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洞府桃花仙 第八十九章 特殊的敌人

作者:血河老祖
    感谢郁郁埋香大爷和铭誉大爷的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在陈香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他的团队深挖掘了一下门派体系,并以宣传推广为重点,建立起来了一套比较科学合理的拜入门派的程序。

    比如说入门最为简单的丐帮,就根本不需要体能标准,只需要每个月参加四日的义务劳动,或者直接掏上一笔钱,然后再将自己在“新世界”旅行的网络日志或者**集齐100个赞之后,便可以成为丐帮弟,并在升级到二袋弟之后,便可以免费学习到丐帮的普通武功太祖长拳,这是一门烂大街的武功,但是配合上集气丹和正规的教导严酷的集训练,却能够使人很快就进入到状态,得到自己的确获得了极大提升的感觉,因此依靠着超高的性价比,成为了一项热门武学之一。

    至于从来没有收弟的天剑门,则也发出了招收弟的通告,天剑门招收弟也基本上是在连城诀世界靠比武考察等方式选取弟,只是标准相对降低了许多,因此在“新世界”小镇之,官方每周会举办一次擂台赛,每次擂台赛的第一名都可以选择获得一笔不菲的奖金,或者选择进入到天剑门挑选弟的程序之,如果通过了,便可以进入到天剑门,学习经过风清扬改编过的唐诗剑法,这唐诗剑法已经是目前整个“新世界”小镇所听说过最强大的功夫了,甚至在外面的黑市上,已经有人出了五百万的高价想要购买一套唐诗剑法的秘籍,却仍旧无人能够得到,为了能够得到这五百万的赏格,已经有很多现实世界的武学家潜入到“新世界”小镇之,想要尽早的进入到天剑门之!

    而且隐隐约约的听说,在进入天剑门之后,只能算是外门弟。而只有在进入到内门之后才能够得到真正的可以达到“进化”效果的传奇内功,顿时整个关注着陈香项目的人,都在纷纷议论那所谓的天剑门内门究竟该如何进入,短时间内各种谣言四起,倒也使得网络上对“新世界”小镇的项目关注度高了许多。他们却根本不知道,这天剑门只是陈香现在掌握的上百个门派之,非常低层次的入门级门派。不要说大唐双龙传世界的慈航剑斋和魔门等顶尖门派了,就连笑傲江湖世界的五岳派、日月神教都不如,还有那一直为武林重要门派的少林武当!而且天剑门内门弟入门神功神照经和血刀经,在其他世界里,陈香也是如同免费试用装一般的随手便发了,谁曾想在现实世界之居然还需要用几百万的钱来买?

    虽然这其有着很多陈香团队炒作的原因在其。但是社会上对这神功的关注度已经完全轰起来,同时那些原本便存在的武学和武艺流派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师兄,我们真的要去那个所谓的新世界去?”帝国北方的一个小村庄里,一个年轻人正在迟疑的打包自己的行礼,一边问着另外一个正兴致勃勃的看着网络上新闻还算是时尚一些的年轻人。

    正在打包行礼的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农民,名叫孙立,那个稍微时尚一些的年轻人名叫王德尚。两人是师兄弟关系,学的是一门名叫王氏八极拳的功夫,也是乡间的一个简单传承,乃是正宗八极拳的一个变种,八极拳在帝国内部有着极高的声望,有俗话说的好,“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八极”意为发劲可达四面八方极远之处。其动作朴实简洁。刚猛脆烈,多震脚发劲动作。师兄弟俩跟着师父在农闲的时候练练拳脚,就连门派都算不上。前些年他们的师父过世了,师兄王德尚去了城里打工,去当保安,多少是见过一些市面,而师弟孙立则一直在家里务农。不太了解,也不太关心外面的情况。

    这还是王德尚知道自己的心思太活,下的苦力太少,功夫不如自己的师弟。所以便想要请自己的师弟出山,一起去到遥远的南方去,凭借着这一身功夫到那所谓的武学新圣地去,好好的把握住机会,赚取一些财富来,如果能够入得当代顶级影星华龙的眼的话,以后成为功夫明星,那可就当真不愁吃穿了!

