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洞府桃花仙 第七十八章 反贪夺仓!

作者:血河老祖
    在向荥阳行军的过程之中,陈香也借由那三百个光明使者,对这整只军队进行明教的宣传,更将光明神功的头三层,便是以神照经和血刀经以及一小部分易筋经为基础整合出来的神功初步,对比较靠拢的隋军士兵和那上千瓦岗军俘虏教导了起来并建立起了明教传教小组起来,尤其是对于瓦岗军俘虏们,更是神功圣典一起教导,明教本来就是特别贴近贫苦大众的宗教,一些宗旨和口号便是以他们的心理提出的,特别符合他们的需求,几乎每一条经文都打动他们的心灵,自然很容易便在瓦岗军俘虏中传播开来,很快便将他们都教导成了明教教徒,其中甚至还有些特别狂热的,似乎一下便见到了知音和指路明灯一般,一下便成为了明教的狂信徒。

    就连被俘虏的瓦岗军军师沈落雁,都在听了明教的经文圣典和神功之后也是美目连连闪烁,似乎触动了心中的某些想法,就算她是一个心思深沉的狡猾狐狸,在听完了明教的宗旨之后,也是十分倾向于明教,只是碍于自己还是俘虏身份,不好意思就此屈服罢了。

    陈香还另外派遣寇仲和徐子陵作为特别使者,护送着素素回到荥阳的大龙头府上,同时努力劝说他们投降。

    如此任务自然艰难,但是陈香知道,这两个小子的运势已经起来了,就算不能成功,也能够保得一条命出来,因此也就放心大胆的派他们去了。

    隋军的各级军官倒是对明教有些反感,因为这明教的宣传和传播会破坏他们对普通士兵的控制能力,但是好在明教在宣传明教的同时,特别强调军纪,尤其是服从命令的纪律。因此在短时间内,反而使得上级军官对底层士兵的控制能力变强了,自然也没有特别抵触。

    十天之中,明教将军纪和明教圣典各简化成了十个短句子。令所有人背诵完成。又以以光明圣火为军官和士兵治疗伤势,也获得了许多好感。彻底在这支队伍中扎下了根来,连带着军纪已经形成,陈香又从隋军之中抽取了德行都很不错,已经成为明教教徒的一千人担任军法队。自己则将那已经被洗脑成为明教教徒的瓦岗军俘虏们放了回去,尤其是实际上已经被洗脑完成的瓦岗军军师沈落雁,也被陈香力排众议放了回去,并表达了愿意赦免瓦岗军叛乱的罪责,对他们进行招安,并由他们继续在瓦岗军内部宣传明教。

    看到大局已定,陈香留下了一百人的光明使者。由阳自在的带领之下,继续保持着军法队的正常高压运营,进一步整肃军纪,自己则带着剩下的两百人的光明使者。还有寇仲和徐子陵,绕过了瓦岗军所在的荥阳,向大运河另外一端的洛口仓偷偷的摸了过去,准备去接洽那里的事情去了。

    荥阳就是在洛口仓的附近,洛口仓的粮食如果放出来的话,恐怕够天下人吃半年的,自然肯定能够满足附近饥民的需求,饥民们如果被满足了,自然也就不会再投入到瓦岗军之中,也便成了对瓦岗军这等叛军釜底抽薪的计划,只要使得瓦岗军攻占不下这洛口仓,隋朝的局势便不会恶劣的转化,只要能够稳定现在的局势,再给陈香和裴矩足够的时间,一定可以刷新政治,扫平各地叛军,重新稳固隋朝的统治的。

    只是不知道洛口仓的官员能不能真正的执行好开仓赈灾的命令,陈香之所以要带上二百人的光明使者前去,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将赈灾的事情监督着好好的执行下去,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除掉当地的统治势力,亲手拉扯出一支队伍来。

    而瓦岗军如果冲上前来,将洛口仓给攻陷下来的话,不仅可以得到大量的粮食,更可以截断隋朝朝廷北归的路线,就会推倒最后一块多米诺骨牌,使得天下更向背叛朝廷的路上远去。

    至少陈香知道,太原太守李渊,便是在洛口仓被攻下来之后,才真正下定决心要背叛隋朝的,从此真正的奠定了隋朝的灭亡的基础。陈香绝对不会让这一幕再重演的。

    洛口仓驻守着三千人的军队,一路上在陈香看来,这三千人军纪松散,主官腐败无能,几乎所有人都在偷偷的售卖粮仓里的粮食,然后又以泥沙来填满粮仓,上面覆盖三四尺的粮食,用以蒙混过关。

