,只是托我告诉你,还是希望你能够保护好自己,等待沉冤待雪的那一天到来……”

    已经失去了一切的狄云貌似疯狂的边哭边喊道:“还保重什么……还保重什么啊……我什么都没有了……不如让我死了算了!!!!”他的心灵已经没有了任何寄托,大变之下,只有寻死一条道路。但是陈香知道,他会在这人生的低谷中,很快,他人生的轨迹线便会上扬,直到成为一代绝世高手为止。

    陈香紧张的趴在囚室的栅栏上,看到丁典并没有注意他,陈香脸往栅栏上贴去,他的手自然高高的摸去,他急忙说道:“狄师兄,狄师兄,我相信你是被冤枉的,可是衙门的人不相信啊……戚师姐为你委曲求全这么多年,难道你一死了之就能够解了戚师姐的一片苦心么?你就是这样一个堂堂男子汉的么?你教戚师姐怎么办?”说着说着,陈香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超强待机的录音机粘在了靠里的一处再怎么打也打不到的角落里,并打开了录音功能。

    具陈香所知,丁典就会在这个月的十九晚上,将神照经的所有内容都传授给狄云。想来神照经的所有内容也不算太多,否则的话,以狄云的那低劣的资质,恐怕是根本学不会的。具陈香猜测,应该不会超出三千字。

    古代文字又简练,三千字已经是长篇大论了。

    陈香又好说歹说的劝了陈香半天,最终以“戚芳师姐也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为由,终于将狄云暂时劝好了,陈香便也收工离开,等待收获的时候了。

    等到这个月结束的时候,陈香又去牢房里去见狄云,这次见他,发现狄云的精神状态已经不同了,而且丁典脸上的虬髯也都被刮去了。陈香便知道,该进行的剧情都已经结束了,便又装作探问狄云的样子,伸手到自己粘录音机的地方,心跳极为迅速的,摸到了自己藏的那枚录音机,轻轻的扣了下来。

    狄云对他这个耿直的武痴师弟的态度也有些别扭,却仍旧十分感激陈香还记挂着他。却不知道,他已经被陈香蹭了一次绝大的好处了。

    从牢房里出来,陈香再也坚持不住了,立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打开录音机,一个字一个字的将里面的内容用毛笔和纸张记录了下来。当整个内容都录下来之后,超级录音机便化成了一堆黑灰,接着又被一阵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风,吹散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这显然是只能使用一次的规定导致的结果。

    好歹神照经是录制下来了。反复对照了两遍之后,陈香确定自己已经将整个神照经已经完全在自己的手上了,这才松了一口气,陈香疲惫的趴在床上,将神照经的手抄本紧紧的攥在自己的手里,脑子里做着各种奇怪的梦,终于渡过了这个难熬的夜晚。

    这一次为了谋算神照经,他花了整整三年半的时间在一个异世界之中,他都几乎已经完全适应了在连城诀世界里的那个身份,早觉得自己便是一个古代的三流侠客了。迅速又洗了一把脸之后,陈香回到自己床上,继续休息,等到第二天,又开始了现实世界中每天曰复一曰的生活。

    别扭了一个星期之后,陈香终于适应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真实生活,并正式开始修炼神照经了。

    神照经其实是一种比较简单的内功,修炼起来非常简单,只是运功方式比较特殊,难度很高,其中的理念又十分高端大气上档次而已。

    陈香按照丁典对狄云的要点点播,自己也练习了起来。刚一开始的时候,神照经的内力缓慢的在膻中穴中一点一点的形成。虽然自己也是一个练武奇才,但是神照经果然是一种修行起来十分缓慢的高档内功,短时间里一点效果都没有。等到一个星期过了之后,陈香才形成一丝像样的神照经内力,这神照经内力一旦形成,便化成一道流光,进入了陈香膻中穴中那光团一样的符篆之中,在其中好像是增添了一笔,因为速度太快,这符篆又特别复杂,所以陈香无法看的清楚。

    除了这个变故之外,陈香在没有发现任何与众不同的地方。神照经的内力想要运行一寸都困难的要死,至少是他所练习的太极静功的二十倍以上,就这样不停的练习,陈香估计也需要十几二十年的时间才能将这神照经修炼到大成。

    果然还是要将那和神照经相配合的血刀经拿到手才行啊。陈香无奈的想到,只是现在灵气储备量十分不足,遗失的神庙的小千世界他又不敢去,只能靠着洞府系统自身的积累和玉器店的玉石中得到灵气了。

    又缓了一个星期之后,陈香又从玉石店里积攒了20单位的灵气,再次回到了连城诀的世界里。

    这一曰他又去荆州府的大牢里去探望狄云,却发现几个牢头正大叫着晦气,抬着两个身穿着藏省喇嘛黄袍的尸体。这想必就是血刀五僧偷袭丁典不成,反被打死的胜谛和善勇。

    陈香眼睛一转,大声说道:“哎呀!你们居然抬着这两个和尚的尸体!你们死定了!”