    王德尚当下便将这充满了幻想成分的锦绣前程讲给了自己的师弟,并拍着自己的胸脯大言不惭的说道:“不要说别的,就你我这身武艺,只要过去了,便可以进入那所谓的天剑门去,说不得还可以进入到内门去,到时候我们取得了那两套神功之后,在转手卖给那些怕死的富豪们,一下便可以成为大款!到时候想买你几头黄牛都是够的!”

    孙立听王德尚这么说,又想起了他的黄牛来,顿时眼圈一红,咬了咬牙说道:“我跟买了我的大黄的刘家说好了,大黄要给我留一年的时间,我要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把钱赚回来,一定要把我的大黄赎回来!”王德尚哈哈大笑起来,拍着孙立厚实的肩膀说道:“好样的!这才是我王德尚的师弟!有这股志气,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不说了,师弟,我们赶快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就这样,隐藏在帝国角落里的各路修习武艺的人,都如同惊蛰之后的虫一般冒了出来,纷纷向新世界赶去,有的便直接参加小镇上每周的擂台赛,赚取一些奖金,有的颇有些资本的,便在小镇上租个房院,也开起了武馆,开始开馆收徒起来。

    小镇的原生武学没有别的特点,在经过修改整合之后,就是一个快字,能够使得修炼者很快就感觉到提升的感觉,再加上集气丹的帮助,使得营养超级好的现代人大多都能够快速的找到感觉。而其他现代的武艺流派虽然从动作和锻炼上讲也有着独到之处,但是相对于小镇的武学就要差上许多了。

    不过不管怎样,小镇是彻底繁华了起来。

    陈香走在小镇的街道上,青石板的路面上走着许多人,这些人都在前方的马厩前购买了适合在小镇活动的古代服饰,饶有兴趣的在街道上逛着。在不远处一个坊市间,有一个巨大的擂台。足足比起现代的拳击场大出四倍来,看起来十分宽敞,在上面正有两人对捉厮打,旁边站着一个裁判,以防出现什么不可控的局面来。周围还有很多游客在围观,看起来似乎对这拳拳到肉的实战十分兴奋,不停的叫好着。还有人暗自在赌博,不过没有人站出来管他们便是了。

    看到原本只是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里,居然成了一个熙熙攘攘的旅游胜地来,陈香也觉得很神奇,旁边许一城撇撇嘴,说道:“老大你别看这里现在这么热闹。这都是因为现在我们的项目正在热乎劲上,而且之前老大在别的项目里大出风头,马上又是我们的项目马上就要录制了,大家也都想看看新鲜,运气好了,还可以凑上帝国创业大赛项目组的镜头,倒也不算是太糟糕。另外就是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们。不顾成本的大手笔炒作,还有华龙大哥的协助造势,等到过一段时间,热乎劲过去了,能不能还保持这样的热度很难说啊。毕竟现在武学的意义更多只是强身健体了,实战方面基本上没什么价值了。还有什么武学能比得上飞机大炮啊?”

    陈香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很对,现代人并不是有长性的。大都是三分钟热度。不过只要这项目进入到正规了,我们的人类进化成果显现出来了之后,那些真正渴求进步的人还是会继续选用我们的服务的。尤其是帝国方面,更会重视我们这种循序渐进,没有更多副作用的进化方式的。”

    正在这时,那擂台上的胜负已经分出来了,胜者自然是得意洋洋。败者也垂头丧气,就在这时一个壮硕的人狠狠的挤过人群,蛮不讲理的闯了过去,沿途还狠狠的撞了陈香的肩膀一下。陈香颇有些愕然的看了这个壮汉一眼,只见这个壮汉身高足有两米,一身的横肉,就如同使用黑铁打造出来的金刚一般,脸上还有几道狰狞的伤疤,看的出来是一个身手不错的家伙,虽然比起陈香来说不值一提,但是比起现在正在擂台上打擂的人来说,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高手。

    陈香已经感觉到这个人身上那不同寻常的气质了,心冷笑了一下,没有理会对方碰撞自己的事情,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上台,浑身的劲力压制不住的向外激荡着,看起来似乎是一道劲风就在他身上吹起来一般,声势十分惊人。陈香拿起电话来,拨了一个号码,说了几句话,接着又开始观看起那壮汉的表现起来。

    这个壮汉下手很重,又招招都是杀招,一不小心便可能会造成人命的,他面前的对手虽然也是一个练家,却在气势上就已经完全输给他了,首先想的不是如何获胜,却是如何保住自己不会受伤,因此手上没过几招,便被这黑铁一般的壮汉一拳直愣愣的打倒了肚上,狠狠的打倒在地,再也起不来了。

    周围的人又开始大声欢呼起来,也为这个家伙的强大感到惊讶起来。

    说实话,愿意看这种比武的人,心实际上都有着一个强烈的,那就是特别自己也跟台上的人一样强大,成为一个战无不胜的强大男人!而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承认“自己不行”的!