    陈香冷笑了一声之后,知道想要督促这里的官员放粮几乎是很难的了,因为他们已经将这帝国的粮食,当做是自己的财产了。

    另外现在天下充满了饥荒,到处都是饥民,尤其是在洛口仓的附近,更是聚集了数以万计的饥民,渴望着如果帝国放粮赈灾的话,可以获得一口饭吃,得以苟活下去。而且在得到了帝国正在赈灾的消息之后,有着更多的饥民从四面八方赶来,想要在洛口仓获得一个活命的机会。

    望着这片土地,陈香能够看到浓重的怨气和愤恨盘旋在天空上方,可以看得出来,如此大量的负面情绪,正是末世龙气的来源和粮食,使得末世龙气不断增加,最终吞噬整个王朝。

    看来,想要缓解如此浓厚的负面情绪,必须要以霹雳手段才行,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又要妥善的保护好掌握在这些守军的粮食,不要令那些守军们狗急跳墙,将粮仓全都烧了或者散了,那可就实在是太糟糕了。

    有了一定要两全这样的心理准备之后,陈香也不迟疑,带着任我行带队的二百个光明使者,先是在周围的饥民之中招募了一千个相对精壮一些的小伙子,拉扯在自己手底下,初步进行了训练,全部背熟了十句军纪和十句明教经文,算是初步拥有了一支小队伍,有了这支队伍,便有了迅速掌控局势的能力。

    陈香现在拥有了笑傲江湖世界和连城诀世界,就连暗黑破坏神世界之中都在生产粮食。养活这么一千人的小队伍还是没有问题的。同样是两百人的光明使者带领着,基本上是一人带五人,就在一天的时间里,陈香便将这支队伍给掌控住了。剩下的事情。便在日常做事的过程之中,再边干边训练吧。

    第二天一早。陈香便拿着自己的诏书和秦琼的关防书,又带着十个武艺精深的光明使者,来到了洛口仓的太仓令的衙门,递上了拜帖之后。静静的等着。而其他的光明使者,则在外面继续训练那一千名新招收的精壮来。

    在和帝国守军没有撕破脸之前,事情也不必做的太难看,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否则的话便是要跟整个体系为敌,更令守军心中升起怀疑来,打草惊蛇。有继承有革新。这才是稳妥之道,否则的话陈香也没有信心和整个隋朝的官僚体系作对。

    没多久,那太仓令便大开中门,从里面非常热情的迎了上来。见到陈香之后,更是大礼参拜下来,显得十分热情:“卑职刘德喜,参见国师大人!”

    陈香站起身来,望向这个太仓令刘德喜,这个刘德喜长的很胖,身材也十分高大,看得出来他原本也是一名孔武有力的武将,曾经也是昏君杨广的随身侍卫,也立过几次功劳,是杨广信得过的一名心腹,只是在这长时间的安逸和腐败之中,居然胖成了这样,显然是已经腐化堕落了。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陈香也不想一上来便彻底将这群人全都杀死,还是要又拉又打,毕竟当地的情况还是这里的仓丁更熟一些,如果能够使用他们的话,也可以使得自己的计划执行的更加顺利一些。而且更要预防他们狗急跳墙,放火烧粮那可就最糟糕了。

    陈香待刘德喜行完礼之后,才将他扶起身来,笑着说道:“刘大人真是有礼了,我这次来,是奉陛下的命令,开仓放粮,赈济灾民,同时宣传国教的,希望刘大人能够配合好,我们一起将陛下的旨意贯彻完成!”

    刘德喜没有想到陈香一上来便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当下也是一愣,愕然的抬起头来,望向陈香。

    只见陈香面如冠玉,眼若寒星,两条英朗的眉毛便如同锋利的刀刃一样,显得十分英气逼人,而且他的身上更拥有着一股令人难于抗拒的魅力,使得刘德喜心中恍惚了一下,似乎觉得就此听从这个所谓国师的意见也是极好的。

    愣了一下之后,刘德喜伸手一请,说道:“国师说的极是!既然是陛下的命令,我们做臣子的自然是一定要完成的,还请国师到里面说话。”陈香也不矫情,便随着刘德喜带着自己的十名光明使者一起向前走去,进了衙门之中。