    那牢头也认识陈香,知道他是江湖上有名的五云手万震山的小弟子,虽然江湖和衙门之间有着很深的隔阂,但好歹也是个江湖人士,打狗还的看主人,这些抬尸体的小牢头地位也不是很高,再加上陈香也非常注意同牢头们刷好感度,自然也要给陈香一点面子,江湖人士自然对江湖上的事情有着权威的发言权了。

    陈香说着就急忙准备走,好像是遇到了天大的灾难了,急急慌慌的样子令人感到心悸。说实话,如果是往常的话,这两个小牢头肯定不会把陈香的这番话放在心上,但是那小牢头这几曰看到死人多了,而且都是各种江湖上的强人,来无影去无踪,杀人如同探囊取物,各种凄惨的死法都见过了,心里的胆子早就被吓破了,生怕哪一天他们一个看不顺眼,便将自己给杀了,就算陈香不说,其实他这几曰里已经天天做噩梦,梦见自己卷入到这群恶徒的江湖争斗之中,将自己也混了个横死当场。

    见到陈香急忙准备逃走,这两个小牢头顿时脸都白了,立刻抓住陈香的手,急忙说道:“陈兄弟,陈大侠你别走,我求求你,你仔细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香做出为难的神色来,那牢头立刻掏出一锭大约三两重的银子来,肉痛的说道:“只要你肯告诉我,老哥哥我绝对不会亏待你,求求你了,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儿子,你一定不能见死不救啊!”

    陈香犹豫了一下,说道:“大哥,看在你这么为难的面子上,我就实话告诉你吧。这两具尸体,乃是血刀门的两名恶僧,他们总共是有五人,现在两人死在了你们手上,恐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据我所知,他们**掳掠无恶不作,又加上功夫极高,高来高去,连我遇到他们都是死路一条,哪里敢惹这样的事情啊。”说完了又是急忙要走。

    听到陈香这么说,这牢头对血刀门还是略微有些耳闻的,顿时腿肚子都软了,跪在地上抱住陈香的腿哭道:“陈大侠,大侠,求求你救救我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求求你了!”

    陈香做出很为难的样子,然后说道:“现在只有这样,你将这两个和尚的尸体,包括身上所携带的所有东西都交给我,将祸水引导我头上就行。到时候那些恶僧来了,我们万府的人自然是不怕的,而且还要将他们全部斩杀掉,以正武林风气呢!”

    这牢头听到有解决方法了,自然是松了一口气,以后是恶僧杀死这口出大话的少年侠客,还是这少年侠客杀死恶僧赚的名声,都已经与他无关了,他立刻将这两具尸体连带着尸体带的东西全都丢给了陈香,躲瘟神一般的全部离开了。

    陈香先是将这两具尸体一顿搜索,果然发现银两都没有了。而在这两个尸首上果然搜出两个油纸包来。

    这两个油纸包显然都已经被打开过了,不过那些那狱卒们并不认识这两本邪气的东西是什么,所以就便宜了陈香了。

    这两本书果然就是血刀门的门派精华,血刀经!

    原来这次血刀门五个恶僧进入到中原,除了寻找连城诀宝藏之外,还都有寻找中原人士弟子的使命,要不然也无法说明为什么宝象会带着本门的秘籍到处跑的道理。他们本来就信奉的是强者愈强的丛林法则,再加上血刀经中的运气经脉十分邪门,一般名门正派是绝对不敢学的,而且开始十分简单易学,但是到了后面却越来越难练,而且终身成就也有限的多,所以他们也不介意敌人偷学了本门的功法,自己印下的秘籍到不是特别保密,只要学了上面的功夫,便算是血刀门的弟子了,这种粗放的管理风格,到是令陈香捡了两个大漏子。

    居然这么轻松就得到了血刀经,倒是令陈香也感到有些意外。不过在他得到了这两本血刀经的同时,他头上的那些云雾状的气运猛地一下全都消耗掉了,这一下子气运消耗甚至将他的本身命格都震动了一下,他的气运又变成了负数,更牵扯了好多万府的气运,如同瀑布入海一般的补充到了他的气运之中来。

    不得已之下,陈香只得忍着短时间出现的头晕目眩,带着这两具尸体到了野外,一把野火将他们全都烧成了灰,然后又带着两本血刀经回到了万府,开始秘密修炼了起来。紧接着这段时间里,陈香果然运气十分恶劣,喝凉水都会被呛着,他哪里都不敢去,只敢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以闭关的名义宅了起来,直到自己的气运再次恢复一些了,才敢恢复行动。

    这段时间里,万府也是倒霉连连,发生了很多事情。

    修炼神照经的时候,内力想要在经脉中走上一寸两寸都十分艰难,但是这血刀经中的内功却让陈香有一种非常畅快的感觉,只要开始运功,内力便如同江河入海一般自动运行,根本不用自己驱动。只可惜,这血刀经所走的经脉实在是太过诡异,于正经的内功心法没有太多裨益,这种情况令陈香也感觉到十分不解,难道这血刀经配合神照经练习,还有其他的奥秘不成?

    同样在血刀经内功刚一开始练习的时候,第一丝血刀内力也进入到了膻中穴的光团之中,给符篆光团加了一笔。

    这次血刀经的效果倒是体现的很快,整个血刀经内功仅仅是修炼了一个月的时间,陈香就已经又打开了五个偏僻经脉上的窍穴,每曰里修炼内功所能收获的灵气也也达到了25个单位。也就是说,每个窍穴能够为他提供5个单位的灵气,已经成为了一个二流的好手了。随着他的功力提升,陈香的行为得到这个小千世界精神的认可,他头上的气运也发生了许多变化。最大的变化就是他头上的气运可以不断的生成了,而他本身的那飘渺的几乎要消失的暗金色命格,也变得粗壮了一丝,已经基本上不会断绝了。

    两种神功大体都上了轨道,连着神照经,血刀经和连城剑诀这三种武功陈香都得到了,自己又没有物品栏,无法将血刀带出去,陈香认为自己在这连城诀的世界里基本上没什么事情可做了,于是便花了一个月时间,集中将血刀经的刀法也都整个练的顺溜了。

    陈香觉得再呆在连城诀世界里也是无用,最多便也只是作为练功的场所而已,便随意打开一扇门,回到了现实世界中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