    正是男人们都有着这样的渴望和,所以武学才会诞生,才会发展壮大起来,并且成为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和焦点。

    而且尤其是陈香的团队将这个和地位、名气、财富等更加富有诱惑力的东西结合在一起之后,更给那些普通人一个寻找突破点的机会!因此陈香的项目才会得到如此多的关注和参与。就算是什么都没有得到,体验一回古代江湖的感觉也不错!

    很快,有新的对手站到了擂台上,不过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对手居然是一个不过十几岁的少年而已,身材显得有些瘦高,但显然肌肉还没有长好,身体正在发育期,并不显得强壮,只是他双眼充满意志力的眼神。令人感觉到似乎他并没有那么简单。但是如果认识的人看到这个少年选手的话,恐怕就会惊讶,陈香怎么将自己在武馆最优秀的弟李死给派出来了?

    不错,这个看起来十分瘦弱的少年,其实就是一直跟着丁典练习武术的少年李死,他的最大,就是杀死那个背叛自己母亲。抛弃家庭,不肯承担父亲和丈夫职责的王八蛋。

    他每次练习的时候,都会将那个混蛋当做是假想敌,因此他锻炼的十分刻苦,也富有杀气,相比较而言。一同学艺的刘汤姆、陈东陈西等人就没有这样的劲力了。所以当陈香发现这个不对劲的家伙的时候,便将李死叫了出来,试探一下这个人的能力。

    陈香其实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家伙应该是土人计划的产物,他身上的劲力十分霸道,几乎如同一辆人形坦克一样有力,却根本不像是自己锻炼出来的。而像是用加油器加注到他身体之的一样。而且这些劲力也有着明显的未改良过的紫薇导气图的味道,霸道,不顾受力者的死活,强行以科技的方式粗暴的开启受力者的窍穴,贯通他们的经脉,虽然能够在短时间内提升受力者的功力,但是却会使得受力者至少减少三十年的寿命,成为一种强大。但是暴虐的消耗品。

    这人出现,显然就是土人计划的林剑,派来试探自己古武进化的底蕴来了。正好,陈香也想要看看,这土人计划究竟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现在作为现实世界之修炼最高的弟李死,全身上下已经打通了四十二个窍穴,小周天循环已经打通。任督二脉已经贯通,再加上他天分又高,锻炼起来又刻苦,用来测试这土人计划的士兵来说。的确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那士兵看起来就像是机械终结者一样冷酷,在裁判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机械的向前走去,开始以最简单的方式向李死进攻起来。虽然是最简单的直拳、勾拳、侧踢等动作,但是动作又快有急,力量显然也十分沉重,却也不是令普通人能够轻易抵挡的,如果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普通的武者的话,可能已经在这简单的连环攻击之偶然了一招,然后就被打倒了。

    李死却没有这么简单,他师承丁典,又修习了血刀经和神照经有所小成,虽然这两种内功的强项并不是攻击力和速度力量,但胜在雄厚绵长,适合打持久战。李死也是一个心思缜密的性,也想要看看眼前这敌人究竟有多强。

    等到这士兵十几招一过,李死觉得初步的试探已经应该结束了,敌人这些攻击根本无法沾上自己的衣角,当敌人再次一个直拳在他的面前带过一阵疾风之后,他迅速的搭上敌人的手腕,然后用肩膀狠狠的向前一撞,撞进了这士兵的怀里,同时脚下迅速的别在对方的腿弯背后,浑身劲力猛的一动,手上狠狠的一转,立刻一股大力猛的从全身的配合之送了出去,一下将这长的如同施瓦辛格一般强壮的大汉甩出去七八米远,直接砸在了擂台的石板上,发出了空空的声音来。

    擂台下面爆发出一阵阵非常热烈的叫喊声来!前面这壮汉一路压着这少年进攻,让所有人都觉得这少年恐怕也只能撑上几个回合,然后一个疏忽被对方打倒的,却没有想到这少年居然突然发招,猛的将那壮汉给狠狠的摔倒在地,这种巨大的逆转更让人感觉到刺激兴奋!