    两人落座之后,刘德喜也奉上了自己的一些礼物,陈香看了一下,并不贵重,索性也就收下了。刘德喜一看陈香收下了礼物,心中警惕就更加放松了,开始和陈香商量起来,期间更是大倒苦水,说起种种困难来,陈香也一一回应,似乎非常理解似的,但是陛下的命令又不得不执行,于是双方就达成了协议,名义上完全按照陛下的旨意执行,但是实际上却折扣执行,放粮是放粮,但是并不完全放开。

    有了这态度便已经可以了,伤口都是一点一点的撕开的,想要完全掌握这洛口仓的形式,也要一点一点的来。等到陈香完全掌握了局势之后,便不是这刘德喜说的算了。

    双方算是主宾尽欢,晚上又设下宴席,为陈香所带的一千人分配了营地,提供了粮草给养,使得陈香成功的在洛口仓扎下了钉子。当天晚上刘德喜还提供了两个漂亮妖艳的舞姬,却被陈香身边的傅君婥冷冷的拒绝了。

    第二天,陈香便在刘德喜的带领下,对洛口仓进行巡视,大概了解了洛口仓的情况,接着便又在刘德喜的配合下,命令自己的手下开仓验了几屯粮食,全是满仓的好粮食,就此,陈香也安抚刘德喜说,以后再见到陛下,自然是会为他褒扬,请皇帝为他加官的。说的刘德喜十分欢喜。

    下午的时候,便在陈香的主持之下,设了十个粥棚,开始开仓赈灾。而且每一位灾民在领取粥饭的时候。都会被施粥者要求着念诵一遍十句版明教经文。谁念得快,念得顺溜。便可以先得到粥饭,使得这十句明教经文快速的在难民之中传播了开来。

    十个粥棚能管的了什么事?只是雷声大雨点小,面对几十万的饥民来说,根本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是陈香不管这么多,只要开始,便无人能够阻止的了他了。

    这十个粥棚并不仅仅是施舍粥饭,更是从中挑出精壮人手来,收入军营之中,每收齐三百人,便由一名光明使者带队。以十五个之前收取的精壮作为副手,将这三百名难民接收训练起来,并请刘德喜提供足够的粮草,以供养军营。而那十个粥棚便只是给老弱病残提供勉强可以果腹不至于饿死的食物而已。

    一天的时间里。陈香便收了三千人到营中,刘德喜虽然觉得这有些诧异,却也可以接受,洛口仓乃是可以供应整个帝国的巨大粮仓,这三千人的给养当真只能算是毛毛雨罢了。

    在这个过程中,陈香还贬斥了十几个当地的守军士兵,并请刘德喜主持好纪律,免得双方发生不愉快。刘德喜还指望着这国师为自己美言几句,从这个乱贼都想夺取的仓库调走呢,自然愿意听从陈香的意见,对自己手下严加管束,不准生事。

    第三天的时候,陈香建议由自己的人帮助守军干活,以报答他们的恩德,也弥补昨天贬斥士兵所造成的裂痕。

    刘德喜想着,那三千人的难民操控起来的确十分困难,帮忙干点活也不算是白白浪费了粮食,于是也便同意了。

    同时,陈香又招录了三千人的难民,同样以光明使者为队长,上午进行训练,下午则帮助当地守军干活。

    到了第十天的时候,所有的守军手下都有了五名以上的难民士兵帮助他们干活,整个洛口仓的情形也完全掌握在了陈香的手中。

    到了第十一天早上的时候,陈香便突然行动起来,命令所有的军队行动起来,将所有的守军全部都抓了起来,此时陈香的手下已经有了一万五千名难民士兵,虽然缺少训练,却有着光明使者的核心,也勉强能够指挥的过来。

    一大早刘德喜就被这惊人的消息给震惊了,他急忙赶到守军被捆缚的大校场去,想要看看那所谓的陈香国师究竟想要干什么!要知道这些年来刘德喜和这些守军沆瀣一气,监守自盗,很是犯下不少的脏窟窿来,如果这些守军们再把自己给供出来,那自己的前程可就完了!

    没有想到,他刚到校场,便被陈香逮捕了起来,说道:“刘大人,你已经来晚了,你的罪行已经全被告发出来了。”说着,陈香便搭建起高台来,命人原本洛口仓所有的公职人员全都被捆缚着,押在了高台上,然后当着所有难民的面,直接开始了公审大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很快三千人的守军之中有五百多人被判了死刑,其中也包括刘德喜一人。其他的则全都依照大隋律一一用刑。

    等到审判过之后,当着那些难民的面,便将这些判了死刑的人头给砍了下来,鲜红的鲜血和滚滚的头颅,顿时将难民们心中的怨恨和不满全都发泄了出来,无数人都疯狂的叫喊着,大声的嚎哭着,似乎是在乞求自己已经逝去的亲人,来目睹一下这些贪官污吏的下场。

    在这时,陈香又观看了一下众多难民,发现他们所形成的那负能量气运已经在这五百多颗人头下被疏散了一大半,几乎是瞬间就暂时挽回了民心。

    看来杀贪官乃是获得民众支持最好的一个方法啊。在完全控制住了洛口仓之后,陈香又将那些守军搜刮的财富全都聚集起来,准备作为后面其他计划的启动资金。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守军居然囤积起了非常大量的财富,粗略估计,怕是有五千两黄金,十万两白银!!这几乎是一个州一年的赋税了!

    在完全清除了这些守军之后,陈香便指挥着一万五千人维持秩序,开了三百个粥棚,又招募大量青壮重新休整仓库,加强防火措施,将原本松弛了许多的仓储管理又加强了起来。

    现在的明教,已经形成了非常严密的组织结构,并以军纪进行严格管理,显得井井有条,又根本没有监守自盗的情况,到是将洛口仓管理的比起原来正规军时候还要强很多。

    每天早晨和晚上,陈香都会坐在高塔上,带领着所有的人诵念明教经文,在他强大的桃花魅魔诀的影响下,在明教先天的群众导向之下,明教传播的特别快,只是几天时间,洛口仓附近便已经全是明教教徒了。

    又招募难民将附近的土地开垦了一些,更是没事找事的修筑了许多水利设施,目的就是为了给难民们找点事做,并以粮食为酬劳,对他们进行犒劳。

    这些难民大都来自北方。朝廷三次东征高丽都大败而归,后来又有突厥人兵锋南下,逼迫的隋炀帝只得仓皇南顾,所以才有今天隋朝朝廷不断颓废,乃至于灭亡的局面,也使得那些原本世居在北方的民众大量逃难,引起了这次难民潮。

    后来突厥人又在北方树立了两三个傀儡汉人政权出来,也的确形成了一些气候。此时陈香面对的,也便是这些背井离乡,离开北方故土的难民们。

    只是这洛口附近却没有了太多空余土地,根本安置不下这么多的难民,陈香只得再次大量招募士兵,并且就在洛口仓附近开始练军,就算是缺少武器装备也不顾了,先以木棍之类的东西进行训练,直接招募了二十五万人的军队,剩下还有六七十万的老弱病残,陈香也都组织了起来,开始学习明教的经典,学习军纪,使他们都成为了明教的信徒,也大都培训了铁匠工匠商业等常识,就在洛口这里开始繁衍生息,以陈香抄没的守军的家产为资本,以制造业和商业作为自己的谋生之路来。

    如此一来,北方将近百万的流民,便在陈香的雷霆手段和洛口仓充足的粮草的支持之下,被他完全吸收干净,更是聚集起一支二十五万人的大军来,从而解决了隐患,又掌握了力量,只是这样一来,原本仰仗着洛口仓粮食供应的北方诸省,粮食价格开始大幅增长起来。

    陈香又派出新组建的商队四处出去,将洛口仓的粮食拿去贩卖,再以钱财换回一些土特产来,既锻炼了商队,形成了商路,同时也平抑了粮价,使得北方还能够保持住一个稳定的态势。如果机会合适的话,还抓紧一切机会传播明教,发展教徒,增加影响力,形成新的民众基础和消息来源。

    一个月后,陈香还在洛口仓练兵,同时也接到了秦琼部已经到位的消息,将秦琼部的一万人军队和自己这二十五万人军队混编在一起,一起重新回炉训练,并加强明教熏陶,强化思想控制。

    与此同时,在江都城中,裴矩已经接了大丞相的职务,充分笼络独孤阀、宇文阀等豪强支持,也吸引了一些魔门的人加入到朝廷中来,获得了支持,又因为将催促皇帝班师回朝而得到关中将士们的拥护,又依靠着杜伏威、李靖、岳不群等别派文武将领的支持稳定朝政,妥善的将留恋江南的将士安排下来,又充分吸收了江南的各地豪强,挥师五十万人,开始徐徐向北而进,准备班师回朝了。

    几乎全天下的人都在关注着这一件事情,如果杨广能够顺利的回到长安城,那么天下豪强的心便能够稍微安定一些,不会就此反叛作乱,但是如果杨广居然被瓦岗军所阻住,不能北归的话,那么天下豪强便会趁势而起,彻底将隋朝的统治给推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