    被欢呼的李死却一点也不得已,因为他知道对面的敌人实力肯定不止于此,一种更加危险的感觉从对方身上逐渐散发出来,似乎对方居然正在调整自己的攻击策略,提高自己的功力输出似的!这种怪异的感觉,令李死和陈香感觉到,对面的士兵并不像是一个武者,更像是一个拥有着强大功率的机器人!

    但是从生命体征和气息上来看,对方的确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这是为什么?陈香的乾坤大挪移和岱宗夫如何再次全力展开,将这个士兵给笼罩到了自己的个人领域之,开始严密的观察和研究起来,这以观察不要紧,居然将陈香惊了一下,因为他发现这个士兵的身体里,所有的骨骼全都是以特殊的合金制造而成,而且在他的大脑之,也有着一套严密的芯片正在控制着他的运动神经,几乎就是在他的大脑强加了一套控制系统!

    也就是说,土人计划为了控制这些士兵,居然以机器控制的方法通过手术改造,将这个士兵改造成了**机器人!真是够廉价,够凶残的!

    同时,通过陈香的观察,敌人刚才在试探李死的时候,只是一条经脉一条经脉的力量使用,并没有太高的功率功力输出,但是这次在他再次站起来之后,小周天循环的力量被调动起来,同时大脑的芯片也开始了紧急的运作,似乎调动出了什么更加厉害的内容出来!

    果然,这个士兵一跳起来,便释放出了更加强大的力量,已经完全媲美甚至超越了李死的功力,同时一套完全为杀人而订制的功法也施展了出来,每一招都紧盯着李死的死穴和要害,招招致命!李死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形,立刻以非常灵活的身法躲开了敌人的攻击。

    而台下的观众们却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都惊讶的发出了惊呼声来,显然是为这瘦弱的少年更加担心起来!而且这种强大的担心更让他们带入到李死的身份之,更觉得惊心动魄,肾上腺素开始大量的分泌起来!这实在是太刺激了!

    李死现在也将全身的功力也都提升起来,不停的和对手对攻起来!这一次敌人的动作已经不再是那直来直往的简单攻击,而是已经有了非常紧密的衔接,一招接着一招,而且每一招之间都几乎没有任何停顿,显得如同机器一般紧凑高效!

    李死有几次躲闪不及,立刻便给敌人打了身体,好在他仍旧扭转了身体,并没有被击要害,不至于致命,就算是这样,仍旧给打飞在地,落在七八米外的地上,脸狠狠的砸在地上,看的就连观众都疼的呲牙咧嘴起来!李死却迅速的跳起来,躲过了敌人紧接着的一击沉重肘击,那肘击砸在地砖上之后,居然就在混凝土的地面上直接砸开了一个裂缝!可想而知,如果这一击真的砸在了李死的身上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

    李死躲过敌人这一击之后,正巧在半空,立刻飞身扑下,将全身的力量全都按在了敌人的头上,一下将他的脑袋也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同样在地面上砸出了许多裂缝来!

    如果敌人的脑袋是个西瓜的话,这一击便足够将他的脑袋直接按的粉碎爆裂开来了!但是他没有!这敌人一点也不为李死的攻击所动,反而如同一只凶猛的毒蝎一般,两只脚如同违反自然物理法则一般狠狠的倒卷过来,剪向了李死!

    李死冷哼了一声,向侧旁一滚,恢复了一个姿势,神照经和血刀经的内力迅速的旋转着,修复着刚才被敌人攻击到的地方。

    陈香已经清晰的感觉到,随着敌人的攻击力量调整,他的消耗也越来越大,甚至在以不顾根本的方式消耗着这个士兵的生命力!这真是一个非常残忍的方式!

    也就是说如果这士兵一直维持着之前的攻击力度的话,可能还可以再活十年时间,但是他现在每使用的一分钟,就要消耗将近五分钟的寿命!

    成本实在是太高。但是威力也实在不容小觑!陈香看了一眼李死嘴角刚才漏出来的一丝血迹,仍旧不动声色的观看着这一场并不公平的战斗。